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韩应铖这种身价的大人物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以后你想要的时候就打电话找我,我随时都会过来。”韩应铖说得还挺一本正经,真诚。

    戚暖又羞又恼地听着他轻薄的话语,脑海里突然闪过两个字:男宠。

    她狠狠打了一个颤!

    韩应铖这种身价的大人物做她的男宠,说出去都怕没人会相信,要不是他在发疯胡言乱语。可经过这一晚,戚暖和他不止是肉体的接近,心灵也接近了许多,和他可以更自然地随性相处。

    ***

    次日,清早,台风过去,天色渐渐放晴。

    戚暖起了个早,睁开眼帘就看到韩应铖与她近在咫尺的俊颜,才刚到六点,他睡得正好一向不是早起的人。

    戚暖眨眨眼发呆,昨晚的疯狂仍旧记忆如新,她一个人偷偷地脸红。

    不可否认,韩应铖长得很好,就凭他这张皮囊也有足够的资本迷惑不少女人为他沉沦,睡着时的他更俊美无害,是一个魅力很性感的男人。

    戚暖看着这个男人,轻轻挪开他搂着她腰的手,小声下床,在衣柜里拿了自己的贴身衣物,先去浴室里穿上,她衣服里没穿内衣裤,空荡荡的真空着,不好很不自然。

    穿妥当衣服,戚暖对着浴室里的镜子开始洗漱梳理,她不敢扎起头发,脖子上全是韩应铖烙下的吻痕,一一在提醒着她昨晚她和这个男人有多疯狂。

    受不住禁果的引诱,再一次和他意乱情迷。

    戚暖梳好头发,看了一眼篮子里皱作一团的睡裙,她拿出来偷偷用手洗,就像做了坏事的人,心虚得不敢让人知道。

    沾有东西的那一处,戚暖洗得脸都红了,恨不得将自己湿漉漉的裙子扔到床上熟睡的男人脸上!

    流氓!

    洗好睡裙,戚暖拧干,拿出去阳台上晾干,七夕七年睡得早起得也早,她晾好衣服后,他们已经起床了,小小的手揉着眼睛进去浴室洗漱。

    4岁的孩子,已经不用戚暖侍候他们洗脸刷牙了,站上小板凳,身高长得快,对着镜子长大小嘴巴,拿着一粉一蓝的儿童牙刷,自己刷自己的。

    戚暖进去他们的小房间,将两套一男一女的幼儿园校服摆好在床头,接着检查他们的小书包,然后才去厨房开始做早餐。

    每日都是如此重复着,戚暖却觉得很幸福,很爱她的一对龙凤胎。

    七夕七年洗漱好,回去小房间换校服。

    他们的小床前面有一面分隔遮掩的帘子,戚暖给他们弄的,到底是两个男娃和女娃,七夕是个小天真根本不懂,偏偏儿子太有个性太酷,不隔着不行。

    戚暖今天心情不错,在厨房里煎着芙蓉蛋和火腿片,听到外面的声响也不太在意,想着先让七夕七年吃早餐,然后送他们下楼坐校车上学,接着再叫韩应铖起床。

    现在这么早,他不可能起来的,他的起床气她是见识过的,好像连张姨都不敢挑战的那种。

    戚暖将做好的两份早餐先端出去,韩应铖竟然已经在客厅上,发梢微微湿润,显然已经洗漱过,穿着白衬衫和浅色西装裤,挺随性的,领带也没有打,衣扣也有几颗没有扣上,五官温和慵懒。

    他抬眸,直视着戚暖,有光华在他眸里流转。

    戚暖垂眸,将两份早餐摆在餐桌上,听见女儿七夕在脆生生问韩应铖:“叔叔昨晚睡在哪里啊?”

    “你妈妈的房间。”韩应铖磁性的声音让戚暖心口一震。

    七夕歪头:“那妈妈睡在哪里?”

    戚暖连忙打断父女俩的对话:“吃早餐了!”

    她走过去,将赖着韩应铖的七夕抱起来,转头,用力瞪了韩应铖一眼,接着将女儿放到儿童椅子上,叫她先吃早餐。

    七夕将弟弟那份先摆好,叫道:“妈妈,我要芝士。”

    “好,等等。”戚暖回去厨房拿女儿的最爱。

    七年拿着两个小书包出来,他将小书包放到沙发上,仰头看着韩应铖,父子俩的目光沉默对着。

    七年小声说:“我知道昨晚妈妈跟你在一起。”

    韩应铖挑眉。

    七年心里七上八下的,小孩子哪懂大人的深沉,他不懂韩应铖的沉默,急急说道:“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弟弟,快过来吃早餐。”七夕在餐桌那边叫他。

    “哦。”七年看了韩应铖一眼,幼小的心里被他的气场威慑到,转身过去吃早餐。

    韩应铖反而觉得挺有意思,这小鬼有点小聪明。

    戚暖将一包芝士拉丝拿出来,递给七夕,说道:“你们先吃,妈妈还有两份早餐没做好,很快就过来陪你们。”

    “嗯!”七夕将芝士的拉丝先给弟弟倒了一份,然后才到自己,她问七年:“够不够?”

    “再来一点。”七年舔舔嘴,也喜欢吃芝士,龙凤胎的口味很贴近。

    七夕再给他倒了不少。

    体力方面,七年总在照顾姐姐七夕,细心方面,则是姐姐照顾弟弟,很有爱的姐弟。

    以前在南城,妈妈工作之余还要做兼职,很少时间陪他们。有一次他们哭闹着要妈妈陪,那一整天妈妈都陪着他们,可第二天就丢了弹钢琴的兼职。

    邹舟干妈说,妈妈很喜欢那份兼职很喜欢弹钢琴,都是因为他们不懂事才丢的工作。他们要懂事一点,之后的环境才会越来越好,妈妈才会有时间陪他们。

    “你们别吃那么多芝士,会变成小胖子的。”戚暖在厨房做早餐,不忘提醒七夕七年。

    “知道!”七夕将那一包芝士的开口折好,放到一旁没再偷吃过。

    韩应铖一直在旁边看着,稍稍挑眉,戚暖才23岁就将两个孩子教育得那么好,吃饭不用大人照顾,喜欢吃的零食也不会偷偷多吃,姐弟俩的感情还很好,难怪戚暖那么宝贝她的一对孩子,确实比他朋友家吵闹的小鬼讨喜得多。

    戚暖将她和韩应铖的两份早餐做好,摆到他面前,分量很大,她和七夕七年吃得不多,但韩应铖的块头那么高大,肯定要吃多的。

    她不是没做过饭给他吃,却还是第一次做早餐给男人吃。

    感觉不同的。

    韩应铖慢条斯理地一口口吃着戚暖做的早餐,食相优雅有气质,他与七年相邻而坐,在戚暖的眼里,父子俩差不多的动作那脸那五官,越看就越像。

    她低头,撒了一点芝士拉丝,然后递给韩应铖。

    韩应铖接过,平时嘴刁的口味很多,辣的他不吃,鱼里多骨的他也不吃,芝士一般般,他撒了一点点尝了口,尚可。他抬眸,看着戚暖蠕动的红唇,嘴里的滋味变得浓郁起来,很好、很好吃。

    吃完早餐,校车快要到了。

    “妈妈,帮我扎头发。”七夕将自己最喜欢的头花递给戚暖。

    戚暖将女儿抱到自己的腿上,温柔地问她要什么发型。

    “马尾的。”七夕脆生生道,仰头看着戚暖,小小的手摸着她乌黑的长发,最喜欢妈妈的头发。

    “好。”戚暖手巧,两三下就给女儿扎好一条稀疏的马尾,七夕的头发还不长,发量也少。

    “亲一个!”七夕嘟起小嘴亲亲戚暖的唇瓣。

    韩应铖眼眸一暗,紧紧眈视着戚暖白净的小脸儿,那么那么温柔的笑容,也想让她对他这么言听计从,完完整整地属于他做他的女人,任由他疼爱占有,光是想想就让他很兴奋。

    时间差不多,戚暖和韩应铖说了一声,先带七夕七年下去坐校车。

    她们离开后,韩应铖才拿出一支香烟,用打火机点燃,在无人的客厅里一口口吸着,他出去阳台,给陆子拨了个电话,让陆子给他带一套西装过来。

    “我现在在戚暖的公寓,你送过来就行。”挂了电话,韩应铖看向小区的楼下,明明早上有那么多的人,偏偏他一眼就只看到戚暖,人海中、一瞬中,他第一个捕捉到的人总是她。

    韩应铖倾吐着烟圈,隔着遥远的距离一直在注视,直到指上的香烟燃尽,门口响起开门的声音,戚暖送完孩子上校车回来,就像一对夫妻的日常生活,然而却只是一个痴人做梦。

    戚暖换回拖鞋进屋,看到韩应铖正在阳台上抽烟,明媚的阳光下他的俊颜耀眼生辉,没有束起的白衬衫干净得一尘不染。

    她将茶几底下的烟灰缸拿过去给他:“烟灰缸在茶几下面的抽屉里,平时七夕七年会玩我就收起来了。”

    韩应铖低眸,紧紧看着戚暖白皙的脸儿,心里涟漪不断,她这个时候乖得就像他的小媳妇似的,要男人疼的。

    他将捻灭在烟灰缸里,薄唇弯起:“告诉我做什么?昨晚不是说再也不让我来你家吗?”

    戚暖俏脸一红,没说话,转身,将烟灰缸拿进去清洗。清洗完了后,韩应铖在身后抱着她,薄唇贴着她的耳廓气息微热道:“下次还让不让我来,嗯?”

    戚暖关上水头,对男人身上的气息越来越敏感:“我要去上班了,不然会迟到的。”

    韩应铖沉默,就当戚暖要推开他的时候,突然被他拦腰打横抱起抱出厨房,直奔主卧室,笔直的长腿踢开戚暖的房门,轻巧地将戚暖丢到唯一的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