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我喜欢你对我用美人计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穿着宽大的黑色睡袍出来,衣袖折了两折,腰带系得很紧有料的曲线毕露,可衣口还是敞得很大,走光锁骨以下的女性肌肤。

    戚暖只能用手攥着,坐下一旁的沙发,弄了两下抬头问韩应铖:“你有没有衣服给我穿?”

    男人的衣服女人穿,身材骨架太大,戚暖觉得她随时都要走光。

    韩应铖目光幽深,没说话,起身走去浴室,出来时手里拿着一条毛巾,走到戚暖身前,盖在她头上,不太温柔地给她擦着头发,声音很低哑很低哑,令人心乱:“等下去吹一下头发。”

    戚暖摇头,没敢大动作,由着韩应铖将她的头发弄得乱七八糟:“不用了,自然干就行。”

    蓦地,她脖子上一凉,韩应铖的手指轻抚那一片肌肤,将丝丝缕缕的头发撩拨出来,就似爱抚。

    戚暖心乱如麻地抓住韩应铖的大手,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抬头看他:“我手机没电了,你借个电话给我,我要打回家。”

    韩应铖峰眉一挑,盯着戚暖的眼睛问:“没电所以才一整天关机?”

    戚暖点头:“嗯,忘了充电。”

    韩应铖满意颔首,薄唇勾着迷人弧度,不爽了一晚上的心情有所好转,他大方地借出自己的手机:“打吧。”

    戚暖可不敢乱用:“我打给邹舟的,你的号码她哪敢接。我用你楼下客厅的那个电话吧。”

    “行。”韩应铖将自己的手机往茶几一搁,坐在戚暖身边,手臂搭着戚暖的细腰,似笑非笑:“你呢?我的电话你是不是也不敢接?”

    “不敢不接。”戚暖实话实说,无关示弱不示弱。她不接,他找上门,结果还是一样。

    谁让他是大少爷,在韩城只手遮天,她又没有孙悟空的能耐,哎。

    “嗯,很乖。”韩应铖微笑,手臂突然搂紧戚暖的细腰,将她拥入自己怀里,薄唇带着性感气息吻下她的小嘴,舌尖挑开……

    戚暖头上的白色毛巾,滑掉地上,她呆呆看着近在咫尺的韩应铖,与他戏谑的眼神交缠,心在颤,唇齿不安分起来。

    韩应铖勾唇,把捏着她的下巴,一派希贵俊美:“还想再咬我?我喜欢你对我用美人计,但撩拨了我就不要想跑。你越反抗就越刺激男人的征服欲,知道吗,嗯?”

    魅惑的声线,性感。

    戚暖脸红如潮,很后悔刚才在车上挑逗韩应铖的行为,以为能跑得了的,谁知道还是被他扛回来。可能真的越反抗越刺激男人恶劣的征服欲,欲拒还迎反而更兴致勃勃不是吗?

    戚暖微微张开唇,韩应铖俯下俊颜薄唇吻合,深深交缠、接吻,连空气都变得热情稀薄,彼此呼吸里有浓烈的暧昧的荷尔蒙,快要沉沦……

    ‘叩叩’,张姨在敲门:“韩少,戚小姐,面好了。”

    热情的吻被打断,戚暖张着潋滟的红唇,浅浅娇喘,双眼烟媚迷离。

    韩应铖抱着柔软无骨似的她,对外面的张姨说:“等一下。”

    “好了吗?”他低头问戚暖,大手抚上她的腰背,一下下抚顺她乱了的呼吸,胸前裸着一片白净肤色,很养眼。

    “嗯。”戚暖眨了眨眼,指尖推开韩应铖,唇上有难以启齿的热度。

    张姨端着托盘进来,将一份姜汤和海鲜翡翠面放下,看了眼戚暖和男主人,没什么吩咐才转身出去。她有注意到戚暖身上,穿着韩少的睡袍,两人的关系有多亲密,可想而知。

    这样的待遇,薄茜小姐从来没有过。

    看着戚暖一口一口地喝着姜汤,韩应铖命令式的口吻:“吃了面再下去打电话。”

    “好。”戚暖也饿了,淋了雨肚皮凉凉的,喝了姜汤热乎了不少,饥饿感反而更重,张姨煮的面卖相很可口,她看着就食指大动,才不跟韩应铖客气。

    韩应铖看着戚暖俯身吃面的动作,不合身的睡袍敞开一片荡漾春色。一缕乌黑长发垂落,恰好挡住韩应铖窥觊的视线,他伸出矜贵的手,撩起那一缕长发,掖回戚暖的耳后,惬意观赏,很明目张胆。

    戚暖没注意到,心思不在这上面,或者说,被韩应铖调戏了那么多回,对他多少都有点‘能挡就挡,挡不住就从了他’的自暴自弃的想法。

    他是韩应铖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戚暖其实对他的感觉,很难以形容。

    可能真的是她的克星,阴差阳错五年,还是被他找上门要她偿还的。除了七夕七年,别的她都可以给韩应铖。

    吃完面,戚暖接过韩应铖递来的纸巾,抹抹嘴,拿着托盘将碗筷拿下楼给张姨洗。

    “今晚麻烦你了。”戚暖看时间已经8点30分,张姨为她加班了30分钟。

    “不麻烦,这是我的分内事。”张姨拿着韩应铖的高薪工资,偶尔加一下班也是很没怨言的。

    戚暖客厅的座机打电话给邹舟,那边响了好一会才接起电话,邹舟不和善的声音传出:“哪位?”

    戚暖觉得好笑:“我。”

    邹舟顿时生龙活虎的:“你去哪里了?拿什么东西拿了半天都没拿回来,你还回不回家吃饭?”

    还吃什么,都吃饱了,戚暖拜托邹舟:“不回了,我今晚有点事,你帮我照顾好七夕七年。明天早上给你买福家的小笼包吃。”

    邹舟可不容易打发的,特别怀疑戚暖在外面有对象:“你先说说你在哪里。你最近都有点放养七夕七年了,你以前在南城不是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陪着他们的吗?别有了男人就忘了娃啊。”

    戚暖瞥了眼刚刚下楼来的韩应铖,他在叫张姨出去外面的花园打捞,心里不由叹气,这个男人还是两个娃的亲爸,她都不知道这算什么孽缘了。

    “我在韩应铖这里。”她如实告知邹舟。

    邹舟沉默几秒,才找回声音:“怎么又碰上了?小七啊,这可不是什么好缘分,万一他以为你在故意制造和他偶遇的机会,将你当成是处心积虑的拜金女,你就惨了。”

    戚暖勾唇,笑了。

    谁在制造偶遇机会,她就在自己家楼下被他强行抱回来的!

    这话戚暖不好说,敷衍着邹舟保证下次会放聪明一点,邹舟才挂了电话。

    放下座机的话筒,戚暖其实知道邹舟不赞同她和韩应铖有过多的交集,大人物配小人物能配到一块吗?1+1只能等于2,不能变成3、4、5,那都是不合理的。

    戚暖从沙发上站起身,跟着出去别墅的花园,她刚刚瞧见张姨和韩应铖都出去,好奇过来看看。

    张姨拿着长杆的捞子,将游泳池里的一本相册打捞上来,用黑色的垃圾袋装着,转身再次问韩应铖:“韩少,这本相册……”真的要扔?

    “扔了。”韩应铖面无表情,将近冷酷。

    张姨没多话,一直都是一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老实妇女,男主人说扔那就扔,她将黑色垃圾袋打好结子,看到戚暖穿着拖鞋和性感的男人睡袍,慢悠悠走来,叫了声:“戚小姐。”

    戚暖浅浅笑着,目光落在黑色垃圾袋上,显然有听见他们说的话。

    “不舍得?”韩应铖转身看她,眼底沉静幽深,看不透他心思。

    戚暖摇头,缓缓三个字:“扔了吧。”

    那么多年的照片,湿了水应该要化开模糊不清了,要回来回家吹干后又有什么用呢?她不想来睹物思人那一套,未免太过矫情,就当顺其自然,要不得就要不得。

    “韩少,那我先下班了。”张姨拿着黑色垃圾袋离开,顺便拿去扔掉。

    “回屋里去,别着凉了。”韩应铖打横抱起戚暖,抱着她进屋上楼。她难得乖巧地依偎他的胸膛,微微垂眸,柔顺惹人疼。

    “我扔了你的相册,你跟我不高兴?”韩应铖问她,声音平缓倒也没有生气迹象,抱着戚暖进他的卧室,放她到他床上,黑色绕着她白皙肌肤,很引人入性。

    “以后,我也可以给你拍照,多少本相册都能补偿给你。”

    人,总有一些青葱时光是追不回来的,韩应铖追不过也不会尝试去追以前乐祁泽陪在戚暖身边的时光,但以后,戚暖他要定,她的两个孩子他也要!

    戚暖看着他很想问问他,是不是打算要缠她一辈子了?七年以后长大跟他一个模样,她说什么才好?

    韩应铖眼眸一暗,被戚暖的眼神看得很上火,喉结滚了滚,按了一下墙上的一个暗格开关哑声道:“还是换一件衣服吧,你这样看着我我会上火。”

    戚暖脸上一红,才发现睡袍的衣口走光了一大片,也不知道韩应铖看了她多久,赶紧用手攥紧密,瞪着他色狼!

    墙壁的暗格打开,是一个空间,里面挂着一件件女性的衣服。

    韩应铖问戚暖:“你喜欢哪一件?”

    戚暖反而好笑问他:“你不藏金不藏古董反而藏着女人的衣服?”

    韩应铖紧紧看着戚暖,俊颜凝着认真:“薄茜有时候会过来我的别墅,我不想跟她解释什么才将衣服放到这里来。你应该看出来我和她,并不是正常的男女交往,一直都是各过各的,只要她不犯我我也不会多管她。我的生活还是我的,她融入不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