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我比你更疼,快要爆了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看着韩应铖的衣服,深呼吸,打发走清洁阿姨:“我来就好,你收拾一下外面。”

    她将韩应铖的衣服从衣架上拿下来,一件件叠好,将男士内裤夹在衣和裤的中间,眼不看为净。

    她拿着叠好的衣服出去,刚才看韩应铖的行李里,有备用的衣物袋,她将他穿过的衣服放进里面。

    过了半晌。

    清洁阿姨工作完毕:“小姐,房间已经打扫好了,祝你和你老公新婚蜜月愉快。”

    啥蜜月?戚暖不敢置信地一呆!

    房间是蜜月套房,韩应铖进来的时候并未在意,其实是助理陆子开的房间,酒店正值旺季,没别的商务套房了,凑合开了一间蜜月套房,价格还是贵三倍的那种。

    戚暖不明所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喝完一杯又喝一杯才觉得清醒一些。

    她曲起手指,轻敲自己的额头,失常、失常,她太失常了!不过是男人的追求,为何心情一直被他缭乱,无法装若无其事。

    她走到可以纵观韩城景色的落地窗前,额头抵着冰凉的玻璃,烟眉茫茫,叹气:

    谁都可以,唯独韩应铖不可以!

    她跟韩应铖完全是不搭的两个人,以前是,现在更是!

    何况,他们的过节深着呢,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爆出来,很危险!

    戚暖看着窗外的景致,眼眸泛起连她都不知道的迷离,韩应铖今次从上海回来,是空手而回,还是已经找到薄安藏着,或者交给薄家?很快,薄斯言也会回来了吧……

    “你关着一个丫头就为了气薄安?”

    “我没想到她会知道,是我失控了。应铖,我很生气,安安她喜欢你!”

    “立刻找回那个丫头封住她的嘴!如果你不想东窗事发的话!”

    原来当时在外面说话的那个男人,是韩应铖!

    戚暖在沙发上假寝等着韩应铖回来谈公事,结果等来的却是他的助理陆子。

    “小七小姐,韩少的合同已经签好完毕。不过薄茜小姐来了,和韩少在楼下的餐厅吃饭,也请你一起过去用餐。”陆子说着的同时在打量戚暖,不亢不卑也没露出嫉妒不悦的表情,仍旧安静恰到好处。

    陆子对戚暖的印象一直在变,他知道戚暖必定就是韩少的新宠,但戚暖的表现更像是一个落落大方的闺秀,一点也不像以色侍人的拜金女。

    情敌来了,她连表情也没变一下。对薄茜不屑一顾?

    薄茜是知道韩应铖今天回来韩城的,也知道他赶着一个合同在这边的酒店里签下,所以特地挑了个差不多的时间,订好吃饭的房间,等韩应铖签完合同就和他吃饭,知道戚暖也在,薄茜异常热情非要邀请戚暖也一起吃饭。

    戚暖其实不想去,不过人家都大方让陆子来邀请了,她没必要躲在房间里玩阴沉,她一不小家子气,二不心虚。

    要说心虚的人,应该是韩应铖才对,强吻她的人是他,她没必要将罪名往自己头上扣。

    何况,这种腻腻歪歪的事情在豪门里,本身就多得是,她这样落魄的千金都见惯司空了,何况是韩应铖和薄茜。

    戚暖跟着陆子下去,在吃饭的房间外面,美丽的薄茜拿着手机正在讲电话,看到他们来了,便匆匆挂了手机。

    薄茜神色自若地对着戚暖笑笑道:“戚小姐,好巧啊。”

    戚暖回以微微一笑:“我约了韩少的时间在这里谈合同的事。”

    “先进来吃饭吧,吃完饭再谈也不迟。”薄茜边说,边打开吃饭房间的门,进去,自然坐在韩应铖身边,跟他说着话。

    戚暖随后进去,坐在和他们有些距离的位置上,主与客的界线很清晰。

    她看着他们说话,也不攀谈,懒懒的。

    韩应铖好看的手一直在把玩高脚的酒杯,眸底光华流转,戚暖刚好捕捉到。

    菜很快上来了。

    用餐中,戚暖安静地吃着水晶菜,此时酒店的人拿着一瓶红酒进来,当着面开了瓶,逐一给他们三人倒酒,之后便出去。

    韩应铖拿起高脚酒杯,修长手指轻轻晃动,在看。

    “戚小姐,我为之前我对你说的话认真道歉,应铖已经说过我了,我也接受批评,请你不要放在心上。”谈笑着,薄茜拿起酒杯向戚暖示意:“干一杯,泯恩仇。”

    韩应铖说过薄茜?戚暖挑了挑眉,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们,还是搞不清楚他们的相处模式,古里古怪!

    她拿起自己的酒杯,看韩应铖在晃着酒杯,蓦地转瞬,紧紧盯着她,接着起身,三人的酒杯碰杯,干一杯,不知道能不能泯孽缘。

    喝完酒,继续吃饭。

    薄茜的手机响了,她出去接电话,很快回来说学校有学生打架,流血的那种,好像有点严重,她要赶回去担待一下。

    “应铖,我先走了。”薄茜亲吻一下韩应铖的侧颜,男人的肌肤微热,吃饭的房间里的冷气一般,不够凉快。

    薄茜离开后,韩应铖皱眉搁下象牙筷子,拿出手帕擦着脸侧,起身叫上戚暖:“不吃了,跟我上去。”

    戚暖看着一桌菜挺浪费的,不过她也没什么胃口,便跟着韩应铖走了,陆子留下来刷卡埋单,还有事情韩应铖交代他要办的。

    进了电梯,狭窄的空间,空气变得稀薄弥漫着热度。

    韩应铖高大的身躯倚着墙面,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上面,低着眸一下下摸索,莫名的性感。

    戚暖看电梯的红色数字一层层在上升,镜面的反光可以看到,旁边的高大男人目光在凝视她。

    戚暖转头看去,韩应铖连回避也没有,就这样明目张胆地凝视她,灼灼发热,存在感强烈。

    与他目目对视中,戚暖有些心跳失控,韩应铖的眼神越发猖狂露骨!

    ‘叮’,电梯到了,戚暖恍惚回神,跟着韩应铖出了电梯,刷卡,回到酒店的套房里。

    才关上房门,戚暖被身后一股猛力用力拉到墙上禁锢着,还好男人的大手抱着她的后脑勺才没有撞疼她,可也吓坏她了!

    “你发什么疯,别……”戚暖的话还没说完,韩应铖便迫不及待重重擒住她的小嘴,用自己的男性身躯压着她,几乎是撕咬的强吻,带有粗鲁。

    他薄唇上的炙热烫得戚暖的身子不停颤栗,这和刚才的强吻不一样,很疯狂很疯狂,仿佛没有理智一样,抓着她逞凶斗狠似的用强的来!

    “韩应铖,你别闹!”戚暖的包包掉在地上,穿着高跟鞋的脚在踢他,反而惹来他更猛烈的侵碰。

    韩应铖没听戚暖的,温度炙热奇高的大手,钻入戚暖的衣服内,直接触摸她的女性肌肤,那么软那么嫩,带着女人的冰清玉洁。

    很舒服!

    这种感觉极致销魂,韩应铖只觉得怎么摸都摸不够戚暖,手上的力度越发地发狠,喉结狠狠咽动,喘息的声音异常沙哑。

    “疼,你弄疼我了!”戚暖被韩应铖的手劲掐得眼眶都红了,唇被他的薄唇含着,又麻又疼,她轻轻抽泣着:“韩应铖,我疼……我真的疼。”

    “我比你更疼,快要爆了!”韩应铖在戚暖的唇前粗哑地喘息着,俊颜染上欲望的红润,双眼也弥漫着赤红,吸血鬼似的。

    韩应铖还是放开了戚暖,明明那么疼,欲望逼得他快要受不了,但不知道怎么的就心软放开了她。

    他走进房间里,重重摔在柔软的大床,药性在散发,根本不是理智可以控制的!

    “你到底怎么了?”戚暖没敢走近床旁,可她看韩应铖的样子,不对劲!

    “酒杯里下了药,我将你的酒杯换成我的。”韩应铖在薄茜坚持要邀请戚暖吃饭的时候,心里就有防范。所以在薄茜出去接电话的时候,他将自己的酒杯,和戚暖的酒杯,对换了。

    不是酒的问题,是酒杯的问题!

    薄茜肯定有眼线在戚暖的公司里,应该在此之前就知道戚暖也在,才设好了局给戚暖。

    “什、什么药?”戚暖狠狠地吸了一口气,薄茜做的?

    “下流的药。”韩应铖的声音沙哑得不像话,手指用力扯着自己的领带,热汗湿了黑色的衬衫。

    整个人在床上性感得不行。

    “那那那……那我去找人来!”戚暖也是紧张到六神无主,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她觉得她现在的脸和韩应铖的一样红。

    “找谁?”韩应铖哑笑着,目光如狼似虎地盯着戚暖的玲珑身段:“我现在只需要一个女人给我降火!”

    戚暖一僵,随即想到什么。

    “我有我有!”她弯下身,打开自己掉在地上的包包,将里面的东西全倒出来,果然,找到慕唯一之前给她的名片,她一直忘了扔掉。

    如果她现在打电话给慕唯一的话,那韩应铖,那他和慕唯一,那……

    戚暖整个人的心跳往下沉了沉,僵住。

    “你有什么!”韩应铖咬牙切齿地低吼,赤红着眼眸盯着戚暖,薄唇很红:“你要找女人给我降火吗?将我推给其她女人然后你就可以安心跑掉?你想找谁,慕唯一还是酒店的酒家女?”

    “也许都用不上,我敢保证薄茜还在这个酒店里,你这么快就走,她肯定会来找我,然后我就和她顺理成章上床。”

    “你可以走,现在就走!但今天过后,我会将你当成是仇人一样来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