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俨然是韩应铖的小翻版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看完电影已经快到晚上,韩应铖送他们回家。他的外套被七年弄脏了一块,污迹很深,戚暖只能叫他脱下来,她拿回家去洗,先自己洗去污迹,再拿出去洗衣店干洗。

    韩应铖其实并不在意那么一件外套,不过戚暖一直盯着他看,很在意的样子,他才将外套脱下给她,看着她抱着他的衣服,白皙手指翻找他的衣服标签,很认真在看。

    就像是他的女人。

    韩应铖眼神深谙,开着车同时总分心看身边的戚暖,那张小脸越白净他狠吻过的唇越嫩红。

    果然要干洗,戚暖看着衣服标签,还好她先看过,不然直接放到洗衣机洗,就要洗坏了。

    豪车接送戚暖到公寓楼下,七夕七年下了车,指着车里的儿童座椅问韩应铖:“叔叔,能送给我们吗?”

    女儿开的口,韩应铖本身就是要送给他们的,他自己用不着。儿童座椅不轻,他帮七夕拿着也没让戚暖拿,两个一手一个,短袖白t恤下的男人臂弯,肌肉结实。

    戚暖抱着他骨架高大的外套,手臂沉沉心也沉沉,跟着他进去公寓的电梯,看着他跟女儿说着话,垂眸,他好像很喜欢女孩,大的小的都喜欢宠。

    电梯的反光镜面倒映出的一家四口,高大的男人白皙的女人,两个小孩,很美好。

    戚暖看着看着,有些走神。

    电梯‘叮’的一声,到了楼层,她才回过神,跟着韩应铖走出电梯,开门进家,留韩应铖吃完晚饭再走。

    不然总不能让他放下东西就走,儿子还弄脏了他的外套,她脸皮想厚也厚不起来,还好邹舟今晚不回来吃饭。

    戚暖在厨房做饭,炖牛腩煲,冰箱有她之前买的调料,加几片冰糖会更野味。外面客厅,七夕有点黏韩应铖,七年看他弄脏他的衣服也没有生气,因此改观不少,态度好了很多。

    戚暖这顿饭做得心不在焉的,一边做一边想,这样发展下去,父子父女仨不就要变成好朋友的节奏?

    以后再有来往可不好办,七年一天天长大,那张小俊脸越来越有型,和韩应铖的五官发展一个方向的,她担心七年再长大几岁,就俨然是韩应铖的小翻版。

    戚暖越想越后怕,走出厨房打断父子父女三人相处,对女儿儿子说:“你们幼儿园的功课做了吗?吃晚饭前去做一下功课。”

    “遵命小七。”七夕七年的小功课一般放到周日早上才做的,不过小七发话,他们要听。

    龙凤胎进去房间做功课,戚暖在客厅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很新的烟灰缸摆到茶几上,给韩应铖用的:“你要抽烟就抽吧,捏灭在里面就行。”

    韩应铖目光沉着,反而提问:“为什么会有烟灰缸,你家还有别的男人会来?”

    戚暖抬头看他:“不识好人心,你上次在我家抽烟不是找不到烟灰缸吗?”

    韩应铖蓦地一顿,薄唇撩起愉悦迷人的弧度:“为我买的,嗯?”

    戚暖纠结着手指头没说话,起身回去厨房继续做饭,上次在超市看到特价9块9顺手买的……

    “你家哪里可以抽烟?”韩应铖在试探戚暖的喜好,她是否不喜欢男人抽烟,才23岁,这个年龄的女孩都很青嫩。

    “哪里都可以,七夕七年在房间你不准在他们面前抽烟就行。”戚暖没什么要求,混迹职场五年也应酬过不少客户,早就蜕变成熟。

    韩应铖打量一眼狭小的客厅,拿起烟灰缸到外面的阳台抽烟。

    夜色繁华,顺着远眺的方向从戚暖家的阳台可以看到他住的别墅区,尽管勉强模糊,韩应铖心里还是喜欢着这种感觉。

    他抽完一支烟进去,看到两个小鬼在厨房里,戚暖拿了两盒纯牛奶,插入吸管递给他们,蹲下的身子长发垂直,她看上去也像个小女生似的,那么嫩,却有两个更嫩的孩子。

    喝着牛奶,七夕七年回去房间继续做功课。

    韩应铖倚在厨房狭窄的门口,伟岸的身形完全挡住外面的光线,只剩厨房的灯光,目光如炬地盯着在里面越发白皙的戚暖,深刻没有移开,越看越迷,喉结杏感咽动。

    男人露骨的视线,缠绕不休。

    戚暖心乱如麻,用筷子夹了一块牛腩,用精致的小碟盛着,拿去给韩应铖,以为他饿了:“你吃吃看。”

    韩应铖没有动,目光垂视着戚暖,很深很深,似失神。戚暖用筷子夹起,仰着脸儿递到他嘴边,他才缓缓张开薄唇,吃下滑嫩的牛腩。

    “入味了吗?”戚暖问他,像个家庭小主妇。

    “嗯。”韩应铖鬼迷心窍。

    戚暖喜上眉梢,她以前哪会做饭,也是后来在南城刻苦学做的,能让韩应铖这样嘴刁的人几次吃她做的菜,她厨艺应该很好很好了!以后丢了饭碗,也许可以做个女厨师。

    牛腩再炖十几分钟就好了,戚暖在看时间。

    韩应铖舔了舔唇角,邪魅杏感,舌尖的肉味无法让他餍足,语望在撩拨催化。

    戚暖转身想出去叫七夕七年准备洗手吃饭,韩应铖突然撞上来,男人的身体撞疼她,修长手指用力扯她到他怀里,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炙热的薄唇狠狠强吻她,下巴被强行挑起,大手有力量地按住她的细腰,固定在他发热的下腹前,紧紧相贴。

    强烈的男性荷尔蒙令戚暖面红心跳!

    她用没有指甲的手指挠着韩应铖结实的手臂,唇张着被禁锢在他怀里承受他的强吻,隐约听到外面房间的开门声,七夕七年喝完牛奶出来正走近厨房要丢盒子。

    戚暖急得胸口发颤,眼眶都红了,白皙小手滑落韩应铖的手臂,无力扶上他腰间,紧张地揪着他t恤下面的长裤皮带,快要受不了了,被他欺负得很惨很惨。

    七夕七年进来厨房丢掉牛奶的盒子,叔叔高大的身形几乎霸占一半的厨房,遮挡着妈妈,隐约看到妈妈在后面低着头搅拌着炖锅里的牛腩。

    “妈妈,饭好了吗?”七夕在问。

    “去洗手。”韩应铖打发着两个没眼色的小鬼。

    七夕七年出去厨房了,戚暖才敢轻轻咳嗽出声,激情的余温烫着她,脸红唇红眼睛也红,一副被欺负完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韩应铖用质地极好的衣服给她擦拭眼角,语调轻薄:“弄疼你了?还是很刺激?”

    戚暖狠狠瞪他,火光璀璨。

    很销魂,韩应铖还想再吻她,胸膛的孽火烧得他眼神灼热。

    “别……”戚暖颤了颤,泛着红的鼻尖有薄汗,那么那么可怜:“我两个孩子在,我会怕。”

    韩应铖喉结滚了滚,嗯了声,音色喑哑。

    直到吃完晚饭,韩应铖要离开,戚暖都还是恍惚惊魂未定的,唇里唇外好似全都是男人的味道。

    “送我下去。”韩应铖在门口提出要求。

    戚暖条件反射摇头,说什么也不敢送他下去,怕被他强行拽上车上又要受他欺负。天黑,对象还是韩应铖,发生什么都有可能的:“我要在家看着孩子,最近治安不好,我不放心他们。”

    韩应铖目光极缓地滑过戚暖湿润的眸子,颔首,没说什么就走了。

    戚暖关上家门口,顿时脚软,精力真的被这个男人榨干了。

    邹舟在晚上8点前回到家,看戚暖在浴室里洗一件男人的外套,诧异问她:“谁的衣服?”

    “韩应铖的。”戚暖干巴巴道。

    这时,七夕七年指着客厅两个儿童座椅给邹舟看,讨表扬似的将今天的事情全告诉邹舟,末了还要邹舟夸他们机智!

    邹舟夸了,但还是吓了一跳,韩应铖和戚暖一起带了一天孩子,太劲爆,她消化不良!

    七年总结对韩应铖的评价:“那叔叔够高够帅,有钱,大方不小气,就是偷亲妈妈的嘴不好!”

    戚暖顿时从浴室里出来,被儿子的话憋得脸红!

    “小七,你打算嫁入豪门吗?”邹舟很认真地在想,如果戚暖和韩应铖真有这个发展可能,就要趁早好好计划好策略,这世界没有傻白甜的灰姑娘,只有精心设计的经营。

    戚暖当她开玩笑:“韩家会让我带着两个孩子进门?”

    一句话,将邹舟堵死。

    ***

    晚上8点整。

    张姨准备要下班,薄茜却在这个时候来了,她的司机替她拎着好几袋名牌衣服的袋子进来,显然是刚刚逛完街血拼过。

    张姨要招待薄茜,延迟下班时间。

    “给我煮份水果茶,然后拿上来给我。”薄茜边上楼边吩咐张姨,水果茶时间要煮长才好喝。

    张姨今晚要加班很久了。

    开门进去韩应铖的卧室,薄茜打开灯,在偌大的卧室里走了几圈,坐下黑色的大床,被铺被张姨整理好,整齐叠好,床单平整得没有一丝皱痕。

    薄茜将自己平躺在床上,幻想着她被韩应铖强悍并狂野的在这张床上一下下用力占有,他杏感的身体流着热汗,滴在她身上……

    薄茜忘记不了,她第一次在薄家的宴会上,见到韩应铖,质感贵气的西装下,身材杏感完美,俊美得猖狂,多少女人都在偷偷讨论他。

    从韩应铖的床上起来,薄茜整理一下自己的时候,发现平整的床单上有一条很长的头发,是女人的头发,黑色的直长的,不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