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韩应铖无数个人生第一次,都给了戚暖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第七十三章韩应铖无数个人生第一次,都给了戚暖

    第七十三章韩应铖无数个人生第一次,都给了戚暖

    戚暖拿出手机看,一个看着就知道很昂贵很昂贵的手机号码,韩应铖的。

    戚暖眨眨眼,没急着接电话,而是按照韩应铖的手机号码,将彩票的填表圈上一个个对应号码。

    邹舟说,韩应铖这个名字,名师钦点的,能聚财生缘,通俗一点说,就是天生富豪命,要钱有要钱要女儿情就有女儿情。

    说不准真的管用!

    付了两块钱,戚暖才接起韩应铖的电话,她刚说一个字就被他打断,不爽地问她:“这么久才接我电话?到家了吗?”

    “差不多了。”戚暖将彩票放好,边走路回家边和韩应铖聊着电话,没有挂他的。

    其实,她多多少少也有点摸到他的脾气,顺着他意的话他是一个绅士,反之,他比恶霸更坏更霸道。

    韩应铖吃软不软硬的。

    进去小区,期间,戚暖一直在和韩应铖通着电话,聊着不着边际的话,他反而很有耐心在听,这么一个集团的大总裁,分分钟都是上百万的事,他竟然没有挂电话,而是和她一起浪费时间随便说着话。

    戚暖越想心口越悸动。

    直到回到自己的公寓楼下,看到韩应铖的车就停在那里,他身形挺拔地倚在车身旁,点着支烟在抽,手里拿着和她通着电话的手机,阳光下的他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装长裤以及打着黑色领带,异常干净帅气,俊颜熠熠生辉。

    戚暖不喜欢穿着花哨的男人,韩应铖的品味恰好符合她的审美。

    能将西装穿出性感的男人魅力,韩应铖是她见到的第一个,气质所致。

    韩应铖一眼就看到戚暖,他挂了电话以及捻灭手上还剩的半支烟,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紧紧眈视着戚暖,直到她来到他面前,她的身高才及他的胸膛,漂亮的睫毛在眨,小巧可人。

    “为什么走路回来?我不是给你安排了司机和车?”说罢,韩应铖准备打电话给司机质问清楚。

    戚暖伸手,轻轻攥着他洁白的衬衫袖口说:“我有坐你的车,不过在上一个路口提前下了车,刚好要买点东西。”

    韩应铖颔首:“你要买东西,可以让他停着车在外面等你。”他没有多说,知道戚暖的性格,她很随性,比他还要随性:“上车,我有点东西要给你。”

    戚暖用眼尾儿瞅他,没动。

    韩应铖很喜欢戚暖的这个小动作,傲娇得可爱。他弯起薄唇:“不敢上?昨晚才和我睡同一张床,现在下了床就不认人了?”

    戚暖分明看到他眼底浓浓的戏谑,峰眉还向她挑了挑。

    她羞恼地别开脸:“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能,上车再说。”韩应铖打开后排的车门,搂着戚暖和她一起上了车,车门关上,隔绝外面的声音,豪车的隔音效果很好。

    戚暖坐在车门与韩应铖之间,缓缓垂眸,心跳在高大的男人身旁快快慢慢,安静中连呼吸声都变得暧昧,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想到了接吻。

    戚暖快要忍不住说话的时候,韩应铖将一个几层的食盒递给她,看着她的眼温声道:“拿着。”

    戚暖拿着了,下意识的动作,在车里连拒绝他都忘记了,不知为何在他的目光下乱了心。

    “什么来的?”她问韩应铖,一只手摸着食盒的底部,还冒着温暖的热气。

    “燕窝银耳汤,还有一些粤式点心。”韩应铖让一个私房菜馆的老板娘给他做的,他离开薄家后办了点事才去私房菜馆拿。

    “张姨早上才给我炖了雪蛤汤喝。”戚暖垂眸,两只白皙的小手圈着温暖的食盒,在男人的眼里就像撒娇似的,乖嫩。

    韩应铖伸手,执着戚暖的一只小手细细抚摸个遍:“不是还没好吗?我昨晚听到你咳嗽了两声,再多喝一点。”

    戚暖心里有些意想不到韩应铖的细心,手心的嫩处被他摸着微微酥麻:“你今早很早就出门了?”

    韩应铖颔首:“嗯,有点事要办。”

    “我先上去了。”戚暖从韩应铖的大手里一点点抽回自己的手,他的目光炽烈地凝视她,薄唇轻启:“不邀请我上去吗?”

    戚暖动作一顿,手指还被韩应铖攥着几根指尖,她赶紧摇头道:“七夕七年在家里等着我,我一晚上没回去,你和我一起上去,他们肯定有无数个问题要问。”

    自己的女儿儿子的性格,自己知道,戚暖敢保证,七夕七年会直接当面问韩应铖……

    “我那么见不得人?”韩应铖俊眉一挑,修长手指猛地攥住戚暖的手腕将她扯向自己。

    戚暖紧抱住食盒,真怕要打撒了,脸儿靠在韩应铖的胸膛前,他的手臂圈着她的腰,她在他怀里缓缓抬头,对上他邪肆的目光,气息迷人:“给我点甜头我就走,不然我直接抱你上去。”

    戚暖俏脸一红,心里骂他流氓:“你就不能绅士一点吗?”

    韩应铖低眸注视她几秒,认真说道:“我从没有给女人亲自开过车门,也没有为了一个女人跑来跑去送汤水。”

    韩应铖无数个人生第一次,都给了戚暖。

    “我还不够疼你吗,嗯?”他提问戚暖,声音很性感很性感,修长手指从她的手腕抚上她娇嫩的下巴,要求道:“吻吻我。”

    戚暖咬了咬红唇,没忘记上次她也是在这辆车里主动吻韩应铖,那次只想让他分心然后她就跑了,这一次……

    邹舟说她被韩应铖迷了,她知道飞蛾扑火的滋味,那种心不由己的疯狂,得到或得不到,都会让人刻骨铭心一辈子。

    看着韩应铖的薄唇,戚暖仰起头缓缓吻上去,白皙手指不由自主地揪着他的黑色领带,很简单的唇碰唇,浅浅的吻,应该是没有语望的感觉才对的,唇上却泛起一阵阵酥麻。

    戚暖颤着身子认为够了,韩应铖眼眸一深,大手按住她的后脑勺没让她结束这个舒服得过分的吻,他取回主动权,舌尖挑开戚暖的唇瓣,滑入,在她的小嘴里纠缠不休……

    很甜,索取多少次她的味道依然很甜,是他喜欢的味道。

    戚暖紧紧攥住韩应铖的领带,身子在这个吻之中不停颤栗,觉得自己快要逃不出这个男人的五指山了。

    直到将自己的气息全部灌溉给戚暖,韩应铖才结束这个深吻,看着她红着眼角喘息,他一下下啄吻她的嘴角,沙哑低语:“早餐吃了什么,味道那么好。”

    戚暖心跳很快,总是习惯咬唇,除了咬到自己的唇还咬到了韩应铖吻着她的薄唇。她清楚感觉到他高大的身躯一震,目光越发诡谲带有语望,不是痛,反而是被刺激到敏感点!

    戚暖慌着手脚抱稳食盒,小声道:“快放开我,汤要撒了。”

    韩应铖狠狠皱眉,压住被撩拨起的心火,放开了戚暖,目光仍驻留在她身上,贪兰又迷恋。

    她很美。

    “我走了。”戚暖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手指勾着车门的门扣,打开车门下了车。

    直到她走进公寓里韩应铖也没追上来为难她,打鼓似的心跳才慢慢平缓下去,浑身都发着烫,唇上又热又麻,里里外外全是韩应铖染指她的味道。

    是个很会调情的男人。

    回到家里。

    七夕七年想帮她拿着食盒,她没让,有点重,她怕他们拿不稳打撒了。

    邹舟问她的高中同学是不是醉得很厉害,搞了她一整晚到现在才回来,醉鬼最难侍候了。

    戚暖心不在焉地应着邹舟,换上拖鞋走去阳台,往楼下的方向看,韩应铖的豪车还在下面停着,他还没走。

    戚暖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在想着什么,也不知道韩应铖此时在车里在想什么。

    一个吻,打乱两个人的心。

    久久的半晌,韩应铖才开车离开,戚暖收回目光回到客厅里,邹舟将食盒一层层打开,除了燕窝银耳汤还有几种不同的粤式点心,卖相都很精致,依然温热。

    “谁给你做的?”邹舟奇怪地瞅向戚暖。

    “……娉婷家里有私人厨师。”戚暖不得不说谎,再提起韩应铖,邹舟非得给她进行一次义务教育。

    “有钱小姐啊。真会过日子!”邹舟感叹,将汤拿进去厨房加热:“我去给你热一下汤,你快去换衣服,一整晚没睡过吧?”

    戚暖打马虎眼,总不好意思说她在韩应铖的家睡得可饱可足了。

    戚暖进去房间换衣服,七夕七年在她的床上趴着,他们平时最喜欢进她的房间,此时,两个娃正拿着一盒药在研究。

    看不懂上面说明的字,七夕七年抬头看戚暖:“妈妈,这是什么药?前面两个字,怎么读?”

    戚暖走进一看,冷汗都要出来了,她昨天早上吃完避孕药后就窝上床睡了,忘记要收好,七夕七年好奇拿着看,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这是妈妈保养的药,最近经常熬夜,皱纹都出来了,你们看我是不是老了。”戚暖一身冷汗地胡说八道着,弯着身将脸凑近给七夕七年看,吸引孩子的注意力,然后偷偷将一盒避孕药,藏在枕头下面。

    还好他们目前认识的字还不多,幼儿园不会教4岁的孩子认识避孕两字。

    “不老,小七美美的。”七夕嘴甜得不行,甜到戚暖的心窝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