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稍微回味一下已经很销魂入骨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为什么要接!”戚暖又气又累都不想理他了,偏偏被他捉住力气又不如他。她别开脸说:“放手,计程车的司机在外面等着,我没车回去了。”

    “那就别回去!”韩应城猛地俯下高大的身,霸道地拦腰扛起戚暖,扛着她大步走回去。

    戚暖长得也不算矮,但和韩应城相差二十几公分,纤细的身子被他扛着像个小女孩似的,两只脚晃着蹭着着不着地:“韩应城,你放我下来,难受死了。”

    “安分一点。”韩应城矜贵的手拍了一下戚暖的臀部,她身子一颤,他才愉悦勾唇:“为了追你,我衣服都没穿就跑了出来,就一件睡袍里面什么都没穿,蹭掉别人就看到我的身体了,你舍得?“

    戚暖涨红了脸儿,羞得咬牙切齿:“你无赖!”

    韩应城峰眉微动,宽大的手掌又是在戚暖的臀部上拍打一下,不重,但具有警告性作用。

    戚暖紧紧咬着红唇,从小到大没被男人这么妄意对待过,趴在韩应铖高大的身上红了眼眶。

    回到别墅门前。

    韩应铖放下戚暖,手臂搂着她的细腰按住在自己的身前,俊颜俯下额头抵着她的额头,近近直视她红红的眼,乌黑的长发发丝微乱一副楚楚委屈的模样。

    韩应铖眼眸暗沉,修长手指滑入她柔顺的发丝里,抚摸她颈后细腻的肌肤:“哭了?就因为我让你等了一会门,不高兴?”

    戚暖羞恼地别开头,没有哭,闷闷道:“这是你家,你爱开门不开门都是你的事,我现在没气了,你让我回家!”

    韩应铖薄唇撩起淡淡的笑,五官俊美:“我不知道按门铃的人是你,还以为是哪个迷我迷得不行的爱慕者非要在半夜时刻骚扰我。”

    戏谑的声线,慵懒性感。

    戚暖脸上一红,被他调戏气的!

    “你不知道开门的密码?”韩应铖俯视着她问。

    戚暖微愣,其实有好几次她可以偷看的,但是出于某种心态,她还是转过头回避了。

    心里大概知道韩应铖有意让她看到密码,他将球抛过来,她没有接受罢了。实在想不出她知道他别墅的开门密码做什么,半夜找他幽会?帮他收拾房子做饭给他吃?还是谈情说爱?都不对。

    今次来找他,是因为她太生气了。

    她最不想让娉婷知道她和韩应铖的这些孽情孽债,这次的事,韩应铖必须要给她个交代!

    “看来你不知道。”韩应铖低喃,似叹气。

    戚暖突然被他转过身子,面对着门口,他的大手从身后圈着她,强势攥住她一根手指,俊颜低低俯下靠在她的肩膀上,闲闲道:“就六个数字的密码你也记不住?等下我将门口的钥匙给你,好不好,嗯?”

    戚暖难为情地咬着自己的唇,不知道韩应铖是不是认真的,他的手修长结实并且很有力量,攥着她的手指,霸道地控制着她一个个输入门口的密码。

    如此简单的六个数字,戚暖几乎一瞬就记住。

    200648。

    戚暖下意识觉得这是一个日期,就像她自己用密码的习惯,要不用她的生日日期,要不用妈妈的或者乐祁泽的。但这肯定不是韩应铖的生日日期,估计是一个重要日期。

    2006年4月8日。9年前,她14岁,韩应铖25岁。是这样吗?

    别墅的门开了。

    戚暖被韩应铖推着进去,她看向高大的他,灯光下,头发凌乱只穿着一件黑色睡袍,腰带不松不紧地系着,露出一片结实胸膛,他抬着手抓了抓头发,一派慵懒,应该是睡着了被她吵醒的。

    “你就不可以自己好好开门?”戚暖没见过他这样强势的男人,她不接的球还要硬塞给她。

    韩应铖凉凉地瞥了她的唇一眼,打开冰箱拿矿泉水喝,喉咙很渴:“我晚上有时候会将手机关机,你找不到我又没我家的开门密码,给我哭怎么办?”

    戚暖红着脸儿没管他的戏弄,站在玄关前边脱掉高跟鞋,边说:“娉婷有没有找过你?她今晚参加同学聚会,左铮好像将我们昨晚在酒店的事告诉她了,她现在很生气。”

    说不尴尬是假的,戚暖都不知道这算什么事儿了,她和韩应铖按理说是辈分不同的男女,感觉像在瞒着娉婷偷偷恋爱似的,很暧昧。

    韩应铖面庞一沉,心情很不好:“就因为这种小事,你才主动来找我?”

    这还算小事?戚暖一时气从中来拿着她刚脱下的高跟鞋,用力扔向他!

    韩应铖活了34个年头,第一次被女人扔高跟鞋,就连薄安也不敢对他这么放肆,鞋砸在他身上倒不是疼,他弯下身捡起,走向戚暖,看她泛着光的眸子,紧张地咬着自己的唇,底子越白皙就越显得鲜嫩可口。

    做错事的人是她,撒娇的也是她。

    韩应铖竟然不觉得生气,反而还挺新鲜,女人撒娇他见得多,他一向不是怜香惜玉的人,没心思在他不喜欢的女人身上浪费时间,所以就算在外面玩他也不会碰女人,最烦之后被缠上对方像买了保险一样有恃无恐。

    周景时给他介绍过一次性床伴,床上缠绵,下了床给钱走人,不用说话只管发泄欲望。他也觉得烦,无法认同这种品味,又不是禽兽,让他跟一个陌生女人刚见面就上床,他反而觉得是对方在占他便宜。

    唯独戚暖不一样。

    韩应铖不止一次觉得戚暖是不是给他下了什么蛊,从第一次初见邂逅,就让他迷她迷得那么深,五年过去,就算她已经有了孩子和别的男人好过,还是觉得她什么都是好的,就连现在对他发脾气也还是心软疼着她。

    “扔我做什么?是我说出去的吗?”韩应铖将戚暖的一只高跟鞋放到玄关边上,接着将女式拖鞋拿给她,命令道:“穿上。”

    戚暖乖乖穿上了,揪着衣服的手被韩应铖的大手牵起,其实,高跟鞋扔出去的一瞬,她就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

    韩应铖不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他骄傲霸道是矜贵的纨绔少爷,就算是女人也得迁就着他,她多少有些害怕他会动怒打她。

    牵着戚暖的白皙小手,韩应铖捏了捏在手掌中把玩,猛地幽深看她:“再有下一次,你就算对我撒娇也没有用。男人的自尊心很强,不要妄想去挑战,知道吗?”

    戚暖莫名紧张心慌,韩应铖是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对女人很有侵略感并且强大的男人,从第一次见到他,她就多少有点女性的自觉。

    她小声委屈道:“还不都是因为你,娉婷才会跟我绝交的。”

    韩应铖挑挑俊眉,抱起戚暖过去客厅的沙发坐下,让她坐在他的腿上,低头问她:“你想我怎么做才开心?嗯?”

    戚暖抬眸呆呆看他,这话说得好像有一种她和他在同流合污的感觉。

    到底娉婷才是他的亲侄女,他帮着的人的方向是不是搞错了?

    “事情是因你和薄茜而起的,是不是该由你和薄茜来解决才对?薄茜为什么这么做,我反正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戚暖别开脸,将责任全推给他们。

    其实她知道,她自身的责任比他们更严重,要是哪天七夕七年的事情东窗事发,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娉婷解释,自己给她的小叔叔韩应铖偷偷生了一对龙凤胎……

    韩应铖颔首:“好,我明天就去找薄茜。还有什么要求,你一块提。”

    戚暖看他,提了:“我要回家。”

    “我方才睡着了被你吵醒还不辞劳苦跑出去找你回来,现在你跟我闹完脾气就要走,那么没良心?”韩应铖低沉地说道,强而有力的双臂紧紧圈着戚暖,没有放人的意思。

    戚暖顿时想反驳,手机恰好响了两声,短信的提示音。

    她拿出手机点开看,是司机师傅发给她的,停着计程车在外面等了她很久,还不见她出来以为耍他玩,已经开车走了。

    戚暖用力瞪向韩应铖,都怪他,她没车回去。

    “明天再走。这么晚了,你也不是第一次在我这里睡。”韩应铖闲凉道,有瞥到戚暖的手机短信。

    他拿起自己喝过的矿泉水,矜贵的手小心翼翼地喂着她:“喝水。声音怎么还那么哑?明天早上我让张姨给你炖糖水喝。”

    戚暖喝了几口才发现这水韩应铖喝过的,她无力说他什么了,红着脸被他喂着喝完一瓶水,喉咙舒服很多。

    韩应铖看着戚暖湿润的小嘴,喉结狠狠咽动,抱起她上楼回卧室睡觉。

    “我睡客房……”

    韩应铖没听她的,都已经是他的女人了,昨晚才那么乖地在他身下任他予取予求,鲜嫩的身子美丽绽开着摆出他最喜欢的姿势,软软娇吟,稍微回味一下已经很销魂入骨。

    踢开房门,将戚暖放到自己的床上,乌黑的长发铺在他的枕头上,引人入性。

    “睡吧。”韩应铖眼眸一暗,声音很低哑很低哑,他拿起床头旁的香烟和打火机,便离开卧室,留着戚暖在他的床上,十指紧张地绞着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