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做他备胎中的云备胎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第六十章做他备胎中的云备胎

    戚暖不想作死,尽管她很需要钱,但也不敢卖韩应铖的私隐,这个男人生气的时候很可怕,而且她隐隐觉得她不是每一次都可以那么走运能让他中途停止。

    韩应铖对她有一份恻隐之心,她不知道从何而来的。

    “慕小姐,恐怕我爱莫能助,我平时和韩少联系都是要先透过他的助理,他的私人手机号码我哪够资格问到。”戚暖还是婉拒了慕唯一,将支票推回给她。

    “不能助,一定是钱没达标,戚暖小姐是嫌10万太少了,是吗?也许你可以开个价。”慕唯一用手托着瓜子脸,就等着戚暖明码标价,认定戚暖是韩应铖身边有关系的人。

    昨晚在酒店,她看韩应铖坚持要戚暖坐他的车,两人之间耐人寻味,随后她打听戚暖的公司情况。戚暖刚调来韩城工作,据说在南城有一个富二代男朋友,此人还是韩应铖的朋友。

    因此,慕唯一认为,戚暖也是韩应铖的朋友,问个手机号码应该不难。

    戚暖凝眉,不喜欢慕唯一的口气:“韩少的手机号码不外传,慕小姐不知道吗?我既没有也给不了你。如果你不差钱的话,不如找个高级黑客去黑韩少的电脑系统吧!”

    慕唯一一愣,认真审视戚暖,分不出她是否在开玩笑,这种事一旦被发现,随时能坐牢,而且得罪韩应铖,慕唯一不敢。

    这个魅力性感的男人,浑身张弛着危险气息,那双深沉的眼眸诡谲难测,难以忘记第一次见韩应铖,她的闺蜜一边偷看他一边跟她说,这个男人在床上方面一定很强,可以给女人带来无上快感。

    她心里爱慕不已。

    “我喜欢韩少。”慕唯一突然对戚暖表露心声:“可惜我回国得晚,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但我不认为自己的条件比他女朋友差,我只是差了一些和他日久生情的时间而已。不知道戚暖小姐可不可以做一回好人,帮我和韩少制造机会,以后我肯定重金答谢你。”

    简单概括成一句话就是说:做媒人,拉红线!

    戚暖烟眉浅浅,心情莫名不好,她知道像韩应铖这种男人在外面的爱慕者肯定很多,可那都是与她无关的,现在竟然找上她要她撮合,算什么事儿!

    她看上去像自虐的人吗?韩应铖真是艳福不浅!

    她拒绝道:“慕小姐,我实在帮不了你,你可能误会了什么,我和韩少也就是公司合作的关系,没别的交情。”

    说完,戚暖叫服务员埋单结账,慕唯一争着给钱,她还是自己出钱付了,保存好发票,明日回去公司交给财务部可以报销。

    临走前,慕唯一递了一张名片给戚暖:“这是我的名片,你先留着,说不定以后我们还有见面机会。”

    戚暖接过慕唯一的名片,留着了。

    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是社会默认的规矩,她在职场也洗礼了几年,知道要懂得变通,没钱,个性不能当饭吃。

    刚要准备离开,却在门口碰到薄茜,三人撞个正着,戚暖心里叹气,得要多倒霉,才能这么冤家路窄。

    情敌见面,慕唯一笑眯眯地和薄茜打招呼,说真巧。两人就像好姐妹似的,聊着女人的话题。

    戚暖正好有电话来,回避一下去接电话,邹舟打来的,说她刚好在七夕七年的学校附近见客户,等下谈完后就顺便开车过去接他们放学,让戚暖不用去了。

    戚暖连忙说太好了,她从这边过去要转车,路能绕晕人。

    和邹舟聊完电话,戚暖收起手机过去看慕唯一已经走了,薄茜还在门口站着,戚暖觉得薄茜是在等她。

    薄茜微笑看着戚暖:“我约了朋友在这里聚餐,没想到这么巧遇到你,你和慕唯一认识?”

    戚暖没说认识不认识的,防着道:“她是我一个客户的朋友。”

    “哦。”薄茜点头的同时还若有所思:“我们坐下来聊聊。”

    戚暖想说不必了,但薄茜已经叫来了西餐厅的经理,挽着她的手俨然感情很好的闺蜜一样,拒绝都难拒绝,总不能将人推开。

    西餐厅经理给她们在外面开了两个位子,薄茜的朋友在楼上的包间聚餐。

    戚暖让薄茜不用点餐,有话直说就行。她实在没有胃口和薄茜吃饭,喝着水都觉得难喝,心里反感。

    薄茜看了看戚暖,手指滑过发尾的卷发说:“之前,我在应铖的床上找到一根女人的黑色长发,可能是慕唯一的。”

    戚暖咽下口里的水,心里清楚肯定不是慕唯一的。

    她缓缓放下水杯,琢磨着薄茜是不是在试探她,一般这种事情正常人只可能告诉身边亲密的女闺蜜,她和薄茜连朋友都算不上,告诉她,很不合理。

    恰好,她和慕唯一都是黑色的直长发。

    她不知道这么细微的一根头发薄茜是怎么找到的,但是,单凭一根头发就怀疑她和慕唯一,薄茜的疑心不是一般的重。

    薄茜看了一眼戚暖的反应,继续说道:“你可能不知道,应铖身边一直有很多桃花,好的桃花我也不拦他,可惜都是一些烂桃花。比如这个慕唯一,在国外就闻了名的玩得开,喜欢泡吧,男朋友换一个接一个。刚回国不久,就开了好几场迷幻派对,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女人,戚小姐认为她配得上应铖吗?”

    此时,薄茜美丽的脸蛋上多了几分鄙夷之色。

    戚暖很烦这些事,拧眉道:“薄小姐,我不太清楚你和慕小姐的个人恩怨,再说,配不配得上也不是我说了算的。”

    “戚小姐何必妄自菲薄,你比慕唯一好。”薄茜笑道,优雅美丽。“我想掐断这个烂桃花,戚小姐如果跟应铖好的话,我自然不用再担心。应铖其实很会疼女人,特别你年纪比他小那么多,他只会更疼你。我们两个可以和睦共处,何必再添一个慕唯一?”

    薄茜在之前的慈善晚会上,就有感觉到慕唯一对韩应铖爱慕,她不喜欢慕唯一,和她不喜欢戚筱的道理一样,这些千金都不是温室的花朵,各有各的手段,现在慕唯一突然结识戚暖,肯定有想法在里面!

    “薄小姐,你作为一个校长说这些话合适吗?而且这个事我之前已经拒绝过你。你应该去找慕小姐商量,她肯定很乐意和你和睦共处。”戚暖气到极致反而想笑。

    薄茜、慕唯一,一个想让她拉红线,一个想让她掐桃花,她是韩应铖的谁?

    都是奇葩!

    戚暖拿起包包就走,薄茜还想叫住她,恰好楼上有几个女人下来,看到薄茜问薄茜来了怎么不上楼,原来是聚餐的朋友。

    “我刚来,碰到个家长被她缠着聊了几句。”薄茜和朋友说着,目光看向西餐厅门口,戚暖已经走远了。

    薄茜不屑冷笑!

    分明是一个假得不行的女人,未婚生子的事都做了,在床上跟男人搞也搞过了,还装什么纯!

    ***

    戚暖一路疾走去公交车站坐公交车回家,等车的时候,一肚子的火气越想越不平,她拿出手机有种冲动想打电话给韩应铖发脾气,都是他的原因!

    有薄茜薄安还不够,现在又来了一个慕唯一,那么多女人他干嘛要缠着她!

    电话最后并没有打出去,因为戚暖看到公交车站旁,有一对情侣在吵架,女的在发脾气,男的在低声哄……

    戚暖呆呆看着,深呼吸,将手机收回包包里,垂眸,心乱如麻地等车。

    她知道她上心了,不然她不会这么生气,还想对韩应铖发脾气。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倾向,韩应铖以后肯定要和薄茜结婚的,以他家里的情况,韩薄两家的联婚是毫无悬念的事。

    除了薄茜,他心里还牵挂着一个薄安。

    她再对他上心,不是要做他备胎中的云备胎?这太悲惨了!

    戚暖抬手,轻拍自己的脸颊,清醒清醒,下午六点多太阳的热度还没散,晒得她犯傻了!

    公交车来了,戚暖上车嘀卡,找了个位置站,吹着冷气头脑渐渐清醒,火气也消褪下去,还好那个电话她没打出去,否则骂完韩应铖,她也怕会收不了场。

    40分钟。

    到站下车。

    戚暖趁还没天黑,先去洗衣店那边将韩应铖的外套拿回来,老板娘刚吃完饭闲着没事问她:“你老公呢,没来?”

    戚暖一愣,后知后觉才知道是说韩应铖,顿时俏脸一红,摇头否认:“我没有老公。”

    “是不是吵架了?”老板娘已婚,也是过来人:“我告诉你,男人吵架天生吵不过女人,不过天生就会哄女人,你越是生气他就越是紧张。你回家就将衣服扔给他,也不要做饭给他吃,他就知道来哄你的了。”

    戚暖憋红着脸没说话,拿了衣服就赶紧走,有理也说不清

    韩应铖不是她老公!

    回到家,七夕七年拿他们今天写的两篇小作文给戚暖看,主题是《我爱爸爸》。

    戚暖顿时心更累:“为什么不爱妈妈?”

    “放心小七,你是妈妈也是爸爸啊。”七夕嘴甜,很会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