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你自己心里清楚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韩应铖。”戚暖低了低声音,这种要人命的威胁他也说得来:“你别这样,我会怕的……”

    韩应铖拿着私藏的戚暖的一张照片,一晚上都在看,他很想要很想要这个女人,无论是女孩时的她,还是现在生过孩子的她,这种欲望时时刻刻都在逼疯他。

    他对戚暖不止是单纯的发泄欲望,更是一种独占欲,只要想到有其他男人在他的眼底下窥觊着她,他就怒不可及。如果哪一天,戚暖会和另一个男人步入礼堂,他可能会疯掉!

    “很晚了,去睡吧。”冷静沉默几秒,韩应铖不再谈左铮,挂了电话。

    戚暖拧眉。

    明明她以前最不喜欢韩应铖这种类型的男人,只手遮天的豪门贵少,强势又猖狂,一点也不温柔,对女人也是玩玩的猎艳心态。可她却不讨厌韩应铖,想躲他想抵抗,仍对他有感觉。

    就连刚才他说出那么霸道的威胁,她心里颤栗不是紧张左铮的死活,而是这个男人口中的霸道,对她极具占有欲的霸道,仿佛无比重视着她她很重要一样。

    韩应铖喜欢她吧。有多喜欢呢?

    戚暖一下下用额头轻碰桌面,邹舟开门进来看她一副要磕破头的举动,奇道:“干嘛呢你?中邪了?”

    戚暖停了下来,眼神无辜地看着邹舟:“我真的可能中邪了。怎么办?”

    中了韩应铖的邪。

    邹舟恶声恶气道:“外面还有两斤小龙虾等着你,你给我吃完了再装病!”

    戚暖无语,洗手去了……

    剥完两斤小龙虾,戚暖洗干净手回房间准备睡觉,桌上的手机闪烁着短信提示灯,她点开来看,一条充值的短信,有人很大方给她一次充了1000块话费。

    她想想,应该是韩应铖帮她充的,她刚才乱说手机没钱,他还真听进去了,出手阔绰。

    戚暖垂眸,悄然心动。

    ***

    星期一,早晨。

    上午幼儿园会有例行体检,戚暖特地起早,给七夕七年的小书包里多准备一套衣服,还有几颗奶糖,给他们体检完后补充血糖的,体检肯定要抽血。

    出门前,戚暖叫邹舟开车一起送龙凤胎去幼儿园上学,今早不坐校车了,每次例行体检,戚暖都想陪着孩子,不想忽略他们的心情,很紧张。

    有时候,戚暖觉得挺愧疚七夕七年的,孩子跟着她过生活,是过苦了,她总在上班总在忙生计,他们小小年纪就很懂事,很少哭闹要妈妈。

    私立学院的门口,来往的车辆和送孩子上学的家长很多。

    戚暖亲自送七夕七年去到幼儿园的班级门口,蹲下身享受女儿儿子的亲亲,她亲了回去看着他们进去班级,和小同学打成一片,看得出龙凤胎在班里面很有效应。

    戚暖问了问幼儿园老师上午体检的项目,果真有抽血一项,她看着七夕七年,踌躇,决定去一趟薄茜的办公室。

    就当她防备心重吧,万一薄茜发现七夕七年的血型和韩应铖吻合,事情就没她狡辩的余地,对她肯定是不利的。

    退一万步说,薄茜也许根本不知道韩应铖是什么血型,有几对男女朋友会知道这些,这个社会没有这么细心。

    但她不能赌,输了她就什么都没了。

    敲了敲薄茜办公室的门,戚暖直接开门进去。

    薄茜正在看手机,抬眼上下打量一遍戚暖,伸手:“戚小姐,请坐。”

    戚暖拉开薄茜面对面的椅子,坐下,平静看她:“你找过娉婷的事,我听她说了。”

    薄茜知道戚暖会来找她的,也不以为然:“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不用谢。”

    “谢?”戚暖淡笑,心里无名火起,薄茜真有脸讲:“薄小姐是否认为我捡到一个大便宜,很爽?”

    薄茜微笑:“应铖于你,占便宜的人自然是你,至于有没有爽到你自己心里清楚。”

    这话,薄茜是站在女性角度说的,作为女人,韩应铖绝对是一个符合每一个女人幻想的男人,床上的表现肯定不俗。

    薄茜很挫败并且嫉妒戚暖,她用女人情敌一样的目光打量戚暖,在心里比较:

    她比戚暖美丽,学历比戚暖高,出生也比戚暖好。戚暖不过是占了年轻的优势,长得清纯点,用丰满的身材讨好男人而已。

    以色侍人者必不能长久,戚暖已经生过一次孩子,再生一胎肯定会变老,肌肤变松弛,不紧致。

    薄茜已经想好,只要戚暖给韩应铖生下一个儿子,在戚暖坐月子的时候,她很好动手。都说,坐月子对女人来说很重要,要毁掉一个女人的身子骨,就看有没有坐好月子。

    戚暖勾唇:“不妨直说,上次你下的药,中招的人不是我,是韩应铖。对于这个,我心里确实有点暗爽的。”

    薄茜瞬间整个人僵住,面色发白,怎么可能?为什么会是应铖?她明明是在戚暖的酒杯里……

    除非!

    除非应铖故意要护着戚暖!

    薄茜心里捉狂!

    戚暖不知道薄茜心里在想什么,她说出她心里想的:“薄小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再有下一次,我会当场报警。反正我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百姓,想必薄小姐的身份在韩城也是有头有脸的名媛千金,你丢不起这个人吧?”

    薄茜冷笑,不再虚伪废话:“你和应铖都上过床了,还装什么清纯?你跟我合作一下,很难吗?反正,上一次床是上,上一百次也是上,肉体买卖上你没亏的!”

    戚暖怒极反而浅笑,敢情她看上去像卖肉的女人?她眼珠一转道:“谁说我跟他上过床?他将自己关在浴室里洗了一整晚的冷水澡,我和他什么事情都没做过。”

    “不可能!”薄茜根本不相信戚暖说的话,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得住那种药的欲望。

    “你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不可能吗?房间里有安摄像头?”戚暖看薄茜的面色就知道没有。她说:“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韩应铖。不过,你不用再在我身上动心思了,我不会就范,你没门的!”

    料定薄茜不敢去问韩应铖,戚暖起身走了。

    她就是要给薄茜一个死心,她不来三人行这一套!

    薄茜狠狠攥住手机,看着戚暖离开,她才发作将手机砸了!戚暖,偏偏是戚暖!她想要的孩子基因,只有戚暖这个女人能生出来!

    戚年很优秀,她想要这样一个儿子。

    代孕公司的代孕女人,她都看过资料,底细不靠谱,她没信心,要是她将来注定不能生育,她只能拥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自然必定要最优秀的,随随便便找个代孕女人生,那种货色,入不了她的眼!

    薄茜作为一所名校的校长,很清楚孩子的先天基因,比后天努力要重要得多。后天再怎么努力,先天欠缺的就是欠缺的,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日后怎么拼得过?

    韩应铖的基因自然是好的,戚暖的也没问题,她唯一担心,韩应铖会不会对戚暖存在着暧昧情愫。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由性发展到爱,几率多大?

    ***

    信宏的上午。

    邹舟开完早会后,被老总叫上去开小会议,戚暖将韩应铖的外套暂时放在邹舟的办公室里,接着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开始忙碌工作。

    她给几个客户打电话约一下见面时间,排好工作表,又检查一下合同里有没有错漏,一上午就过去了。

    中午时分。

    戚暖接到陆子的电话,让她过去韩氏洽谈细节,之前几次都总出岔子,没有谈成,这次不能再这样了。

    戚暖应下,挂了电话后,就着水杯的水吃了几块饼干,便过去韩氏集团那边,顺便将洗干净的外套还给韩应铖。

    45分钟后。

    戚暖下了计程车,进去韩氏大厦,坐电梯上去35楼找韩应铖,昨天他的吻还有电话,仍然扰乱着她的心,没有办法将这个男人归纳成其他客户一样公事公办。

    ‘叮’,电梯到了35楼。

    戚暖深呼吸出去,韩应铖的办公室外面不见陆子,多了一个新面孔的女人,正在照着镜子涂口红。

    戚暖淡眸走去韩应铖的办公室。那女人放下化妆镜子,拦着她问:“找韩总?你预约了吗?”

    戚暖淡淡反问:“陆助理呢?”

    “他出去吃饭了,我是新来的女秘书。”女秘书找了找陆子的办公桌,上面有预约的条子:“哦,原来你是信宏的职员,早点说嘛。你知道我们韩总不喜欢被人打扰,很严格的。”

    戚暖笑了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是笑。

    女秘书敲敲门,打开总裁的办公室。

    戚暖进去,韩应铖正在签文件,修长的手摆在大班桌上,微微低着头,眉峰蹙着,一派认真严谨,与他平时的纨绔形象不太一样。

    戚暖第一次看韩应铖工作的样子,一直知道他是一个很有能耐的男人,这个时候的他给人的感觉就是成熟稳重有担当的男人。

    很有魅力。

    外面的女秘书经常偷看吧?

    “吃午饭了吗?”韩应铖抬头看戚暖,五官俊美。

    “吃过了。”几块饼干,其实不算吃过,她有点自己对自己赌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