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走什么走,我给你回了电话为什么不接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第六十九章走什么走,我给你回了电话为什么不接

    左铮知道戚暖的这个校外男朋友,手臂环着胸膛,面无表情说道:“你当我回国后不看报纸?乐祁泽现在的女朋友叫戚筱,不是戚暖。”

    韩娉婷气得卡住一口气,偏偏又说不得解释,她讽刺回去:“左铮,你就是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小七喜欢乐祁泽,不喜欢你。怎么?现在抹黑她好显得你以前没那么幼稚?”

    左铮突然沉默下来,几秒后,他的手旁边的所有酒杯碗碟,全被他一把扫落地下,响起‘噼里啪’的破碎声,吓得所有人一跳。

    他站起身,脚还踢翻了椅子:“你自己去问她吧。”

    经过韩娉婷身边,左铮开门离开。

    ‘砰’的一下重重的关门声,响彻整个包间,其他同学都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左铮以前在学校,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霸王,老师头疼偏偏又奈何不了他,放到现在就是学渣里的高富帅。左铮那时候的爱好除了打篮球就是欺负戚暖。

    小泪包这个绰号,还是左铮私底下给戚暖取的。也不知道左铮为什么那么喜欢欺负戚暖,可能是因为两人的性格相冲的原因,左铮性子激进,最看不过戚暖这种胆小的软包子,以看她哭为乐。

    现在说,小霸王左铮喜欢戚暖这个小泪包?谁信。

    ***

    晚上11点。

    戚暖哄完七夕七年睡觉,和邹舟坐在客厅看深夜节目,她早上睡多了现在还很精神,怎么都睡不着,还好明天是周日熬夜也没问题。

    她打开冰箱,拿了两罐啤酒,和邹舟一人一罐,她们没有隔夜仇的,早上邹舟还在生她的气,晚上就消气了,还给她煮绿豆汤喝。

    茶几上的手机响起,不是邹舟的。

    戚暖拿起自己的水果手机看:韩娉婷。

    她狐疑地按下接听键,下午她们才聊完天,晚上就给她电话,同学聚会很好玩儿?

    韩娉婷在那边含糊地说了几句话,戚暖拧眉:“喝醉了?你在哪里?我来接你吗?不如打电话给你小叔叔吧。”

    娉婷醉醺醺地笑着:“为什么要找小叔叔,你有他手机号码吗?”

    戚暖没说她有韩应铖的手机号码:“那我过来接你吧。”

    写下韩娉婷的所在地址,戚暖才挂断电话,邹舟在旁边也听到个大概,喝着啤酒说道:“可惜我喝了酒,不然我开车送你过去。”

    戚暖也喝了点酒,只能打车过去:“算了,你在家帮我看好七夕七年,我今晚估计要忙很久。”

    邹舟说:“去吧去吧。”

    戚暖回房间换了一套衣服,紧身牛仔裤和黑色t恤,长发散着,在自己的颈项扑了点遮瑕的粉,韩应铖留下的吻痕还是很明显意见。她挎着包包出门,在小区门口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计程车,还好晚上车辆少不堵车,过了五六个红灯,便去到韩娉婷说的那个酒吧。

    付钱下车。

    戚暖进去酒吧,和酒吧的侍应沟通一下她是来找人的,跟着去到韩娉婷所在那个包间,开门进去。

    “你们在这里开同学聚会?其他人呢?扔下你都走了?”戚暖看偌大豪华的包间,只有韩娉婷一个人,不见其他同学。

    韩娉婷软在沙发上,喝得脸都红了:“没……我中途就走了,自己一个人来这里喝闷酒。”

    戚暖坐下旁边,放下包包问:“你怎么了?失恋?”

    韩娉婷看她:“你今天早上在哪里?”

    戚暖眨眨眼一愣:“为什么这么问?”

    韩娉婷一边喝着酒,一边说道:“今晚的同学聚会,左铮也来了,你还记得他吧,以前专门让其他男同学欺负你的人。他有五年没参加同学聚会了,高中一毕业就出国留学。他说他今天早上在韩城酒店看到你……和我小叔叔一起离开。你和我小叔叔开房了?整整一晚,你们都做了什么?”

    越说,韩娉婷就喝得越多,精致的脸蛋笑不达眼。

    戚暖顿时吸气,她没有将今早的事情放在心上,她和左铮不熟顶多就是以前受他欺负,属于那种见了面都不需要打招呼的关系,谁知道,他竟然还给她来这一手!

    “娉婷,别喝了,你醉了。”

    戚暖伸手按住韩娉婷,不让她再倒酒喝。

    韩娉婷酒气上头,一把甩开戚暖的手,手指指着她质问:“醉什么呢,我问你话呢!昨晚有没有和我小叔叔上过床?做过爱了吗?”

    戚暖沉默,漂亮的睫毛眨着,也许她学会说谎说得再自然,也很难骗自己的朋友。

    韩娉婷发着酒疯:“难怪小叔叔会借你30万,你什么时候勾搭上他的?我们重遇的那天你心里就有计划了吧?”

    “也对,我小叔叔有钱有长相,要什么有什么,你和我认识私底下也有借口和他联系,但我当你是朋友,你却只想踩着我的肩膀上去攀高枝,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心计?”

    “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怪不得你一直不愿意跟乐祁泽和好!有我小叔叔养着你,乐祁泽应该入不了你的眼吧?我以为你的情敌只有戚筱一个,还因此找过乐祁泽骂他辜负了你。”

    “可你现在呢?你跟我小叔叔在一起,这和外面被金主包养的女人有什么区别?我让你好好跟乐祁泽过日子,你不听。你就这么想你的两个孩子当私生子吗,私生子有什么好的……”

    韩娉婷打了几个酒嗝,醉得很厉害。

    戚暖拿起桌上的一杯冰水,泼她脸上:“娉婷,醒醒吧,我两个孩子的爸爸根本不是乐祁泽。”

    韩娉婷被水冰得一阵哆嗦,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戚暖说的话,用手抹着脸,既狼狈又生气:“你用水泼我?”

    戚暖泼完其实就已经后悔,别开脸凝眉道:“你为什么总是维护着乐祁泽?他是有多好才令你这么另眼相看。既然这样,不如你跟他在一起算了!”

    纯粹的气话,韩娉婷像受到极大的刺激,反应激烈了起来:“戚暖,我要跟你绝交!”

    戚暖一愣,看着韩娉婷拿着包包跌跌撞撞地离开包间,她回神连忙追出去,酒吧人杂,娉婷一个女生还喝醉酒很不安全。

    “我送你回家,别闹了。”她扶着娉婷的手,却被娉婷用力推开,眼中有很明显的对她抵触的情绪:“不用你,你懂我什么!”

    戚暖没再扶韩娉婷,跟着她身后离开酒吧,看着她摇摇晃晃地上了计程车走了,放下心的同时也有些不好受。

    抚心自问,她和娉婷对换角度,她估计也会和娉婷一样生气。自己的高中同学背着自己和自己的小叔叔好上,还是那种名堂不正当的男女关系,确实很容易让人留下不好的话柄。

    但是昨晚的事,她才是最冤屈的一个,明明是薄茜下的套,韩应铖手段高明让她心软留下来,她帮了他,凭什么还要她背这个良心谴责!

    都是他和薄茜的好事!

    下一辆计程车来了,戚暖气冲冲上车。

    司机师傅等了半晌也没等到客人说去哪,便问:“小姐,你要去哪里呢?”

    戚暖拿着自己的手机在按,几秒,抬眸,火光四射:去韩应铖的家!

    ***

    40分钟。

    戚暖来到韩应铖的别墅门前,打他的手机提示关机了,她连续按他的门铃也不管现在几点会不会扰民,要不是他家的门口看上去很厚实,她都想不淑女一回砸他家门了!

    很生气很生气!

    按了半天的门铃,戚暖也不见有人下来开门,别墅里面安安静静的,灯光全黑,韩应铖不在家?

    她不死心地又使劲按了几下,还是没人开门,她累得坐下门口前面的几个楼阶上,越想越生气偏偏又无处可以发作,快要气疯她了!

    她拿出手机拨打韩应铖的手机号码,提示已关机,她泄气地将手机放回包包里,双手抱着膝盖下巴抵着,一个人在深夜里闷闷的。

    门铃响了一会儿停下来没响,接着又响起,如此不死心地重复着。

    韩应铖不耐烦地掀开被子,修长的手拿起一旁的手机,将手机开机打算打电话给别墅区的保安,让人将不怕死的骚扰者带走。

    手机开机后,首先弹出无数个未接的来电显示!

    韩应铖狠狠一震,目光一瞬转向窗帘遮着的落地窗,楼下的门铃停了,他猛地起床,捡起地上的睡袍随便穿上,开门出去,边下楼边拨打电话回去。

    ‘嘟嘟嘟’的连着电,无人接听。

    韩应铖步伐修长地三步并作一步走,一米八几的身高距离一下子就走完,他长臂一伸,手用力抓住门把,一转,打开门——门外,没有戚暖!

    手机打出去的电话,也被戚暖拒绝接听!

    韩应铖宽大的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眼眸一凛,突然跑了出去!他跑得很快,笔直修长的腿一步几乎是别人的几步,很快就追到刚刚才离开的戚暖!

    韩应城伸长手臂,攥住戚暖的手用力按住她。他低下头,面对面地俯视她,胸膛剧烈起伏,俊颜薄红:“走什么走,我给你回了电话为什么不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