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有夫之妇不能碰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洗手间里的水头声关了,戚暖可以想象到儿子在擦手,然后开门出来……

    “知道了……我等你。”戚暖轻喘道,妥协了。

    韩应铖紧紧看着她潋滟的唇色,薄唇轻轻含着舔舐,直到她白皙的肤色也泛起浅红,脸若桃花。

    七年踮着脚好不容易解开门锁,打开洗手间的门出来,看到韩应铖站在妈妈的面前。

    叔叔很高大,身形几乎挡住了妈妈,他只看到妈妈的长裙一角,好像还看到妈妈的手搭在叔叔的腰上,但一眨眼,又不见了。

    七年揉揉眼睛,可能看错。

    “我先出去看我爷爷。”韩应铖矜贵的手浅浅梳着戚暖的乌黑长发,看她眨着漂亮的睫毛,迷人一笑,转身出去。

    戚暖坐在床旁,迷迷糊糊的头重脚轻,韩应铖走了但仍扰乱着她的心,他的唇他的吻还有他身上好闻的气息,都在入侵着她。

    七年走过来看了看床上熟睡的姐姐七夕,蹲下身解开球鞋的鞋带说:“妈妈,我也困了。”

    戚暖回神,红着脸抱起儿子到床上,让他睡在七夕旁边给他们掖好被子。

    她轻抚儿子的小俊脸,细语柔声:“睡吧,等下要走的时候妈妈再叫醒你和七夕。”

    七年点头,很快闭上眼睛,随即又睁开眼看着戚暖:“妈妈,你的嘴唇很红。不舒服?”

    戚暖顿时唇上一麻,都怪韩应铖!

    “没啊,光线问题。”外面刚停了雨,天色越发阴沉,估计还有一场更大的暴雨要来。

    七年睡着了,姐弟俩感情很好地依着彼此,一个像她,一个像韩应铖。戚暖莫名心情复杂,有一丝丝疼痛在衍生,指尖抚过被吻红的唇瓣,烟眉迷离。

    外面。

    韩应铖坐在韩爷爷的病床旁,主治医生叮嘱完韩爷爷要戒口的事宜,便离开。几名护工被打发出去,爷孙俩想单独聊聊。

    “喜欢她?”韩爷爷喝了口茶问,指戚暖。

    “是。”韩应铖承认得直截了当,他自小就跟着爷爷长大,自然瞒不过老人家。

    韩爷爷点头,认真审视孙儿韩应铖,34岁,优秀出众,有钱有样貌,性格虽然霸道但也非常聪明。像这种自身资本不凡的男人通常有个特征,多情。

    多少年前,韩爷爷也这样问过韩应铖:

    【喜欢薄安?】

    【是。】

    韩爷爷稍稍回忆,总觉得今次和薄安那次隐约不同,是应铖的表情太过认真,还是他多心?

    “你的私生活我不管你,但你也别玩得太过火了。她的两个孩子是和前夫生的?离婚了吗?”韩爷爷是一个开明的老人,同时很偏袒韩应铖,但也有必要提醒孙儿,有夫之妇不能碰。

    碰了,也要尽早断掉,到底是不道德不光彩的事儿。

    “她没有结婚。”韩应铖眼神深深,五年前,他想找到戚暖,她说她无家可归,他可以让她住在爷爷的庇护下,他定会对她好!

    可惜,她走得无影无踪,与他一别五年。

    “她的两个孩子是私生子?”韩爷爷想到戚年的模样,和应铖的小时候很像,要不是知道孙儿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一个儿子,他真以为戚年是应铖的私生子。

    韩应铖皱眉颔首:“是。”

    韩爷爷估计戚暖以前的男人,也是个有钱人,心态可能和韩应铖差不多,看上的女人都想得到手弄弄,新鲜感过去后就没了意思,只是可怜了两个孩子。

    陆子此时敲门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大的水果篮,方才在停车场里刚好碰到戚筱,不得不客套几句,上来迟了点。

    陆子恭敬道:“韩老,韩少。”

    “水果洗了,送进去给客人吃。”韩爷爷指了指侧间的休息室,吩咐陆子。不得不说,韩爷爷很喜欢小孩子。韩应铖韩娉婷他也都照顾过。

    ***

    阴测测的天色,终于下起倾盆大雨。

    戚筱打起车前的刮雨刷,车速越开越快,心里的震惊一拨拨冲击着她,异常嫉愤!

    她今天迟了一个小时才离开医院,上次的车祸她额头上有一道很浅的疤,和医生商量要如何才能让这疤在短时间内消褪,医生给她开了不少外敷的药,再不行,只能去整形医院做微整形。

    她在医院一楼拿了药后准备离开,却亲眼看见,韩应铖抱着戚暖的女儿,和戚暖一起进去电梯,两人亲密得犹如一对夫妻。

    五年前,她用钱找了几个混混想带走喝醉的戚暖,最后却被韩应铖抱走。

    五年后,韩应铖和戚暖的一对龙凤胎关系密切。

    按时间推算的话,如果戚暖在南城没跟其他男人好过,那么那两个孩子的父亲最大可能的人只有韩应铖!

    戚筱猛地刹住车,后面尾随的车辆差点和她追尾,喇叭声不断响起。戚筱看着车前不停刮着的雨刷,不停在想:

    韩应铖知道吗?戚暖要是和韩应铖真的好上,肯定就此翻身。他不能知道,用尽办法也不能让他知道戚暖的两个孩子是他的私生子!

    ***

    陆子将洗好的水果用盘子盛着,拿进去给戚暖和她的两个孩子吃,还有一盒西式糕点,以及鲜榨的果汁。韩老的饮食要求很健康,在医院里也有私人厨子做饭,并不是吃医院订的餐。

    “韩老很喜欢你的两个孩子,这些是招待他们的。”陆子边说边将东西放下。

    戚暖淡笑,也没显得特别高兴。陆子再一次对这个女人感到意外,她是否真的不稀罕韩少?上次的事之后,韩少的心情明显很差,对任何错误和一点尘埃都是零容忍度,连续几天要求高层加班开会,今天才抽出时间过来医院看韩老。

    “他们睡了也吃不了。我出去给韩老泡一壶茶吧。”老人家对七夕七年还挺和蔼的,戚暖也该表示一下,不好太小气。

    关好窗户,戚暖轻声开门出去,韩应铖和韩爷爷正在说话,看她出来,目光转向她。

    戚暖心里有个感觉,他们刚才可能正在谈她,至于谈的是什么,她没多大的好奇心,属于没听到就当做不知道的那种。

    她和韩应铖的关系很尴尬,美化都美化不了的,她何必去强迫自己在意。

    还是和上次一样,她泡她的茶,他们聊他们的,相安无事。

    要泡好一壶茶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戚暖正好可以打发时间,她将整套茶具搬来,慢慢一道道程序走茶。泡好了,她先给韩爷爷递去一杯,韩爷爷说好喝又添了一杯。

    韩应铖将手伸过来,戚暖才给他倒了一杯,接着还有陆子的,她自己也拿了一杯坐去一旁安静喝着,等韩应铖什么时候走,自然发呆。

    韩爷爷时不时打量戚暖几眼,五官端正,模样幼齿,孙儿韩应铖的眼光还是挺好的,安安静静坐在这儿也不见她多话或者插嘴,还会泡得一壶好茶,不错不错。

    可惜,不是清白的良家女子。

    一直到下午4点,韩爷爷需要休息,韩应铖才离开,外面的雨还在下,天色黑得像晚上一样。

    推开侧间休息室的门,戚暖以为七夕七年还在睡,结果他们早醒了,坐在床边上,晃着小短腿,边吃水果糕点边在看电视节目。

    房间隔音的效果不错,戚暖在外面也没听见动静。

    “什么时候醒的?”她抱他们两个下床,弯下身,帮他们穿上小鞋子绑鞋带。

    “三点半醒的。”七年说着,看到韩应铖站在门口,目光一直盯着妈妈。

    七年看不懂这种目光的内涵,还小。

    “醒了就乱拿东西吃了?”戚暖抽出两张纸巾,给七夕七年擦擦小嘴沾上的糕点碎末。

    “不是给我们吃的吗?”七夕天真无邪地问。

    戚暖笑:“等下出去要谢谢外面的老人家。”

    “好的小七。”龙凤胎很听妈妈的话,也一向有长辈缘。

    韩应铖觉得戚暖的一对孩子,有点意思,他们有时候会叫戚暖小七,像朋友一样。

    离开的时候,七夕七年很嘴甜地跟韩爷爷道别,戚暖领着他们去坐电梯,韩应铖直接按了b1地下停车场:“雨下那么大,你坐我的车回去。”

    戚暖没有拒绝。

    上了车,陆子将车钥匙交给韩应铖,自己先离开,他下午还要回去公司工作,韩应铖则开车送戚暖和两个孩子回家。

    雨下很大,有些道路积水车辆堵塞,韩应铖绕了一条远路,去到戚暖的公寓楼下,已经是晚上,天色比平时还要黑,能见度低。

    “谢谢。”戚暖解开安全带,看着车前的雨刮不停刮着雨,仍旧模糊,雨势好像比刚才还大。

    她看韩应铖,忍不住问他:“你现在再开车回去,会不会不安全?”

    韩应铖眉峰挑动:“你要留我吗?”

    戚暖没说话,邹舟是明天早上的飞机回来。

    韩应铖倾下高大的身,薄唇在戚暖的耳廓低语:“你不留我,我不会开门放你走的。”

    戚暖用手推开韩应铖宽大的肩膀,还好七夕七年的注意力是车外黑漆漆的磅礴雨景,没看到她和韩应铖的暧昧。

    她小声说:“你等雨停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