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你如果敢哭出来,我就在这里强要你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车里的冷气渐渐被暖气代替,舒适地吹着戚暖让她原本就很累了慢慢昏昏欲睡。

    微湿的长发搭在沙发上,戚暖蜷着自己单薄的身子,烟眉似蹙非蹙。

    韩应铖抬眸看了一眼后视镜,在下个路口上了高速,不到30分钟就回到他的别墅。

    他将车开进车库,停好,熄火时对戚暖说:“下车。”

    戚暖睫毛颤了颤,蜷着身子没动。

    韩应铖拧着峰眉,打开车门长腿迈下车,转手打开后面的车门,见戚暖仍是无视他,语气不悦起来:“下车!”

    “不下!”戚暖抬头瞪他,青葱嫩指扒着沙发的纹络。

    在韩应铖眼里,这样的戚暖既娇气又没有眼色,他不知道是愤怒多一些还是欲望多一些,火气被撩得不上不下,是该要好好收拾一下她才懂得给他学乖。

    韩应铖微微倾下高大的身,修长手指强势拽着戚暖下车,她的脚有一只丢了鞋子赤裸着。白皙的脚底还没碰到地下,戚暖就被韩应铖打横抱起,胸侧贴着他宽敞结实的胸膛。

    男士香水气味,迷人绕着她。

    “你放我下来!”戚暖挣扎着紧紧缠着她腰的结实手臂。

    韩应铖眉峰微动,手臂突然撤下,戚暖一下子没了助力本能双手环上他脖子,不然怕要掉下去。

    韩应铖矜贵的手结实地拍了她臀部一下,薄唇警告着:“别在我身上乱动,等下到我床上再扭给我看,嗯?”

    戚暖胸口一颤,眼眶和脸颊迅速染上红潮,不知道是羞耻还是委屈。

    韩应铖抱着戚暖进别墅里,客厅华丽吊灯的灯光正亮堂,有人在。

    “韩少?”张姨倒抽一口气,看到韩应铖竟然抱着戚暖回家。

    戚暖看上去有些狼狈,直长的头发一结一结的,白色裙子下露出的一双脚,一只穿着鞋一只没鞋穿。

    被高大的韩少抱着,两只脚小小的晃动。

    张姨有些吃惊,原本她已经准备要下班,没想到会撞见这一出,之前的疑惑得到证实,戚暖就是韩少传闻中的神秘新宠,难道是娉婷小姐撮合的?

    戚暖没眼看了,将红潮未褪的脸儿埋在韩应铖的宽肩。

    “张姨,去拿条大毛巾过来。”韩应铖面色如常地吩咐道,抱着戚暖坐下客厅的沙发,让她坐在他大腿上,手臂搂着她的细腰。

    “哦、哦,好的。”张姨结着巴回神,走去一楼的浴室拿了一条干净消毒过的毛巾,出来时看到韩应铖好看的手指,浅浅梳理戚暖的长发。

    张姨走过去将毛巾递上,韩应铖拿着从头围着戚暖的身子,手指隔着柔软的绵巾擦拭戚暖微湿的头发,俊颜微微垂首,认真。

    张姨站在旁边看着,心里越发吃惊,韩少在照顾人,还是他最不擅长照顾的女性。

    “有没有着凉?”韩应铖的指尖轻抚戚暖的额头,脸颊,滑过她红肿的唇瓣缝隙。

    戚暖被他轻薄得脸红如火,转眸看向张姨,白皙的手伸出,张唇出声:“张姨,你帮我看看吧,他不会的。”

    痒!

    戚暖细腰一酸软在韩应铖结实的怀里,鼻尖闷哼,没好意思笑出声。

    “她有一只鞋掉在我车里了,你帮她拿进来。”韩应铖支开张姨,低头,薄唇附着戚暖小巧的耳廓,男人暧昧的热气,萦绕:“张姨在还敢和我闹,觉得我会忌惮放过你,嗯?”

    戚暖咬着红唇,小手推开他,指尖不小心滑过他饱满的喉结,热热的,在她指上滚了滚。

    韩应铖胸膛结实的肌肉,一瞬绷紧,很有感觉。

    戚暖垂眸,伸手脱掉自己穿着的一只鞋,怪别扭的。

    张姨将戚暖的另一只鞋拿回来,韩应铖正要抱戚暖上楼,在楼梯口停下吩咐着张姨:“你今晚稍微加一下班,给她煮一份姜汤,还有晚餐。”

    说着,韩应铖垂首问戚暖:“你晚餐想吃什么?粥?饭?”

    “面吧,煮碗面给我吃就好了。”戚暖不想太麻烦,粥、饭做起来的时间要很长,不好要张姨加班太久。

    韩应铖颔首:“那就煮面。”

    张姨看着两人上楼,将戚暖的一双鞋子摆好在玄关上,进去厨房开始准备食材做海鲜翡翠面。

    二楼,主卧室里。

    韩应铖将戚暖放到他床上,她挣扎了一下,小心斟酌道:“我淋过雨的,不怕弄脏你的床?”

    韩应铖深看她一眼,没理会,捡起她掉地上的包包,拉开拉链将里面的相册拿出来,打开看。

    戚暖顿时眉心一跳,在床上站起来也不够韩应铖高,伸长手臂想抢回相册,反而被韩应铖一手搂住她身子,稳固在他的身躯前。

    戚暖只能嘴里喊:“别看,没什么好看的。”

    韩应铖沉默不语,皱着眉头一页页翻着相册,每一页都是戚暖和乐祁泽,从小到大,乐祁泽竟然在戚暖身边那么多年,亲密如影随形!

    韩应铖眼眸转瞬冰冷,视线从相册移开,盯着戚暖:“既然不好看,你为什么还要拿回来?是想收藏起来,抑或哪天你想念乐祁泽就拿出来睹物思人一番?”

    “没有,你还给我。”戚暖急得沁出冷汗。

    这本相册只有她和乐祁泽的合照,她和妈妈的是另一本相册。可她还是怕韩应铖会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比如,有几张是她和乐祁泽在戚家的花园一角照的。

    佛主保佑,韩应铖以前千万别去过戚家!

    “没有的话,那就扔掉!”韩应铖不等戚暖做出反应,步伐修长地走到窗户前,将相册往窗外丢。

    ‘噗通’一声水声。

    戚暖走过去看的时候,相册已经泡在游泳池的水里,报废!

    “心疼?”韩应铖从身后紧紧用力地抱着戚暖,身体和身体之间亲密得仿若肌肤至亲:“我不喜欢你留着前男友的东西,他对你不好还抛弃过你,你留着这些照片有什么好想念的?”

    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将戚暖的小脸儿转过来,韩应铖很认真地看着对她说道:“你如果敢哭出来,我就在这里强要你。”

    戚暖眼睛一瞪,没有泪光,只有火光:“我没见过像你这么霸道的男人!”

    韩应铖凉凉地勾唇薄笑:“你见过的男人少,不奇怪。”

    戚暖憋红脸颊,眼尾儿微微挑起。

    韩应铖看着可爱低头吻下去,她故意在这时转头,薄唇错吻她的乌黑发丝,有清新的雨露味。

    韩应铖眼眸深邃,修长手指滑入戚暖的发丝里,将她的脸儿转过来,吻着她眉心,才低喃道:“去洗澡,等下张姨的面好就糊了。”

    戚暖的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韩应铖的男性喉结,一下下咽动,很性感。

    她垂眸,合作的:“嗯。”

    戚暖进去浴室洗澡后,韩应铖坐下书桌前的椅子,手指一下下轻敲椅子的扶手,目光转向窗外下方的游泳池,异常凌厉!

    他将西装外套侧袋里的照片,拿出来……

    刚才混乱之际,戚暖只顾着拿回相册,根本没注意到韩应铖将她的其中一张照片私藏起来。

    照片上,戚暖站在一架黑色钢琴前得到学校比赛的一个奖杯,穿着规规矩矩的校服,笑容娇气清纯,没有乐祁泽在碍眼,韩应铖的俊颜柔和不少,眼底凌厉稍减,她很美,这个笑容他很喜欢。

    但是,奖杯上写的字:【市一高中一班戚暖同学获得冠军奖。】

    市一高中不是娉婷以前读的高中,戚暖后来为什么要转学?

    韩应铖清楚记得,侄女韩娉婷告诉他,戚暖是刚从国外转回国内的高中。高一15岁,戚暖转了两次学,一次从国内的市一高中转到国外,再从国外转回国内别的高中?原因?

    韩应铖眼底诡谲,手里紧紧拿着戚暖的照片,放回西装外套的侧袋里,最贴近左心房的位置。

    ***

    浴室里。

    戚暖洗了一个热水澡,全身毛孔舒服舒展,精神利索不少。她关上花洒,一边用毛巾擦身,一边在想:

    相册扔了就扔了吧,她该庆幸这本相册里只有她和乐祁泽的合照,没有她和妈妈的。否则,韩应铖肯定认识她妈妈,以韩应铖的头脑,他看到她和妈妈的合照根本不需要质问什么就能联想到答案。

    就怕到时候,连她和薄斯言有过过节的事都要给抖出来,她真的怕被韩应铖扔进监牢里审问薄安在哪里。

    这个男人不是个善类,狠心起来是真的很狠心!

    问题是,她哪知道薄安在哪!

    戚暖头疼洗脸,伸手拿浴袍穿的时候,那个原本摆放浴袍的地方全摆着一叠叠干净的白毛巾。

    没有浴袍,戚暖怎么找都找不到,裹着毛巾出去她是不肯的,韩应铖就在外面,本身就已经够危险了,她不想再自己作死。

    唯一能穿的蔽体衣物,只有门上挂着的韩应铖一件黑色丝质睡袍……

    戚暖看他穿过几次,是他习惯洗完澡后穿的。

    浴室的门微微打开,戚暖探出头问韩应铖:“你浴室里的浴袍呢?”

    “洗了吧。”韩应铖在想事情,稍走心,并不清楚这些细致的事。

    “那我借你的睡袍穿一下。”戚暖说完,韩应铖一瞬顿住,转眸,视线灼灼地盯着打开的浴室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