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男人和女人的荷尔蒙作祟罢了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回到自己的出租小公寓,七夕七年已经吃完早餐,在喝奶粉。女儿过来给她摆好一双拖鞋,问她:“小七,早餐吃过了吗?”

    “吃过了。”戚暖脱下一只高跟鞋,儿子伸手接过,帮她摆到鞋柜里,很绅士。她看了看客厅问:“你们的干妈呢?”

    七年酷酷地说:“厨房洗碗呢,快去帮忙。”

    戚暖一听儿子的口吻就知道邹舟生气了,得要赶紧认错的,她穿上拖鞋,女儿翘着小屁股在摸她脚踝上的脚链,脆生生地道:“妈妈,脚链上的玻璃好漂亮,是钻石品种的吗?”

    啥和啥?戚暖哭笑不得地抱起女儿,吻吻她嫩嫩的小脸蛋说:“七夕乖,先和你弟弟喝奶去,等下妈妈再让你摸。”

    将七夕放到客厅的沙发上,戚暖走进厨房,邹舟正在洗碗,她站到旁边默默帮邹舟擦碗,彼此都没有说话,只有碗和瓷的声音。

    做完这些,邹舟才扔下洗碗布,说着气话:“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反正七夕七年那么可爱,我养大他们就行,我们三个感情可好了,你一边去!”

    戚暖浅笑赖着邹舟,她比邹舟小几岁,有时候邹舟很像她的家长:“不行,我生他们出来不是让他们跟我争宠的。”

    邹舟冷冷哼唧道:“我不是男人,你对我撒娇没有用!”

    戚暖心里叹气,眼里不知不觉茫然起来:“你就当我鬼迷心窍一次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戚暖知道,邹舟生气也是为她好,她生活最艰难的时刻是在南城生下戚夕戚年的时候,母乳没了,要换奶粉喝,那段时间她为了节省奶粉钱,每天吃青菜肉都不敢买的。

    还是邹舟接济她,每晚在冰箱里塞了不少肉食,让她做饭,她也因此可以跟着邹舟一起吃肉,才不至于熬到营养不良。

    “你哪是鬼迷心窍,你是被韩应铖给迷了!”邹舟的声音大了些,戚暖连忙拉着她出去阳台说,不想让七夕七年听到。

    “小七,你想想你以前在南城熬的那段日子多辛苦,女人最怕找错男人,你年轻时不懂事犯了错可以原谅,我也犯过错,所以我知道什么真爱根本就不顶个屁用!那只是男人和女人的荷尔蒙作祟罢了,刚好在这个时间起了化学反应,让你对这个男人有好感,你以为这就是心动,其实不过是性欲。”

    邹舟缓了口气,看着戚暖若有所思的表情,问她:“还是韩应铖会为你放弃薄家的千金?当七夕七年的后爸?”

    戚暖凝着烟眉,赶紧摇头:“没有。”想都别想,孩子是她的!

    邹舟顿时没好气:“没有你还跟他上床,真当自己还是18岁无知少女啊!”

    “就、就逢场作戏呗。反正,横竖都是他的人。”戚暖越说越小声,邹舟听不清她最后的一句话。

    “你跟我好好说清楚,你究竟有没有考虑过和韩应铖发展?如果有,那我们现在就要从长计议,不然以后赔身的是你,赔了心的也是你!不过我希望你没有这个想法,你都两个孩子的妈了,还跟男人玩什么心?泡友这一套不合适你。”

    说完,邹舟顿住:

    韩应铖这样高身价的精品男人,估计是韩城的女人最梦寐以求的泡友对象,别的女人恐怕倒贴钱都勾搭不上,小七这种的不知道算幸运还是倒霉。

    戚暖红着脸,用手指挠邹舟:“好好说话行不行!我跟韩应铖的关系才不是这一种!”

    顶多就是,他是七夕七年的爸爸,她对他很难狠下心而已,总觉得,她好像才是亏欠他的一方,偷了他的种。

    邹舟认真起来,好好说话道:“小七,你有没有打算给七夕七年找一个后爸?”

    戚暖愣住,答不上话,七夕七年喝完奶粉,俩娃捧着一个小盆栽出来阳台,是昨天幼儿园布置的小功课,种蔬菜,周一要拿回去交成果。

    “妈妈,帮我们放上去,晒晒太阳。”龙凤胎将小盆栽递高,自己不够高放上去。

    戚暖接过,放在一个阳光充足的好位置上,垂眸在看,种下种子的土囊经过昨晚的一夜发酵,已经长出细细的小苗,就像她和韩应铖之间,五年前埋下的种子,无论好坏,都会发芽成果,除非连根拔起,否则这份孽缘难停下来。

    戚暖回去自己的房间换衣服,梳妆台的镜子在明媚的阳光下,清晰照出她白皙的身子上,韩应铖留下的一个个暧昧吻痕,胸部前的最多,他很喜欢弄那里……

    她拍拍自己的脸颊,不再想昨晚的疯狂,迅速套上睡裙,眼不看为净。

    窝在床上的被褥里,戚暖浑身酥软地很快睡着过去,直到不知道多久被自己的手机铃声吵醒。

    戚暖睁开朦胧的眼睛,拿起床头旁的手机,已经是下午四点,韩娉婷的来电。

    她接起电话,哑着声线:“喂,娉婷。”

    “……”

    “对啊,刚睡醒,声音有点哑。”戚暖枕着枕头轻咳几声,亮一下音色:“你找我有什么事?”

    韩娉婷笑着说:“晚上有个同学聚会,高中我们班的,你来不来?我们隔几个月就会聚一次,有好几次都提起你来了,他们还不知道你回来了韩城,你今晚出现的话,肯定能吓他们一跳。你知不知道,这几年我们一直在猜你去了哪,你都快变成我们班的神秘人物了。”

    戚暖苦笑,怎么告诉娉婷,她很怕再接触以前认识她的人:“我就不去了,难得休息日,我想留在家陪两个孩子,而且我不想被人问起以前的事,我不想提。”

    越提就越物是人非,她最后没有继续弹琴,也没有跟初恋乐祁泽在一起。高中三年反而成为她最难忘有哭有笑的回忆,她情怯,不敢触碰美好的过去。

    韩娉婷知道戚暖的难处,她们班的高中同学,都是有家景的公子千金,当初戚暖是班上的转校生,据说由国外的学校引荐的,成绩优秀她们学校才格外破例让戚暖就读。

    戚暖的家景一般。

    “那你回来的事我先替你保密,不告诉他们。”韩娉婷在电话里说,正在美容院里做美甲,打算晚上美美地见旧同学。

    “嗯,好。”戚暖微笑,和韩娉婷聊了半个小时,双方才结束通话。

    她和娉婷的感情,其实很好,如果当初家里没有发生那些事,她没有离开韩城的话,她和娉婷肯定会一直好下去。

    娉婷邀请她好几次去家里说要介绍家里人给她认识,她心里有阴影不敢去,也许,她那时候没拒绝而是答应去的话,就能见到韩应铖。以那种场合她跟这个男人认识,也许,就不会发生后来的那么多事。

    他可能就不会喜欢她,不会对她有欲望。

    孽缘在于,她不知道韩应铖是娉婷的叔叔,还是薄斯言的好哥们,她和他不该有男女的感情。

    ***

    晚上。

    韩城酒店的vip包间。

    左铮高考后就被家里送出国留学了,这是他回国后的第一次参加同学聚会,由他来做东,吃喝玩乐唱k一条龙玩下去,是韩城酒店的小太子爷。

    韩娉婷姗姗来迟,和左铮不太对盘,得知今晚顺便给左铮当接风宴,故意迟到。

    左铮拿着杯红酒,斜眸冷笑:“就你一个?戚暖不来吗?”

    韩娉婷看他,出国五年变得更人模人样了,国外大品牌的西装,挽起的衣袖露出古铜色的皮肤,肌肉发达,一张面庞竟然没长歪还越来越英俊,难怪是当时学校的校草,这皮囊的发展潜质很有优势。

    韩娉婷坐下来,翘起腿说:“你读洋文读傻了吧!小七不见了很久。”

    旁边的一个女同学附和着和左铮搭话:“对啊,也不知道她现在人在哪里,是不是你以前欺负她太惨了,她可能让家里人偷偷给她转学。”

    左铮黑着面庞饮尽一杯酒,依然很不痛快:“我今早才看到戚暖,她就在韩城!”

    韩娉婷心里一惊,没说话。

    在同一座城市里的人,谁也说不准下一秒就会碰上面。左铮看到小七了?

    有同学兴致勃勃地问:“你和她打招呼了吗?她过得怎么样?今晚的同学聚会,你该通知一下她让她过来见个面的。”

    左铮下巴轻扬,玩世不恭地笑笑:“她刚陪男人开完房睡觉,你们肯定想象不到戚暖被男人包养了,这种女人好意思参加同学聚会?改天兴许在哪个夜场里能看到她在卖!”

    在座的一些旧同学都一脸不敢置信,那个以前被男同学揪一下头发就会委屈要哭的小泪包,竟然变成这样不务正业,沦落成被男人包养的玩物?

    “胡说什么呢你!”知道事实的韩娉婷重重搁下酒杯,火了起来!

    左铮笑着瞥向韩娉婷:“信不信由你。她今天就是在我家酒店离开的,那个睡她的男人还是你的小叔叔,韩应铖!”

    “呸!”韩娉婷略不雅,在韩城里是出了名的恶千金:“你血口喷人,我小叔叔和小七才不是这种人,高中的时候,谁不知道小七在学校外面有个男朋友,他们现在还有联系!感情好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