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渴望韩应铖的手的温柔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韩应铖在书房里抽烟,一支接一支直到燃尽、直到他的欲望平息下来。

    戚暖就在他的床上,这是一个难以克制的诱惑,明明昨晚已经要过她那么多遍,现在还是很想要她,这股冲动在他心里烧着孽火。

    隔着青烟,韩应铖俊美的轮廓模糊着,似迷似痴。

    他拿起自己的手机查看来电显示,刚才只是匆匆一瞥赶着去追戚暖,果然,除了戚暖的号码,还夹着薄茜的一通未接来电。

    今天一整天,薄茜只给过他一通电话,心虚吗?

    删掉薄茜的来电记录,韩应铖放下手机,打开左边抽屉的密码锁,里面的一个古色古香木盒子,私藏着两张戚暖的照片,韩应铖仅有的两张。

    一张是韩应铖从大侄女娉婷那里复制来的,另一张是从戚暖的相册顺手收来的。

    介于15岁与16岁之间的女孩,高一时的戚暖显得活泼可爱多,从国外转学回来后则变得安静腼腆,微挑的眼角泛着红润,好似动不动就会哭一样,反而多了几分女人的娇态。

    韩应铖找人查过以前戚暖就读的市一高中一班,确实有她的在校记录,教她那班的班主任现今还在那所高中教书,对戚暖这名学生有印象。

    成绩优秀,乖乖牌班长,弹钢琴得过不少奖项,那时已经有几间名牌大学物识她,等她高三后免她高考成绩直接让她入学。

    后来不知道家里什么原因执意要她转学,戚暖当时的监护人是乐祁泽,由乐祁泽出面办的手续。

    班主任最有印象的是,当时班上盛传:戚暖是这个男人的童养媳,学习好不好都无所谓,反正高中一毕业就要嫁人的。

    童养媳吗?

    韩应铖用力捻灭烟蒂,修长手指一遍遍抚摸戚暖的照片,娇生惯养的白皙女孩,她的纯她的美都给了乐祁泽,偏偏那个男人不懂得珍惜她,竟然让她一个人流落在外面生活五年!

    当青烟散尽,韩应铖眼底的赤红暴露无遗,越发明显,紧紧盯着戚暖年少时的照片,眼角隐隐胀痛,那么那么的不甘心!

    如果是他、如果一开始在戚暖身边的男人是他!

    许久许久。

    韩应铖重新锁上戚暖的照片,起身,离开书房。

    对于戚暖的很多事情,他试图查过但中间总会断开,有人在阻止,这个人极可能是乐祁泽,以及,还有谁。

    一个人极力刻意要掩藏一个人的痕迹,其实很容易,就像薄安,失踪了五年要找回她很困难,这个世界太大,人又太渺小。除非薄安主动回来韩城!

    回到卧室。

    韩应铖看着床上占了他的枕头和被子的女人只给他留了一个床位,薄唇微微扬起,他上了床,修长手指执起她一缕乌黑长发,手感很好,她的头发很柔顺,从未漂染过的柔顺。

    她睡着了,被他这么抱着也没反应,他将她蜷缩在床侧的身子转过来,稍稍扯开她身上的被子,他钻进去手臂拥着她的腰,手指与她十指紧扣。

    她似被他弄醒,窝在他胸膛前嘤咛。

    “睡吧。”韩应铖轻抚着戚暖,她的身子像柔若无骨似的,只有他知道她在床上在他身下柔韧度有多好。

    戚暖朦胧着眼,呆呆地看了眼韩应铖饱满的喉结,只觉得很性感,接着便又迷迷糊糊睡过去。

    第二天,早上。

    戚暖在床上醒来的时候,韩应铖已经不在了,她伸手摸了摸床旁的位置,被褥微凉,没有他的体温。床头有他留下的一张纸条,大意让她等张姨上班吃完早餐再离开,有司机会送她回去。

    他不在,去哪了?

    戚暖眨了眨眼睛,纸条上男人的笔迹苍劲凌厉,很好看,和他的性格很配。

    这是她第二次看韩应铖的字,第一次是他向她搭讪在一百块上面写下他的联系号码,要她找他……想到这,戚暖不自觉脸颊发烫。

    ***

    与此同时,薄家别墅。

    薄母给女儿薄茜找来一个著名的中医师,之前已经喝中药调理了一段时日,今早让中医师过来给薄茜把把脉,看看效果如何。

    薄茜的身子有问题,天生的不孕不育症,找了不少名医看也没有起色。薄老爷因此不喜欢大女儿,最疼小女儿薄安,最惯唯一的儿子薄斯言。

    中医师替薄茜把完脉,薄母和他出去谈,房间里有佣人侍候着,不方便说这些,薄母唯恐有外人知道女儿生不出孩子。

    薄母谈完回来面色尽管收敛着但依然不好看,薄茜心里恼火,说什么著名医师,全是没用的废物!

    薄母淡着声音打发走房间里的佣人:“你们先去送医生离开。”

    薄茜下床披了一件漂亮的披肩,房间里没有外人她才冷着脸道:“妈,你找的都是什么庸医!一点能耐都没有,爸要是知道我这次还是治不好,又得发作找薄安了!”

    薄母何尝不急,枕边的男人一直惦挂着小女儿薄安!

    “别人能治好,用在你身上偏偏不行!”薄母开门出去,和薄茜一同下楼用早餐:“你先继续喝着中药养养身子,等顾知遇回国后我再请他帮你看看。”

    薄茜皱眉,顾知遇出国前也是他们圈子里的人,与她有过几面之缘。

    当年他和女人私奔的事迹在圈子里闹得很大,她担心自己不孕不育的事也会传开:“他又不是这方面的专家。让他看有用吗?”

    薄母轻斥女儿:“你懂什么,他在美国成立了医科研究,是最年轻的的权威专家,医术高明,说不定能看出你身体哪里存在着问题!”

    说着,薄母压低声音对薄茜说:“你这肚子不治好,韩应铖的心能从薄安那去到你这儿吗?”

    韩家,也不可能不要延续香火的继承人。

    薄茜深知这一点,所以才铤而走险,找一个基因好的女人给她代孕为韩应铖生下一个儿子!

    必须是儿子,如果验出是女儿就要打掉,她才不养便宜女儿!

    楼下的用餐区,餐桌上摆满18道荤素搭配的早餐,很丰富。

    薄老爷一早就出门办公了,只有薄母和薄茜用餐。

    厨房的人端出一碗黑漆漆刚煎好的中药,摆到薄茜的面前。

    薄家大小姐每天早上都会喝一碗中药,用效是什么没人清楚,据说是养生,有钱人就是惜命,年纪轻轻就开始养生。

    薄母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不吃了,正在塑身,她优雅地抹着嘴,上楼换衣服打扮打扮便离开,约了几个贵妇去珠宝行看首饰,今天刚好有几款首饰新上市,可以挑选挑选。

    在车上,薄母看到韩应铖的车开过来,她敛敛眉,没叫司机停下车,就这样两辆豪车错身开过,并不打招呼。

    韩应铖以前没少来过薄家,他和薄安薄斯言玩得好全韩城都知道,但对她这个女长辈的态度,无礼得过分,从不主动问好,冷酷目中无人。

    偏偏他是韩向东的儿子,接管韩氏集团后能耐越来越厉害,有这样的资本无视她!

    ***

    韩应铖停好车,来到薄家,佣人给他开的门,以前薄斯言给过他家里的钥匙,他忘记扔到哪里去了。

    喝着苦药的薄茜,看到韩应铖来了,娇容一喜:“应铖,你怎么来了?”她起身挽着他的手亲密如爱人:“早餐吃了吗?你尝尝我家的厨师合不合你胃口。”

    说罢,薄茜吩咐厨房的人,多准备一份碗筷,以及菜色。

    “不用,你吃吧。”韩应铖将碗筷以及水杯,推得远远,薄茜看得一怔,面色霎间不好。

    “这是你看的第几个医生?”韩应铖看着薄茜喝着的中药问。

    薄茜心里惊讶,韩应铖很少主动关心她的肚子治理得如何。她不敢说实话:“只是一些养生的中药而已,女人的身子很娇贵,不补补可不行。”

    韩应铖勾着薄唇,好看的手摆弄着餐巾上的刀叉,薄茜看着格外羡慕,她多么渴望韩应铖的手能抚摸她的脸,身子,胸部。

    她知道这个男人的一双手,很有力量,修长矜贵,优雅的西服下身形矫健,她以前读书的时候看过他打篮球,强悍有男人的野性,什么俊秀男子都比不上韩应铖洒着热汗的性感一面。

    韩应铖薄唇轻启,突然开腔道:“我前几天出差是去找薄安,你不关心一下我有没有找到你妹妹吗?”

    薄茜脸色不好,从善如流道:“你找到安安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我爸,你还会将人藏起来不成?”

    薄茜也有这个忧虑,如果韩应铖找到薄安将薄安藏起来,两人偷偷结婚之后再公开,她就没戏了!

    还是要先将她的肚子问题搞好,最好韩应铖和戚暖能够一次中标,这样有一个没出生的私生子束缚着他也好。

    “你今天陪着我别走好不好?”薄茜喝完苦涩的中药,吃了一块蜜饯,身子一歪,半倚着韩应铖高大的身躯。

    韩应铖皱眉,声音异常冷酷道:“前天在酒店的事,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我不喜欢被人设局下套。”

    薄茜身子一僵,心里还是很害怕韩应铖追究起来的,吁着气说:“应铖,你别误会了,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将来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