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韩应铖会是一个好爸爸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韩应铖对戚暖悱恻缠绵地嗯了一声,‘啪嗒’一声解开车门的自动锁。车里的雨伞只有一把,四个人是不够用的,韩应铖让戚暖等他先别下车。

    他打开车门,撑开雨伞迈出长腿下车,他先打开后排车座的车门,逐一领着七年下车,他够高大适合撑伞,没让戚暖的儿子淋到雨,领着七年先进去公寓楼下,让七年站着等。

    接着是七夕,韩应铖直接抱起小女孩,她和她妈妈一样娇气,就冲这一点,韩应铖很照顾七夕这个小女孩。

    七夕哇的叫出声,以前不喜欢下雨,现在突然就喜欢上了。她崇拜地看着韩应铖:“叔叔好高,力气好大,下雨的时候妈妈都抱不动我们的。”

    韩应铖勾起薄唇,戚暖那纤细的胳膊,力气小得可以忽略不计,每次都只有被他压着的份,下雨的时候还要她抱着女儿确实很困难。

    放下七夕,韩应铖对她和七年说:“等着。”

    七夕七年很有默契地齐齐点头,看着韩应铖打着雨伞走在雨里去接妈妈,高大得仿佛可以撑起磅礴的暴雨,连背影都是伟岸好看的。

    “弟弟,他好酷啊!”韩应铖完全符合七夕心目中的爸爸形象,高大威武,长得好看。

    “我以后也要像他一样这么高。”七年的小男子气概让他有点崇拜韩应铖。他要变成像叔叔那样强大,才能保护好妈妈。

    车里的戚暖注视着漆黑的前方,韩应铖撑着雨伞逆着大雨向她走来。

    有一瞬间,戚暖的心里是感动的,感动到一塌糊涂的那种。看着韩应铖送儿子送女儿进去,她知道韩应铖会是一个好爸爸。

    韩应铖打开车门,喧嚣的雨声淹没戚暖心里的心声,那么大的雨竟然没有撇到一滴雨进来,都被韩应铖高大的身躯挡着了。

    “下车。”韩应铖给戚暖撑着伞,反手关掉车门,并锁上。

    戚暖抬头看到韩应铖的肩头一块,雨水顺着雨伞的边缘滴下来,在他的浅色西服上晕开。

    戚暖不禁靠近他一步,抬起白皙的小手,轻轻攥住他撑着雨伞的大手,将雨伞调整回去他那边一些:“不带你这样献殷勤的。”

    韩应铖低头一笑,凝视着戚暖:“不舍得?”

    戚暖心悸着没说话。

    韩应铖牵起她的小手,修长手指掰着她一根根手指清楚地攥着他手心里,风雨无阻地领着她回家。

    戚暖看着韩应铖完美的侧颜,一时心乱如麻,七夕七年就在公寓楼下等着他们,就像他们和别户人家一样,只是普通的四口之家。

    戚暖不自觉笑了笑。

    韩应铖捕捉到戚暖的这个笑,攥着她的大手更紧更紧,心里激起一圈圈涟漪。

    ***

    回到家。

    戚暖先去浴室洗了一条干净的毛巾,给韩应铖擦擦身,除了他淋到雨,她和七夕七年也都还好。

    女儿七夕要洗澡,爱干净,戚暖抱她进去浴室帮她洗澡,让七年帮忙倒水招呼韩应铖。儿子很懂事,知道要怎么招呼客人,不过还要看他喜不喜欢这个客人,不然,他不会好好去做。

    戚暖看得出来,儿子喜欢韩应铖,可能是血缘关系的亲密感。

    韩应铖脱下淋湿的西装外套,搭在沙发一旁,修长的手指松了松领带,他坐在沙发上,听着浴室里戚暖给女儿洗澡的声音,一派闲适慵懒。

    七年给他倒了一杯水,将冰箱里昨晚妈妈买的水果拿出来,放到茶几上,招呼韩应铖。

    父子俩在客厅里,很安静,都在等两个女人。

    韩应铖喝完一杯水,七年给他再倒上一杯,姐姐喜欢这个叔叔,他也喜欢。

    “小鬼,问你个问题。”韩应铖修长的手点点身旁的位置,让七年坐下:“你洗澡还要小七帮你?”

    七年第一次听到有男人叫妈妈的小名,心里竟然不讨厌,他仰起头骄傲地说:“当然不用,我会自己洗澡。”

    韩应铖稍稍满意,又提问他:“上厕所呢?还要小七抱你你才会尿?”

    七年的小俊脸红了红,以前去商场的厕所,他都是被妈妈抱进女厕里尿的。七年的个性很强,是个小骄傲:“我现在自己会上厕所。”

    韩应铖颔首,但并不完全满意,七夕是个小女孩尚且还好,七年是个男孩又是乐祁泽的种。韩应铖觉得这小鬼一直在占戚暖的便宜:“什么时候晚上睡觉才不用小七哄你们?”

    七年不傻,小孩子的占有欲也挺重的:“这不行,小七讲故事可好听了。”

    故事内容好不好听韩应铖不知道,戚暖的声音他心里是喜欢的,特别是在他身下浅浅娇吟的时候,总是会让他失控狠狠地要她,想听她发出更多好听的声音满足他。

    父子俩聊着聊着,打开了电视,七年转到一个他喜欢的看车节目,时不时蹦出一两句问韩应铖,他不懂的,韩应铖都能回答他,这些问题,妈妈就回答不上,妈妈对车不感兴趣。

    七年心里觉得韩应铖很厉害,越来越崇拜这个叔叔。

    戚暖帮七夕洗完澡出来,看韩应铖和七年父子俩相处得还算和谐,心里松了一口气,还挺高兴的。

    “七年,你去洗澡吧,我现在开始做饭,你看着时间洗。”戚暖拿了条橡筋圈,边扎起长发边和儿子说。

    “好的。”七年大声应下,特地扬起小下巴看向韩应铖,让叔叔知道他是真的会自己洗澡。但是叔叔的目光,一直看着妈妈,好像跟着妈妈长长的马尾转似的。

    七年去房间拿了一套衣服进去浴室洗澡了。

    戚暖在厨房里做饭,七夕在外面客厅跟韩应铖说:“妈妈做饭很好吃的。叔叔,你要追求我妈妈我看好你哦。”

    韩应铖挑起俊眉:“你比你妈妈有眼光多了。”

    七夕笑得天真无邪,喜欢帅叔叔夸她。

    韩应铖起身走去厨房,挺拔的身躯倚在门口前慵懒地专注着戚暖,第一次看她扎起乌黑的长发,露出巴掌大的白净小脸,和细嫩的脖子。看她戴着围裙,在这小小的厨房里切着菜,他竟然觉得比什么都还要好看,移不开眼睛,很有感觉。

    戚暖切好一份份食材,转头看韩应铖:“你看什么?”

    “看你啊。”韩应铖黯哑的声线,调戏一般,薄唇扬起。

    戚暖没好气地瞪他,不跟他闹了,赶快做饭,七夕七年怕是饿了。起火,热油,下锅翻炒,然后起锅,这些戚暖都无比熟悉并且做得流畅,每晚都会做饭给七夕七年吃,外面餐馆的饭菜没有营养,而且贵。

    韩应铖一直就在厨房的门口看着,天气热,厨房没有装空调,戚暖热红了脸蛋,效率奇快,一碟碟菜起锅,七年也洗好澡了。

    小小的四人餐桌,五菜一汤,戚暖在心里偷偷默念:

    好歹她也给他们父子、父女俩一起吃过饭的时光,她也不算是太残忍的罪人。

    戚暖习惯给七夕七年夹菜,他们正在长身子该补充的营养一样都不能落下,韩应铖将饭碗递向她,挑起眉宇,显然也要她侍候。

    戚暖知道韩应铖是一个不会跟她客气的男人,也不指望他懂得含蓄。她用小勺给他盛了一勺嫩豆腐。

    他喜欢吃的,她还记得。

    吃完饭,还是戚暖洗碗,七夕七年好像很喜欢缠着韩应铖问这问那的,她私心想给两个孩子一次和爸爸相处的机会,就没管了。不过让她意想不到的是,韩应铖的耐性还不错,至少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耐烦,对七夕特别好。

    洗完碗,戚暖看向阳台的外面,黑漆漆的大雨倾盆,连远处的住宅区灯光也变得模糊不清,这场雨不知道何时才会停。

    戚暖听到新闻联播的电视声,凑过去看看,七夕七年平时不会看新闻的台,肯定是韩应铖转的。

    新闻有讲今天下午有一股台风卷席韩城,但台风只是路过南粤地区,不会影响太久,估计明天就会离开。

    戚暖心里发愁,她的小公寓就两房一厅,没地方给韩应铖留宿的,还是让他借住邹舟的公寓?不太好。要不她去睡邹舟的公寓,韩应铖睡她的床?也行。

    戚暖在自己的房间里整理被褥,手机传来短信的声音。

    她随手点开手机看,是邹舟发来的短信:【你那边在刮台风,我明天早上不知道能不能回来,航班可能要改期。】

    戚暖给邹舟回复短信道:【安全至上,你不要跟命急。】

    邹舟发回来:【当然不会,我看上去傻吗?你在干嘛?】

    戚暖输入短信:【准备洗澡了。】

    放下手机,戚暖拿了一条长的睡裙和贴身衣物,先去洗澡,七夕七年还在缠着韩应铖,估计他今晚不会走了。

    舒舒服服地洗完一个澡,戚暖给韩应铖准备了新的毛巾和洗漱用品,她家里没有男人的衣服,外面又下那么的雨,她领着七夕七年回小房间,给他们讲故事哄睡觉。还是西游记的故事,他们是百听不腻的,上次讲到白骨精那一段,戚暖继续讲下去,才第二页,七夕七年就呼呼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