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这个男人注定就是她的克星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事后将避孕药锁进抽屉里,这心虚的感觉就像自己背着七夕七年偷偷去幽会野男人似的,偏偏这个野男人还是他们的亲爸,都不知道这算什么事儿了,怪她年少结下的孽缘。

    晚上时分。

    简单吃过晚饭,一家四口坐在小客厅里看综艺节目,戚暖要求换一下台让她对一对开奖的彩票号码。

    邹舟瞧她拿着彩票认真在看,啧啧道:“小七,最近很缺钱?”

    戚暖叉掉一个又一个号码回道:“我就没有不缺钱的时候。”

    倒是真的,邹舟呵呵笑着,七夕七年的学费生活费奶粉钱等等都是一笔不少的开支,不过小七才23岁,还很年轻,有的是奋斗的时间,以后肯定会有钱的:“行,看完节目后干妈请你们出去吃小龙虾,周末我们小喝两杯。”

    “谢谢干妈。”七夕七年可不会客气,邹舟是他们和妈妈的干妈:“吃完我们还要打包两斤回来。”

    “没问题。”邹舟摆出ok的手势,手肘顶了顶戚暖偷偷说:“那小龙虾店的老板可是个帅哥,你等下多留意一下。”

    戚暖随手扔掉彩票,亏了两块钱,一个号码也没中。她瞥了瞥邹舟:“留意什么?你要泡他?”

    邹舟顿时没好气道:“给你介绍呢!”

    戚暖干笑不语,别闹,她和韩应铖的关系目前还不清不楚的哪敢认识别的男人。

    “妈妈,你的手机在响。”儿子七年指着戚暖的房间,她的手机放在房间里了。

    戚暖让七年帮她将手机拿来,儿子虽然酷酷的但其实很温柔,对女生迁就,外冷内热,是一个小暖男。

    “给。”七年很快将手机拿出来。

    戚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韩娉婷。

    她微愣,拿着手机起身出去阳台接起电话,微微吸气:“娉婷。”

    “你家在哪里,我现在可以过来找你吗?”韩娉婷问,听到她开车的声音。

    “可以。”戚暖说出自己的小公寓地址,之后韩娉婷没再说什么,便挂了电话。

    戚暖不知道娉婷找她是不是已经证实,她和韩应铖上过床的事实,甚至知道得更多。昨晚她和娉婷都闹得很不愉快,尽管有喝醉酒的因素,但她知道娉婷是真心不能接受她跟韩应铖之间有男女的暧昧情结。

    应该是,谁都不能接受她跟韩应铖,他们不搭,不搭的一对男女硬凑在一起就是孽缘。

    哎,戚暖心里叹气,白皙的手搭在阳台的护栏上,忍不住往楼下眺望,没有韩应铖的车,他早上的时候就走了,心里莫名有些空。

    电视节目播完了,邹舟回去隔壁公寓换件衣服,和他们出去吃小龙虾,戚暖就不去了,换好衣服送她和七夕七年下楼,打算在楼下等韩娉婷来。

    四人出去小区,一辆白色宝马行驶过来,缓缓停下,车窗降落,露出韩娉婷靓丽的脸蛋,她先是看到戚暖:“小七。”

    四人停住脚步,戚暖没想到韩娉婷这么快来到。

    韩娉婷开门下车,这才看到戚暖身边的两个矮小孩,她愣住一下,随即想到这是乐祁泽的孩子,看得更仔细,越看越盯着男孩子七年:“这两个是……你的孩子?”

    “嗯,是的。”戚暖拍拍七夕七年的小脑袋,让他们叫人。

    “姐姐好。”龙凤胎的默契比一般姐弟要好。

    韩娉婷笑着,第一次见戚暖的两个孩子,基因是真的好,非常漂亮。

    戚暖让邹舟先带七夕七年去吃东西,她就不去了,身体有意无意挡住两个孩子,不想韩娉婷对龙凤胎看得太真切,始终是韩应铖的侄女。

    他们走后,戚暖和韩娉婷沉默以对,双方都有些尴尬。

    成年人吵架到底要比学生时期成熟一些,戚暖淡笑开了话题,韩娉婷便接下去话说道:“我们上车谈谈。”

    戚暖点点头:“好。”

    上了车,韩娉婷将白色宝马开去马路靠边的停车位上,晚上加上地段比较偏僻,车里车外都很安静。

    韩娉婷熄了火,只有车前灯在照亮。

    “要谈什么?”戚暖问道,心里其实很紧张,她知道一旦娉婷发现她和韩应铖的事,一定会跟她反目。

    她和韩应铖真的不行,出于太多太多原因,这个男人注定就是她的克星,明知道危险她还要往上扑,一个人的心若能控制自如那该多好,肯定就不会有失恋。

    韩娉婷诚意拳拳道:“昨晚我喝醉酒了,有些话说出来没经过大脑,我收回,以及向你道歉。”

    戚暖挑了挑眉,惊讶的,她以为所有事情都要捅开了……

    韩娉婷继续说:“今天中午薄茜找过我,她向我解释了,是我误会了你。那天在酒店,她说她也在场,你只是跟小叔叔谈公事而已,不知道为什么以讹传讹变成了这样。小七,你别生我气,我就是太气愤有人乱说你勾引我小叔叔,我才一时信了的。”

    勾引这个,戚暖真心冤枉,但她也没好意思生娉婷的气,她今天早上才和韩应铖接过吻,有些羞耻也有些心虚,在这件事情上,谁也没比谁无辜。

    韩应铖肯定去警告过薄茜,帮她澄清其实也是薄茜自己帮自己。毕竟这件事已经惹火了她,她才不会一个人傻得给薄茜当炮灰,本来想好如果娉婷再问她,她就将薄茜的所作所为也说出来!

    不过目前已经圆说回来,只能继续圆下去。

    戚暖轻轻叹气:“我没生你的气,别放心上了。”

    韩娉婷嘟着嘴抱怨道:“都怪左铮乱说,他就是针对你!以前读书时候也是,现在还是,他一点长进也没有!”

    “由得他吧。”戚暖无所谓别人心里对她的看法,她只在乎自己在意的人。

    她跟左铮不熟,左铮爱怎么看她就怎么看她,反正他也不可能指着她鼻子骂出来,她何必给自己添堵。

    “不行!”韩娉婷是个脾气直的,恰好和戚暖相反,要给戚暖去出气:“你知不知道他在我们班的同学面前怎么说你?太过分了,我得要去找他让他管好自己的嘴巴。不对!我还要将这个事情的真相告诉他,好让他知道自己都说了些什么胡话,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

    边说,韩娉婷边启动白色的宝马,车子滑入车道上。

    “去、去哪?”戚暖呆了一呆,赶紧系上安全带。

    “韩城酒店!”韩娉婷气冲冲道。

    “不如我请你去吃小龙虾吧,别闹了。”戚暖哭笑不得,无奈道。

    韩娉婷爱美,不怎么吃辛辣食物,拒绝道:“闹什么闹,我这是去给你挽回名誉!”

    戚暖觉得她一个单身妈妈名誉什么的真的不重要。

    晚上马路的交通很顺畅,30分钟后,去到韩城酒店。

    韩娉婷将车开进地下停车场,停好车位后她给左铮打了个电话,让他下来说话。

    10分钟后,左铮果然下来了。

    戚暖看向车窗外,直接就看到左铮,以前专门欺负她的小霸王西装革履的派头,很年轻有为,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一样的西装搭配却和韩应铖穿出不一样的感觉。左铮没有韩应铖那种从内而外彰显出来的总裁范儿,还是个小太子爷。

    左铮的目光透过车窗直逼戚暖,异常异常阴鸷,戚暖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她知道娉婷的宝马车窗从外面很难看清里面,左铮应该看不到她的,他这仇视的眼神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戚暖不舒服地收回目光,跟韩娉婷说:“我就不下车了,你去跟他说吧。”

    韩娉婷说了声交给她,便打开车门下车,踩着尖细的高跟鞋和左铮在车前面的不远处谈话。

    戚暖在车里,听不到他们说话的声音,不过看娉婷激动的表情,以及左铮越发不耐烦的面色就能猜到一二。

    她估计他们要谈很久,拿着自己的手机刷流量,心里在想:

    左铮是韩城酒店的太子爷,那晚她和韩应铖住的套房,有清洁阿姨和一个女经理打扫过里面,双人床上有非常明显不能抵赖的欢爱痕迹。

    这是一个破绽,这件事到左铮这儿很难圆说下去的。

    出乎戚暖的意料,韩娉婷和左铮才谈了十几分钟,两人好像就谈完了。左铮面庞上的阴鸷缓和不少,他撇下韩娉婷,走向戚暖的车旁,抬起手轻敲她那边的车窗,昔日的帅气少年变成英俊的男人。

    戚暖在车里没动作,看他要做什么。

    左铮不耐烦地重复敲着车窗,接着拉扯着门扣,她不得不从里面开门下车,避开他异样的眼神:“还有什么事?”

    戚暖对左铮着实没什么好感,她高中转学以来一直受他欺负,虽然不至于记恨,但也实在友好不起来。

    “sorry,这次算我不对。”左铮难得一次道歉认错,他伸手揉了揉的脖子后面,俊容有些不自在。

    他握了握拳头,忍不住质问戚暖:“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搞清楚,你当年为什么要放我鸽子?”

    戚暖拧眉,转回头看左铮:“我放你什么鸽子?”

    左铮扯唇在笑,并不是一个愉快的笑容,似嘲笑,戚暖早就忘光,只有他还在记住:“高三那年,我约你在电影院的门口见面,你答应过我会来,一直到最后,你都没有出现,之后连学校也不回,直接人间蒸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