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你没跟男人谈过恋爱吗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没想到韩应铖还在,呆呆看着他捻灭手中的烟蒂,步伐修长地走向她,烟味在来到她面前的时候,已经变得很浅淡很浅淡。

    微风鼓动他的衣领子,他很高大,屹立在她面前,仿佛连风都能挡住,变成是他高高在上俯视她。

    “你不是走了吗?”戚暖不知道韩应铖为什么没走,还是走了又再折回来?

    “前面那段路没有路灯,我送你过去。”韩应铖看戚暖抱着个衣物袋,矜贵的手强势地牵着她白皙小手,五指紧扣。

    “那段路的路灯坏了,你也知道?”戚暖不知不觉被韩应铖牵着手跟着他走。

    她搬过来之前就已经坏了,这里比较偏僻加上出租公寓多,好几个星期都没有人来弄。

    她一般很少在晚上走那段路。

    “嗯。”韩应铖知道。

    戚暖点点头,视线垂下看着她和韩应铖手指绞缠掌心贴着掌心的双手,男人的手比女人要大很多,宽厚有力还能摸到手背上的青筋,一点也不单薄,很强大的感觉,和这个男人一样。

    出去小区的时候,值班的保安目光投来,肯定认得韩应铖,戚暖若无其事,直到走远了,她才挣了挣韩应铖的手。

    “老老实实让我牵一下你的手会怀孕,嗯?”韩应铖目光一瞥,手上用了力,戚暖顿时就挣不开他。

    “你就不能正正经经说话?”戚暖对怀孕这个词,有些心虚有些敏感。

    她看韩应铖对别的女人都不是这样说话的,就是对她,总喜欢恣意戏弄。

    “你没跟男人谈过恋爱吗?乐祁泽怎么让你这么小就怀孕?”韩应铖低眸看她,目光异常幽深,出奇平静。

    相册里的照片,韩应铖一张张都看过,戚暖大概11、12岁就跟乐祁泽在一起。他五年前查过戚暖,她的父母早逝。韩应铖认为她和乐祁泽不是一般的青梅竹马,应该是收养或借住的关系,那么该做的不该做的她和乐祁泽都应该做过。

    但韩应铖清楚记得,戚暖和他发生关系时,还是纯洁的第一次。乐祁泽在此之前没碰过戚暖,是否在此之后,发现戚暖不是c女才强迫戚暖怀孕?

    韩应铖越想越冷酷,他不会放过乐祁泽!

    戚暖白皙的手被他牵得很紧,一路随着他走,半昏半暗的路没有路灯,只有时不时经过的车辆车头灯,那么安静的夜晚,有一个男人在显得有安全感很多,特别这个男人高大挺拔,气场还很强。

    可以保护她。

    戚暖第一次觉得韩应铖还挺靠谱的,可能有些安全感,只有男人能给女人。

    她没有真真正正谈过恋爱,和乐祁泽也是跳过这部分直接在一起的,和韩应铖更是……直接就上了床。所以她就算有两个孩子,其实对男人的追求表现没什么经验。

    “改天有空你去一趟荣光医院,我爷爷喜欢喝你泡的茶。”韩应铖声音磁性道。

    “好。”戚暖琢磨着应下,没敢说不好。

    信宏和韩氏合作,韩应铖那一关她必须要过的,顺着他让他心情好对她开展工作也有好处。而且,她需要钱,那30万的支票她终究没有砸到乐祁泽脸上,出一口气要30万她装不起这个清高,以后妈妈的治疗医药费才是重要的。

    主治医生说,荣光医院近期会有个海归的天才医生入职,是院长花重金诚聘回国的,专治这方面的权威专家,对她来说是很难得的机会!

    戚暖想到时候转这个医生主治妈妈的病情,但是,30万肯定远远不够医疗费用,必要时候她还得再想办法。

    经过那段没有路灯的路,再走5分钟就到洗衣店,附近唯一的一间。

    戚暖看还没关门,将衣物袋里的衣服递给老板娘,一边聊着需要怎么洗,一边签取衣条。

    韩应铖有意思地看着,那么小的一个店面,戚暖好像很熟悉似的,签完取衣条,叮嘱两句,就付钱离开,像个持家有道的小主妇。

    “可以了,到时候洗好我还给你。”戚暖边说,边将取衣的凭条放到牛仔裤的裤袋里,韩应铖牵起她的手,她很自然跟着他走。

    老板娘顶了顶老花眼镜,眯眼,还是头一回见戚暖的老公,之前几次,都是戚暖和两个孩子一起来,那对龙凤胎很可爱,叫她姨姨,让她算便宜一点,她就特地给他们打了个8折优惠。

    没想到戚暖的老公这么高大俊美,难怪两个孩子生得这么好,一家子的基因就是强大!

    ***

    回到公寓楼下。

    戚暖跟韩应铖说了声再见,准备转身回去,他却拉着她的手,猛地低下头,用薄唇吻着她微张的小嘴,气息浅浅灌溉,性感并迷人。

    “进去吧。”他说着,和她吻合的唇慢慢分开,末了,还舔舐她一下,暧昧得面红耳赤。

    戚暖咬紧唇敏感发颤,迅速转身进去,看也不敢看韩应铖!

    她用力连按电梯的键钮,躲进电梯后才缓缓缓了一口气,心跳还是很快,像男朋友送女朋友回家似的!

    戚暖用手背用力擦自己的嘴唇,被调戏得气急!

    回到家里,七夕七年已经睡了,邹舟还在追电视剧,戚暖直接挡着一部分电视,倒了杯水给自己喝。

    邹舟摆摆手叫她让开,接着扫了她一眼:“脸这么红,你跑步去的?”

    戚暖顿时没好气,重重放下水杯说:“我本来就容易脸红!楼下很热!我先去洗澡了!”

    邹舟紧紧抱住抱枕,吃火药了?

    洗完澡,戚暖吹干头发,关灯直接窝到床上,掀起被子盖过自己的头,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有关门的声音,邹舟看完电视回去隔壁的公寓。

    黑暗里,寂静无声。

    戚暖在被子里用指尖抚摸自己的唇,被男人强吻的感觉还在,洗都洗不掉似的,深夜想这种事有点难以启齿。

    韩应铖故意要撩拨她的女性感觉!

    ***

    次日,中午时分。

    戚暖趁着休息时间,前去医院看望戚母。反正下午,她还要出去见客户,不用再回去公司一趟,她也好些日子没去医院看妈妈了,都在忙,走不开。

    虽然医院里有护工和医生在照顾,但她还是不放心,总想着找时间去看看。

    戚暖在病房里逗留了一个小时,妈妈还是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情况多年不见好转。

    主治医生建议她可以将病人转去北京的专科医院,或者,等他们院长重金诚聘的海归医生,那名医生国内很多大医院都想要抢人,能力不用质疑。

    戚暖选择等,转去北京的医院的话,她担心妈妈的身体经不起折腾,反而加重病况。

    差不多时间,戚暖才离开病房,刚出医院的门口,她的手机就响了,是韩应铖的电话。

    她接起电话,韩应铖那边有马路汽车的声音,可能在外面:“你现在过去医院看我爷爷,陆子已经在那里,你直接去就行。”

    “现在吗?”戚暖转眸看周围,怕韩应铖就在这里,等下看到她要问她为什么在这。

    “对,我目前不在韩城,出差了,这几天你要乖一点等我回来,有事情就打电话给我,不要去找乐祁泽。知道吗,嗯?”韩应铖一早登的机,刚下飞机就给戚暖打电话。

    “嗯。”戚暖应着,挑挑眉,昨晚还没听他说要去出差,今天就已经不在韩城,很急的公事?

    看来和韩氏的合作细节,有得拖了。

    和韩应铖聊了两句,戚暖才挂的电话,恰好陆子也刚刚来到:“小七小姐?”

    戚暖微笑,其实心里很紧张:“韩应铖叫我过来的。”

    陆子有听韩应铖的吩咐,他只是奇怪戚暖竟然比他还要早来到,但也没多想:“我们一起上去吧。”

    坐电梯上楼,戚暖心想还好给妈妈换了病房,要是直接就碰上,她很难解释。

    韩应铖追查起来,可能会揪出她的身世。

    ***

    韩老的病房。

    戚暖向病床上的老人家点了点头,自觉去泡茶,不多话。

    韩爷爷和陆子估计熟悉,在问陆子韩应铖在集团里的一些事,两人一问一答,戚暖边泡茶边听着,倒不觉无聊。

    茶差不多好的时候,病房又来一人。

    戚暖抬眸看去,对方衣着打扮很华贵,是一名美妇。陆子尊敬唤她:“夫人。”

    戚暖顿时不敢置信,这美妇是韩应铖的妈妈?看起来明明还那么年轻,不像啊……

    “爸,我让厨房给你炖了乌鸡汤,你趁热喝,补身。”美妇将保温瓶递给一旁的护工。

    护工正准备将汤倒到瓷碗里的时候,陆子却说:“不用倒,韩老目前想喝茶。”

    说着,陆子给戚暖打了个眼神。

    戚暖一时搞不懂怎么回事,拿着一壶茶小心过来,倒在紫砂茶杯里,递给老人家:“韩老喝茶。”

    见韩老接过茶杯,美妇面带不悦,不过仅仅是一瞬掠过。美妇使唤一旁愣着拿着保温瓶没动作的护工:“汤凉了就不好喝,还不快倒出来给韩老喝!”

    陆子尊敬并且不客气地说道:“韩老每天吃那么多补品,汤水无数,郑念夫人其实不必操心。”

    郑念皮笑肉不笑地盯着陆子,瞧不上下等人,直接当面和韩老诉苦:“爸,你看看他这是什么态度,都是应铖给惯出来的。越来越目无尊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