第八十九章 冰清玉洁得很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离开餐馆的空调,外面的中午有些闷热,太阳很大,戚暖站在门口等计程车,从这里打车回去公司应该要18块,她心里肉疼,18块要留着给七夕七年买吃的多好。

    哎,戚暖淡眸看向阳光灿烂的马路,心口闷闷的,她知道不是18块的原因,而是慕唯一在洗手间里说的话。

    男人与女人在一艘豪华游轮上共度两天一夜,就算没有感情,可彼此有生理需求呢?哪个男人能主动推开身边的艳遇做到洁身自好这一点?基本没有。

    慕唯一长得不错,身材也好,送到嘴边的肉韩应铖是不吃白不吃的,戚暖没指望一个男人能为她守身,特别是韩应铖这种豪门贵少,他们毕竟也不是夫妻。

    不存在外遇一说。

    韩应铖开着车出来,在门口看到等车的戚暖,午后阳光正好,明媚地倾洒在她身上,本来就够白皙的肌肤像半透明似的,淡淡的娇嫩,冰清玉洁得很。

    韩应铖转动方向盘,将豪车开驶过去,停在戚暖面前,车窗降下:“上车。”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戚暖看了他一眼,摇头。

    韩应铖狠狠皱眉,看着径自直走的戚暖,火了!惹了他还给他耍小性子!

    黑色豪车一路慢行跟着戚暖,喇叭声不断响起,以及戚暖包包里的手机铃声也在响,扰乱她想极力安静的心!

    “韩应铖,你别闹了!”戚暖不得不停下脚步,看着车里目无交通规则的男人!

    “上不上车?”韩应铖强势并不让步,峰眉一挑:“你不上车我就这样一路跟着你,我无所谓,你喜欢在马路上和我打情骂俏我可以奉陪你!”

    戚暖快要被气哭了,打开车门上了韩应铖的车,然后很重很重地关上车门,泄愤一样!

    韩应铖皱了皱眉:“系上安全带。”

    戚暖伸手拉扯安全带,系上了,目光转向车窗外,不看他。

    一路无话,回到戚暖的公司附近,韩应铖将车停在偏僻不显眼的一处,熄了火。

    戚暖解开了安全带,车门还被锁死,她转头看韩应铖冷着的侧颜:“你解锁啊。”

    韩应铖狠狠吸气,拳头砸在方向盘的豪车标志上:“戚暖,你究竟想怎么样?做错事的人是你,现在你还给我脸子看?我对你还不够放低姿态吗?你是否认为我喜欢你你就可以一直嚣张得意了?你这样跟我在外面看的那些女人没什么不同!”

    戚暖揪着自己的手指,反问他:“我做错什么事了?”

    韩应铖薄冷着俊颜,愠怒道:“你跟左铮见面!我让你不要跟他有来往,他对你是什么心思你还会看不出来?方才在停车场上,我让你跟我走,你偏偏听不进我的话要跟他走,你想和他幽会什么?”

    戚暖坐正身子,嘴硬反驳:“没有!他往我办公室里送了一束花,里面有一张电影票,我以前放过他鸽子欠他一个解释。我解释完了他就不会再对我有意思了。”

    韩应铖似笑非笑:“你欠我的解释也不少,怎么不见你约我出来解释解释?”

    戚暖又气又恼,嘴唇都咬红了要出血:“你自己不也接受了慕唯一的邀请,你有什么资格用这种语气向我要解释?你开门!”

    韩应铖没开门,高大的身躯猛地压向戚暖,诡谲的目光仔细专注地盯住她的眼睛:“看我接受慕唯一的示好,你吃醋了?告诉我,是不是不高兴了?”

    戚暖的身子定住,没说话。

    韩应铖将慕唯一给他的登船票,递给戚暖看:“你看清楚时间日期,明天星期五晚上10点,我就上这艘游轮,你如果舍不得我就开口让我留下,只要你开口留我我就哪里都不去、什么女人都不要。我要你承认你心里只有我韩应铖一个男人,没有乐祁泽,更没有那个什么左铮。”

    “喜不喜欢我,嗯?”

    戚暖凝眸看他:“是不是我不留你,你就会上船跟慕唯一好上?”

    韩应铖顿时皱眉,打从心里排斥慕唯一。他认真地问戚暖:“你舍得让我去?”

    戚暖心情不好,可以说很差很差:“我发现你和慕小姐还挺配的,你就跟她好吧!你喜欢跟谁好就去跟谁好,我没有舍不舍得的。”

    韩应铖抓住了戚暖的手臂,很用力很用力的那种,目光凌厉地直视她:“你在跟我说气话?”

    “谁跟你说气话!你放开我,开门,我要下车!”戚暖不够力气挣开韩应铖,气得在他手背上乱抓,不长的指甲硬是在他的手上抓出一道浅红的指痕。她恼得想咬他,红着眼眶别开了脸:“你开门,我不跟你吵了。”

    一滴眼泪滴在韩应铖手背的抓痕上,微微刺痛着他,他看着戚暖一颤一颤的肩膀,莫名很焦躁,他放开了戚暖解开了车门的主动锁,戚暖立刻开门下车,头也不回地小跑走。

    韩应铖在车里凝望戚暖与他渐行渐远的背影,一直到被路人挡住再也看不到她仍不休……

    许久许久,韩应铖修长的手指一遍遍摩挲手背上戚暖的抓痕,到底是一个没受过苦的男人,皮肤和手都很矜贵,被抓一下也留了痕。上面湿意的水渍已经被擦干,韩应铖的心情很糟糕很糟糕,一幕幕想到戚暖刚才哭了。

    手机的铃声在车里一遍遍响起。

    韩应铖听而不闻,眉峰紧皱,修长好看的两手搭在方向盘上。

    手机转去留言信箱,传出陆子的声音:“韩少,一个小时后你有一个会议要开,你赶得及回来吗?”

    ***

    戚暖回到公司,先去洗手间洗了洗脸,淡妆和口红都被她洗掉了,白皙娇气的肌肤被她的手指揉出一个个红印子,很狼狈。她拿出手帕擦干净水珠,用卸妆水将残余的粉底卸掉,重新再上一个淡妆,重点是眼妆。

    微微红肿的双眼,不好掩饰过去,戚暖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一边化妆,眼泪一边在眼眶打转,还好这个时候洗手间里没什么人使用。

    化好妆,戚暖在洗手间发了一会儿呆,等情绪冷却才出去,回去办公室自己的工作位置上。

    有同事眼尖问她,眼怎么这么红?连脸蛋和嘴唇都是红的,看上去像哭过,或被男人狠狠疼过。

    “吃了很辣的湘菜,人都辣出汗了。”戚暖总是很会胡说八道,跟邹舟学的。

    同事点头,也有这个可能。

    中午午休结束,开始下午的工作。

    戚暖用力尽心地工作,电话接接打打了几个,约了几个客户明天星期五见面,谈谈合作可能,将自己明天的工作量排得很满,没有闲情管其他别的事。

    留不住的人注定不会是自己的良人,戚暖的性子随戚母,随缘并且相信缘分,她始终觉得她和韩应铖只有孽缘,不是能牵手的缘分。

    一直忙到下午结束,戚暖将工作进度存档,提早20分钟下班,说要出去见个客户,反正她的直属上司是邹舟,没人会管她真假,就算是真的去见客户,谈合同也不是一次两次就能谈成的。

    很好糊弄。

    戚暖坐公交车去接七夕七年放学,还不到下班的高峰时段,这一班公交车的乘客不多,还有位置可以坐,再晚个十来二十分钟,就要拥挤起来了。

    去到私立学院,七夕七年刚刚下课。

    戚暖和老师谈了几句,老师说前几天戚夕戚年的体检报告已经发到他们手上,她回家后可以看看,具体没什么问题。

    戚暖点头说好,看到七夕七年背着小书包出来,在众多孩子中她的一对龙凤胎最为亮眼可爱,难怪连老师都偏心喜欢他们,一个劲抓着她说话。

    戚暖蹲下身,问七夕七年:“看了你们的体检报告吗?”

    两个娃儿点头,亲亲戚暖的脸颊儿:“放心,身体棒棒的。”

    戚暖心暖地笑了笑,七夕七年还看不懂体检报告的,他们这么说纯粹只是懂事想哄妈妈。

    戚暖拿过他们的体检报告,大致先看看,孩子才4岁都很健康,她在血型一栏上顿了顿,将七夕七年的两份体检报告放到包包里,然后牵起他们的手:“走吧。”

    离开私立学院。

    戚暖在心里盘算着是要坐公交车,还是坐地铁,这个时间两者都很拥挤的,坐地跌要走一段路才回到家,家里的冰箱好像没什么食材,她回家做饭还得去一趟超市买菜。

    挺麻烦的,戚暖今天想让自己轻松一点:“我们今晚在外面吃吧。”

    “小七心情不好吗?”平时戚暖说出去吃饭,要不就是心情好好,要不就是心情不好,七夕七年觉得小七是心情不好。

    “有点受委屈了。”戚暖和孩子很谈得开的,有时候也会适当跟七夕七年撒娇抱怨:“你们今晚想吃什么?自己说。”

    七夕:“饺子。”

    七年:“海底捞。”

    家里有两个孩子,意见不一的时候家长最头疼了,还好戚暖没有这个烦恼,她家有一个优良传统:“剪刀石头布,自己解决,赢的人决定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