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韩应铖很上火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抱不动孩子,想带他们先回去戚母的病房等雨停后再走,儿子七年拉着她的手,指指医院外面说:“妈妈,是叔叔。”

    戚暖抬头望,呆住。

    韩应铖收起雨水的雨伞笔直走来,眸光光华流转。

    他眼里唯见戚暖,周围很多的人和外面喧嚣的雨,都掩不住她的与众不同,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韩应铖才知道他对戚暖是一种一见钟情的旖旎情结。

    “妈妈,我困了。”七夕揉着眼睛,想睡。

    戚暖蹲下身看着女儿,也很为难:“再忍耐一下好吗,等雨停了我们就坐车回家。”

    七夕鼓着腮咕哝,想妈妈抱她但又知道妈妈累了,刚才妈妈抱她的时候手都在发抖的。邹舟干妈以前说过,妈妈一个人抚养她和弟弟已经很累很累,她和弟弟要学会体贴才行,妈妈身子弱,力气总是不大的,能走就要自己走。

    每当这个时候,七夕心里其实有那么一点点渴望有一个高大威武的爸爸,能够轻而易举抱起她,还能让她坐他肩膀上。

    “来吧,妈妈再抱你一会吧。”戚暖心软,孩子困了要睡觉很正常,他们还没成熟到可以忍耐。

    韩应铖在,她不敢带七夕七年去妈妈的病房,只能等他走了。

    七夕不要妈妈抱,转向身形高大的韩应铖,对他伸出两只幼小的胳膊:“叔叔抱。”

    韩应铖颇为意外,戚暖尴尬并头疼道:“七夕,不准胡闹!”

    “我要叔叔抱。”七夕跺着脚就是要韩应铖,戚暖要抱她也不肯合作,可能是真的累了有点闹情绪,小小的手直接赖着韩应铖。

    “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戚暖浅浅拧眉,伸手想要拉住七夕,韩应铖反而单手抱起女儿,那么那么的高大,女儿靠着他比她抱着的时候要舒服多。

    戚暖很纠结,帅气的爸爸和一对萌娃,惹眼得要命。

    韩应铖抱着七夕淡淡对她说:“你女儿困了,你跟她生气有什么用?跟我上去,我爷爷的病房有一间侧间的休息室,可以让她在里面睡一觉。”

    戚暖摇头,她对韩应铖心虚得很,还带七夕七年去看他爷爷,她不敢这么顶风作案:“不用了,你借我一把雨伞就行,我带他们坐计程车回家很快的。”

    “拿着。”韩应铖将滴水的雨伞给了戚暖,自己双手优雅轻松地抱着七夕走去坐电梯,不怕她会跑。

    戚暖气得紧紧咬唇,给她雨伞抱走她女儿算什么?

    电梯来了,韩应铖抱着七夕进去,七年也跟了过去,戚暖没辙了只能硬着头皮进去,抬眸,和韩应铖对视的瞬间,心悸,想起前几天她才那么狠狠打击过他,总该是有点尴尬的。

    “别流口水了。”戚暖小声说,看女儿七夕用小脸蛋和嘴巴蹭着韩应铖的高级西装。

    韩应铖反而拿出一块手帕给七夕擦拭,俊美温柔,声音希贵好听:“你妈妈就是没你聪明,重点永远抓错。”

    戚暖脸颊微红,在孩子面前她只能装作无视韩应铖的戏弄。

    “叔叔你多高?”七年比了比叔叔的长腿,他就抱不动姐姐。

    “一米八五。”韩应铖说道,戚暖听着,目光看向他和他旁边的小七年,父子俩在聊着天,侧颜有几分相似。

    她默默打量起韩应铖这个男人,身材高大结实,腰间没有一丝赘肉,腿修长而且笔直,五官完美极致,很有男士魅力。儿子长大以后会跟他一个翻版,还是融合了她的基因,会长得更加好?

    戚暖想着想着有些入神,盯着韩应铖宽大的背部,没想到他突然转身看她,发现她偷偷偷窥他。

    戚暖收不住自己的眼,脸红地看他。

    韩应铖撩起薄唇,眼神很深:“你来医院做什么?”

    戚暖眨眨眼说:“路过……避雨。”

    韩应铖嗯了声,尾音稍稍拉长,若有所思地凝视戚暖。

    两人目目相对,电梯狭窄的空间连空气都变得暧昧稀薄,还是戚暖先转开了眼,受不了韩应铖灼灼的眼神,她会不争气被他动摇。

    ‘叮’,电梯到了楼层,解围暧昧的气氛。

    韩应铖收回目光,抱着小七夕出去,戚暖跟在他高大挺拔的身后,牵着儿子七年的手,在旁人的眼里他们就像一家四口,爸爸抱着女儿妈妈牵着儿子,韩爷爷病房前的几个保镖,也都表现出错愕。

    他们心里好奇韩应铖抱着的小女孩是谁,身后的女人他们见过知道是韩应铖的神秘新宠,但旁边的小男孩呢?私生子?竟然公然将外面的私生子带来见韩老,豪门的人果真是不简单。

    “韩少。”几个保镖让开身,恭敬道。

    戚暖看韩应铖抱着七夕直接转动病房的门,急得沁出冷汗:“我来抱七夕吧。”

    韩应铖没理她,趴在他身上的七夕已经睡着了,他推开房门,无声进去。

    戚暖吸了吸气,心惊胆战地牵着儿子七年跟着韩应铖进去,心里不停喊佛祖保佑,千万千万不要看出什么来。

    韩爷爷刚刚吃过午饭,医生正在给他量血压,他瞥了眼孙儿韩应铖,奇怪他抱着谁家的小孩。

    韩应铖简单说明道:“爷爷,我朋友在这里避雨,借用一下侧间的休息室,她的两个小孩困了。”

    韩爷爷第一次见两个曾孙,他还记得戚暖,孙儿的女秘书,应铖方才却介绍她说是朋友。韩爷爷心如明镜,知道孙儿八成对这个女人有意思,可是离异过的女人还带着两个小孩……

    “去吧。”韩爷爷摆摆手,心里觉得应铖是越来越风流了,但也不会阻止,只要别玩出火来就行。

    戚暖让儿子叫人,毕竟韩应铖的爷爷也是七年的太爷爷,总要有点礼貌的。

    “老爷爷好。”七年长得白皙俊俏,像个小绅士一样。

    “嗯。”韩爷爷得趣,多看了七年几眼,觉得这小男孩很像小时候的韩应铖。老人家很相信眼缘,心里不禁喜欢道:“你叫什么名字?”

    “戚年。”七年对答如流,每天小区学校都有人问他和姐姐的名字:“我姐姐叫戚夕。”

    韩爷爷看向孙儿抱着的一个小女孩,睡着了,只看得见个小侧脸,他问戚暖:“双胞胎?”

    戚暖点头:“龙凤胎。”

    真会生养!一怀就怀俩,儿子女儿都有了,韩爷爷心生感慨,戚暖看上去这么年轻就当妈妈了,应铖也老大不小了,婚都还没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个小曾孙给他乐乐。

    主治医生说韩爷爷的血压有点偏高,日常三餐要注意戒口。

    韩应铖先带戚暖和她的两个孩子去侧间的休息室,里面有一张不小的床,还有洗手间,提供守夜照顾的人用来睡着的。

    戚暖抱过韩应铖怀里的小七夕,小孩子就是没有烦恼,大人说话也吵不醒她,睡得可香。

    韩应铖看着戚暖弯身将七夕抱上床,温柔照顾着,她俏丽的臀部就在他面前翘起,身材玲珑有致,长发像乌黑的绸缎倾泻,真美。

    韩应铖很上火,喉结咽动着艰难地移开目光,心里对戚暖有无限绮丽遐想。

    “妈妈,我要上厕所。”七年轻轻扯了扯戚暖的长裙说。

    “去吧。”戚暖帮七夕掖好被子,转头看着自己的酷儿子,笑道:“要我帮你吗?”

    “不用!”七年的一张小俊脸怒红,还只是个孩子但是个性很强烈,上幼儿园后就开始自己上厕所,妈妈或者干妈帮他,他宁愿憋着不去!

    “去吧去吧。不行再叫我。”戚暖不逗他了,看着儿子跑进洗手间,关了门,还上锁了,这小精明。

    “他是个男的你竟然还要帮他上厕所?”韩应铖突然开腔道,眼神异常诡谲。

    “我还帮他洗过澡呢。”这有什么的?戚暖不指望韩应铖会照顾小孩子。

    她坐下床旁,看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打算让七夕睡半个小时就离开。突然,韩应铖的双手按住她的肩,毫无预警地俯下身,在女儿面前强吻她!

    唇与唇的触碰,戚暖胸口一颤,吓得要推开韩应铖,却被他抓得紧紧的,狠狠蹂躏着她的唇瓣,直到她为他张开唇为止……

    韩应铖很不爽,愤怒并且发着疯,尝着戚暖嘴里的甜美反而越发加深对她的渴望,情绪激烈澎湃着。

    整整三天,韩应铖都在想着戚暖,骄傲如他无法拉下面子去找她,偏偏她突然就出现在他的视线,那么美,又那么欠收拾!

    “等等等等……七夕在旁边,你、你别闹了……”戚暖紧张到快要疯,她的力气比不过韩应铖,没有反抗任由他吻着,动也不敢动怕七夕醒来看到。

    “安分一点,忍你三天了。”韩应铖修长的手抚上戚暖的细腰,轻捏她一下,感觉到她一下下的轻颤,连被他含在嘴里的柔软唇瓣也在哆嗦着,可怜楚楚。他顿时心里生出快意,眼眸渐暗:“等下先别走,等着我一起再走。”

    戚暖没答应,听到洗手间里水流的声音,颤得更厉害。

    “知道吗?”韩应铖非要戚暖从了他不可,唇吻迷人性感,调弄得戚暖眼里都要出水了,唇齿密不可分地交缠着,气息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