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戚暖受不了韩应铖孟浪的行为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第六十二章戚暖受不了韩应铖孟浪的行为

    韩应铖出差的几天,戚暖每晚都和他在电脑视频见面,邹舟知道后说他们像谈异地恋似的。

    异地、异地,早晚离异!

    现在戚暖才明白为什么异地恋那么容易分手,韩应铖高大地屹立在她面前,男人强悍的气场立即就彰显出来,盯着她的目光锋芒刺臂,这种骤然心跳加速的感觉不是电脑视频能比拟的。

    戚暖一时怔住,抬着头看他贵气的俊颜。

    韩应铖覆上戚暖的白皙小手,修长手指圈着她的皓腕,一边轻抚肌肤,一边将她往房间里轻轻一带:“进来。”

    戚暖跟着他进去,顺手关上房门,他好看的手还在牵着她,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在讲电话,声音磁性:“嗯,你继续说。”

    韩应铖边听电话,边把玩戚暖的小手,突然,俊颜一地,亲吻她的手背,薄唇优雅染指。

    戚暖受不了韩应铖孟浪的行为,脸颊微红地要抽回自己的手,他目光一瞬直视她,喉结在动:“帮我做件事。”

    戚暖看他:“什么事?”

    “去帮我买一杯咖啡回来,楼下就有。”韩应铖喝不惯这里的咖啡,酒店旁边有一间星巴克,尽管口感一般,但他目前需要提神饮品。

    戚暖点头说好,话落,韩应铖将手机挪远一点,向她俯身,搂着她的细腰往他怀里靠,薄唇在她耳廓暧昧低语:“要多糖多奶的。”

    “知、知道了。”戚暖在他怀里抬眸,近近地看了一眼他,这个男人成熟但不失孩子气,他这一面恐怕没几个人知道。

    “去吧。”大手捏了一下细腰,戚暖颤了颤,韩应铖才温声放她,将房卡给了她。

    戚暖拿着房卡,匆匆走了,出去房间,她才潮红着脸儿揉了揉腰间。

    她今天穿的丝质女衬衫,薄并清凉,男人指上干燥的热度,仿佛直接烙在她腰上的肌肤,那么轻薄地捏弄一下,不知道有没有留下印子。

    戚暖手里攥着韩应铖的房卡,咬了咬唇,去给他买咖啡了!

    真是个奸诈商人,占尽她的便宜还使唤她!

    酒店旁的星巴克。

    戚暖点了一杯价格最贵的咖啡,知道韩应铖很嘴刁,要求高脾气不好并且骄傲,是名副其实的纨绔贵少,很难侍候的。

    “多给我几包糖和几盒奶。”戚暖付钱时不忘说道。

    “好的小姐。”服务员装好袋,利索打包。

    戚暖拿着咖啡离开,小票随手扔进垃圾桶里,不问他报销钱了,就当请他喝吧。

    回到酒店的房间,戚暖刷卡进去。

    关着的浴室门,水声淅淅沥沥,戚暖知道韩应铖在里面洗澡,经过时小手轻敲一下门口,告诉他:“咖啡买好回来了。”

    “嗯,先放着。”水声伴随着韩应铖的声音,若不是在酒店,这就像家里日常的一幕,亲密的情侣,或夫妻。

    戚暖闪神摇头,打住自己的瞎联想,她将咖啡杯子放在桌上,上面还散着几份文件,韩应铖的。

    戚暖无意偷看,就那么一眼一瞥,看到一处黑色钢笔圈了又圈的重点——温哥华!

    她拧了拧眉。

    不一会儿,韩应铖洗好出来,矫健的身材只围着一条毛巾,水珠顺着他的人鱼线一路往下钻到他腹下毛巾围着的地方,随着他拿着毛巾擦头发的动作,腹肌与半倮,很性感的男人。

    戚暖别开眼,空气里有他沐浴后的味道。

    她问:“你这边的合同谈好了?”

    “差不多,陆子先替我应酬着,我等下还要再过去。”韩应铖边说,边擦着头发,完事后,毛巾随地丢下。一向都是不会收拾被人侍候的矜贵少爷。

    他找了个风筒,吹着凌乱的黑发,转身吩咐戚暖:“帮我打开咖啡,下三包糖三盒奶。”

    戚暖心里叹气,认命侍候他。

    三包糖三盒奶,用咖啡勺认真地搅拌均匀,戚暖想说可以了,转眸,却见韩应铖背对着她全身赤倮,正在慢条斯理地穿西装。

    宽肩窄腰,一如五年前抵死缠绵事后她迷迷糊糊看到的他的一个背影……

    戚暖顿时发不出声音,别开脸,垂眸盯着冒着热气的咖啡,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继续搅拌咖啡。

    袅袅热气蒸着她的眼和脸,朦胧微微泛红。

    韩应铖穿好西装,修长手指扣着袖口袖扣的同时,目光如炬地紧紧眈视戚暖,裙底下并拢的一双小腿,拿着咖啡勺漫不经心的小手,白净如玉,很想唤她小七,让她抬起眼睛看他,只看他!

    方才,他只是简单的淋了一下身,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尽管是头等舱他也觉得很不舒适,在下面谈好合同后将应酬的部分交给陆子,他便先上来房间休息,等他们喝得差不多再去签合同。

    戚暖来了,他只觉得浑身精神并且发着热,就像没开过荤一样看到念念不忘已久的小鲜肉,血液抑制不住亢奋沸腾!

    很热!

    必须要淋个浴降火。

    “咖啡拿过来给我。”韩应铖的声音很低沉很低沉地开腔,视线如影随形。

    戚暖将温热的咖啡,拿过去递给他,看着他一口口在喝,俊颜上没有很明显的嫌弃,很赏心悦目。

    她询问他:“我在这里等你吗?”

    韩应铖颔首:“嗯,等我谈好了就谈你的。”

    “ok,我等你。”戚暖在工作上已经磨砺出很好的耐心,可以归功于小时候学钢琴的功劳。

    “那么乖。”韩应铖饱满的喉结滚了滚,目光深深地俯视比他矮不少的戚暖:“正好帮我系领带,去行李里挑一条给我。”

    半开的行李箱,衣物放置整齐,卷放在一个个盒子里的男士领带,都是同一个国外名牌。

    戚暖瞥了一眼,知道是英国贵族最喜欢的一个品牌,价值不菲。她看韩应铖一只手拿着咖啡,确实不方便系领带。

    她过去给他挑了一条好搭配西装的领带,回来站在他高高的面前必须踮起脚才能够得上他的脖子,他的黑色衬衫三颗衣扣随意开着,露出男人的锁骨。

    她将领带先搭在他脖子上,小手帮他将衣扣一颗颗扣回去,然后再帮他系领带。

    韩应铖在喝咖啡,戚暖在系领带,各施其职,但他性感的喉结一下下咽动在戚暖的眼里。他的目光高高俯视,可以轻易看到戚暖锁骨前的白肉,项链的尽头是他强加给她的戒指,长度,正好夹在她的胸部间。

    想到这,韩应铖眼神幽邃。

    分不清是谁在引诱谁。

    “好了。”戚暖收回自己的手,脸红得有些不自然,从来没有这样侍候过男人,就算是乐祁泽也没有。

    年纪小的时候,都是乐祁泽照顾她,她只有见过乐祁泽在她面前打过领带。

    一直觉得男人成熟的象征,在于西装和领带上。

    韩应铖喝完咖啡,修长的手指用力掐扁纸杯,丢掉一旁的地上,戚暖看他薄唇上有淡淡的咖啡沫,想提醒他。反而被他猛地扯入怀里搂着,薄唇狠狠吻着她,那股凶猛劲像几天没沾过肉味一样,大手掌托着她的后脑勺,唇齿激烈交缠着。

    戚暖细皮肉嫩的不够力气跟韩应铖硬碰硬,缓缓张开唇瓣任他予取予求,强烈的男性荷尔蒙令她身子发软,交缠的嘴里尝到香滑的咖啡味道,清新并迷离着。

    是一种刺激的感觉。

    戚暖发软的腰身被韩应铖强而有力地搂着,她没敢用力抓他的衬衫,他等下还要去和客户应酬,留下太明显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他离开的时间是去和女人开房……

    胡思乱想着,戚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考虑韩应铖的形象问题,都到这个时候了,明明是他在强吻她!

    一吻完毕;

    韩应铖灼热地注视着戚暖,潋滟的红唇吐气如兰,被他吻狠了,身子软得像没有骨头一样,紧紧贴着他的身体,还微微发着颤。

    娇气得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韩应铖拦腰抱起戚暖,将她放到舒适的沙发,矜贵的手摆好她的裙摆,拿起旁边的毯子盖在她膝盖上,再而在她背后垫了个柔软抱枕,将房间的空调调好。

    他俯下高大的身,浅吻戚暖漂亮的唇角,声线黯哑:“等我回来。”

    戚暖若有似无地应着声,看到韩应铖薄唇上的咖啡沫早就干干净净了,都在刚才的激吻中,被她舔掉……

    戚暖顿时整个人颤栗,脸儿红得不行,直到韩应铖离开,‘啪哒’轻轻的关门声,她才渐渐回神,身子斜歪在沙发上,白嫩的手指纠结地揪着毯子,贝齿咬着红唇,越发酥麻。

    男人走了,激情的余韵并未消失,戚暖眼角湿润。

    ***

    30分钟。

    房间门外有人敲门,是酒店的清洁阿姨,按时会来打扫宾客的房间。

    戚暖开门让她进来,房间确实需要打扫,韩应铖的习惯很公子范儿,什么东西用完就会丢,你不能指望他会收拾屋子打扫房间,那都是不现实的。

    说什么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默默无闻的女人,戚暖觉得这个女人,是保姆大妈……

    “小姐,浴室里的衣服还要吗?”清洁阿姨询问道。

    戚暖进去浴室一看,是韩应铖刚换下的衣服,男人的西装、长裤以及内裤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