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救我,我被他绑架了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第五十二章救我,我被他绑架了

    荣光医院。

    韩爷爷看向孙儿韩应铖,来了40分钟,总共说了不够10句,面色比外面的下雨天还要染满阴霾。

    韩爷爷问他道:“心情不好?薄茜又惹你了?你就不能将她当成是薄安对她迁就一点?都这么大了,迁就一个女人对你来说不难,不放真心就不放真心,别弄得两家难看。”

    “我会的。”韩应铖敷衍着,面无表情。

    韩爷爷摇头叹气,怪薄茜不是薄安,不得他孙儿的心。要是薄安还在,何须担心,那丫头是薄家的掌上明珠,应铖和斯言小子都宠着她,关系好着。

    韩爷爷喝着清淡的茶水,很不舒心。早上,有茶师专门给他泡茶,但也不能要人一天24小时候命。

    他看韩应铖今晚只带了陆子过来,便问道:“你那个会泡茶的女秘书呢?炒了?”

    韩应铖眼神一凛,回道:“没有,改天我带她来给你泡茶。”

    “嗯。”韩爷爷躺下床准备要休息了,让韩应铖先回去,别太累。每天早上看他的人不少,孙儿不来一两天也没无所谓。

    韩应铖颔首:“走了爷爷。”

    医院门口,小雨停了。

    韩应铖嘴里衔着一支点燃的烟,在重拨戚暖的手机号码,还是在关机!他眯起眼,隔着弥漫的青烟,精致俊美的五官变得高深莫测。

    陆子将豪车开出来,下车,打开后排车座的门:“韩少,回家吗?”

    “你先回去,不用送我。”韩应铖捻灭烟蒂,长腿跨上驾驶座,身形高大挺拔。

    陆子会意,关上后排车门,心里多少有点猜测,去找戚暖?弄丢的人,一晚上都安静着没有情况,反而是韩少按耐不住要去找她,高招!

    ***

    豪车在车道上超速行驶,开往戚暖的小公寓方向。

    韩应铖不耐烦地超过前面一辆堵着他的公交车,踩尽油门开进公寓的小区。

    值夜班的保安对韩应铖有很好的印象,每次来除了给按时计费的停车费,还会给他小费,很大方的贵少。

    保安连忙升起拦车的自动杆。

    韩应铖将车停在老位置,从这个方向抬头看,可以看到戚暖公寓的灯,此时是开着的,但她房间的灯没有开。

    韩应铖确定戚暖还没回家,寂静的车里,亮着屏幕的手机开了免提,人工提示的声音一遍遍没有感情地重复:“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攥紧方向盘,宽大手背青筋凸显!

    公交车慢悠悠靠站。

    戚暖从车上下来,大雨过后的冷风一吹,她又是一个哆嗦,身上淋湿的衣服在车上被冷气吹干了七八成,但还是冷着不舒服。

    经过路边摊有买烤地瓜的,戚暖用眼角瞥了一眼,精神恹恹的,没欲望买宵夜回家,也不知道邹舟今晚是做饭,还是带七夕七年出去吃,赶快回家看看吧。

    走进小区。

    戚暖在公交车上睡了一觉,人反而越睡越没醒,走着神没有注意到停在她旁边不远的韩应铖的豪车,直走向她住的那一栋公寓。

    韩应铖用力按着喇叭,在夜晚的小区里,很扰民,声音响亮,冲着戚暖去的!

    戚暖吓了一跳回头看,韩应铖已经从车里下来,大手‘砰’的一下用力关上车门,气势凶猛地走向戚暖,冷酷的俊颜分明写着来者不善四个字!

    戚暖有一瞬闪过的念头是“糟,他的外套还丢在她浴室里还没洗好污渍!”

    韩应铖紧紧攥住无视他的戚暖,五官薄冷凝着冰渣:“知不知道我找了你一晚上?”

    找她做什么?戚暖还没问出口,被韩应铖强行拖上他的车,她僵硬着不愿意上,他在她腰上捏了一把她怕痒的敏感位置,她整个人都软了,被他拽着上后排的车座。

    她揉着自己的腰,平底的人字拖鞋掉了一只在车里,她也顾不上找了,不停往后缩几乎被韩应铖围着车座的角落,只觉得他眼底无边黑暗,气势凌厉。

    她有些怕这样的他,手指抵着他宽大的肩,隔着衣物都能感到他的强悍:“韩应铖你做什么?我今天很累,你能不能别闹?”

    “为什么累?你们做过了?”轻薄的话语,换做平时,戚暖一定用力瞪韩应城,可现在的他,面庞冷酷不是在戏弄她!

    戚暖身子一僵,韩应铖有力的手指滑入她衣服内,直接肉贴着肉地按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则捏起她的下巴,与他阴鸷的眼神对视,心都颤了。

    “今天在国际酒店外面,你是来找我,还是找乐祁泽?”韩应铖提问,盯着戚暖。

    “你说呢?”戚暖在斟酌的同时也很不明所以,只是刚好碰见而已,而且当时还隔着一条马路,她找他做什么?

    韩应铖笑了,令戚暖不寒而栗:“看来你要找的是乐祁泽。我却鬼迷心窍地想了你一整晚,在晚会里甚至还对你很愧疚。想着你有没有淋到雨,是否受到委屈,会不会不开心?你在给我留下这么一个我见犹怜的样子之后,却上了乐祁泽的车跟乐祁泽走。”

    “戚暖,你都这么玩男人的吗?玩我你玩得起吗,嗯?”

    戚暖不停摇头,唇瓣都要咬破了,什么时候变成她玩韩应铖了:“没有没有,我去找乐祁泽拿回相册,我不知道你也在的……”

    韩应铖打断戚暖的话,手指用力捏着她下巴,她吃疼地松开红唇,他凑近性感地舔舐她微凉的唇瓣,声音厉色:“你这张小嘴满嘴的谎言,迎合我之后又去找乐祁泽。是不是想跟他复合,被他哄好了?或者,你根本很喜欢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的感觉,让你很有虚荣感?”

    戚暖眼眶红红,眼睛一闭,主动吻上韩应铖羞辱她的薄唇,唇息纠缠。

    韩应铖整个人一震,没有推开戚暖,按着她的腰的大手从她衣服里滑出,攥成拳头,连狂暴的气息都有所收敛起来,迷失着,已经分不出谁在征服谁。

    戚暖慢慢攀上韩应铖宽大的肩,蓦地,在他嘴里用力一咬,狠狠推开他,手指勾住门扣要开门下车,光裸着一只掉了鞋的脚也不管了。

    可韩应铖不放过她,动作比她想象中要快,一瞬间又将她拽回车里,门关上,整辆车都颤了一颤。

    “走得这么急,为乐祁泽守身?”韩应铖尝到自己嘴里的血腥味,喉结咽动,眼神都变了,将戚暖困在他两臂间,男性荷尔蒙气息,浓重。

    戚暖挣不开韩应铖,快要被气疯了:“你跟他不也是半斤八两?都不是什么好人!他有戚筱,你也有薄茜,你心里喜欢的那个人不是薄安吗?既然有喜欢的人就不要来招惹我,以后我躲着你们还不行吗?找你喜欢的人去,欺负我还不了手你能有什么成就感!”

    戚暖越说情绪越激动,委屈的。

    韩应铖皱着眉问:“你怎么知道薄安的?”

    戚暖吸气:“娉婷告诉我的。”

    韩应铖面色稍缓,有说不出的情动,半晌,他才若有所思低语:“薄安很像你。”

    ……为什么不是她很像薄安,谁才是谁的替身?

    戚暖怔忡中泄气,软在韩应铖的臂弯里,没有力气跟他吵了,很累:“我想要回家,不舒服。”

    韩应铖用手摸了摸她的脸颊,体温微凉,垂首问她:“你淋过雨?”

    戚暖没说话,睫毛颤着缓缓闭上眼睛,韩应铖很快放开了她,她想着终于能下车了,才睁开眼看到他矫捷地坐回前排的驾驶车,发动车子,两边的车门自动落下锁。

    戚暖拧眉:“你要带我去哪?”

    韩应铖声音低沉:“我家。”

    “我不去!”戚暖拒绝都来不及的,去到他家她还不被他活剥生吞!

    韩应铖峰眉一挑,没听她的,豪车很快启动。

    戚暖反应很干脆,拉开包包的拉链,拿出自己的手机想要报警,摁了几下没反应,才想起手机没电了!

    小区门口,保安计时收费。

    韩应铖降下车窗,将钱递出,坐在后面的戚暖突然大声喊:“救我,我被他绑架了!”

    那保安吓得钱都飘地上了,左右看着要不要叫人来。

    韩应铖倒是淡定的,从钱包里拿出一叠百元大钞,数也没数给外面的保安当小费,贵气地笑着:“别听她的,她最近喜欢玩这些把戏,觉得刺激可以增加情调。”

    说着,韩应铖把着方向盘转头看戚暖涨红的脸儿,笑意深深:“乖,别瞎闹,趁现在睡一觉等下可没有时间让你睡了。”

    保安接过那一叠大钞的小费,韩应铖的车窗缓缓关上,戚暖拍着后排车座的车窗,说话的声音听不见。

    保安升起自动杆,让韩应铖的车出去,只觉得有钱公子真会玩儿,角色扮演什么的能不刺激才怪。

    数一数手里的钱,30张一百块,一次小费就三千块顶一个月工资,保安认为谁绑架谁都说不定呢!

    戚暖无力趴在车座的沙发上,觉得她大祸临头了,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克她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