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她是地下的泥,戚暖是天上的云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第五十一章她是地下的泥,戚暖是天上的云

    戚家外面。

    乐祁泽一路为戚暖撑着伞,不假手旁人。戚暖看到他肩头的一块被雨打湿,雨伞完全倾向她,这个时候的乐祁泽就像一个全心全意宠爱她的男人,从不曾背叛过她一样。

    戚暖看不透乐祁泽,和他相处整整6年,她以为自己是最了解他的人,后来他却像陌生人一样亲自逼她到绝境,6年的感情抵不过一瞬背叛,黯然他们年少美好的承诺。

    他可能是恨她的。

    进去戚家别墅。

    接过佣人递来的热毛巾,戚暖心不在焉地擦拭手,目光在看阔别多年的家,还和五年前她离开时一样,家具摆设都没变。

    乐祁泽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面前,拿过她手上的毛巾,低头认真给她擦拭一遍说:“我知道你舍不得这里迟早会回来,所以家里还是你原来喜欢的样子。”

    戚暖抬头看他,为他这番话而心情复杂。

    “跟我上楼。”乐祁泽将毛巾丢给一旁的佣人,修长的脚踏上楼梯,戚暖无视旁人跟着,他惯性向后伸出一只手,牵她。

    戚暖打从心底发冷发颤,痛彻心扉,她避开乐祁泽的手一步步踩着楼梯,淡眸:“我不是小孩子了,跌倒自己爬起来就是,不需要你扶。”

    乐祁泽一言不发地收回手,插在西装裤里。

    戚暖以前真的是很娇气,特别在乐祁泽来了以后,上个楼梯也要乐祁泽牵着,或者抱着,纯粹小女生的仰慕,很依赖乐祁泽。

    青年时期的乐祁泽对所有人都冷漠疏离,唯独对戚暖言听计从,是个二十四孝监护人。

    戚暖喜欢法国红玫瑰,别墅的花园上就种有一片,以前戚母没给建花房,每逢下雨天戚暖都要在花园守着,很紧张她的花,乐祁泽总是一直陪着她,为她撑好雨伞,不让她淋到一滴雨。

    这样的守护,戚暖第二天还是受凉感冒发烧,乐祁泽彻夜不离身地照顾她。

    结果,戚暖好了,轮到他卧床病了,两人因此在床上笑成一片。

    乐祁泽承诺:“以后我给你建一个花房,等我小七。”

    如今承诺是兑现了。

    戚暖进去以前她的房间,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楼下花园的一个玻璃花房,淅淅沥沥的雨,淋不到种在里面鲜艳欲滴的红玫瑰。和以前一样,连她房间的摆设也是没有变化。

    “你的房间没有人用过,我每天都有吩咐佣人来打扫。”乐祁泽在后面说道,手关上房门。

    “我拿了东西就走。”戚暖收回目光回神,打开自己熟悉的柜子暗格,里面需要输入密码。

    戚暖当着乐祁泽面前输入密码,打开暗格,取出里面的一本本相册。乐祁泽刚才给她的那本,是无关重要的,里面只有她和他的合照,这些则不一样。

    戚暖翻开相册在看,身后乐祁泽突然双手揽着她,气息在她颈项低低贴近:“不要走小七,留下来,我们重新开始。”

    温柔情深地挽回着,重新开始像他们以前一样。

    她的手像没有力气一样,连一本相册都拿不住,掉在地上,她仰头看天花板:“你想要我用什么身份留下来?戚家千金是戚筱,不是我。楼下的佣人你身边的女秘书怎么看我,你心里很清楚。”

    “虽然插足我们的人是戚筱,但是从来就没有人知道我。现在怎么看都是我这个坏女人在挑拨你和戚筱,你要我以小三还是包养的身份留下来?”

    仰着头,眼泪就不会掉下来,戚暖麻木着。

    “我们立刻结婚!”乐祁泽将戚暖转过身,面对面地看着她,眼里的真心不是骗人:“我要的不是戚筱,能做我妻子的女人只有你,戚筱只是你的一个替身。小七,男人有男人的野心,你想我一直在左右陪着你,但我有自己需要做的事。”

    “你听话,我们先隐婚,等到时机成熟,我就将你公开。我对你会像以前一样好,你如果不喜欢韩城,我可以带你出国散心一阵子。你的两个孩子,我会视如己出。”

    “别再跟我怄气,好吗?”攥着戚暖的指尖,乐祁泽低头吻着哄着。

    “那戚筱呢?”戚暖直视乐祁泽的一双眼,鼻子发酸:“结婚后,要我看着你和戚筱在你的房间里滚床单吗?她是我的替身,是不是也要代替我和你上床?”

    乐祁泽面色阴沉,绷紧!

    戚暖用力推开他,用被他吻过的手指擦着衣服,恶心:“五年前,是你逼走我的!多亏你和戚筱在房间里的激情戏码,才让我撞破南墙彻底心死。乐祁泽,你要享齐人之福你提前告诉我,不要让我像个傻子一样还想痴心妄想再相信你!”

    “我爱过你,不代表我可以忍受你和别的女人好。你野心那么大,我的气量会让你很挫败的。”

    “那时候,你年纪还小。”乐祁泽作出解释,声音哑色。

    “如果这也算是理由。”戚暖眼前迷茫,明明戚筱比她还要小两个月。

    “我可以从现在开始只有你一个女人。”乐祁泽猛地攥住想要走的戚暖,将她拽到她以前的床上,用膝盖残忍压住她:“以前是我舍不得碰你,你年纪小又是我一手照顾出来的,我总在怜惜你。如果早点占有你,我也不需要每晚每夜幻想着你。小七,我现在不想再忍了。”

    扯开戚暖的领子,乐祁泽用唇吻着,从锁骨一直到她紧闭的唇,微咸的湿意滑过吻合的四瓣唇之间。

    戚暖纤细的脖子戴着一条很长的项链,乐祁泽手指一动要勾出来看,她白皙的小手按住他的动作。

    乐祁泽抬头,对上戚暖泪湿的双眼,闪烁着绝望:“你想再逼我离开五年吗?”

    ***

    楼下的阿姨接起客厅分机的电话,戚筱小姐打回来的,说打不通乐先生的手机,问乐先生回来了没?

    阿姨不敢乱说话,乐先生今晚带了一个年轻女人回来,两人还在楼上单独共处,不知道在干什么事儿。

    “小姐,先生今晚有客人,在书房里谈事不方便接电话。”阿姨说着,看到戚暖从楼上跑下来,招呼也打直接开门离开。

    戚筱在那边听到关门的声响,问是谁?

    阿姨应声说是乐祁泽的客人,接着拿着分机上楼,在一间门前半掩的房间里,找到乐祁泽,将电话递给他:“先生,是小姐从医院里打来的电话。”

    乐祁泽接过电话,让她出去。

    附耳听着,乐祁泽冷冷质问戚筱:“五年前,是你故意让小七看到的?她走的时候,你是不是也知道?”

    戚筱声音一止,没想到乐祁泽突然问这个:“我不知道你说什么。祁泽,我知道你以前和她的感情很深,但我陪在你身边的时间比她更长。她走了五年,是她先放弃你,凭什么她一回来就要我退居后位?”

    “你真不自量力,你是什么东西能跟她比?”乐祁泽一把将电话狠狠摔烂,不停想着戚暖方才看他的眼神,心里头像砸开一个洞,空空的。

    他很清楚那个时候戚暖就只有他一个人可以依靠,是他一手造成今日的局面。

    戚筱面色似鬼地紧紧掐着手机,她什么东西都不是,自从她见到戚暖的那一刻起,她就嫉妒这个和她同龄却无比娇贵的女孩!

    她是地下的泥,戚暖是天上的云,但谁说替身最后不能成为正主的!

    五年前,她知道是逼走戚暖的好机会,只是她万万没想到那一晚在酒店的酒吧里,韩应铖也在,还抱着戚暖离开……

    ***

    戚暖淋着小雨在路灯下漫走,相册最后还是只拿了她和乐祁泽那一本,其它的,拿不走,再呆一刻乐祁泽可能都要扑上她的。

    隐婚,她连结婚都要躲躲藏藏,那还要婚姻何用?

    戚暖揉着自己的眼睛,湿湿的,雨水和泪水分不清。路灯和路灯之间隔着那么长距离只有一盏,周围光线很暗,戚暖悄悄哭着也没人能看得见。

    以前她最怕走这一段路回家,都是车子管接管送的,有次车子不好使爆胎了,乐祁泽牵着她的手步行回家,她还是怕黑非要他背她不可。

    乐祁泽很温柔,尽管别人跟她说,他是个冷清的男人很有距离感,但对她却是千依百顺。这么一段黑漆漆的小路,有他背着她也就不怕了,在他背上笑着一路直到回家嘴巴都不合拢的,无忧无虑。

    如今就像和过去美好的回忆,擦身而过,凄凄凉凉。

    戚暖走到公交车站已经是20分钟后的事,雨下得不大可也将她淋湿透了,她的雨伞落在戚家走的时候脑袋一片空白,忘记拿走。

    等了一会,公交车来了,车灯打在她脸上,很亮。

    “小姐,上不上车?”司机看戚暖一动不动,不耐烦问她。

    “不好意思。”戚暖恍惚回神,上了车,被车里的空调一吹,整个人哆嗦发冷。

    她嘀了卡找了个位置坐,双手抱着自己,衣服冷冷湿湿贴着皮肤很不舒服,回到家就冲个热水澡吧。

    乱七八糟地想着,戚暖靠着车窗迷迷糊糊睡着过去,唯一闪过的清醒就是,今天白走一趟,想拿的东西没拿走,还弄得自己心情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