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慢慢让你迷恋上我的身体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关灯,出去。

    她的房间门开着,里面亮着灯,她进去看到韩应铖坐在她的床边上,拿着毛巾正在擦头发,结实的上身裸着,只穿着一条浅色的西装裤,他的白衬衫领带以及皮带都搁在她的碎花床上。

    女性的房间充满男性荷尔蒙的气息。

    “你打算让我睡哪里?”韩应铖抬头问,五官希贵俊美。

    戚暖心里紧张,咳了声说:“邹舟就住在我隔壁,她出差去了房子正空着,我过去隔壁睡,你睡我的房间吧。七夕七年睡着后很乖的,基本不会闹。”

    韩应铖似笑非笑地看她:“你在跟我开玩笑?”

    戚暖没理他,打开抽屉在找邹舟配给她的备份钥匙,房间的门突然‘啪嗒’一声关上,韩应铖走向她就站在她近近的身后,梳妆台的镜子清晰对照出男人和女人的强弱悬殊。

    韩应铖的高大衬托出戚暖越发纤弱玲珑。

    他搂着她的细腰,俊颜俯下,薄唇的气息暧昧地贴着她的颈项:“别走,跟我一起睡。”

    戚暖找到了邹舟的公寓钥匙,握在手里,堪堪在韩应铖的怀里转身,推着他赤倮的胸膛:“韩应铖,我上次已经跟你说清楚的了。”

    韩应铖紧紧搂着戚暖,薄唇吻着她的脸颊,一路来到她细腻的脖子,“你不是对我也有感觉吗?你不从我,那我从你如何?嗯?”

    戚暖摇头,不停地摇头,脸和唇一样的红,被男人戏弄的。

    “我不要,我不是要这种关系……”戚暖想叫韩应铖去找其她女人去跟她们做别缠着她,但这话想着想着就是无法说出口。

    被韩应铖抱到床上为止,戚暖脑袋里都是一片空白,她压着他的衬衫身上是他,属于男人的强烈气息仿佛将她完全包围。

    “你心里想和我什么关系,我和你就是什么关系。”韩应铖附在戚暖的耳廓,很低沉很低沉地说道。

    戚暖心里一个激颤,什么都想不到,只感觉到韩应铖在脱她的衣服,她呼吸不顺畅起来:“你快停下来,我、我没说过要跟你……我们的关系可以更纯洁一些。”

    “我不是柳下惠,看到你我就上火,今天一整天都被你迷着,现在忍不住了。”

    韩应铖用自己的男性身躯与戚暖厮磨,喉结滚了滚:“感觉到了吗?上次你都愿意,为什么还要拒绝我?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明明对我也有感觉,跟我在一起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上次是因为……是因为……”

    戚暖怎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说服自己或者说服韩应铖,身子一颤,忍不住尖叫:“啊!”

    很敏感。

    韩应铖抱着眸子湿润的戚暖,薄唇吻着她的脸儿:“小声一点,想吵醒你的两个小鬼?我刚才关房门的时候忘记锁门了。”

    戚暖知道他百分百是故意的,越紧张身子就越发颤抖个不停,她还是用手捂着自己的嘴了,其实知道七夕七年没那么容易被吵醒,可这出租公寓的隔音效果实在很一般,万一真的吵醒了七夕七年呢?

    他们进她的房间,从来不会敲门的,被他们看到她和韩应铖光着身子,她估计会当场晕过去的!

    “锁门……你先去锁门。”戚暖哆哆嗦嗦道,一呼一吸在韩应铖身下吐气如兰。

    韩应铖并不,他一走到嘴的小鲜肉就要跑了,戚暖可是一个小滑头。

    他低下头狠狠吻她,身体和贴着:“你别出声就行,我来侍候你。”

    戚暖说不出话,一直紧紧咬着自己的唇瓣,声音破碎细弱,烟眉拧着,韩应铖看得眼睛都要冒出火。

    他炽热的大手搂着戚暖的细腰让她更贴近他,薄唇凑近吻着她的小嘴,热汗滴在她的胸部上,沙哑低语:“舒服吗?喜不喜欢我这样?以后都这样疼你好不好?”

    戚暖脸红得不像话,又羞又热,她转开小脸韩应铖的吻总会追逐而来,不让她躲开,霸道并猖狂:“我、我下次再也不让你来我家了……”

    话音未落,戚暖被他刺激得差点破音,张嘴叫住他的肩膀,白皙纤细的手臂,抱着他,指尖无意识地抚摸他汗湿的男性肌肤。

    讨厌他的强势,讨厌他的恶劣,但并不讨厌他抱她。

    戚暖觉得自己快要疯了,韩应铖这个男人比毒还要可怕,他太会攻克一个女人的心,他经验比她多,阅历比她深,连这方面都是个高手,她抵抗不住他,总会心软,无法思考地被他拉着意乱情迷。

    “小七、小七……”韩应铖迷人的低喃在戚暖的耳边响起,整个人性感得像俊美如斯的妖孽,戚暖的心跳越发地快,不知道有多少个女人看到过他的这一面?

    ***

    事后,床上的余韵仍旧爱昧。

    戚暖躲在被子里掩掩缩缩地穿上睡裙,不敢看韩应铖,下了床直接开门出去,想去浴室冲一下身子,有点黏黏的。

    没来得及关门,韩应铖也跟了进来,戚暖看他赤倮矫健的男性身体,脸颊潮红地别开眼。

    韩应铖不以为然,一向对戚暖大方惯了:“你家浴室为什么没有浴缸?”

    戚暖怕七夕七年起夜上厕所撞见,先关了门再说:“有浴缸的话,七夕七年会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玩水的,这样会很危险。”

    韩应铖颔首,没说什么,拧开花洒站在花洒下,水流流淌他全身,他餍足并慵懒的俊颜显得异常性感。

    转眸,韩应铖盯着戚暖:“过来一起洗。”

    “你先洗,我不急的。”戚暖转身就想跑,韩应铖手臂一伸,就将她给拉了回来。

    抱着她在他的身前,水流迅速湿透她春季单薄的睡裙,“别这样,衣服都湿了,这个天气洗衣服很难干的,我家里的睡衣很少,没得换了,你先放开我。”

    韩应铖没管戚暖的胡说八道,身体紧紧贴着她的腰臀,将她压在浴室的瓷片墙上,一双大手越发不安分起来,充满男性的侵略感。

    “我不行的,腿都软了。”戚暖贴着墙壁,漂亮的睫毛眨落水珠,湿了小脸。

    韩应铖将她的娇气看在眼里,用力抱着她疼着她道:“再让我舒服一次。”

    戚暖听不懂他的话,被他弄得迷迷糊糊的,花洒的水流打在她身上是暖的,韩应铖贴着她的男性身体是炙热的,小小的浴室间里,温度不断升高。

    戚暖只觉得随着韩应铖在她身后的低低喘息,肌肤越发地热,隔着湿透并单薄的睡裙都能感到他散发出来的强烈男性荷尔蒙。

    “让我吻吻你。”韩应铖还不够上火,红润的薄唇寻着戚暖的嫣红小嘴,细细吻入,尝着她红唇的甜美,整个人打了一个寒颤。

    ***

    两人一起冲完身,戚暖是被韩应铖抱着出来的,她的睡裙已经湿透了不能再穿,现在和他一样都是裸着的。

    戚暖快要晕过去了,还好浴室离她的房间也就两三步的距离,韩应铖抱着她两步就回到房间里,关了门,安全没事。

    “锁门。”戚暖低了低声音,这种感觉很可怕。

    韩应铖挑起俊眉,修长手指‘啪嗒’一声,锁了房门。

    他将戚暖抱到床上,看着她扯过被子迅速遮住自己的身子,将他床上的衣服都抖落到地上,指着眼红红地说:“你快点穿上衣服。”

    韩应铖才不穿,绕到另一边床旁上了床,悠然闲适地对戚暖说:“我就一套衣服,穿着睡觉明天就皱得不能看了。”

    戚暖无语,想找一件睡衣穿上,但衣柜和床隔着距离,她又没有穿衣服,韩应铖还盯着她看……在他眼前穿衣服,她觉得随时都要心跳过快晕过去的。

    “你方才不是说没睡衣穿了吗?别穿了,睡吧。”搂着戚暖,韩应铖和她挤在一张被子里,觉得滑溜溜的很舒服。

    戚暖关了房间的灯,推开搂着她的韩应铖,他倒也没有再戏弄她,很快松开了手。

    戚暖抹黑下床,打开衣柜,凭感觉找了条质地舒服的裙子穿上,接着再抹黑上床。

    刚钻进被子,韩应铖的手臂就伸过来搂着她,他的轻笑声在她头上响起:“小滑头。”

    戚暖白皙的指尖不小心碰了一下他健壮的身体,颤了一下,悄悄缩回手。

    韩应铖发泄完邪火,搂着戚暖闭目养神,慵懒并心平气和:“别颤了?我这几天都在加班,也没好好休息过,下次再满足你好吗,毕竟一次也不能喂太饱。”

    戚暖顿时恼红了脸,狠狠瞪了韩应铖一眼,可惜房间里黑暗一片,韩应铖可不见,她在心里骂他流氓,本性不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