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我不喜欢左铮看你的眼神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恍惚愣住,才有起印象,那天发生了什么事?

    妈妈出车祸,她在医院几天几夜地守着,接着公司的问题,乐祁泽的背叛,种种事情压向她,她没有机会再回去学校,那天之后她的人生翻天覆地在颠倒。

    “那天为什么没来?”左铮执意要问个清楚,大手用力攥住戚暖,更想知道她之后去了哪!

    当年班上在传,说她跟男人私奔了,他不信,一直在等她回来学校,最后等不到她,他被父母强行送出国。

    韩娉婷看了看钻石手表,已经过了6分钟,左铮说给他5分钟时间他要和戚暖单独谈谈,她觉得差不多便走过去。

    “别过来!”左铮朝韩娉婷低吼,声音在地下停车场里回响,很吓人!

    韩娉婷被他的神经病吓到,没过去。

    “为什么没来?”左铮再次质问戚暖,攥住她的手青筋一拨一拨的暴突。

    戚暖被他抓得有些疼,当即甩开他的手,已经不是当年怕他的小泪包:“我根本没答应你会去,我拒绝你的。但之后,你找几个男生一起堵我,那样的情形我只能先答应你,我当时心里压根就没想过要赴约。”

    “你骗我。”左铮面色铁青,盯着戚暖白净的小脸,很想狠狠欺负她,让她说着他喜欢听的话:“之后你去了哪?跟乐祁泽私奔?”

    “你才私奔!”戚暖不喜欢左铮的胡说八道,转头朝韩娉婷喊:“娉婷,我们走吧。”

    “哦,好。”韩娉婷边打量他们俩边走过来,看左铮沉默着没犯神经病,才开门上车,这小霸王的脾气一点也没有改!

    白色宝马的车前点闪了闪,左铮没有让开位置,韩娉婷按了几下喇叭也不见他走开,只好倒车慢慢驶出去,心里没少骂他发神经!

    戚暖坐在副驾的座位上,看了眼倒后镜,只见左铮垂直着双臂仍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拧拧眉,淡淡收回目光。

    左铮在地下停车场站了很久,他摸出一盒香烟,点燃一支咬在嘴里吸了一口,烟气熏着他眯起双眼望向停车场的出口,一直到燃尽的半截烟灰掉到他衬衫上发烫他才回神。

    他叔打来一个电话,左铮咬着烟接起电话,听了他叔说的话,手指捻走嘴里的烟回道:“嗯,我现在就上来。”

    扔下烟头,左铮转身离开,上去开会。

    在电梯里,左铮拿出随身携带的清新喷雾,习惯在自己嘴里喷两下,散走烟味。

    从高中就学会抽烟的左铮,其实根本不喜欢烟味,当初一边呛着一边硬逼自己抽烟,只为更快成为凌驾年龄以上的成熟男人,然后将乐祁泽比下去,让戚暖看到他。

    左铮这人从小就顺风顺水惯了,欺负戚暖只不过是无意之举,高中三年,戚暖也没少给他碰过软钉子。

    生平第一次暗恋一个女生,左铮不懂得表达,将人欺负着他心里激动并喜欢,偏偏戚暖不领情,直到父母要送他出国他才意识到原来终有一天他要和这个小泪包分开,以后再也欺负不了她。

    约戚暖在电影院见面的那天,左铮在门口从白昼等到黑夜,之后戚暖没再出现过,这段年少青春充满了遗憾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直到前天,左铮重遇到戚暖,才清清楚楚发现这份隐隐作痛的遗憾,这些年一直在他心里不断放大,从未褪色,仍旧热腾腾。

    忘记不了那个动不动就眼红红的小泪包。

    ***

    高架桥上。

    韩娉婷开着车,转了转眼看戚暖,突然说道:“左铮喜欢你。”

    “啊?”戚暖呆住,慢几拍才被吓到!

    “你没看出来吗?他以前欺负你,就是想要引起你的注意,幼稚的男生都这样,越喜欢的女生他们就越欺负得越狠。”韩娉婷很早就看出来左铮喜欢戚暖,不过那时候戚暖已经有了乐祁泽,她没有点破不愿意让戚暖知道左铮的心意。

    “真的假的?”戚暖纠结着白皙手指,不敢置信。

    韩娉婷郑重其事点下头,假不了,当年戚暖不见了后,左铮首当其冲要求学校找人,比她还要紧张,后来不知为何被提前送出国。

    戚暖沉默看着高架桥上的璀璨灯饰,烟眉微拧,在她印象中左铮应该是很讨厌她的,只有极度看她不顺眼才会在她转学过去的第一天就用可怕的眼神瞪她。

    她当时吓得差点以为左铮是她之前的高中校友,认得她。

    回到戚暖的小公寓楼下,韩娉婷停下车,降下车窗有自然的微风吹进,她的手搭着方向盘若有所思询问戚暖:“小七,你有没有给乐祁泽见过你的两个孩子?”

    戚暖摇头,心里很敏感这个话题:“提他做什么?娉婷,你总是想我和乐祁泽复合,但男女感情很难说的。我以前是跟他在一起过,可是没有结婚的前提下,谁也没法保证自己最后会不会跟最初牵手的那个人一起到老。”

    韩娉婷看着戚暖说道:“我只是很惋惜你们的爱情。我亲眼见证你和乐祁泽在一起三年,在这之前,你还曾和我说过,你从小乐祁泽就陪着你长大,他守了你很长的一段岁月。如果连这样的你们最后也没有在一起,我真要不相信爱情了。”

    戚暖垂眸,她何尝不唏嘘,这五年她都是从噩梦里走出来的。

    韩娉婷由衷感慨道:“小七,我其实挺羡慕你的,你至少能选择你自己的爱情。我和我小叔叔这种,结婚都是以利益出发的,没有爱情。本来小叔叔还算好的,他原本就喜欢薄安,可惜薄安不见后他也只能娶薄茜。”

    “我以后估计就嫁一个和我差不多的男人,零感情,相敬如宾,做一个识大体的妻子。就算心有所属,也只能将那个人剔除掉,婚姻上,我们都不能做主。”

    “小七,你试着跟乐祁泽和好吧,我不想看着你们就这样散了。”韩娉婷越说,声音越失落,心里一直认为只有戚暖配得起乐祁泽。

    戚暖没说话,淡眸看向车窗外,久久,她才和娉婷告别,下车进去公寓。

    等电梯的时候,她心里千思百转的,个中滋味感情交织复杂,她跟乐祁泽与和好不和好无关,她一度对乐祁泽由爱生恨,恨他入骨的那种。

    一对仇人再有爱情,不是要将自己活生生折磨吗?

    乐祁泽很毒,给了她最毒的爱情。

    ***

    回到家里,七夕七年已经睡了,邹舟在客厅里等她,说给她打包了两斤小龙虾,让她吃。

    戚暖先去洗澡,她头脑混乱的时候习惯用洗澡解决,水流淋着自己的头,能让她稍微清醒冷静,至少不那么心乱如麻。

    她洗完澡在房间里吹头发,瞥向一旁椅子上放好的韩应铖外套,想着明天带回去公司放在邹舟的办公室里,看看哪天约他谈公事的时候顺便还给他。

    吹干头发,戚暖拿出手机充电时,考虑要不要给韩应铖发一个短信,娉婷的事她昨晚才跟他闹过脾气,今晚就处理好了,她知道要多亏他的。

    其实,有些事情还是要隐瞒起来才好,比如娉婷不知道她的两个孩子的爸爸其实是韩应铖。

    比如,她假装不知道娉婷喜欢乐祁泽。

    上次韩娉婷喝醉酒后吐出的真言,戚暖多少有这方面的感觉,她已经不是当年的小泪包,在社会磨砺了五年,能看出不少或明或暗的东西。

    她不想说破,不然彼此都会弄得很尴尬。

    哎,戚暖心情复杂地给韩应铖发了一条短信,谢他的:【娉婷和我和好了。】

    发送短信,戚暖将手机插上充电器,才刚放下,韩应铖的电话就打来了。

    她想了想,关了房门才接起他的电话。

    “发个短信就当打发我了?”韩应铖磁性的声音低沉传出。

    “我手机快没钱了,发短信比较便宜。”戚暖纯粹胡说八道,她听到韩应铖在手机那头轻笑,她贴着手机的耳朵微微发烫,不自觉咬了咬唇瓣:“娉婷相信了薄茜的解释,你今天早上做的?但酒店那里的员工……”有看到她和韩应铖,左铮应该是知道的。

    韩应铖语气闲适说道:“我给了钱,他们已经辞职了。”

    戚暖心里一惊,问他:“什么时候的事?”

    韩应铖却反而低沉道:“我不喜欢左铮看你的眼神。”

    戚暖顿时吸气,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白皙手指攥住自己的睡衣!

    韩应铖有看到那日在酒店门口,左铮对戚暖匆匆一瞥的眼神,他将什么都看在眼里,然之后当天就做了一手准备,用钱收买了那名清洁工和女经理,两人收到可观的钱均已经辞职,不会有人知道他和戚暖在酒店套房里做了什么事,至少不会有确切的证据。

    这个男人的城府很深,不是一般的豪门贵少,是真的厉害,并且是一个行动派。

    韩应铖温柔并霸道道:“他对你有意思,不要跟他有来往,知道吗?”

    “我不呢?”戚暖反问,心口在颤。

    “左铮,23岁。18岁出国,在加拿大读的是酒店管理系,交过三任女朋友,他有个爱好,喜欢赛车拿过不少业余奖杯。”以上,都是韩应铖让人查到左铮的个人资料,这只是简单的层面,更深的一些他没说。“要在赛车道上发生一场意外车祸,其实很简单。你想试一下他的命够不够硬吗,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