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我房间里没别的女人你还不高兴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第六十一章我房间里没别的女人你还不高兴

    吃完饭,洗完澡,戚暖躺在床上舒服得骨头都软了,七夕七年趴在她的床上在涂鸦,她拿起他们今天写的小作文认真看了看,女儿写的都是自己心目中幻想的爸爸形象。

    高大威风,有钱疼她和弟弟爱护妈妈。

    至于儿子写的明显只为交功课,最后唐突的写了一个问句:长什么样的?

    戚暖不由失笑,捏了捏儿子的小俊脸提问他:“你觉得他长什么样?”

    七年看到妈妈手里拿着他的小作文,反应很聪明,仰头骄傲道:“至少要长得像我这么好看,长得不好看的不符合我们家基因。”

    七夕在旁边头点点附和:“对的对的,要好看。”

    戚暖笑个不停,原本的坏心情都被两个孩子逗乐了,她想到韩应铖俊美贵气的五官,看了看旁边的小翻版,小声感概:“那他还是长得很好看的。”

    两个孩子在涂鸦画画,注意力一下子就转移了,没听到戚暖的嘀咕,很好忽悠的年龄。

    画完画,戚暖打发七夕七年出去看电视,她今天有点儿累,想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不知道过了多久,戚暖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手机铃声吵醒了她。

    她在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摸索到手机,也没看是谁打来的电话,便接起来电,声音比平时还要柔软:“喂?”

    “睡了?”男人磁性的声音传出,在夜里格外格外低沉。

    是韩应铖!

    戚暖在床上坐起身,顿时清醒一半,揉着眼睛,用浅浅的尾音回他:“嗯。”

    “才九点而已,很累吗?”韩应铖撩起薄唇,心里一软。

    他在酒店的高级套房里,刚洗完澡,望着高空的上海夜景,隔着一座城市的距离,突然很想戚暖,无论身体还是心里都无法抑制地想这个女人。

    是挺累的,因为你的后宫,戚暖没跟韩应铖抱这个怨,不想显得她很在意似的。

    靠着枕头,她懒懒道:“没有。”

    “那就先别睡,去开电脑上网,和我连视频陪一下我。”韩应铖强势地命令道,已经坐下椅子,打开桌上的笔电本,见戚暖没回应,他峰眉微动:“这么快就不听话了?我想你了,你不让我见,明天我就让人直接带你过来上海见我,几天几夜都在酒店里陪着我,好不好,嗯?”

    性感的男人声线,赤果果的耍流氓!

    戚暖咬着红唇,下床去开电脑:“我在开电脑了,我电脑开机很慢的。”

    “我等你。”韩应铖说,目光紧紧盯着电脑的屏幕,深谙。

    连接上网络视频。

    韩应铖的电脑很高清,映出戚暖的白净脸儿。每一个微妙的细节都在韩应铖的眼里一寸寸清楚地眈视着,喉结滚了滚。

    她刚睡醒,长发乱着,眼角微红,偏偏她又生得白净嘴唇也好似要比别人红润,裹在睡衣里的身子,更白嫩。

    很美。

    韩应铖眼眸一暗,看戚暖的眼神越过他的人瞟他身后,戏谑问她:“在看什么?”

    戚暖好奇他的房间里有没有其他人,他找到薄安了吗?

    电脑的画面一转,戚暖彻底看清楚韩应铖所住的酒店房间,很豪华,大床上凌乱着男人脱掉的西装,还有黑色的男士内裤……

    戚暖脸上一红,画面很快转回韩应铖,他穿着酒店的浴袍,衣口敞开,露出锁骨和结实的胸膛,性感的人鱼线一直蔓延到他腹下,系着的浴袍腰带挡着:“房间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没其他人。”

    他矜贵的手撑着脸,五官俊美,强调地盯着她:“没其她女人。”

    戚暖尴尬地别开脸,确实没看到有其她女人在,连薄安的影子也没有,他还没找到人?

    “不高兴?”韩应铖很想用手捏着戚暖的脸儿,让她正眼看他,修长手指按着自己的指节,发出骨头的声响:“我房间里没别的女人你还不高兴?要给我脸子看?”

    戚暖才没有,转眸看他:“你的手机号码值10万。”

    韩应铖一顿:“嗯?”

    “慕小姐今天来找过我,想用10万买你的私人手机号。”戚暖跟他报个备,免得以后慕唯一拿到他的号码,要冤她。她是被人冤怕了!

    “你将我卖了?”韩应铖俊颜薄冷,很不爽!

    “没有。”戚暖摇头,看着他斟酌道:“不过我好奇你的意下如何,10万……你让我赚吗?”

    这话,戚暖只敢在隔着电脑,隔着一座城市的距离问韩应铖,在他面前她是不敢问的。

    “我的魅力比不过慕唯一的10万吗?”韩应铖似笑非笑看戚暖红的脸:“乖,别为了一点小钱惹我生气,这不值当。等我回来我会补偿你的,这几天晚上,都陪着我视频聊天,知道吗?”

    每天晚上都当他的陪聊?戚暖咬着红唇,小声说:“我晚上可能要加班的。”

    “也对。”韩应铖认真颔首:“我还是让你的老总派你明天去上海出差吧。我也不喜欢和你隔着电脑对视,想摸你一下都不行。”

    戚暖身子一颤,最怕他这样了,公司不知道她有两个孩子,老总要她出差她拒绝都不能:“别别别!韩应铖,我有两个孩子要照顾,你不能这样为难我!”

    韩应铖极缓扫过戚暖颤动的胸部,单薄的睡衣隐约勾勒出她没穿内衣,很柔软丰满的感觉。他胸膛发着烫,声线喑哑:“陪不陪我,嗯?”

    “陪!”戚暖用力瞪他,流氓!

    七夕七年在客厅闹腾的动静很大,韩应铖在这边通过视频都能听得到,戚暖不放心:“我出去看看。”

    韩应铖悱恻缠绵地嗯了声,看着戚暖起身出去,不长的睡裙遮不住她白嫩纤细的腿儿,但很快就看不见。

    韩应铖点了一支烟慵懒地叼在嘴里吸了一口,在弥漫的青烟中目光越发幽深。

    戚暖安抚好七夕七年回来,韩应铖已经抽了三支烟。目前的半支,在戚暖坐下电脑前时,他用手捻灭在烟灰缸里,习惯不让她吸到二手烟。

    是一个拥有名门极高涵养的男人。

    “你女儿在闹什么?”韩应铖的关注点,只有女性。

    “看电视太兴奋闹的。”戚暖温柔笑道,拿起电脑旁的水杯喝了口水,以为韩应铖已经关了视频,没想到还在等她:“你的外套已经洗好了,你回来后我再还给你。”

    “嗯。”韩应铖失神盯着戚暖脸儿上的笑,心里很喜欢。

    “你还不睡吗?”戚暖转头看向闹钟,快晚上10点了,她等下还要哄七夕七年睡觉。

    “看着你,我很想睡。”韩应铖哑着声,此时,很想很想对戚暖做点什么!可惜他不在韩城,抱不到这个女人!

    戚暖肤白容易脸红,每每都会给韩应铖调戏得脸颊潮红,此时也一样。她不停喝着水,不理他轻薄的话。

    10点前,韩应铖才放过她,让她休息,知道她还要照顾外面两个小鬼。

    戚暖关上电脑,心跳未稳,瞥过梳妆镜子,自己的脸色绯红,咬着的唇也是红的,烟眉凝着,一副含春样。

    她用手用力揉搓自己的肌肤,红得更明显,没好气地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才哄七夕七年睡觉。

    一夜辗转难眠,戚暖到后半夜才睡着过去的,还做了旖旎的梦。

    男人性感的身体和她赤倮倮地紧抱在一起,腰贴腰,腿贴腿,薄唇含着她耳垂,很热很热。

    戚暖热醒的时候,软绵的身子出了不少汗,才发现原来家里停电,风扇停了才会越睡越热。

    她软在被褥上,胸部沉甸甸地起伏着,身子粘着汗很不舒服,特别还做了那样难以启齿的梦,她抹黑起床去洗了个澡。

    ***

    一连3天,戚暖晚上都和韩应铖视频陪聊,话题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她不说,他总会戏弄她。所以反而是她说的多,他在听。

    唯独有没有找到薄安,韩应铖没有提过,她也心虚得不敢问,担心韩应铖会看出她的紧张察觉到端倪。

    戚暖觉得,韩应铖有意在回避薄安的话题,他肯定清楚她知道他出差是要去找薄安,但其实他一直很少提到薄安,仅仅在她面前提过一次。

    男人不是一般的狡猾,不想提的都是心里很在乎的。在韩应铖心里薄安应该是最特别与众不同的。

    星期五,上午。

    韩应铖从上海回到韩城。

    戚暖接到他电话的时候才上午10点在上班。

    他正在韩城的酒店里,因为赶着要签一个合同,他一下飞机就先去了酒店准备,没有时间回家。

    韩应铖在电话里让戚暖现在过来一趟,他这边的合同谈好后,顺便就将她的合作细节给谈了。

    戚暖想到她这几天的陪聊没有白费,韩应铖估计消气不虐她了,拿着包包离开公司坐计程车去韩城酒店,想起他的外套还在家里,只能改天再还他了。

    今天先将公事办好!

    去到酒店。

    戚暖付了钱下车,坐电梯上去的时候她给韩应铖打个电话说她到了,去他开的房间门牌号前,她轻敲房门,以为开门的人会是他的助理陆子,没想到是他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