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他弄丢的女人被乐祁泽捡走回去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慈善晚会的主席贵宾宴桌上。

    韩应铖面色沉静,粗长的指节一下下轻敲桌面,台上的铁嘴主持人在说开幕词,他心不在焉地听着心思不停想着戚暖,可还在下面等着?雨有没有再下大?淋到她了没?哭了吗?

    传菜的侍应端着的托盘,不小心碰到韩应铖的肩一下,他目光一抬,极致不耐不善!

    “对不起韩少,对不起对不起……”侍应不停哈着道歉,没完没了的被韩应铖摆手打住。

    他起身,浅灰色订制的正统西装包裹着矫健挺拔的男性身躯,俊美倜傥,贵族范儿,很吸眼球。他对薄茜说了一声:“我出去交代一些公事。”

    薄茜微笑看着他转身离开,旁边是隔壁桌的慕家千金的目光追随,直长发俏童颜。

    薄茜与她来不及收起的爱慕目光交集上,微笑更深!

    晚会厅外面,陆子也在。

    韩应铖有事情吩咐陆子:“戚暖在外面,你撑把雨伞出去接她进来,让她在休息室里等我,给她拿件外套不要让她淋到雨,还有交代酒店的厨师煮一些热汤给她。”

    “是的韩少。”助理陆子一一记住,心里则在震惊,戚暖竟然知道来这里堵人,是要上演苦情戏码和薄茜小姐正面交锋,逼韩少二选一选她吗?

    真不知道她是太高估自己,还是太低估薄家,不过韩少相比于真正的美丽千金,似乎更喜欢幼齿的灰姑娘,紧张得很,疼得不行的那种。

    “安顿好她后,打个电话给我。”韩应铖着重叮嘱,皱着眉回去会厅,不能离开太久。

    陆子找人借了一把雨伞,晚会的后台有明星专用的化妆师更衣室,里面有不少品牌商提供的牌子衣服可供挑选,他和晚会的负责人交流了一下,拿了一件新品上市的女款春装外套,匆匆坐电梯下去,接戚暖。

    别等下将人淋雨淋感冒了,韩少怪他办事不力。

    国际酒店外面。

    陆子撑开雨伞,左右张望,还过了对面的马路口看,没见到戚暖的人,怎么都找不到她,已经不在了。

    陆子心知不好,戚暖弄丢了,搞不好后面还要弄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女人苦情的手段不都这样,一哭二闹三以死相逼。

    陆子赶紧打电话给韩应铖告诉她,找不到戚暖。

    “不在了。”韩应铖低沉喃喃,似叹气,周围载歌载舞的晚会声音越来越模糊不清,喧嚣并落寞。

    五年前,戚暖和他缠绵一夜后人间蒸发,他派了那么多人地毯式地翻遍整个韩城找她,最后那些一个个的人怎么跟他说?

    找不到戚暖。

    韩应铖挂断陆子的电话,立即拨打戚暖的手机号码,语音提示,对方已关机!

    手机屏幕亮起、熄灭,亮起、熄灭,韩应铖俊颜没表情无意识的举动,薄茜挨着他玉手挽着他手臂,以为他无聊,手指在他胸膛转圈:“应铖,我喜欢那条项链。”

    慈善晚会上主办方正在竞价拍卖一条钻石翡翠项链,嵌在中间的一粒粒玉石温暖剔透,高贵奢华,名字内涵:暖情深爱。

    韩应铖抬眸,薄唇倾吐:“一千万。”

    ***

    国际酒店的高级套房。

    戚暖在韩应铖进去之后就上来了,酒店经理亲自推着餐车进来,尊敬道:“戚小姐,乐先生安排厨房给你炖了热汤还有一些精致点心,让你先吃着东西等他。”

    “放下就行。”戚暖没胃口吃,坐下沙发拿手机上网,才发现没电关机了,早上和中午她都没给手机充过电。

    她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雨景,不知道怎么的想到了韩应铖,刚才他也看到她吧,短暂的对视后他转身和薄茜进去。她没想到韩应铖会在这里,不过想想也不奇怪,能出席这种晚会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他是韩城的大人物肯定第一个邀请他。

    戚暖用手指点点下巴,韩应铖和薄茜都来了,戚筱有没有跟乐祁泽一起来?如果也来了,四个人的局面也是蛮精彩的。

    等了半天。

    乐祁泽在韩应铖以三千万高价拍下项链送给正牌女友薄茜缔造豪门佳话之后,提前离开慈善晚会,上去10楼见戚暖。

    套房的门开了关,女秘书小心翼翼跟着乐总进去。

    乐祁泽看向坐在椅子上的戚暖,窗外雨景衬托出她烟眉茫茫,嫩黄的织衫白长裙,露出一双如玉脚踝,很养眼,上面缠着药贴。

    “拿着。”乐祁泽将自己的西服外套递给女秘书,长腿沉稳无声地走近戚暖,她脸儿转来看他,眸子黑白分明。

    “等我很久了?”乐祁泽问,单膝落地,温润翩翩地跪在戚暖面前,斯文的手覆上她之前扭伤的脚踝,关心在看:“好点没?”

    “好多了。”戚暖拧眉,想要缩回被轻抚的脚,乐祁泽的手用力按住,直接弄疼了她。

    戚暖从来都是娇贵的千金,自小就享受乐祁泽极尽谦卑的照顾,这次是最不舒适的一次。

    他淡淡说:“让我好好看看。跟我膈应什么?以前哪一次你受伤不是我照顾你的?”

    确实如此,戚暖几乎是乐祁泽照顾长大的,戚母工作忙也不方便以自己的身份出面照顾女儿,所以乐祁泽是戚暖整个读书时期的监护人。

    学校的老师一度以为,戚暖是乐祁泽的童养媳。

    “上次戚筱也受伤了,你长进了不少,小七。”乐祁泽一边检查戚暖的脚伤,一边微笑道。

    “她有没有告诉你,是我推的她陷害她当众出丑?”戚暖垂眸,乐祁泽目光抬起,戚筱最会颠倒是非黑白,是一个好戏子。

    两人的眼神对视,纠缠深深。

    一旁的女秘书抖嗦着肩,发现乐总背着女朋友戚筱和别的女人奸情不说,这个女人竟然还是上次戚筱住院时韩应铖带在身边的那人,小七!

    四角恋?还是五角恋?在女秘书看来,能让大老板乐总跪在一个女人面前温柔以待,已经是天夜谈!

    乐祁泽站起身,淡淡看向自己的女秘书:“东西拿来。”

    女秘书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只是奉命拿着不敢打开来看,她将公文袋递上,有眼色地去洗手间洗条毛巾给乐总擦手,看得懂乐总要她回避的冷峻眼神。

    戚暖接过乐祁泽递给她的相册,一页一页地翻,烟眉凝着:“还有一本呢?”

    “在戚家。”乐祁泽声音不高,温淡。

    戚暖看他:“不打算给我了?”

    乐祁泽用商人似的口吻说道:“给你一本是我的诚意,剩下的你还想要拿就跟我回去戚家拿。我们继续上次没谈完的话,我没说过你跟我能够这样就完。我在你身上下了太多太多心思,我们完不了!”

    戚暖没有动作,沉默中在思考。

    乐祁泽低头看到她的眼中只有防备,没有别的,面庞森森一冷:“怕我关着你?”

    戚暖怔怔,她12岁认识乐祁泽习惯他的温柔后再面对他的残酷真的很痛苦。她用手指攥紧相册:“有戚筱在,你关着我她随时能死给你看。”

    “走吧。”将相册放到包包里,戚暖站起身。

    乐祁泽突然对她说:“戚筱还没出院。”

    戚暖吸气心情不耐,戚筱身体安好不安好,出院没出院,都与她无关,她不想知道!

    “车祸不是意外,是以前认识她的人做的,对方在报纸上认出她,想要勒索钱。”乐祁泽看着戚暖说这话。

    看来真不是韩应铖,戚暖拧拧眉,戚筱进戚家以前的出身认识不少街头混混,不过应该都被妈妈封好嘴才是,怎么会突然勒索?

    “小七,只要你想,戚筱抢不走你任何东西。”乐祁泽很认真说道。

    戚暖听出味儿,仰起头仔细看他:“你认为是我从中作梗做的?”

    “不重要,戚筱不配跟你相提并论。”女秘书洗好毛巾出来,恰好听到乐祁泽说的这话,暗暗惊讶,藏着的小情人要比朝夕相对的女朋友还金贵。

    接过毛巾,乐祁泽擦拭一下手,指尖湿润略带凉意地牵着戚暖离开。

    ***

    慈善晚会结束,外面天色黑黑沉沉,还飘洒毛毛细雨。

    薄茜春光满脸地挽着韩应铖的手,拎着裙摆踏上车时,她望了一眼前面,眼睛闪烁:“那个不是戚小姐吗?”

    韩应铖侧目凝望,乐祁泽撑着雨伞在戚暖身边,司机替他们打开车门,戚暖头一低上了乐祁泽的车,与乐祁泽一起离开。

    冷冷收回目光,韩应铖上了车,修长手指按着指节发出骨头的脆响。

    薄茜看着他俊美轮廓略显冷酷的侧颜,拿着手帕边为他擦拭俊颜的湿气,边说:“戚小姐是不是要和乐祁泽复合了?那戚筱怎么办?”

    韩应铖转头看车外路况,避开薄茜的服侍,似乎对女人的话题没有兴趣。

    薄茜有自己的心思,她想最好是戚暖给她和应铖代孕,一旦戚暖跟乐祁泽复合,戚筱没了乐祁泽肯定会借机绯闻攀上应铖。

    她最不想应铖和戚筱好上,就算怀上孩子,以戚筱的名气她很难将孩子占为己有!

    车外的江南烟雨洗涤不了韩应铖眼底的戾气!

    他弄丢的女人被乐祁泽捡走回去,五年前,是否也是这样。戚暖在那夜离开他后,被乐祁泽带走了,之后因为戚筱和乐祁泽偷清的原因才在怀孕的时候出走去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