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承认吧,你心里有我这个男人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韩应铖扯掉戚暖身上遮羞的被子,看着她光滑地滑入浴缸里,纤细手臂拿起旁边的一块毛巾,摊开,裹着一丝不挂的自己,乌黑的长发在水里散开,丝丝缕缕地贴着她白腴的身子,视觉秀色可餐。

    很诱人。

    韩应铖目光专注,大手打开豪华浴缸的按摩,另一只手探了探水温,温声问戚暖:“这个力度可以吗?水温够不够?”

    “嗯。”戚暖没敢看韩应铖,一直盯着浴缸里的水,有些难为情也有些害羞:“你出去,我自己可以洗。”

    韩应铖颔首,没有强迫戚暖,知道她脸皮薄:“你慢慢洗,有什么需要叫我。”

    这个时候的韩应铖就像一个风度的绅士,五官迷人柔和,若是戚暖抬头看,能看到他眼底炽烈到无处可藏的痴恋,情迷心窍。

    他出去了,浴室门关上。

    戚暖抬起头,整个人软在浴缸的边缘上,心跳若狂。

    她瞥过眼前的一面大镜子,浴室的蒸汽隔着烟色看不清轮廓,唇上的一抹嫣红色彩反而格外清晰,提醒着她,方才在床上她和韩应铖如何如何地放纵,疯狂缠绵,声音都喊哑了他却仍旧不放过她。

    拿着床头旁的一杯水,狂乱中他用嘴喂了她一口水,又拉着她意乱情迷。

    很猛烈!

    戚暖将自己完全浸在浴缸的水里,按摩的水流渐渐松开她裹着的毛巾,露出青紫累累的身子,水温比不上韩应铖的体温高,他滴在她身上的热汗,好似还在烫着她。

    也不知道是她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快要疯了。

    戚暖将头冒出水面,浅浅喘气,脸颊湿红湿红的,她曲起小腿,白皙手指抚上韩应铖给她戴上的脚链,眼里不知不觉迷离。

    女人是不是都这么傻?心一软就什么都给忘了,明知道是一个火坑还要往里面跳,她和韩应铖的是孽缘,不是缘分,越纠缠就越难收拾,她该走的不该留下来,可被韩应铖的眼神一注视,她总有一种身不由己的感觉。

    跟一个不可能的男人一次次尚床,还给他生了一对孩子,错得那么离谱,戚暖有时候也搞不懂自己,在心里骂自己傻。

    她将右脚伸出水面搁在浴缸上,脚链很精致,一颗颗钻石闪烁着,出差找薄安还不忘给她买礼物,她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感叹韩应铖对女人很有一套。

    她枕着浴缸,先静一静心,太乱了。

    ***

    邹舟起夜上厕所,发现戚暖竟然还没回家,她一开始就想到戚暖去找韩应铖谈公事,肯定会被为难要加班,所以接了七夕七年放学,就在戚暖家里照顾龙凤胎。

    但是现在,已经凌晨半夜,怎么人还没回来?

    邹舟不放心,上完厕所,用手机打电话给戚暖。

    那边很久才有人接起电话,没有说话,邹舟顿时心火更旺:“你干嘛?还不赶快回家!是不是韩应铖又留着你?这个时候你就该告诉他,拿着劳动合同去告他!都几点了,还谈公事像话吗?小心他把你怎么了!”

    “我把她怎么了?”冷酷的男声吓得邹舟顿时噤声,韩应铖低低沉沉说道:“她在我这里,今晚不会回去。”

    “韩……韩总,小七呢?”邹舟在结巴,手心冒汗:“这是她的手机,你能让她听电话吗?”

    “她在洗澡,没事就挂了。”韩应铖不是善男信女,很不爽邹舟,就算拿劳动合同告他,他也要定戚暖!

    谈什么公事还需要洗澡的?邹舟大吃一惊,勇气也来了:“等等!韩总,有些话小七可能不敢跟你说,但我不得不说,她虽然是两个孩子的妈,但也才23岁而已,以后还是要嫁人组织家庭的,你这样坏她的名誉,等七夕七年长大懂大人的事了,要她怎么解释?”

    “你就行行好放过她吧。以你的身份要什么高大上的女人没有,小七跟你不匹配。”

    邹舟一鼓作气地将话说完,以为韩应铖要不大发慈悲,要不强势威胁,谁知那边沉默几秒后,直接挂断电话!

    没有给任何回应,邹舟摸不透韩应铖,反而觉得情况更不妙!

    韩应铖用力攥住戚暖的手机,修长的手背青筋凸显,整个人坐在沙发上眸色深深,放过戚暖谁又放过他?

    她要不在五年前走了就彻彻底底永远不要再回来,他或许再过个五年就会对她死心。偏偏要回来偏偏要出现在他面前,然后一句年少唐就想赖掉他,她比他更狡猾!

    五年,他找她找到快要发疯,去过无数个城市,懊悔在南城的时候错过了她,匹配也好不匹配也好,今晚之后他更不可能成全她嫁人和别的男人组织家庭。

    他要戚暖的人也要她的心!

    ***

    戚暖泡了很久的澡,出来时穿着吸水的浴袍,一双脚赤裸地踩在地毯上。

    酒店部门的女经理正在亲自打扫房间,双人的大床实在太凌乱不堪入目,上面还有几颗衬衫衣扣,以及撕烂的衣服料子,情欲气味太过浓郁,不用猜都知道在这张双人床上发生过什么香艳情事。

    “地上的衣服都收拾掉,扔了。”韩应铖边淡声吩咐,边走向戚暖,看她十只玉结子,弯身将一双女式拖鞋,摆在她小脚旁边:“穿上。”

    戚暖穿上拖鞋,看向女经理将她被韩应铖撕烂的女性贴身衣物放到垃圾袋里,白净的脸儿迅速涨红,难以启齿得不行。

    她咬咬唇,伸手环着韩应铖结实的腰,将自己的脸儿埋在他的胸膛前,没脸见人。

    韩应铖心里渐痴,抱着戚暖小心翼翼呵护。

    “韩少,已经收拾好了。”女经理换上全新的床单被褥枕头,偷看韩应铖怀里的女人,可惜看不到脸,不过肯定就是外界盛传的那个神秘新宠,好像不是戚筱。

    “出去吧。”韩应铖眼也没抬地说。

    女经理出去关上房门,戚暖动了下韩应铖修长的手按住她的脸,接着打横抱起她,大手滑到她肩膀上,抱着她坐下沙发,而她则坐在他大腿上,与他面面相对。

    彼此穿着一样的白色浴袍,身上肌肤散发着相同的沐浴乳香味,既暧昧又亲密。

    “我给你点了一份冰糖雪梨,润喉的,声音喊哑了吧。”韩应铖揽着戚暖的细腰,矜贵的手摸了摸炖盅的温度,说道:“还很热,等下再喝,我们先谈谈。”

    “先给我喝杯水。”戚暖喉咙干干的,很渴,韩应铖给她递了一杯水,暖的。

    她在他灼灼的视线下一口口喝着水,总有一种不够解渴的感觉,想到方才在床上,他哺给她喝的水,脸颊就发烫。

    就在这间房间里,前面这张双人床上历历在目发生过的缠绵,她记得,他也肯定记得。

    “够喝吗?”韩应铖声音很低哑很低哑地询问,手指抚过她嘴角的水渍,用自己的舌性感地舔掉。

    “够了。”戚暖心里莫名紧张,赶紧将一杯水喝完了,搁下水杯时看到自己的手机在桌上,拧眉:“我的手机怎么在这里?”

    韩应铖淡淡一瞥说:“你朋友刚才打电话给你,我接了。”

    戚暖顿时抬眸看他,在目光交集中听到他说:“她让我放过你。你呢?真的想我放过你吗?和我做过爱后,你舍得让我跟别的女人尚床,嗯?”

    戚暖脸红,不习惯这些露骨字眼,她别开头,白皙小手被韩应铖悄然十指紧扣,指腹摩挲着她的肌肤。

    他性感的薄唇,附着她耳廓,引诱般磁性低语:“你不舍得,所以才会为我留下来,承认吧,你心里有我这个男人,同样对我很有感觉,被我的魅力所吸引。你根本不想别的女人碰我。”

    可能吧,戚暖无法否认韩应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身材和颜值都完美极致,床上技巧她认为他是强悍的,被他吸引也许只是迟早的事情,又也许,一开始她就被他吸引了。

    毕竟异性相吸。

    戚暖垂眸:“如果我刚才走了,你不也是会和那些女人尚床。”男人泄欲而已,其实哪个女人都行,并不是非她不可的。

    “我没这么饥不择食。”韩应铖摇头,薄唇愉悦弯起:“你走了,我宁愿将自己关在浴室里一直淋冷水降火。还好你舍不得我,否则我至少要洗掉一层皮。”

    戚暖一愣,原来还可以这样的,她、她干嘛要牺牲自己在床上被他弄来弄去折腾!

    戚暖用力捶打韩应铖,被他的恶劣气得红了眼眶:“韩应铖,你个混蛋,卑鄙,无耻不要脸!你骗我,我以为、以为……”

    戚暖没了声音,嗓子疼,眼睛闪着光,似受了极大的委屈,欺负惨了的。

    韩应铖狠狠皱眉,任由戚暖打他:“别叫了,叫坏了声音怎么办?”

    他拿起放暖的冰糖雪梨,用瓷勺喂她喝了几口,看着她慢慢咽下去才认真道:“我没有骗你,我对你的喜欢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在那个时候我对你的欲望是真实不假的,只想着你,只想要你。”

    “就像你最后愿意留下来一样,你如果讨厌我,你会愿意留下来和我尚床吗?我如果不喜欢你,我干嘛纠缠你?五年!你知不知道找一个人找了五年是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