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好奇韩少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韩应铖要的讨好,自然不是福家的小笼包,所以戚暖只买了一份给邹舟。

    回到公司的办公室,时间还早,有几个同事还在吃早餐,悠闲放松。

    戚暖将小笼包和豆浆拿进办公室给邹舟。

    邹舟在自己的电脑前,不知道看什么,很入神,戚暖敲敲她办公桌上:“还热的,快趁热吃。”

    “小七,你昨晚在韩应铖家?”邹舟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手在拿吸管喝豆浆。

    “嗯。”戚暖脸颊散着热气。

    “你看看这个。”邹舟将电脑屏幕转给她看。

    一则豪门新闻,关于昨晚的慈善晚会:【韩应铖一掷千金,为女朋友薄茜拍下项链送其秀恩爱,辟谣与戚家千金的绯闻。】

    戚暖眨眨眼,看邹舟。

    邹舟吃着小笼包说:“豪门豪门,一入豪门深似海,你现在连豪门的边儿都还没摸到,就有这么多情敌。

    薄茜戚筱,这两个女人的背景可硬着,你怎么弄她们?韩应铖也不靠谱,这种豪门贵少都是多情种,那颗心可以分裂成几百片,处处留情,你隐藏的情敌还多着呢。怎么搞?”

    戚暖也不知道怎么搞,薄安会不会自己回来,然后就没她的事?

    她问邹舟有什么意见。

    邹舟突然问她:“七夕七年的亲爸是什么人?”

    戚暖顿时拧着烟眉:“干嘛突然问这个?”

    “就问问呗。”邹舟说着,眼神在飘,接着说下去:“必要时候你可以考虑找七夕七年的亲爸出来帮你挡一下啊。就说,你们要复合和两个孩子组建家庭,这种天伦之乐韩应铖要是破坏你,就真不是个人了!”

    戚暖冷笑,烟眉清浅。

    认了七夕七年的亲爸,就没她这个亲妈了!

    邹舟知道戚暖不高兴,她不高兴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不爱说话,板着小脸。戚暖一直很敏感七夕七年的爸爸话题,提一次就冷脸一次,可见当初那个渣男,伤戚暖有多深。

    可能,找七夕七年的爸爸出来也未必是件好事,只是病急乱投医而已,说不定情况会更坏。

    邹舟说:“好了好了,不找就不找。我这不是替你干着急吗?韩应铖这种国民老公你要不得,咱们不来游戏人生那一套,踏踏实实找个男人谈恋爱才是正道。”

    “嗯,我知道。”戚暖不敢跟邹舟说,她找了男人韩应铖就要她当寡妇……

    “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邹舟吃着小笼包问。

    戚暖省略她和韩应铖的暧昧部分,只说头疼的重点:“他要虐我,合同的细节估计有得谈了。我夹在中间就一个字,惨。”

    邹舟忍不住笑出声儿:“有钱人的天下啊。”

    “借你的充电器用一用,我的手机昨天就没电了。”拿了邹舟的充电器,戚暖离开她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工作位置上。

    手机插上电源开机,无数个未接来电一一没有遗漏地显示出来,都是韩应铖的电话。

    戚暖伏在办公桌上,看着手机的双眼渐渐迷离,手指一下下抚着自己的嘴唇,真是个多情贵少,三千万给女朋友拍下一条项链,又给她打了三十通电话,爱谁呢。

    上午时间,戚暖被老总叫去办公室,问她韩氏那边的进展如何如何,韩应铖有没有给个话她。

    老总心里意见很大,戚暖拿了钱办事不上心,一个合作的细节谈那么久也没个回复,很怠慢。

    戚暖知道韩应铖要虐她,这个回复怕是要拖一时半刻的,干脆胡说八道:“老总,你最近有没有看娱乐版的新闻?韩应铖后宫失火,他忙都来不及,我联系了他两次都给他挡回来,欲求不满看谁都不顺眼,我也没撤啊。”

    老总每天都有关注新闻,这是每个公司老总都有的习惯,韩应铖最近的桃色绯闻早在韩城引起热议,绯闻对象个个都不一般,韩城名媛薄茜,第一美人戚筱,还有个神秘新人小七,三个女人一台戏,怎是一个乱。

    老总说:“行,这事先暂且搁浅,你将今晚的时间空出来,跟我去个应酬。”

    戚暖应下,心里其实不太情愿的,晚上时间她多想在家里陪孩子照顾娃,可总被有钱的资本家剥夺掉,打工族的心酸。

    中午时分,邹舟请吃饭,中国菜煲仔饭。

    戚暖拜托邹舟,今晚还要帮忙照顾七夕七年。

    老总拉她去见客户,估计要大半夜才能回来,她很挂念龙凤胎,可已经习惯这种快节奏的生活,忙起来的时候,恨不得一天48小时。

    吃完饭,回去公司。

    戚暖打印了几份文件,联系了几个客户,一直忙到下班时间,老总叫上几个公关同事一起出发去应酬。

    ***

    晚上7点,时代酒店。

    时隔五年,戚暖怎么都没想到她还会再来这个酒店,全程跟着老总一行人进去包间,她都恍恍惚惚的。

    女人不及男人潇洒,忘不了自己的第一次。

    她那时,尽管抱着自暴自弃的念头,一心想要作践自己,也不知道报复给谁看。

    可她还记得她投入的那个男人的怀抱,很宽大很温厚,手臂有力地抱起她,按着她的头枕着他的肩膀,声音温柔地问她,要回家吗?

    她没有家了,哭着说无家可归,很难过很难过。

    她的第一次就这样给了韩应铖,怎么都没想到那晚那个温柔的男人会是他。之后她就跑了,可以说,她和韩应铖的所有孽缘都是在这里开始的。

    戚暖坐在包间里,走神,烟眉迷蒙。

    老总的声音打住她的思绪,问她:“小暖啊,你的眼光好,看看这些个小姐哪个好,选几个出来等下帮忙热一下场子。”

    这种事在应酬上是常有的,有些是客户的老相好自然就不用自己麻烦,有些则要提前给客户顾及周到,陪陪酒卖卖笑,有没有暗箱交易就不关戚暖的事了。

    人家挣个卖身钱也不容易,她难道还要拦着?逢场作戏,成熟男女,社会很现实。

    戚暖不知道今晚应酬的客户是谁,老总刚刚有说,她没注意听,在走神想以前的事。

    夜场的小姐,百花齐放,美是首先必要的。戚暖选了4、5个各有各的美的小姐留下来,等下看看谁幸运得宠,拿到的小费肯定可观的,不会白陪笑。

    差不多时候,应酬的客户来了。

    戚暖往角落的位置上坐,上次喝醉酒吃了大的闷亏,今次她再也不多喝了,刚才她和几个小姐打过招呼,等下有酒帮忙挡一下,她谎说来月经喝酒很受罪。

    戚暖抬眸看向客户,人定住。

    韩应铖蹙着眉,目光不善地冷酷扫过,五官薄冷希贵:“谁叫的小姐?”

    韩应铖的品味很高,这种沦落风尘已久的小姐他根本不屑一碰,他要玩估计也是玩高级花魁还是要开苞夜的那种。

    “我。”戚暖知道自己撞枪口了,连冤都说不出,她不知道客户竟然是韩应铖!

    老总这么做,是否和她上午的胡说八道有关?

    韩应铖面无表情看她,高大的身形气场强势,一时间整个包间都很安静,其他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握手也不好,叫人也不好,都在僵着尴尬。

    戚暖被韩应铖看得心里忐忑,特别想到之前在金泉的俱乐部,有个小姐摸了他一下,他就发了好大一顿脾气,她也是害怕今晚要场面失控……

    戚暖叫那几个坐着等着侍候韩应铖的小姐:“你们先起来,出来站一下。”

    那几个小姐有动作后,她才慢慢走到韩应铖面前,小声说:“我只是好奇。”

    韩应铖的声音很低沉很低沉,透着男人的魅力:“好奇什么?”

    戚暖看他:“好奇韩少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

    韩应铖盯着戚暖半晌,长腿向前迈动,坐下一排留空给他的沙发,修长的手指指他身边的位置,叫戚暖:“你过来。”

    戚暖咬咬唇,过去安分坐下,也不担心老总和其他同事的误会,办公室的传闻一天一变化,之前说她在南城有个异地恋的富二代男朋友,现在还说她的这个富二代男朋友和韩应铖认识,两人私交好,所以韩应铖才在工作上格外关照她。

    她对此,一直保持沉默。

    “你认为哪个好看?”韩应铖接过戚暖老总倒给他的一杯红酒,转手递给戚暖,问她。

    戚暖拿着喝了口红酒压惊,白皙手指,迟疑地指向一个胸大的。

    韩应铖摇头,优雅并毒舌:“脸蛋不够清纯。”

    戚暖硬着头皮,指去一个腰细的。

    韩应铖并不满意,很嘴刁:“不是长头发。”

    戚暖拿着酒杯的手,颤了颤,垂着眸不敢再指了。

    那几个小姐都入不了韩应铖的眼,各自拿了小费就离开了包间,老总本来想后宫失火的男人应该最需要女人的温柔乡安抚的,哪知道韩应铖的要求高之又高。

    时代酒店的夜场,小姐牛郎,都很受欢迎,姿色都属于上乘。

    合作的话题一再提起,韩应铖不接这个球谁也没法打下去,应酬只能提前散场。

    韩应铖目光幽暗地盯着戚暖,没让她走,要她单独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