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他什么时候变成一个痴情种了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五年前,韩应铖失去味觉一年,医学上说他生活作息导致味蕾出现问题,心理学说他心里有成全不了的执念,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一年里他吃什么食物都是没有味道的,形如嚼蜡。

    后来结合医学和心理学的双重治疗,韩应铖的味觉才慢慢好转,那一年期间,韩应铖总共换了三十六个厨师,张姨是第三十七个,所以才会变得那么嘴刁。

    吃完晚饭后,韩应铖出去抽烟,周景时打电话给他,约他出去夜场打牌消遣。

    他谈着说没空,抽掉一支烟捻灭在烟灰缸里,单手又拿了一支叼在嘴里,手指弹开金属打火机的盖,点燃,薄唇倾吐青烟说:“少给我废话,最近都别来烦我。”

    周景时不怕死地调笑道:“怎么?欲求不满?要不要我帮你打电话约小暖出来……”

    ‘嘟嘟嘟’电话被挂断,中止了周景时的声音说的话。

    韩应铖原本就心情很糟糕,现在周景时提起戚暖,更让他烦躁愤怒,第一次被一个女人三番四次拒绝,他真想将戚暖禁锢起来,狠狠弄到她哭着求饶为止!

    屋里的佣人叫他:“韩少,老爷让你过去喝茶。”

    韩应铖不耐烦地捻灭烟蒂,转身回去,韩向东和郑念正在客厅上吃水果,茶师在旁边泡茶,韩娉婷含着一颗车厘子低头玩手机,全程没叫过郑念一声。

    韩向东看了孙女几眼,并不满意。

    韩应铖坐下沙发,茶师将泡好的一杯碧螺春递给他,郑念看他的手拿着杯盖押茶,矜贵修长,她说:“应铖,你尝尝这茶的味道如何,我明天给你爷爷带点过去,好几万一两的,上好的碧螺春。”

    “有心。”韩应铖薄唇冷漠道。

    郑念反而没有下台阶,献的殷勤没人领情。

    韩娉婷听罢拿起自己放凉的茶杯,海喝一口,笑眯眯道:“你被骗了吧,这茶哪值几万块一两?我估计就值几千,太爷爷赏茶的品味可喝不下你这茶。”

    郑念忍着一口气,韩向东在旁她不好出言教训韩娉婷,免得显得她心胸狭窄没有长辈的度量。这茶她确实报大了价钱,她不懂茶情随便托的人去当地挑贵的买,哪知那人也赚她一手。

    “我先上楼去。”韩娉婷不喜欢郑念,加上爷爷韩向东不喜欢孙女,心里喜欢的是孙儿,典型的重男轻女。

    她在韩家不讨喜惯了,反正怎么做好的表现也改不了她不带把的事实,懒得去讨好。

    读书时候,韩娉婷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房间还给她留着,里面的东西没有人动过,都是一些小女生的玩意儿。

    韩娉婷长得漂亮,从小自信爱美,追求她的男生不少,情信收了有一茬,都锁在这个房间的抽屉里。

    她用钥匙打开抽屉,一叠厚厚的情信下面,藏着一本她当时写的日记本,里面夹着几张泛黄的学生照片。

    她和戚暖的合照,她长得高挑纤瘦,天生衣架子的身材,戚暖白皙娇小,身段玲珑有致。

    比了比胸围,韩娉婷如今仍然是平胸,戚暖的胸部已经长进得更为可观。

    藏得最深的一张照片,是三人的合照。

    乐祁泽,戚暖,和她。乐祁泽不喜欢照相,目光没有看镜头,一直在看身边的戚暖,年少的青春就在这一刻定格,那时的乐祁泽成熟之中还透着一股青涩,他的这种青涩只在戚暖面前露出,在她面前他从来都是不言苟笑,拒人千里。

    她曾经无数次偷看到,乐祁泽对着小七笑,整个人仿佛春暖花开一样,温润如水。

    韩娉婷的肤色很白,经常去做美容娇养出来的,但比戚暖仍差一截。她不知道为什么戚暖的肤色比白皙还要白皙异常白皙,那个时候,一到夏天,乐祁泽总会给戚暖撑太阳伞遮阳,怕她晒伤肌肤。

    韩娉婷一直偷偷暗恋着乐祁泽,她在戚暖旁边看着他和戚暖相亲相爱交往,偷偷嫉妒羡慕,然后心痛。

    她想到她喝醉酒那天,小七说的话,小七的儿子长得不太像乐祁泽……

    ***

    韩娉婷下楼的时候,韩向东已经回房间休息,郑念陪着他。

    她看韩应铖在客厅上喝着茶,突然起意将以前的一张旧照拿给他看,好奇问他:“小叔叔,你觉得哪一个好看?”

    韩应铖瞥了眼照片,孽火烧得更旺盛,眼神幽邃:“我已经给过你答案。”

    很多年前,韩娉婷还是高中生的时候,拿着这张照片问过韩应铖,他当时指着其中一个白皙女孩说,她最好看。

    那个她,是戚暖,小七。

    韩娉婷嘟起嘴说:“以前是以前,你用现在的目光看嘛。”

    韩应铖顿时瞳孔一震,以前或现在他的目光都未曾转移过,都是被戚暖迷着,他什么时候变成一个痴情种了?

    被一个女人迷了心窍,五年?还是九年?期间,他也有遇到几个有好感并且想对他献身的女人,为什么最后还是没有挣脱出来,还是对戚暖念念不忘。

    “看来你很闲,干脆别考研了,去公司帮我忙吧。”韩应铖放下茶杯,起身出去后花园走走,需要清醒清醒。

    “别啊小叔叔,我还没玩够呢。”韩娉婷连忙跟上去,最怕小叔叔要她进韩氏工作,她还不想这么早嫁人!

    后花园很大,晚上吃完饭喝完茶散散步还挺惬意的,但韩应铖越走越烦躁,俊颜似在沉思,又或者什么都没想。

    韩娉婷说:“小叔叔,你有开车过来吧?等下顺便送我回家,我今天没开车,这个时间很难打车的。”

    韩应铖心不在焉地嗯了声,散了好一会步,他看向打量大侄女韩娉婷,她从小就早恋被大哥大嫂教育好几次,现在更是韩城恶名昭彰的千金,无法无天和戚暖同龄。

    “我考你一个问题。”韩应铖停下脚步,俊美的五官略显不自然:“为什么女人的态度会一时一个样?”

    “谁?”韩娉婷愣愣问,看到韩应铖瞬间沉下的面色,她咽了咽口水,想笑但不敢笑。

    这个问题哪是考她,分明是小叔叔帮他自己问的,那个女人是谁?不可能是薄茜。难道是小七?不是,一定不是小七!

    韩娉婷想到她对乐祁泽的暗恋,复杂道:“可能是那个女人知道和你的这段感情没可能吧。要藏着心里的爱,所以才会一时一个样,一时纠结一时又很矛盾。某些细微的细节都会让她内心变得很敏感。”

    韩应铖听得异常认真,眉目越发深邃:“有爱吗?”

    韩娉婷百分百肯定点头:“当然有爱,没爱的话,哪个女人会闲着没事对一个男人一时一个样?除非她是戏子,要耍心机钓男人!”

    戚暖不是。韩应铖了解她并且很肯定,戚暖是个小骄傲,她不会出卖自己的感情去讨好一个男人。

    细节!

    韩应铖不停回想今天中午有什么细节让戚暖敏感生气的,修长的步伐越走越快,半晌,他猛地停下来,踌躇着,那个新来的女秘书?

    原来、原来!

    ***

    同一个晚上,另一边。

    戚暖在邹舟的公寓里帮邹舟收拾出差的行李,邹舟明天要去南城出差三天,今早老总开会决定的。

    “带纸内裤吧,穿完就扔不用自己洗。”戚暖边收拾,边和邹舟说,随手塞了一包纸内裤在行李箱里。

    “好,你帮我弄吧。”邹舟都交给戚暖了,正在检查文件和笔电本,很忙。

    “ok。”戚暖自己拿主意,和邹舟认识几年了,两人很有默契。邹舟出差时喜欢穿什么衣服,她都清楚。

    挑了两套正装和几套衣裳裙子以及文胸,戚暖检查一遍都好了,邹舟将整理好的文件放入文件袋里,夹在行李箱的最底层,她已经出差过好几次了,有经验。

    戚暖和她一起用力合上行李箱,笑着道:“好好谈,谈成回来记得给我和七夕七年买手信。”

    邹舟摸摸戚暖滑嫩的下巴,调笑道:“你这样子就像我养的小老婆,哪天不将你先嫁出去,估计也没人敢娶我。”

    “我可能一辈子都嫁不去的,你要有心理准备。”戚暖对婚姻没信心,对男人更没信心,她带着两个4岁的孩子,哪个男人的心这么宽愿意娶她?

    没有感情的婚姻就是一张薄纸,绑着两个将就的男女凑合过日子,还不如她和七夕七年单独过得好。

    “明天要我送你去机场吗?”戚暖坐下来问。

    “不用了,坐凌晨五点的飞机,来来回回瞎折腾。你记得好好照顾我的干女儿干儿子就行。”邹舟敷着面膜说道。

    “肯定会。”戚暖应着,心里留了个提醒,邹舟不在,没人帮她带七夕七年。下班一定要准时,晚上千万不要有应酬,还好她今天和韩应铖说清楚了。

    否则,她也缠不起。

    在邹舟的公寓里呆了一会儿,戚暖回去隔壁,领着七夕七年上床讲故事睡觉,告诉他们,明天邹舟干妈要出差他们仨要过几天苦哈哈的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