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对韩应铖是痴女追男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都聊了什么?”韩娉婷单手托着腮看着戚暖问,另一只手拿着筷子不停给戚暖夹菜,筷子是干净的,这个动作韩娉婷做得很有味道,有点大小姐的不拘小节。

    “没聊什么。”戚暖怎么可能在这里说,干脆吃着菜。

    “打断一下。”旁边的周景时冒昧出声,戚暖不着痕迹地瞪了他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少废话!’。

    周景时调笑着,装没看见,继续说下去:“我想问一下你们说的左铮,是不是左老爷的那个儿子?”

    “就是他。”韩娉婷点头,挑起一边的秀眉:“怎么?”

    “这小子有点能耐的,之前在美国的业余赛车赛,我跟他比过一场,硬是被他赢了冠军。”周景时边说,边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韩应铖:“他是一个对手。”

    韩娉婷说:“他以前除了学习,其他方面都挺厉害的,不过……”韩娉婷话锋一转,话题丢给了戚暖:“你对他有什么想法?”

    戚暖默默吃着菜,韩应铖一瞬转眸,看她蠕动的红唇柔光腻腻的,她抽出一张纸巾,擦了一下,红唇覆在娉婷的耳边。

    韩应铖看着看着喉结咽动,他知道那触感肯定很好,戚暖的唇很香很软。

    韩娉婷听着戚暖说的悄悄话,惊了一下:“啊?为什么?”

    戚暖再说附耳说了一句,韩娉婷冷笑:“这就被吓到了。”

    韩应铖不知道戚暖说了什么,目光深谙。

    其实戚暖跟韩娉婷说,左铮被她吓跑了,因为她有两个私生子,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她很早之前就知道,不是每个男人都能接受另一半的过去,甚至还有两个拖油瓶,这个社会说是男女平等,其实从根本上根本就不男女平等。男人左拥右抱可以说成风流,女人左右逢源则是一种不知检点,不公平。

    吃饭途中,有人敲门进来。

    戚暖没有抬头看,韩应铖的朋友她不认识几个,连打招呼都可以省了,是一个很懒的女人。

    “打扰你们了吗?我听说韩少也在,就过来看一眼。”妩媚俏皮的女声,戚暖有一丁点似曾相识,她抬眸看去,原来是慕唯一,童颜巨茹的身材穿着英式的格子裙,拿着个lv手袋,很有范儿。

    慕唯一先是看着韩应铖,接着才看到戚暖,目光闪了闪:“嗨,戚小姐,你也在啊。”

    戚暖淡眸一笑:“你好。”

    韩娉婷在旁边问她:“认识?”

    “客户的朋友。”戚暖和慕唯一不熟,连熟都不想熟的那种,这女人也是一个极品奇葩。

    韩娉婷单手托着下巴,拭目以待,对慕唯一她是知道的,在名媛圈里玩得很开。

    “韩少,我们星期五晚上有一艘豪华游轮出海玩,你也一起来啊。我们玩星期五星期六星期日三天,星期一靠岸。很好玩的,大家熟悉熟悉一下。”慕唯一热情地邀请着韩应铖,无视在座的所有人,眼里就只有韩应铖一个男人,示爱很大胆。

    戚暖烟眉浅拧,白皙手指抚摸碟子的金边花纹。

    这里在座的有不少是韩应铖的朋友,也有几个人见过戚暖跟韩应铖爱魅过,这些人没有在韩娉婷面前戳破,也是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不会多说,大家都是聪明人,不会乱说无聊话。

    慕唯一的出现,让他们抱着看戏的心态,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慕唯一对韩应铖是痴女追男,最近在无所不及地问人要韩应铖的私人手机号码。

    作风大胆开放。

    “好啊。”韩应铖薄唇轻启答应,五官不冷不热略显淡,眼角余光瞥过小脸白净的戚暖,问慕唯一:“什么时间?”

    “我给你登船的票。”慕唯一兴奋地走到韩应铖身边,从自己的手袋里拿出一张登船的票,递给韩应铖,看着他矜贵修长的手夹住,爱意绵绵道:“我等你。”

    “我的呢?”周景时凑上一份热闹,也将手伸向慕唯一,他爱玩,玩什么都行,心里也是挺好奇戚暖那小妞会有什么反应。

    周景时转头看向戚暖那边,只见她和身旁的韩娉婷说了句话,接着便起身出去包间。

    周景时惊奇,这小妞挺傲的,竟然没有气红脸,连争取一下也没有。他笑笑看向韩应铖,好似在说‘看来人家没有将你放在心上,不吃醋也不生气,这招不管用。’

    韩应铖皱皱眉。

    慕唯一对周景时没有兴趣:“你不是韩少,待遇自然不一样,下次有机会再约你吧。”

    ***

    戚暖在洗手间里洗手,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眶微微的发红,她拿出手帕,湿了湿水,轻轻擦拭,心情越来越差,看着镜子里不争气的自己,她情绪不好地关掉水头。

    她知道韩应铖是故意的,就因为她当着他面跟左铮见面,他才报复她在她面前接受慕唯一的邀请。

    随他吧!

    反正在她之前,他也肯定有过不少莺莺燕燕,在她之后,也必定会有不少红颜知己出现在他身边,他不是她的什么人,她也不是他的谁,充其量不过是上过床有点肉体关系的男女而已,既然这样,她何必在意,何必去生气!

    戚暖深深呼吸,看向面前的镜子,咬着红唇,小声唾弃自己一句:“没出息。”

    她拿着包包转身进去洗手间的单间。

    慕唯一踩着三寸高的高跟鞋进来洗手间,将lv手袋放到化妆的平台上,拿出一支口红对着镜子补妆,手机响了,是她的闺蜜打来的,她接起娇笑道:“我约到韩应铖了,星期五晚上他跟我们一起出海玩。”

    闺蜜说:“那不是要手到擒来的节奏?”

    慕唯一对自己很有信心:“当然,我有整整两天一夜的时间和他相处,我保证能让他投入我的怀里,忘记薄茜。男人嘛,意志力再好喝了酒也会变成另一个样子,我到时候穿得杏感一点不怕勾引不了韩应铖。他平时也不是吃素的,爱好就是偏向我这一种模样清纯,身材丰满的女人,我看这次肯定能成。”

    戚暖用力按住马桶上的按钮,冲马桶的声音盖过慕唯一讲电话的声音,她打开门出去洗手的时候,慕唯一已经和闺蜜挂了电话。

    戚暖在慕唯一旁边安静洗着手。

    慕唯一就没见过她这种女人,冷声道:“你这样躲在厕所里偷听别人讲电话,不觉得很没有礼貌?”

    戚暖洗完手,关掉水头,幅度大地甩甩两手的水珠,有几滴捡到慕唯一的脸上,她淡淡道:“厕所是你开的?”

    慕唯一丰满的胸部起伏着,盯着戚暖,反而笑着向她伸出手:“我手机没电了,借你的手机用一下。”

    戚暖抽出一旁的干纸巾,仔细擦拭自己的手,慢条斯理拒绝:“我的手机也没电,你不用借。”

    慕唯一笑不出了:“真小气。”

    戚暖没管她,将用过的纸巾扔到垃圾桶里,转身出去。

    慕唯一冷冷叫住她,双手环着胸开门见山质问她:“刚才我说的话你没录音吧?或者你可以趁现在开一个价,我肯定会给你钱!”

    戚暖忍不住翻白眼:“慕小姐,你的被害妄想症不轻,我去个厕所还得时刻拿着手机摁着等你出现录你音?我们不熟,你不是明星,我也不是你的粉丝,没必要这么做。”

    慕唯一不信戚暖,总觉得这个女人和她不对盘:“知人口面不知心,你不让我看你的手机,怎么证明你没有偷偷录我音?”

    证明什么?难道要她拿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以示清白吗?戚暖觉得慕唯一也是娇蛮得强人所难。

    “随你。”她无所谓慕唯一怎么想,开门出去,本来就已经心情不好了!

    回到吃饭的包间。

    戚暖坐下看着满桌的菜肴,更没有胃口,她看也不想看韩应铖一眼,身旁的韩娉婷问她:“去厕所这么久?”

    戚暖闷闷道:“遇到个缠人的人。”

    韩娉婷看着戚暖白皙的脸儿,若有所思道:“你最近桃花不错啊。”

    戚暖无语,这都什么跟什么!

    韩应铖搁下筷子,修长手指轻按自己的指节,周景时倒了一杯酒给他,他无动于衷,眉目深沉。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戚暖看了看手表的时间,中午的休息时间快要结束了,她和韩娉婷说一声,要先走了,得要赶回公司上班。

    “我送你?”韩娉婷提议道。

    戚暖看她还有酒没喝完的酒杯,摇头:“你喝了酒就算了吧,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说完,戚暖起身和其他在座的人说了一声,眼睛对上韩应铖异常幽邃的目光,随即她转头错开,转身离开了。

    在电梯里,戚暖拿着自己的手机,点开通讯录,她看着上面一个个号码,客户的居多,她身边认识的人其实不多,她点开韩应铖的号码,终究没有下一步动作。

    三楼到一楼很快,‘叮’的一声,电梯的门打开。

    站在外面帮客人按电梯的服务生,看戚暖还在里面拿着手机在看,便礼貌提醒:“小姐,已经到了。”

    “哦。”戚暖回神,放回手机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