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要我抱你?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过来坐,我这里还有几份文件要签,等我一下。”韩应铖边说,边站起身,亲自拉开一张椅子给戚暖坐的。

    戚暖没动。

    他的目光盯着她,深深的:“要我抱你?”

    戚暖过去坐下了,用力瞪了韩应铖一眼:“你的外套洗好了,还你。”

    “放着。”由上而下,韩应铖能看到戚暖衣领子下的白皙肌肤,上面还有浅浅淡淡的吻痕。他很快收回目光,对她没有自制力可言:“等下先陪我吃饭,吃过了再吃一点,你太瘦了不好。”

    说着,韩应铖若有所思地扫过戚暖丰满的胸部,明明那么细的腰。

    戚暖将包包摆在自己身前,韩应铖的眼神让她脸颊发热:“还是先谈公事吧。”

    “不急。”韩应铖的喉结滚了滚,强制自己将注意力放回文件上面,不能再看戚暖,这个女人给他下了蛊。

    戚暖看他:“你就不能公私分明一点?”

    韩应铖在一份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字,挑眉道:“嗯,先私后公。”

    戚暖垂眸,斟酌半晌:“不为难我?”

    “不为难。”韩应铖温声道,心情是好的。

    “我认真思考过你之前说过的话,我对你……应该是有感觉的。”戚暖话音一落,韩应铖猛地抬头看她,手里拿着的钢笔在文件纸上晕开了墨水也浑然不知,微震的瞳孔那么那么狂喜!

    “但我忘不了我对乐祁泽的感情。我对你的感觉,大概只是女人对男人的生理反应。我只是一个普通女人,我不讨厌跟你上床,但也仅仅于此而已。男人可以将性与爱分得清楚,我想女人也是可以的。”

    戚暖眼睁睁看着韩应铖一点点冷却眼底里的热情,‘啪’一声,他手中的钢笔硬生生被折断!

    就像她绷紧的神经。

    戚暖知道自己挺残忍的,但她不能看韩应铖陷下去,她要不起他的喜欢。如果以后,所有事情都真相大白,她不知道算是她背叛他,还是他会背叛她。

    太过危险的爱情,不能沾,千万不能沾。

    韩应铖一手扔掉钢笔,俊颜沉如水:“乐祁泽那样对你,你现在跟我你忘不了他?戚暖,你在考验我的智商?”

    戚暖咬着唇瓣,摇头,她看着韩应铖烟眉凝着连她都不知的迷离:“我12岁的时候,乐祁泽就在我身边了。我对他的感情是年年月月累积下来的,就像你和薄安一样,你能说你可以忘了薄安不再去找她吗?你不能,我也不能。我心里还是有乐祁泽,你要当一个备胎吗?”

    备胎这个词,对骄傲如韩应铖来说,是一种侮辱!

    “你再说一遍!”韩应铖逐字逐句道,俊颜冷冽如冰,线条结实的手臂紧紧绷住,像在压抑爆发!

    戚暖不敢再说一遍。

    “你说过不会为难我的。”她心跳如雷,乌黑的长发下全是冷汗。

    韩应铖寂静诡谲地盯着戚暖,几秒后,他的心情愤怒到极致,也无力到极致:“你赢了。”

    他一把用力拉开抽屉,将里面已经签好的文件扔给这个女人,面无表情冷酷道:“文件我看过,也签了,拿了立刻给我走!”

    戚暖原本心里有愧想对他说对不起的,现在听到他这恶劣的狂言,拿着签好的文件头也不回就走。

    离开韩应铖的办公室,他那冷酷凌厉的眼神仿佛还在刺着她,气场强得令她心跳战栗。

    “那个……”戚暖没记住新来的女秘书叫什么名,她将1000块递给女秘书:“麻烦你帮我还给韩少,我先走了。”

    女秘书拿着戚暖的1000块,看着戚暖匆匆按电梯离开,心里疑惑,什么样的职员会和大总裁有金钱的直接来往?

    这1000块,怕是不干净的钱。两人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女秘书拿着钱轻敲韩应铖办公室的门,然后开门进去。

    “韩总,刚才那位小姐说这钱是还你……”话还没说完,女秘书被韩应铖狠戾泛着血丝的眼神吓得噤声!

    她哆嗦着手将钱放下,韩应铖看着那1000块他昨晚给戚暖充值的话费,极其厌烦道:“将你的工作牌交出来,这一秒开始你不再是韩氏集团的职员,不用再来上班!”

    “韩总……我、我做错了什么?”女秘书还在实习期,随时都能辞退。

    “滚!”韩应铖冷冷一个字,大班桌上的所有文件包括戚暖的钱全被他扫落地上,眼神狂暴!

    女秘书吓得不敢再逗留,将自己的工作牌交出去逃一样离开韩应铖的办公室,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女秘书被辞退,韩城第一贵少的脾气,很暴戾!

    ***

    陆子拿着一个个食盒赶回来集团,韩少吩咐他带回来的私房菜馆的菜,里面还保着温,他大致看过一下菜色,都是女性喜欢吃的菜,今天中午小七小姐会来,估计就是为她准备的。

    停好车,陆子拿着食盒坐电梯,西装裤里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诚惶诚恐地接起电话:“董事长,您好。”

    韩应铖的父亲,韩向东的电话。

    “好的,我立刻转告给韩少,您放心。是的是的,再见董事长。”陆子等韩向东挂了电话,他才敢摁手机,电梯上到35楼,他拿着食盒出去,没有看到新来的女秘书。

    陆子并不奇怪,这些年来,韩少换女秘书像换衣服一样快,外面乱传韩少和这些个女秘书都有染,玩腻就换一个新的女人,花花公子好女色。

    陆子知道其实不然,这些个女秘书只是花瓶的存在,韩少这么做的原因他只想到一个,让薄茜有点情敌可以铲除,不用整天花心思缠着韩少。

    陆子打开办公室的门的一瞬,有些被吓到,里面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乱七八糟的像狠狠发泄过一样,没有看到戚暖在!

    韩应铖坐在一旁的真皮沙发上,修长的手扯了扯白衬衫上的领带,看着地上那红色的100块,他的眼角像被刺到一样,胀痛发红。

    “扔了。”韩应铖对陆子说,指陆子带回来的食盒。

    陆子不敢多言,扔了就扔了吧,可惜他两个小时的来回车程,还热腾腾地带回来,竟然没吃一口就扔了。不过陆子一进来见戚暖不在,他就知道情况有变,而且很不妙!

    可能,只有戚暖这个女人一直不怕死,甚至在作死不停地惹韩少生气,这次比上一次好像更严重,都砸东西了!

    陆子将食盒全部扔掉后,打电话让清洁的人上来收拾韩应铖的办公室,接着进去给愤怒的男人汇报:“韩少,董事长让你今晚回去吃饭。你看是回去,还是说有工作要忙不回去?”

    “去。”韩应铖冷静下情绪,声线沙哑得不像自己。

    陆子明白,立即出去将今晚韩应铖的所有行程,全部推掉。

    不一会儿,一个个清洁人员在韩应铖的办公室里开始收拾,砸得那么乱七八糟但没有人会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个个都闷头收拾,不敢在大总裁面前说三道四。

    韩应铖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看着,像一尊高大的石雕,气场压抑。

    清洁人员将一张张一百块钱捡起放回韩应铖面前,他无焦距的目光一瞬凝注起来,俊眉狠狠皱紧,想着戚暖,脑里心里疯了似的不停想着戚暖!

    这个说对他有感觉又不要他的女人!

    30分钟,清洁人员将办公室收拾好,效率很高。

    这些人离开后,韩应铖‘啪’的一声,打开金属火机的盖,薄唇叼着一支烟凑近紫蓝的火苗,点燃烟头,接着拿起桌上的10张一百块,点燃一角扔掉地上,冷眼看着金钱在他脚下燃烧殆尽。

    他矜贵的手拿起一杯水,倒下去,火苗浇灭只剩下漆黑的灰渣。

    弥漫的烟气模糊了韩应铖的脸,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眼眸闪烁狠戾的不善!

    ***

    晚上时分。

    韩应铖在专门店换了一身整洁的西装,才开车回去韩家的大宅,准时出现吃晚饭。

    有钱人的家常便饭,18个菜2个汤以及还有饭后甜品和水果,吃一顿饭的时间往往要几个小时,像应酬似的。

    除了韩应铖,侄女韩娉婷也在,她爸没来,和郑念不和多年,懒得看谁都不顺眼,很少出席家庭聚餐。

    韩向东用餐时,习惯吃不言寝不语,欧式餐桌上没有人说话,气氛倒也挺和谐。

    韩应铖在一道鱼上,夹过三次,嘴里嚼着并吃不出什么味道。

    韩向东诧异看他:“你不是不能吃辣的吗?”

    韩应铖淡淡回道:“我不觉得辣。”

    “不是吧小叔叔?你看我嘴唇都辣红了。”韩娉婷在旁边喝着冰水,边不相信道。

    “是吗。”韩应铖心不在焉,俊颜上也没有表情变化。

    “你味觉又不行了?不是已经治好了几年。”韩向东搁下筷子,让佣人撤掉桌上所有辣的菜,郑念是四川人,顿顿喜欢吃辣,没辣吃不下饭的。

    但是韩向东这么做,郑念不敢明着有怨言,父子俩表面上感情再差,其实韩向东还是很迁就小儿子韩应铖,出于对原配的想念。

    “可能是最近工作太忙,味觉有点淡。”韩应铖漠不关心道,心情很差很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