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很可怕的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爱魅萦绕的客厅,女声在哭,男声在哄。

    韩应铖轻吻着戚暖脸颊的泪珠,薄唇一下下轻碰她的嫩肉,给他哭红了鼻子反而怒火和欲火都消减了下去。

    他声音似叹似宠:“那么娇气,捏你两下就给我哭?像个小泪包似的。”

    戚暖没说话,整个人都羞耻得发烫泛红,她以前本身就是个小泪包,这几年长进了不少,但也是爱哭的,只是躲着自己哭而已。

    她用力推韩应铖,讨厌死他!

    韩应铖峰眉一挑,主动让开高大的身躯,没再压制着戚暖,再弄她下去刚刚止住的泪,又要流出来了。

    戚暖一得到空隙,柔软的身子像条鱼儿似的,灵活地滑下沙发,坐在地毯上,离韩应铖一定距离。

    她将衣服的衣摆整理好,腰上的肉酥软着,被他捏的,可能已经留下他的手印。

    她的皮肤她自己清楚,稍微用力一点都要青红一片的,容易过敏的那一类。

    “去给我煮解酒茶。”韩应铖捏了捏眉宇,看着坐地毯上的戚暖一头乌黑的长发,伸手撩起一缕青丝缠绕在他修长的指间。

    真漂亮。

    戚暖拍掉他轻薄的手,红着眼睛瞪他。

    韩应铖薄唇弯起,在笑:“快去,我是真的有些醉了,你要知道喝醉酒的男人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很可怕的。”

    戚暖哆嗦着红唇,已经不敢再挑战韩应铖有多刘芒了,喝醉酒后的他说的话,更直白露骨,色狼!

    她迅速起身,进去厨房煮解酒茶,给他解解酒也好,万一等下酒劲上头还想对她乱来,她哪够料儿当他的对手。

    每次都被他戏弄到哭,丢脸死了!

    打开冰箱,戚暖拿了煮解酒茶的材料,忽然想起什么,转头看了眼在客厅的韩应铖,他低着眸,好看的手在揉自己的肩膀,醉酒并不那么舒畅的。

    戚暖多拿了一盒冰糖,上次给他煮解酒茶的时候,他说喜欢喝甜一点的,真要命,她这奴隶命!

    解酒茶很快就煮好了。

    戚暖倒在瓷碗里的时候,裤袋里的手机响了,她连忙放下盛器,拿出手机看,担心是邹舟打来的,七夕七年再乖再懂事也还是个孩子,也会哭闹找妈妈的。

    乐祁泽的来电是否接听,手机屏幕显示。

    戚暖愣了一愣,眼帘不停眨动眼前所看到的字也没有改变,是乐祁泽的电话,那么晚打给她,他通常只有在夜深的时候,才会流露出白天所没有的深情温柔。

    【小七,我很喜欢很喜欢你,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人,我已经中了你的毒,无人可解。】

    曾经乐祁泽给过她那么令人沉溺的告白。

    戚暖心有所动地看向韩应铖,他也在深沉看她,显然听到她的手机响了。

    与他目目相对,戚暖指头一滑,拒听了乐祁泽的电话,顺便将自己的手机关机,接着端着煮好的解酒茶出去。

    “加了糖的。”戚暖将解酒茶递给韩应铖。

    他接过,喝了口,大手一直握着她的手腕,要她坐下提问她:“谁的电话?”

    戚暖坐在他身边,能感到他炙热的体温,和迷人的酒气,想了想,不想冒险去骗一个喝醉酒的男人,老实道:“乐祁泽的,我已经关了手机。”

    韩应铖意味不明地嗯了声,喝完一碗解酒茶将空碗搁下,才低沉道:“这么乖,讨好我,还是害怕我?”

    戚暖抬头看他:“你想我怎么说?别等下又冤枉我勾引你。”

    韩应铖眉峰微动,被一个欠收拾的女人顶嘴还挺有意思的。

    他歪斜下高大的身,枕在戚暖的腿上,目光所及的上方,是女性丰满的胸部,他若有所思:“这么看着,你还是像生过孩子的女人。”

    戚暖顿时用手臂护在自己的胸前,不敢推开枕着她的腿的韩应铖,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发酒疯。

    反正她快疯了:“你做什么?”

    “帮我揉一揉额头,很头疼。”韩应铖修长骨节分明的手,点了点自己的头,慵懒好看。

    戚暖咬着自己的唇,白皙的手指轻轻帮他揉了,她其实也不会按摩,没学过也从没帮人揉过,纯粹乱来的,应付着韩应铖。

    喝醉酒的男人,比刘芒还刘芒,惹不起!

    韩应铖枕在戚暖的腿儿上,闭目养神,一派纨绔公子的范儿,享受美人恩。

    过了好半晌。

    戚暖不揉了,两只手都酸了,她戳了戳韩应铖的肩膀叫他:“韩应铖,你别在这里睡,明天早上张姨上班看到你睡在客厅,形象不太好吧?”

    “你呢,今晚睡哪?”韩应铖慵懒地睁开眼问戚暖。

    形象对韩应铖来说也就那么一回事,他从不当绅士,喜欢过得随心所欲,惹他的人他必定狠狠报仇,他喜欢的人捧上天上去都行!

    很霸道的一个男人!

    “客房吧。”戚暖想回去也不行,都深夜凌晨了,打不到车的。

    “扶我上去。”韩应铖从戚暖身上起身,好看的手揉了揉眉宇。戚暖发现他眉间的浅红加深,俊美并且越发杏感,他体温很烫,喝醉酒的原因。

    上了二楼,韩应铖的卧室。

    戚暖扶着他到床上,腰身被他手臂勾着,连带着跟他一起甩到柔软的大床上,被他紧紧圈在臂弯之中,男人引诱的嗓音,迷人:“今晚就跟我睡,别走了。”

    “你一定要这样吗?”戚暖拧眉。

    卧室没有开灯,黑暗中她被韩应铖从身后抱着,看不到他的人,只有他的身体以及气息包围着她。

    亲密得连毛孔都要舒展在一起。

    韩应铖搂着戚暖的细腰,闲闲散散道:“不跟我睡觉,那跟我继续做刚才没做完的事?就在这张床上,让我要你一次。”

    “睡觉!”戚暖双颊发着烫,还好韩应铖看不到。

    她其实,不太信他说的话,刚才他没强要她,现在也应该不会强行要她的。

    男人的语望,过了那个关键时刻就是过了,之后会冷静许多。谁都不可能随时随地发情的,又不是荷尔蒙过量。

    韩应铖嗯了一声,抱着戚暖当抱枕,慵懒并舒服,声音也越渐柔和:“睡吧,我也好几天没好好睡过,都是被你闹的。”

    戚暖眨眨眼,倚在韩应铖温热的怀里,以为自己不易睡着的,耳旁只有他均匀的呼吸声,卧室里漆黑并且安静,她慢慢跟着韩应铖沉稳的呼吸节奏,眼帘渐渐阖上,也睡了。

    一夜无梦。

    清晨,6点25。

    卧室里没拉好的窗帘,透出一缕耀眼阳光,照射在大床上相拥的一对男女身上。

    戚暖白皙的脸儿被阳光照耀得暖暖的,身子在韩应铖的怀里动了动,睁开眼,迷糊中。

    韩应铖在她动的时候,就已经醒了,皱了皱眉,声音是还没睡醒的沙哑:“今天周末不用上班,再睡一会。”

    说着,他矜贵的手伸向戚暖的脸儿,挡住她眼前刺眼的光线,只有令人沉溺不能自拔的黑暗。

    “嗯。”戚暖梦呓似的,很快就又和韩应铖一起睡过去了,完全软在他怀里,毫无知觉地用脸蹭着他胸膛。

    两人拥挤在一起,却很舒服。

    一直到上午11点,张姨轻敲韩应铖的房门,戚暖才彻底醒来。

    外面张姨在说话:“韩少,早餐已经做好了,你现在要吃吗?”

    戚暖在韩应铖怀里抬起头,身后,是慵懒迷蒙的一张俊颜,回了句;“等下。”

    “好的。”张姨离开了。

    戚暖头疼地用手指轻按额头,她没想到自己会睡这么晚的,碰到张姨倒也没所谓,只是被张姨看到她睡在韩应铖的卧室,不太好,万一传到娉婷的耳里……

    世界末日也不为过之了。

    韩应铖重重地摔回在床上,还想抱着戚暖再睡一会儿,很舒服,骨头都是酥麻的。

    “快起床,已经上午了。”戚暖拽了拽起床气很大的男人,拽不动他,她不管了,自己先起床去洗漱,她饿了,在家就算是休息日还要照顾两个娃,很久很久没睡过这么晚了。

    “啊!”戚暖痛呼一声。

    韩应铖清醒了不少,起身搂着戚暖,低头看着她问:“叫什么?”

    戚暖转头,看韩应铖的黑色衬衫:“头发被勾到了。”

    确实,一缕乌黑的发丝缠着了韩应铖的衬衫衣扣,韩应铖用手绕了绕也解不开,戚暖眯着朦胧的睡眼,看都不看清。

    “剪掉吧。”戚暖指的是她的头发。

    “嗯。”韩应铖找了把剪刀,将衬衫的衣扣剪掉,从而解开了戚暖的头发,毫发无损。

    他用修长的手指滑入戚暖的发丝间,一路顺滑,小小的结子稍微用力就能解开,很柔滑的长发,比它主人乖顺多。

    她这个样在他床上,很引人入性。

    “你衣服坏了。”戚暖看韩应铖剪下来的衣扣,以他的个性,肯定不会让人用针线缝回去的,肯定随手就扔掉。

    很奢侈。

    “无所谓。”韩应铖舒展着矫健的身姿下床,手指解开衬衫的所有衣扣,脱下,接着解开长裤的扣子……

    戚暖转开脸儿,摸索着下床,进去浴室梳洗,不敢看他大方换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