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你迷死人了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七夕七年睡着后,戚暖小声关掉灯,离开房间,她窝在自己的床上时,没敢将手机开机来看,心里多少都有点心虚的,忘记不了韩应铖最后看她的那个眼神,充满忧郁的阴影。

    她捂紧被子,强迫自己睡觉,做了一夜的梦。

    ***

    邹舟出差的第二天,戚暖忐忑不安的心情渐渐搁浅下。

    韩应铖没再找过她,合同的细节敲定后,她和他见面的机会相对会减少,随着合作的发展还是会再见到他的,不过到时候他估计有别的新欢了吧。

    想到这,戚暖的心像被什么拧着似的,总之,并不舒坦。

    她边对着电脑工作,边在心里叹气,她已经学会不再对强求不得的事与人执着了,太过执着的人总是会跟自己过不去,到头来苦的还是自己,何必呢。

    飞蛾扑火的滋味,是会上瘾的,她也有叛逆不驯的一面,想当年她曾想过不顾妈妈的反对,跟乐祁泽私奔离开家里,结果,她一厢情愿付出的一颗热腾腾的心被乐祁泽捧杀了。

    现在,倒不是说她害怕了,只是看清楚了现实,没有那么多有情人终成眷属,现实很无情的。

    邹舟出差的第三天。

    戚暖向公司请了一天假,也给七夕七年的幼儿园请假,打算带他们去荣光医院见见他们的外婆,正好今天是那个海归医生任职的第一天,她需要去咨询一下。

    时间尚早。

    戚暖先去附近的银行提钱,她卡上还有余额359450。30万是韩应铖付给她的,是妈妈的医药费不能动的,她存在银行里多少能拿到一点活期的利息,勉强够买一顿菜。

    剩下的59450块,就是她和七夕七年一年的生活费,她这个月没有工资,只有提成和奖金,估计最多三千多块,愁啊。

    戚暖提了两千块整,放进钱包里,领着七夕七年去商场买几件新衣服,什么都能省,孩子的衣服真省不了。七夕七年这个年龄,身子长得快,一天一个样似的,很多衣服不是短了就是小了,得要换新的。

    戚暖喜欢打扮龙凤胎,她的女儿儿子长得这么漂亮可爱,不好好打扮一下多可惜。

    童装店里挑衣服的人不多。

    戚暖让七夕七年自己去挑,看到喜欢的叫她,4岁的孩子该要开始培养主见了,不过七夕七年一向都很有主意的,戚暖信得过他们的眼光。

    七夕挑了一套裙子,七年挑了一套小西装,戚暖还看上两双小鞋子,也一并买了,付钱时总共1560块。

    戚暖眼也不眨就给了钱,从不亏待孩子,买的衣服都是当时他们合身穿的尺码,不会特地买大让两个孩子穿久一些。她宁愿自己不买新衣服,现在的社会,哪还有家长让孩子穿不合身的衣服,这样不好。

    提着几袋衣服离开商场。

    七夕七年很懂事,各自拿着各自的小鞋子,好让戚暖方便牵着他们的手。

    “妈妈,你不买裙子吗?”七夕边走边问,声音甜甜的。

    “我还有很多衣服穿呢。”戚暖笑着抚摸女儿的头,心里盘算着过几天发提成和奖金,她给七年买遥控汽车,还有女儿的芭比娃娃。

    “哼!”七年板着一张小俊脸,酷酷的。

    他知道妈妈就爱穿连衣裙,为的就是省钱,裤子和上衣是两件的钱,连衣裙就一件的钱可以省一件,邹舟干妈说的!

    “哼什么哼?你是哼哈二将吗?”戚暖逗着自己的酷儿子。

    戚年用那双极其像韩应铖的眼睛,看着戚暖说道:“小七,等我长大有钱了我整个商场都买下来给你,里面的衣服任你挑!”

    “儿子,你迷死人了。”戚暖很喜欢儿子的性格,想到他的爸爸韩应铖,其实父子俩还是挺像的。

    坐车去到荣光医院的站,下车。

    戚暖牵着七夕七年去肯德基,买了两份儿童套餐打包外带,等下在病房里要停留一些时间的,他们饿了也有东西吃。

    ***

    荣光医院,13楼,戚母的病房外面。

    戚暖打开房门,看到戚筱竟然在里面,她顿时拧眉:“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看我妈。”戚筱理所当然道,之前出车祸撞伤的额头已经拆了纱布,今天回医院拆的。

    戚暖关上病房的门,让七夕七年到一旁站着,她现在很生气,不悦地质问照顾戚母的护工:“你就这样每天任由陌生人进来乱碰病人?”

    护工连忙解释:“戚小姐,这位小姐说她是戚时英女士的女儿,所以我才……”

    戚暖摆手打断,走到戚母的病床旁,检查有没有皮外伤,她担心戚筱来阴的:“你每天的工钱是付你的?医院的药费是谁结的?你认清楚雇主是谁就行,其他陌生人说的话你不用听。”

    戚筱注意到戚暖的两个孩子,眼神闪了一下,她很在意有旁人在听,立即澄清道:“病床上躺着的人是我妈,我怎么就陌生人了?”

    “你非要跟我争吗?”戚暖转头,看着卷发仙气的戚筱:“正好这里是医院,用不用我陪你去验一下dna看看你是不是陌生人?你不想将事情闹大就马上离开,以后你想过来探病,提前给我个电话,我会过来陪着你!”

    戚筱眼底闪过怨毒,看着床上昏迷的女人,她知道戚时英不能醒过来,否则,她取替不了戚暖的身份。

    “这两个就是你的私生子吗?”戚筱将目光转向七夕七年。

    戚暖拧眉,知道戚筱是故意的:“你走不走?”

    戚筱柔柔一笑,临走前对两个孩子说:“我叫戚筱,是你们妈妈的亲妹妹。”

    七夕七年从未听过妈妈还有个妹妹。

    戚暖一直拧着眉,心里对戚筱很有戒心,她让护工先出去,想和两个孩子单独和妈妈呆着。

    她搬来一张小板凳,让七夕七年站上去,缓缓对他们说:“病床上的人,是我的妈妈,也是你们的外婆。”

    七夕眨着大眼睛,记得邹舟干妈说过,妈妈的父母很早就去世的:“可是……小七不是没有妈妈吗?”

    戚暖垂眸。

    她解释得很慢,想让七夕七年听得懂:“因为我做错了事,一直没有颜面回来看妈妈,所以才不敢告诉你们,骗了你们和邹舟。”

    她知道她很没用,妈妈让她学好一直保护着她对她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她却学坏了,没结婚就生了两个孩子,公司还被乐祁泽操控了,这份罪恶感让她这五年来一直不敢回来韩城看妈妈,很内疚,无法释怀。

    七夕七年是懂事的,尽管还是个孩子懂得不多,但他们很爱妈妈。

    戚暖拍拍他们的小肩膀:“叫外婆好。”

    七夕七年很乖地叫出声:“外婆好。”

    戚暖和他们拉钩钩,这件事他们三个人要一起保密,暂时不能告诉邹舟。

    她总担心自己向邹舟解释起来,会让邹舟察觉到七夕七年是韩应铖的孩子。

    到时候……

    她不敢想!

    “你们先在这里吃汉堡包,妈妈出去和医生谈一下。”戚暖安顿好七夕七年,便出去找戚母的主治医生,问问那名海归的医生来了吗,她需要对方看看她妈妈的情况。

    找到主治医生,那医生却说:“顾医生还没来,他昨晚的飞机回到韩城,却突然订机票去了南城,我们院长也也在找着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戚暖询问:“那他什么回来?”

    主治医生说:“我们目前联系不上他的手机,还不清楚是什么情况,等他入职我们医院后,我会打电话通知你的。”

    戚暖无奈,也只能这样了,她今天白请了一天的假,这个海归医生太不靠谱了!

    在病房陪了戚母一个中午,戚暖才带着七夕七年离开,医院外面却下起一场过云雨。

    戚暖没有带雨伞出门,这雨势不少她带着两个孩子不好走路,还好过云雨一般不会下太久,她牵着七夕七年的手在医院门口等着雨停。

    “妈妈,抱我。”七夕伸出两只小手要戚暖抱,累了。

    戚暖弯低身抱起女儿,七夕的小身子立即软软地赖着她,小脸蛋贴着她的颈窝,一呼一吸。

    戚暖问她:“七夕,困了?”

    女儿点点小脑袋,确实困了,平时这个时候在幼儿园都该睡午觉了。

    韩应铖在车里反反复复看着自己的手机,峰眉皱着,指腹在手机屏上滑来滑去,心不在焉地转眸看向下雨的车窗外。

    “韩少,到医院了。”陆子将车开进荣光医院,往地下停车场开去。

    韩应铖懒懒斜眸,惊鸿一瞥,医院门口站着不少人在避雨,其中一个女人在这些人当中尤其显凸,异常白净的肌肤,娇小的身子抱着一个小女孩微微晃着,烟眉似蹙非蹙,隔着不停往下坠落的雨帘,在韩应铖的眼里,美得像生了烟似的!

    “停车!”韩应铖猛地出声。

    陆子很快踩住刹车,素质很好,他看韩应铖要开门下车,连忙递上一把雨伞,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外面还在下着雨!

    韩应铖接过雨伞,迅速下了车,笔直的长腿步伐修长地走向医院门口。

    戚暖喘着气,放下半睡半醒的小女儿,她不行了:“七夕,妈妈抱不动你了,不如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