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追求不到,我再耍流氓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听着这话有一种感觉,韩应铖在对她解释他和薄茜的关系。是因为之前她在车上气疯了说他和乐祁泽一样是半斤八两,他在意了?

    在意到拐着弯跟她解释他和薄茜除了男女朋友的名义之外,其它,互不干预。

    ……表白似的,向她。

    戚暖一时间心跳加速,抬着眸子仔细看韩应铖,浅灰色西装修长挺拔,看起来正统并不轻松,肩膀位置有浅浅的皱痕,被她抓的。他也没来得及换衣服,一直在照顾她。

    “喜欢哪一件?”韩应铖再次问戚暖。

    “没有裤子吗?”戚暖抓了抓微干的长发,遮在胸前。

    韩应铖拿了一条符合他审美的长裙给戚暖,没有裤子。

    戚暖是他见过最合适穿裙子的女人,短的长的,抑或她现在穿着他的睡袍,都是一副娇生惯养的模样。

    戚暖拿着长裙没说什么,裙子是名牌的吊牌还挂在上面,说明没有人穿过。她看了下尺寸,s码,韩应铖很清楚她的三围,明明他们只上过两次床。

    不知道他对女人的经验是不是都这么丰富。

    戚暖下床找剪刀剪掉裙子的吊牌,韩应铖在沉静中低沉开腔:“看到我和薄茜在一起,你会不会不高兴?”

    会吗?戚暖找到剪刀的白皙小手,一顿,会不会她也说不清,但凭什么她和乐祁泽见面韩应铖就可以生气,而她不能?所以她说:“如果我说会,你是不是就能消停不再纠缠我?”

    “不。”韩应铖薄唇淡淡轻启,态度冷酷并坚定,没有商量余地:“我只是想跟你坦白,以后有些必要的场合我无法避免和薄茜一起出席,但这种场合是极少的,除去这点,我和薄茜还会商业联婚。商业联婚,你懂吗戚暖?”

    “两个身份相当的人维持两家所得到的利益,除此之外,没有感情。”

    “得到的利益已经那么多,再让我投入感情进去,不觉得太奢侈吗?我的感情,必然只给我想要的女人,婚姻于我,只是一张薄纸。”

    都说男人可以将性与爱分得清清楚楚,韩应铖更绝情,利益的联婚,他只谈利益不谈心。

    这种价值观在他们的矜贵圈子里,很正常,家里娶了个不爱的妻子完成家族任务,在外面找到真爱也会放肆去追求,所以才是纨绔少爷。

    韩应铖何等霸道,韩城第一贵少,对他看上的女人自然更猖狂势必要弄到手,肆意妄为。

    戚暖不会义正词严地说教,因为她也是从这个圈子里出来的,以前戚母灌输她的价值观也有些近似,只是她没接受:“我不知道你和薄茜之间的利益有多复杂,但这都是你们俩的事。”

    “我跟你的价值观……不一样。你如果再逼着我,我指不定就找个男人嫁了。”

    拿起剪刀,戚暖剪掉裙子的吊牌,就像剪断她和韩应铖的红线一样。

    “好啊。”韩应铖似笑非笑,眼神诡谲可怕:“到时候我一定会做新郎的伴郎,然后将他绑到隔壁的房间,我跟你洞房!”

    戚暖白净的脸儿迅速红透,红唇憋着一口气硬是说不出一句话。

    韩应铖提起她的下巴,指腹摩挲着细腻的肌肤,女人的嫩,男人的野,酥麻:“只要你敢找男人,我就敢这么做。我肯定舍不得弄伤你,气只能出在那个男人身上,打残废也没所谓,死了则更好。寡妇加上还带着两个孩子,以后估计也没男人敢娶你,我可以每晚光临你家门。”

    戚暖自问对付男人的经验不够,快要被邪恶的男人弄哭了:“韩应铖,你这样跟流氓恶霸有什么分别?”

    韩应铖摇头,一本正经道:“没有,我在追求你。”

    他俯下身,薄唇张开轻含戚暖的红唇,那么的甜,他很喜欢:“追求不到,我再耍流氓。”

    性感沙哑的男声,淹没在深吻的彼此唇里。

    戚暖被他吻得眸光涟涟,腰身被搂着男人的大手在上面轻捏,她手里的剪刀掉在地上,一个天旋地转,她跌落在柔软的大床上。

    睡袍在两边滑落露出倮肩,没得一秒反应,韩应铖的薄唇便疯狂吻下,膝盖抵在她腿的之间……

    戚暖软得毫无反抗力,韩应铖喉结咽动,怎么吻都吻不够,身体很热很热。

    他猛地一个翻身,倒在戚暖身边,挺拔身材舒展着,语调慵懒隐含警告:“太上火了,你赶快去将衣服换上。要不,我们就继续做下去不要停,我比较喜欢后者。”

    戚暖恍惚回神,白皙手指拽过旁边的被子砸到韩应铖的俊颜上,接着拿着裙子拢紧睡袍进去浴室,用力关门。

    流氓!

    被子盖脸上遮住灯光,韩应铖眼前黑暗一片,反而清晰想着戚暖白腴的身子,在他床上在他身上有多美丽,很惹火。

    韩应铖扯下被子,从床上起身,打开衣柜开始脱衣服,出席慈善晚会的西装,很正统繁复,穿着并不舒适,特别现在他一身都是孽火。

    戚暖穿好衣服出来,看到地上都是男人的衣服,西装外套,衬衫,领带,西装裤还有皮带……

    韩应铖修长的手扣上裤子的扣子,结实的上身穿上白衬衫,随便扣了中间几颗衣扣,露出锁骨和腹肌,他的手指滑入打了发胶的黑发,慵懒拨乱,男士魅力性感。

    他走过来,很自然地抚着戚暖的细腰,低头吻她。

    唇与唇浅浅轻碰,戚暖如触电一样转开自己的头,那种酥麻的舒服,却留在彼此的唇上。

    韩应铖舔过自己的薄唇,有感觉。

    “我问你一个事。”

    戚暖态度好着,自知惹不起这男人:“我给你那份合作细节的文件,你看了吗?我这边老总在催,你是不是……给个话?”

    韩应铖薄唇撩起迷人谑笑,双手捧起戚暖的白净脸儿,越看越撩人,很自然吻着她的嫩唇,也不深入,只是在外面浅尝,唇肉与唇肉姓感摩挲。

    戚暖觉得告他职场潜规则的定罪几率是妥妥的高!

    吻够了,韩应铖才给个话:“你真当我不虐你?看我心情吧,先让你老总为难你一下也好。”

    戚暖顿时头大,她最怕韩应铖来这个,她还真拿他没辙的。

    “去帮我捡起地上的衣服,困了就先睡,我还有些工作要做,都怪你找了你一晚上。”韩应铖将责任推给戚暖,顺便使唤她,吩咐完就离开卧室。

    戚暖心里愤愤:冷血癌!

    男人的西装,很沉,戚暖一件件捡起,指尖抚过质地极好的白丝衬衫,好似还有韩应铖的身体余温。她心不在焉地将衣服叠好,放到沙发,没有再乱碰。

    时间不早,戚暖也累了,躺在大床上,脖子的项链戒指从衣服里滑出来,她细细抚摸韩应铖强硬给她的戒指,还好没让乐祁泽看见,她担心乐祁泽会认出这是韩应铖的所有物。

    占据大床的一侧,戚暖其实想睡客房,但又怕韩应铖不悦要虐她。迷迷糊糊地想着,戚暖慢慢进入梦乡,感觉韩应铖好似一整夜都没回来。

    ***

    隔日,清晨。

    戚暖快要被身后抱着她的男人挤下床,那么大的一张双人床,他紧贴着她的身子硬是一点点逼她到床角,毫无翻身抵抗的余地,只能蜷缩着手脚,窝在他宽敞的怀里,连呼吸都带有他男人的味道。

    亲腻。

    “韩应铖,你压着我不舒服!”戚暖脸红耳赤,韩应铖只穿着一条长裤,人鱼线的上身,赤倮。

    “那你压我。”韩应铖没睡醒,随口安抚戚暖。

    ……

    早上8点。

    张姨准时上班,先去厨房准备早餐,一般以韩应铖的生活习惯,张姨是不需要这么早就准备早餐。

    但是戚暖在则不一样,张姨知道昨晚戚暖肯定没有走,男主人很迁就戚暖。

    果不其然,张姨差不多做好早餐,戚暖就从楼上下来了,红润的脸儿板着,肤白映得红唇更红,像涂了自然色彩的唇膏,很纯。

    她坐下餐桌前,手指掰着手指头,张姨看她好似一脸的不高兴,将一杯牛奶递上给她:“小七小姐,先喝牛奶,温的。”

    “谢谢张姨。”戚暖一笑,唇就疼!

    韩应铖系着领带下楼,张姨正在将两份早餐摆上餐桌,礼貌叫他:“韩少早。”

    “给我一杯咖啡。”韩应铖系好领带坐下,并不习惯早起。

    他单手侧着脸,紧紧注视身旁的戚暖,她看也没看他,给人脸子看还这么娇气,很可爱。

    他看着身体就上火。

    “好的韩少。”张姨进去厨房煮咖啡,韩应铖不喜欢苦味,异常喜欢甜分,要加奶要糖。

    吃完早餐,陆子来了,韩应铖早起精神不大,陆子来当司机的,先送戚暖回公司上班。

    在福家的小笼包附近,戚暖喊停车,她在这里下车就行,反正离公司也不远了。

    韩应铖在闭目养神中睁开眼,盯着戚暖:“早餐不合胃口?”

    戚暖摇头,说不是:“我买给邹舟吃的。”

    韩应铖顿时似笑非笑:“你如果用讨好你朋友的心思来讨好我,我怎么舍得虐你?”

    戚暖看他,斟酌地问:“那我也给你买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