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你刚才也没少摸过我,不喜欢我的身体吗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韩应铖从未想过要如此纠缠一个不愿跟他好的女人,他可以游戏人生,逢场作戏,唯独不能动心,他一次次断绝对戚暖的心念,始终还是被她迷掉理智!

    戚暖看着这个男人,嗓子没那么疼了:“你想我说什么?五年前,我又不认识你,我能不跑吗?韩应铖,今天的事只能算是意外,有时候就算男女之间有感觉也不一定会在一起的。”

    “你家族的情况你让你的助理转告给我,想让我理解你。我理解并且认同你的做法,但不代表我可以包容。”

    韩应铖低眸,手臂与手臂之前圈着戚暖,拿着瓷勺轻敲出声:“如果我不跟薄茜结婚,你就会和我在一起?”

    戚暖摇头,她和韩应铖的孽缘是一个死结,解不开只能斩断:“也不会,我首先考虑的是我两个孩子,我跟你不搭。”

    韩应铖笑着没说话,戚暖看着有些诡谲,她之前也拒绝过他几次,他不是一个说两句话就会妥协的男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一口口喝着冰糖雪梨,戚暖忍不住跟韩应铖说:“你能管一下薄茜吗?她再这样我会很困扰的,我没见过这样的女人。万一下一次,是我中招怎么办?”

    韩应铖颔首保证道:“放心,不会有下一次。”

    他知道薄茜的目的,想象着戚暖大着肚子里面怀着他的骨肉的画面,他竟然异常兴奋。

    很想很想这个女人给他生几个孩子!

    “好喝吗?”韩应铖沙哑着声线问,眈视着戚暖潋滟滋润的红唇。

    “还行。”戚暖点头,毕竟是五星级酒店。

    “我喝一口。”韩应铖就着她用过的瓷勺尝了一口,薄唇抿起,皱眉。

    戚暖看着看着脸儿微热,这上面有她的口水……

    “不好喝,别喝了。”口感不够清润,味道甜得发腻,韩应铖嘴刁,没让戚暖再喝,放下炖盅,抽出几张纸巾给她擦拭小嘴,接着他也擦了一下,动作优雅好看:“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吃饭。”

    戚暖眼睛乱瞟,一时间不知道往哪里看才好,被韩应铖这种有意无意的亲密行为弄得很不好意思。

    她看向房间里的时钟说:“现在这个时间还在营业?收市了吧。”

    才凌晨四点而已,韩应铖不以为然道:“我认识老板,打一个电话过去就行。”

    “我、我没有衣服穿。”戚暖想到浴袍里自己的身子是真空的,就想从韩应铖的腿上起来,他的大手却按住她的腰臀,身子与他的身躯贴得更紧。

    她不好乱动,单薄的浴袍染上属于男人荷尔蒙的浓烈气息,她的衣服包括内衣裤都被韩应铖撕烂了,还不如她自己脱,被他的疯狂吓坏了,热汗一直顺着他俊美的轮廓滑下来,滴在她胸上,连呼吸都快要不能,心跳激烈。

    “等下陆子会送衣服过来,先睡一会儿。”韩应铖稍稍低眸,能看到戚暖衣口里的布满痕迹的肌肤。

    他抱她到已经整理干净的双人大床上,全新的被褥柔软淡香,没有情欲的气味,很舒适。

    戚暖在上面滚了滚,卷着一张被子往床侧靠去,与韩应铖隔着左右两侧的中间距离。

    ‘啪’,灯光熄灭,一室漆黑。

    凌晨四点,外面的天色还没亮起,加上酒店的窗帘厚重,连月色都遮住,戚暖几乎看不到任何轮廓,只有耳旁微小的声音,接着另一边床侧重重下陷,知道韩应铖上了床。

    戚暖不是第一次和韩应铖同床,在黑暗中,慢慢放松自己的身子,双腿的酸痛还是很明显,还好是周末日不用上班,否则真要撑不住。

    她快要睡着的时候,韩应铖长臂一伸,突然将她扯到他的怀里手臂圈着她的细腰,她下意识抵抗,手指触摸到的是他赤倮的胸膛,男性肌肤。

    他没穿衣服!

    色狼!

    戚暖缩回自己的小手,哪儿都不敢乱摸,还好没开灯:“穿着衣服睡觉,好吗?”

    漆黑里,韩应铖的声音慵懒并且低沉性感:“浴袍的质量太差,我穿着不舒服。而且我习惯裸睡。”

    浴袍的质量确实不好,比较粗糙,戚暖还可以勉强穿着,韩应铖这种矜贵少爷肯定是穿不惯的。

    她的手指轻轻戳一下他的结实胸膛,小声说:“那你去穿你行李的衣服。”

    韩应铖精准攥住戚暖的小手,黯哑出声:“不是都看过了吗?”

    浓重的黑影压下她,男人的薄唇吻着她的下巴、唇角,气息迷人:“你刚才也没少摸过我,不喜欢我的身体吗?别穿了,你也脱了吧,你的肌肤比你还娇气,这件浴袍太粗糙。”

    戚暖身子发颤,变得很敏感,连她自己也不懂自己是怎么回事,几个小时前在这张床上的缠绵还清晰烙在脑子里,韩应铖一戏弄她就忍不住会想起。

    她红着脸说道:“这、这次的事是我帮了你,你欠我人情,你要感谢我的!”

    韩应铖低笑出声,戚暖隐约看到他的面上轮廓,很有男人味,语气充满戏谑:“和我睡一觉还要谈人情?你可以再可爱一点。想要我怎么感谢你?以身相许如何,嗯?”

    戚暖说不出话,系着浴袍的腰带不知何时被韩应铖解开,浴袍两边散开,韩应铖稍稍抱起颤栗的她,浴袍很快从她身上脱掉,扔到床下。

    他的唇覆下来,浅浅接吻,身躯和她的身体滑溜溜的紧贴,肌肤之亲:“疼不疼?我刚才有没有弄疼你?”

    戚暖没说话,肌肤和他的身体触碰,不停颤着。

    男人矜贵的手抚过女人的雪背,声音温柔:“乖,我不弄你,睡吧。”

    躺在韩应铖的身侧,戚暖不知不觉睡着过去。

    ***

    三个小时后,陆子送衣服过来,戚暖换上衣服将长发柔顺地披散开,好方便遮住脖子前后的吻痕,接着扑了些粉化了个淡妆,遮瑕还不错,旁人看不出来。

    她跟韩应铖一起离开酒店,拿着手机低头在玩,故意不让韩应铖牵她的手!

    “那个人……”左铮停住脚步,没听他叔说的话,看向在大堂退房间的韩应铖,以及他身旁的女人。

    他叔顺着一看,当即认出是韩应铖,韩向东的小儿子,韩城响当当的大人物。

    左铮自然知道韩应铖,他要问的不是韩应铖,而是韩应铖身旁的女人。两人已经出去酒店,泊车生将车开了出来,左铮快步追了过去:“请等一下韩少。”

    韩应铖侧目看来人,懒懒的。

    左铮迅速扫过戚暖,她正在低头玩手机,模样多年没变,他向韩应铖伸出手:“在下左铮,韩城酒店的总经理,不知道韩少对今次的入住满不满意?”

    “一般。”韩应铖没兴趣应酬不认识的人,接过泊车生恭敬递来的车钥匙。

    反而是戚暖一愣,抬眸看了看眼前的青年,不比韩应铖成熟,面庞透着青涩和盛气,他阴鸷地睨了她一眼,又迅速收回,与韩应铖虚握一下手。

    怎么会是他?

    “上车。”韩应铖打开副驾的车门,俊颜沉静,不知道有没有看到左铮看戚暖的那一眼。

    戚暖拧拧眉,上了车与韩应铖一起离开。

    左铮在酒店门口站了一会儿,进去大堂,让前台登陆入住记录的小姐给他调出韩应铖昨晚的入住记录。

    他叔在旁边说道:“阿铮,你刚回国接管酒店不久,要学的东西有很多,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横行霸道了,虚心一点。”

    左铮没管他叔说什么,接过记录一看,满眼阴鸷:蜜月套房,还住了一晚!

    ***

    车上。

    韩应铖在专心开车,戚暖转眸看他,清晨的晨曦照耀他的侧颜,高挺的鼻梁完美的五官,大手修长骨节分明,质感的黑色西装袖口露出白衬衫的一截袖口,很有成熟男士的魅力。

    “和他认识?”韩应铖突然开腔提问,目光盯着前面的路况。

    戚暖吓了一跳,心虚收回目光,后知后觉才反应到韩应铖在问左铮。

    她摸摸下巴,烟眉浅浅:“他好像是我和娉婷的高中同学。”

    如果她没认错人的话,左铮,学号1,坐在她后面的座位经常给她使绊子,班上出了名的小霸王,专门欺负她!

    韩应铖峰眉一挑,没再说话。

    带戚暖吃完饭,韩应铖才送她回家,豪车停在她的公寓楼下,车门的自动锁没有打开。

    戚暖的小尾指抠了抠门扣,无奈看他:“你不开锁我下不了车。”

    韩应铖伸手,捏着戚暖的下巴细细抚摸:“不跟我说一声再见吗?”

    “再见。”戚暖如他所愿说道。

    这个男人的侵略感实在太强烈,就像现在,他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肌肤,粗粝的指节皮肤的触感暧昧染指着她,一点也不绅士,似调戏。

    戚暖别开了脸。

    韩应铖松开手,高大的身躯猛地压下她,在她脸侧吻了吻才愉悦地弯起薄唇:“再见。”

    男人悱恻缠绵的嗓音,戚暖莫名心跳加速。

    ‘咔哒’一声,车门的自动锁打开了,戚暖垂眸下车,关上车门,韩应铖并没有立即将车开走,直到看着戚暖进去公寓,他才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