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她怕他坐飞机回来掐死她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第五十九章她怕他坐飞机回来掐死她

    第五十九章她怕他坐飞机回来掐死她

    戚暖眨眼看着郑念夫人,脑海里突然闪过几个字‘家族争斗’!

    韩老一直没发话慢慢喝完一杯茶,搁下紫砂茶杯,他的手指在上面点了点,戚暖会意,默默给他再续一杯。

    茶香醇厚,适合悠闲品尝,太吵则影响韵味。韩老喝着茶终于发话:“我喜欢安静的小姑娘。”

    戚暖一呆,郑念的目光移到她身上,审视片刻质问:“你是谁?”

    陆子抢在戚暖前面回答:“她是新来的女秘书。”

    谁的女秘书?韩应铖的?戚暖拧拧眉,肯定是韩应铖让陆子这么说的!

    “应铖一年换这么多女秘书,这事传出去多不好听。外面的人都会以为我们韩氏集团要靠潜规则才能进来。”郑念面色不虞地教训陆子,明显在指戚暖:“你这模样,大学毕业了没?按理说应该要先当实习生才对,怎么当上的女秘书?”

    戚暖觉得自己真够冤,来泡壶茶还能卷进韩家的家族争斗,不过她才不看郑念的面色,她就一路过的外人也不拿韩氏集团的工资,关她什么事儿!

    “夫人误会了,我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只是长得年轻而已。就像夫人一样,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韩少这么大一个儿子的人。”戚暖微笑着胡说八道。

    郑念夫人的面色当即一僵,戚暖看着看着就知道自己蒙对了!

    郑念应该不是韩应铖的亲妈,两人说是姐弟还能可信一点,母子根本就不搭!

    郑念没再理陆子和戚暖,坐下来和韩老谈着心:“爸,昨天晚上向东被应铖气到了,不然今天也会一起来看你。昨晚好不容易约好一家人吃饭,我们等了应铖一晚上,他也没来,深夜11点多才出现,饭菜都凉了。让厨房重新热一热,他才吃了没两口,出去接个电话,回来就说要走了。向东被这个儿子气得心都疼了。”

    戚暖眨眨眼心虚垂眸,昨晚韩应铖都跟她在一起……

    韩老喝着茶问,韩应铖听的谁的电话,有什么急事?

    郑念面上不太自然地说道:“好像说在上海有薄安的消息,他要过去找她。”

    戚暖偷偷吸气,攥紧的手心都要冒出冷汗,韩应铖不是去出差,而是去找薄安!

    说不定,这次直接就将薄安接回来韩城,薄安见到她,不会抖她出来吧……

    郑念继续诉着苦:“爸,我知道应铖很优秀,韩家的人都惯着他,可他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以后向东老了还要指望着他孝顺,这……”

    韩老打断郑念接下来的话,指指戚暖吩咐道:“给她倒一杯茶。”

    戚暖回神,给郑念倒了一杯茶。

    韩老看郑念将茶喝完,面庞严肃道:“喝了茶就消气,你是个长辈连容人的气量都没有吗?他们一个是我儿子,一个是我孙儿,我两个都帮。现在是我的休养期,以后这些事情不要告诉我!”

    郑念应了声,没了脾气。

    韩老很偏袒韩应铖,甚至儿子韩向东也比不上韩应铖,自小孙儿就跟着他长大,学的也是他教的。韩老很欣赏韩应铖的性格,做一个集团的决策人,必须要有很强硬的菱角,该霸道时就该霸道,太规规矩矩的韩老不喜欢。

    韩应铖像足他年轻时候,一样的强势骄傲!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戚暖下午还要见客户,很赶的,想要走了,她不停给陆子使眼色,不知道是他真看不到还是假看不到,没给她反应!

    不愧是韩应铖的得力助理,戚暖无语了。

    放凉的乌鸡汤,上面飘着一层鸡油,看上去不太可口,韩老叫人拿去倒掉,几个护工都有些迟疑,知道郑念是韩向东的老婆,私底下也给过她们不少红包,不好直接落人家夫人的面子。

    “你去倒掉。”韩老指了指旁边在看手表的戚暖,说道。

    戚暖将乌鸡汤拿去倒掉,没看郑念的面色,主治医生进来给韩老量血压,让他多休息,他们便先离开。

    在外面等电梯的时候,郑念突然问戚暖:“你叫什么名字?”

    “戚暖。”她如实说,估摸着郑念想回去炒她鱿鱼,她无所谓,反正又不是真的女秘书。

    郑念笑了笑,没说什么,电梯来了,她进去,戚暖和陆子也跟着进去,零交流一直下到一楼。

    郑念有豪车接送,上车离开。

    陆子这时才对戚暖说:“小七小姐,我开车送你回去公司。”

    戚暖摇头:“不用了,你送我去客户那里,我还有工作要做。”

    “好的。”陆子连忙去开车出来。

    在车上,戚暖听陆子跟她说的一些关于韩应铖家里的豪门恩怨,她认为是韩应铖授意他说的。

    陆子肯定不敢擅自主张告诉她。

    韩应铖家里的情况比她想象中要复杂一些。韩应铖的爸韩向东,有两任老婆,大老婆生了两个儿子,韩应铖以及他大哥,也就是娉婷的爸。大老婆死后,郑念才进的门。

    郑念其实比韩应铖才大4岁,非常非常年轻。之前郑念也怀过一次孕,双胞胎还验出是儿子,很受韩向东重视。

    之后,郑念的这对双胞胎不知道怎么的被韩应铖的大哥搞流产了,韩向东大怒,卸下大儿子的总裁职务,逐出股东大会,现在仅有一小部分的家族股份,基本没有实权。

    大儿子卸任后,韩应铖替补大哥的职务收拾局面,还好能力出色熬了一段时间才给他稳住局面。

    但是,郑念这个女人很会吹枕头风,导致韩应铖和韩向东父子俩的感情,一年不如一年,隔阂越来越深。

    韩爷爷是最偏袒韩应铖的人,在韩家也是地位最高,韩应铖还是自小跟韩爷爷学本事的,在韩家谁都得惯着他。可目前韩爷爷在住院,韩应铖除非必要都不会打扰老人家休养身体,毕竟已经年迈,不适宜再操劳。

    可以说,韩应铖和他大哥的前景,并不那么乐观。如果郑念再怀一次孕,还是个儿子,直接就能威胁到韩应铖。

    说不定,现在如何如何努力经营韩氏集团,以后都是给郑念母子俩做嫁衣的可能性。

    豪门争斗,一个正受宠的后妈,和一个死了妈又和亲爸的感情很差的儿子,谁玩得过谁,很悬!

    戚暖想,韩应铖需要和薄茜联婚的原因,估计就是这个。

    韩家、薄家本是不相伯仲的名门望族,这联婚的利益,只多不少,加上韩应铖本身所需要的,完全是双赢的局面。

    郑念应该很怕韩应铖的!

    一路上,就陆子说,戚暖听着不语,直到去到她约好客户见面的西餐厅,她才对陆子说了声谢谢,然后下车。

    豪门的事豪门的人解决,她早就不在这个矜贵的圈子里,以前也算是个另类的存在。

    她没什么话好说的,韩应铖其实也够精明了,只要他和薄茜一结婚,整个韩家随便他怎么玩儿。

    不过可能,相比薄茜,他更愿意娶薄安吧。

    进去西餐厅。

    戚暖找到客户的那一桌,旁边还坐着一个面熟的美女,慕唯一。

    她挑了挑眉。

    “戚暖小姐,你好。”慕唯一起身,向戚暖友好伸手:“余总是我爸爸公司的老客户,他说今天约了你本人签合同,我就跟着来了,你不介意吧?”

    “当然不介意。”戚暖和慕唯一虚握手,嘴上客套。

    “那就好,你们谈吧,不用管我。”慕唯一给自己点了杯咖啡,还给戚暖点一份a餐,很熟络。

    戚暖和余总谈得很顺利,很快就将合同签下来,有卖慕唯一面子的嫌疑。

    不过戚暖犯不着管别人的想法为难自己,能签下合同她很开心,她的目标很明确,多赚钱养娃还要存妈妈的医药费。

    余总还有事,签了合同后先离开了。

    这时,服务生将一杯咖啡和一份a餐端上来。

    戚暖知道她至少要吃完这份a餐才好离开,别人慕小姐的心意,她总不好说不吃先闪了。

    “戚暖小姐,接下来谈谈我们的合作吧。”慕唯一喝了口咖啡,笑容甜美。

    戚暖拿着刀叉切鱼排问她:“慕小姐父亲的公司,有想和信宏合作的倾向?”

    “不。”慕唯一从名牌包包里,拿出一张支票,放在餐桌上推给戚暖:“是我和戚暖小姐的个人合作。”

    戚暖觉得鱼排里有刺,很难吃,她没有食欲便放下刀叉,看了眼慕唯一的支票,10万。

    她笑。“我不懂慕小姐是什么意思,如果是要我当商业间谍我自问本事不够。”

    慕唯一摇头,解释并说明:“我今年才从美国毕业回来,还没接管我爸爸的公司,自然不是这些事。我听说,戚暖小姐和韩少的合作很有渊源,不知道你有没有他的私人手机号码?”

    戚暖才不惹韩应铖的爱慕者是非,直接说:“没有。”

    慕唯一将那张10万支票,几乎推到她手边:“那我希望戚暖小姐可以帮我一个忙,这10万你先收下,帮我问到韩少的私人手机号码,这些钱就是你的了。”

    10万,换韩应铖一个手机号码,戚暖眼皮一跳,差点忍不住拿自己的手机出来,读给慕唯一听。

    不过她怕。

    韩应铖中午才叫她乖一点等他回来,她转身就将他的手机号码卖了,她怕他坐飞机回来掐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