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韩应铖这样猖狂的男人,有几个女人能收服他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薄茜的将来无论如何都要成为韩应铖的太太,经过那么些年的努力,她不想在临门一脚失败,她一直爱着这个男人!

    薄家的用餐厅是独立一室的,薄茜不担心有人看到她挑逗的举止。

    她挨着韩应铖的臂膀,手心覆上他桌上的大手,手指在他修长的手背上转着圈,红唇温柔道:“忘了安安好不好?当初你那么爱她,对她那么好,她是怎么对你的?在你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出走了,明知道你正在给你哥的事收拾局面,她这样一走跟背叛你有什么分别?”

    “应铖,安安不值得你喜欢。她走了就等于放弃了和你在一起的资格,我不好吗?孩子的问题,你不需要担心,你急着想要孩子的话,我不介意由戚小姐先代孕,等我的身子治好了我也能给你生孩子。”

    “其实,你不跟我做爱怎么知道我的身子不行?也许,你的京子比较强呢?”

    韩应铖推开了薄茜的献吻,并不绅士的那种,他站了起身,用手帕擦拭自己的手背,不是没忍耐过薄茜,现在突然就很烦她!

    韩应铖面无表情道:“我目前不打算要孩子,你不用再在这上面动心思。就算有孩子我也会让对方打掉。”

    薄茜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不要孩子,你要女人吗?一直以来你都不肯跟我上床,是不是我们结婚以后也打算让我守活寡?你是不满意我,还是将你对薄安的恨报复到我身上?”

    “你在外面有过不少女人吧?女秘书一直换,戚暖戚筱以及慕唯一,或者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女人存在,你需要发泄我也可以跟你做啊!”

    薄茜不要了千金名媛的矜持,她在韩应铖面前一直都没有矜持的,诱惑暗示挑逗她什么也试过,韩应铖还是一次次拒绝她!

    她不懂,她不够美不够温柔吗?

    男人喜欢的温柔乡无非就是床上荡妇,床下贵妇,她也可以满足他的!

    “女人?”韩应铖的声音沙哑地重复,心有所想。

    薄茜看着他心里很嫉妒,女人的直觉告诉她,韩应铖在想着别的女人,他的心在那个妖精的身上。

    谁?

    戚暖吗?

    薄茜嫉妒地用美甲刮着桌面,有些后悔设计戚暖跟韩应铖上床。但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韩应铖是一个冷酷的男人,她不相信他会在这么短的时间爱上戚暖,只不过是男人对女人的欲望而已。

    只要戚暖生出一个儿子,她有孩子在手韩应铖不会不要自己的骨肉的。

    “应铖,今晚留下来陪我,或者我去你家。”薄茜邀请着,成人男女的食色生香,韩应铖不可能听不明白,况且薄茜很漂亮,千金小姐娇养之躯,该是男人所爱的。

    韩应铖反而想到戚暖白玉一样的美丽身子,比娇养的千金小姐还要娇气,狠不得,重也不行,惹得他只能疼着她,看她入迷。

    韩应铖淡淡道:“娉婷知道了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薄茜面色一僵,猛地才意识到是什么事,韩娉婷怎么会知道的?

    只听韩应铖继续说:“你能圆过去就圆,不能圆,捅开来说我也无所谓。”

    薄茜不可能捅开来说,她生不出孩子的秘密在韩家除了韩应铖,没其他人知道。若是韩娉婷知道她想设计戚暖帮自己代孕,这个秘密铁定会在韩家张扬传开。

    韩娉婷出了名不按理出牌!

    薄茜站起身威胁韩应铖:“应铖,你别忘了你那个小妈是什么货色,没有薄家稳固,她随时能给你翻个天!你爷爷的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了,她的肚子再有什么动静,你多个弟弟,等他一成年只怕你爸和你的关系会变得更差。”

    韩应铖无动于衷,并不受薄茜的威胁,傲慢道:“郑念再能翻天,也是韩家的天。”

    薄茜一愣看他,一时没有底气。

    韩应铖抬手看了眼腕表的时间,走了,转身同时眼神凌厉。

    薄茜站在门口的里面,看着韩应铖离开,进退两难。郑念自那对双胞胎儿子之后,肚子好久没有动静,是流产的后遗症,还是韩应铖……

    半晌。

    薄茜上楼回房间,拨通韩娉婷的电话,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娉婷,是我。做什么呢?还没睡醒?”

    “……”

    “昨晚又去哪里玩了?这么晚还在睡,等下陪我逛街不?”薄茜说话的声音在笑,镜子照出的美丽脸蛋阴阴沉沉。

    “……”韩娉婷说不去,昨晚喝了酒还在宿醉,心情不好。

    “和谁喝的酒?偷偷交男朋友了?”薄茜继续笑着问,低头看着粉嫩的指甲油,不挂电话。

    “……”

    “哦,同学聚会。”薄茜在自己的指甲上轻轻一刮,眼睛闪烁:“你们在哪里聚的会?我上次和我的高中同学在酒店开了个派对,不过那酒店的服务我不怎么喜欢,你给我介绍一下。”

    韩娉婷在床上枕着一个按摩枕,没精神道:“我们是在韩城酒店,我有个高中同学是韩城酒店的太子爷,今次是他做的东。”她将按摩枕的力度调大一些继续说道:“你想去那里我可以替你联系他,不过我不觉得那里有多好!”

    薄茜顿时凝住面色:“那就算了,不用替我联系,好了,我不打扰你睡觉了,先挂。”

    结束通话。

    薄茜在自己微信圈的姐妹群里发了一个问题:韩城酒店的太子爷是谁?

    很快就有姐妹回复:左铮,上个月他爸才给他搞了一个回国的接风宴,好像你没去。他长得还挺帅的,我那次就想勾引他上床。

    陆续有不少姐妹也回了话,韩城名媛的圈子大家都有交集,谁跟谁好平时就联系多,有过节的暗地里会想尽办法恶整对方,名媛只是名气大的千金雅称,和大家闺秀不一样。

    这些女人都很会玩。

    薄茜放下手机对着梳妆台的镜子,开始化妆,打算中午去找韩娉婷谈谈。

    估计这件事,是左铮说出去的,他是韩娉婷的高中同学也就是戚暖的高中同学,就怕往不好的方向发展,她得要及时扼杀澄清。

    ***

    “小七小姐,早餐很快就做好,你饿的话要先吃点水果吗?”张姨在厨房洗食材,不忘韩应铖的吩咐,要照顾好戚暖。

    “不用,你慢慢做就行,我上去一下。”戚暖上楼,进去韩应铖的卧室,将床上凌乱的被子叠好以及将枕头放好。

    她知道这些事情有张姨会做,但她不好意思开口叫张姨找找韩应铖的床上有没有她掉下的头发,太为难人家了。

    她在大床上重复仔细找了两遍,找到两根她掉下的长发,昨晚她不知道韩应铖什么时候上的床,在半夜迷迷糊糊地醒过一次,她已经在韩应铖的怀里,他的手指缠绕她的发丝之间,像解不开的结。

    戚暖将两根长发冲进马桶里,倒不是心虚薄茜,只是怕薄茜丧心病狂要拿她的头发去验dna,她想想都要毛骨悚然的。

    浴室的镜子很大,戚暖一边洗手,一边照镜子,用纸巾擦干手之后,撩起快要及腰的乌黑长发,光裸的脖子,吻痕深深浅浅,还没消褪,步履依然艰难。

    戚暖想着想着,不争气地脸红起来,男人果然是下半身思考的生物,特别是韩应铖这样猖狂的男人,有几个女人能收服他?

    这段孽缘,该断不断必受其乱,戚暖却反而越陷越深,她摸了摸牛仔裤的裤袋,刚好有两块钱零钱,要不等下回家的路上买一张彩票……

    下楼时,张姨已经做好早餐,正在布桌。

    戚暖坐下来吃早餐,和张姨接触过几次,韩应铖不在,她一个人面对张姨也不觉得尴尬,先填饱肚子最重要,她有点饿了。

    “小七小姐,汤好了,趁热喝,润喉的。”张姨将炖好的雪梨汤端到戚暖面前,袅袅热气迷离了戚暖的眼。

    “谢谢。”戚暖喝着这滋润的汤水,心口像被烫到一样热热的微微颤动,韩应铖吩咐的吧。

    喉咙滋润了,心情却复杂。

    戚暖吃完张姨的早餐才提出告辞,别墅的门外,司机停着一辆豪车已经在等候她。

    “小七小姐,韩少让我开车送你回去。”司机边说边打开车门。

    戚暖浅笑,话不多说便上了车,没有拒绝。

    毕竟这附近不好打车,公交车站也远,她何必为难自己,这车坐不坐她和韩应铖的孽缘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将近到自己的家的时候,戚暖小声和司机说:“你在这里放下我吧,这里没有电子监控不会罚你违规的。”

    “可是还没到你家,韩少说要送你回到家。”司机很尽责,韩应铖用的人都不会工作敷衍。

    戚暖笑。“没关系,我要去前面的彩票投注站买张彩票。”

    司机无语,跟着韩少的女人还需要买彩票……

    豪车靠向路边停下来了,司机原本想说他可以等戚暖,违规罚钱也无所谓,韩少不差钱。可是戚暖一下车关了车门,头也不回就走了,好像彩票比较有吸引力。

    投注站的早上买彩票的人不少,戚暖拿了一张填表,认真看了看奖池的累积,9000万。

    戚暖摸摸下巴,这个数字非常可观,她拿着笔寻思圈哪个号码才好,包包里的手机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