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韩少,她是我约的人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信宏的上午。

    戚暖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迟到一个小时,还是韩应铖开车送她的,不然挤公交会迟到更久。她方才在无人的电梯里,涂了浅浅的口红,下车的时候被韩应铖强吻了,唇上有些红肿。

    戚暖坐下自己的工作位置,隔壁的女同事探头问她:“睡晚了?”

    “是啊。”戚暖莫名脸红,脑海里仍旧充满着韩应铖戏谑的笑。

    她看了眼邹舟的办公室,问女同事:“邹经理回来了吗?”

    女同事摇头,八卦道:“还没呢。我看别的主管今早都回来了,就邹经理没有回来,不清楚怎么回事。”

    戚暖微微拧眉:“我出去打个电话。”

    女同事笑吟吟地让她去吧,非常友好,办公室里的同事都知道戚暖和邹经理的关系好,不止如此,戚暖还有一个有钱的异地恋男朋友,据说面子非常广连韩应铖也认识。

    女同事和戚暖交好也是为自己铺路,女人上了年纪就会被家里催婚,要想嫁入豪门的第一步,至少要认识一个与豪门沾边的人,戚暖就正是,说不定能给自己介绍一两个有钱的金龟婿,她也不奢望韩应铖这种国民老公,能嫁个小开公子也挺不错的。

    戚暖拿着手机前脚刚出去,后脚就有送花的小妹喊她的名签收花。

    隔壁的女同事热心代替签收的,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一支要上百的品种,这样一束管看不管用的花并不便宜。

    办公室的同事们再一次坚信传闻,戚暖确确实实有一个有钱的男朋友。

    戚暖在楼层的通风口,给邹舟打了个电话,担心邹舟是不是出了不好的事,怎么没有跟大队回来。

    邹舟比她年长,平时工作上很能干,很少会掉链子,她有些不放心。

    那边响了半天才接起电话,邹舟的声音听起来不太精神:“小七,我遇到他了。”

    戚暖拧拧眉,邹舟的声音不太对劲:“哪个他?”

    “那个渣男。”邹舟喃喃,似叹气,也是真的在叹气。

    “他回来了?在为难你?你现在还在南城对吧?我去接七夕七年订最快的机票过来找你。”戚暖知道邹舟在还没认识她以前,曾经被一个渣男伤过心,所以邹舟很痛恨渣男,见都见不得的那种。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男女分分合合都太正常,泡沫爱情,经不起现实的考验,邹舟也交往过几个男人,但都没能开花结果,目前是空窗期。

    邹舟说:“不用不用,你别担心,我只是有些事情要和他说清楚而已,没事的,我晚几天再回来,已经向老总要了假了。”

    戚暖闷闷道:“你还好吧?”

    “应该还好。”邹舟说着说着,爽快地笑了:“其实也过去了那么多年,我不是恨他什么。我的第一次还是给他的,现在都什么年代,我个人并不在乎处女不处女这个问题,我只是心疼我当年没能怀住的那个孩子。我想,这才是我恨他的原因。”

    戚暖知道邹舟这个没有缘分的孩子,五年前在南城,邹舟也是出于这个原因不留余力帮助无依无靠的她。

    孩子是她愿意生的,就算现在知道韩应铖是她两个孩子的爸爸,她也未曾后悔过。

    很奇怪,当她知道韩应铖想让她给他生孩子的时候,她心里还有点得意,还好当初没打掉他的孩子。

    她在心里唾弃自己,没名没分给他生两个孩子,有什么好得意的!

    戚暖问邹舟:“那你打算怎么办?”

    邹舟掰着手指头说:“说清楚,就各奔东西呗。又不是世纪之恋,咱不来纠结这一套的。”

    戚暖温柔地笑了笑:“我在家等你回来。”

    “好的小老婆。”

    邹舟会开玩笑,戚暖就知道不用为她担心了。

    挂了电话,戚暖回去办公室里,她的工作位上摆着一束好看的玫瑰花,隔壁的女同事说刚才替她签收,问她:“你那个异地恋男朋友送的?”

    戚暖没承认也没否认,保持缄默。

    她哪来的异地恋男朋友,纯粹别人虚构,她认识的男人基本可以屈指可数的,客户不算。

    她坐下转椅,看了看玫瑰花束,里面只有一张电影票,没有卡片没写谁送的。

    她将电影票拿了出来,是最近上映的爱情青春电影,她心里想到有可能的一个人,不是韩应铖。

    一直忙碌到中午时分,戚暖没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昨天请假一天加上今天早上迟到,她要做的工作很多,并不轻松的。

    漂亮的玫瑰花束摆在工作桌上的一角,旁边的水果手机响起铃声。

    戚暖看着电脑,目光不转地拿起手机,手指一滑,习惯成自然接起了电话:“喂,你好。”

    与客户交流的口吻。

    “我,左铮。”爽朗的男声果断道出姓名。

    “嗯?”戚暖微微愣住:“你怎么会有我手机号码?”

    “问你客户要的。”左铮说道。

    商业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他们家做酒店的自然少不了这些关系,要有心总能问到。“我现在就在你公司楼下,想约你吃午饭,下来吧。”

    戚暖看周围的同事已经开始出去吃午饭,她也要去的,这肚子饿不起。她想想,没必要拒绝左铮,人已经来了就在楼下,她拒绝后过几分钟出去吃饭也要在公司楼下碰到的,这不就尴尬了。

    已经是成年人,左铮不可能再像读书时候欺负她,他要是敢,她也敢一碗饭扣他头上!

    “等等。”戚暖和左铮说好便挂了电话,关电脑时她看了眼旁边的玫瑰花束,接着拿起包包离开办公室。

    公司楼下。

    左铮靠在一辆银色跑车前,穿着剪裁合身的正式黑色西装,帅哥跑车,非常养眼。

    戚暖走过去,左铮打开一侧车门,戚暖上了车。

    有几个认识戚暖的同事看到,心里认为左铮就是戚暖传闻中的异地恋男朋友,果真是很有钱,而且还有颜值,根本不是她们想象中的上了年纪的肥胖暴发户!

    左铮把着方向盘,心里则是想把戚暖这个女人,用心在讨好她:“我知道有一家新开的粤菜鲜城,格调还不错,离这里不是很远,去那里吃好吗?”

    戚暖点头:“随你。”

    左铮加快了车速,心跳因为戚暖的善解人意波动着,他以前和小泪包的相处方式,就像猫捉老鼠,她躲着也从不顺着他的意,他想和她好好相处却苦于无门,现在终于、终于在迟了五年后他和她可以好好相处!

    左铮越来越有信心能把到戚暖这个小泪包!

    高级粤菜馆的门口摆着几十个大大的花篮,是新开张的,地段与装潢都很豪华,看得出是一个高端场所,消费不低。

    左铮将跑车开进地下停车场,后面一辆黑色豪车紧跟着开进,停在相邻的两个车位。

    戚暖解开安全带,左铮已经下了车绕到副驾座的这边,替女士打开车门。戚暖不由觉得他真的变了很多,以前他和学校的学姐交往时也没有这么绅士过,只是他看她的眼神……

    戚暖拿着包包下了车,旁边的黑色豪车的车门也在此时打开,质感的男士皮鞋迈出,好看的手搭在车门上,手腕戴着一只璀璨的钻石手表。

    戚暖顿时倒抽一口气,这只手表……今天上午,韩应铖送她回公司时,要她帮他戴上的,不然他就不让她下车。她红着脸低头,第一次帮男人戴手表,指尖轻触摸到他结实的手腕,还有筋络的跳动,以及男人蕴含着力气的青筋。

    很杏感。

    戴好手表后,韩应铖扣着她的后脑勺强吻她,好一会儿,才放她下车。

    正是这只璀璨的钻石星图手表!

    韩应铖对上戚暖的眼,异常阴森冷酷,他反手‘啪’的很响一声重重地关上车门,震得戚暖心头一颤,莫名心虚避开他流转在她和左铮身上的深味眼神,就像被自己的丈夫现场捉奸似的!

    她给自己找了一个解释的理由:

    毕竟今天早上,她才和他上过床,对韩应铖这个男人她心里的态度多少都有点不一样的。她很清楚他是七夕七年的爸爸,很清楚他对她有意思,所以才会有这种心虚心理。

    左铮听到那一声重响的关车门声,也注意到一身贵气范的韩应铖,与他主动打招呼:“韩少,这么巧。”

    韩应铖诡谲地沉默几秒,突然走近戚暖一步,无视左铮,目光盯着她对她说:“走吧。”

    戚暖吓得脚软地看他,他怎么能……怎么能……这么目中无人的猖狂!

    左铮面色不好,疑惑地看着戚暖和韩应铖,将戚暖挡在他身后对韩应铖说:“韩少,她是我约的人。”

    戚暖默默退后几步,怕他们两个会打起来,韩应铖和左铮都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都是那种对自己看上的女人要弄到手然后只能自己欺负的男人。

    左铮相较而言,要比韩应铖稍微含蓄,因为还年轻,不够果敢。

    戚暖谢天谢地左铮的年轻,否则他和韩应铖两个男人,她躲一个还要避一个,得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