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不然今晚怕是散不了场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韩娉婷笑戚暖不了解韩应铖:“我小叔叔哪会是这么体贴的男人?从来都是别人奉承迁就他的,腰板挺得比谁都要直弯都不会弯一下,显赫矜贵。”

    说着,韩娉婷偷偷给戚暖说:“他女朋友想搬过来跟他同居,还被他拒绝了。说不喜欢有人占他的私人空间,要见面的时候再约一下时间就行。他明明是那么不体贴的男人,家里却有一双女人的拖鞋,太可疑了。你觉得呢?”

    戚暖眨眨眼一句话也说不出,娉婷说的韩应铖和她看到韩应铖,有些出入不同。

    “找天偷偷过来蹲点,或者能看到什么。以后我爸要送我出国,我就可以找小叔叔出面摆平!”韩娉婷想法很好。

    戚暖凝着烟眉,垂眸:“别了吧,他会生气的。”

    韩娉婷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恶千金,唯一最怕就是韩应铖生气了,她爸生气要送她出国她都没这么怕的,顿时泄气。

    她取出鞋柜里的女式拖鞋,裸脚套了套,太小完全穿不上。

    韩娉婷有一米七三的模特身材,很高挑出众,穿的鞋码也大,这对女式拖鞋只有38码,她不合。

    戚暖默默挑眉,怕韩娉婷要她试穿,连忙催着道:“别看了,快走,我要迟到的。”

    “哦哦。”韩娉婷才想起正事。

    回到公司,戚暖还是迟到了半个小时,全勤的奖金要泡汤。邹舟将干净衣服的袋子递给她,眯着眼不停打量,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戚暖知道她想干嘛,拿着袋子说:“行了不用看了,我换好衣服再跟你从实招来。”

    “快去快回!”邹舟推着戚暖出去。

    戚暖在洗手间里换衣服,接着拿出化妆品,涂了点bb霜化了个淡妆,方便掩饰一夜的宿醉,以及淡淡的黑眼圈,昨晚,她做了噩梦。

    弄好回去邹舟的办公室,戚暖简单说一下昨晚的意外,确实是真的意外,她打错电话给韩应铖!

    邹舟听完后,一脸震惊:“你的那个高中同学,原来是韩应铖的侄女?你昨晚,和她喝醉酒还借住在韩应铖家?”

    戚暖点头:“对,就是这样。”

    邹舟动着手指头点了点桌面,还是很惊讶:“小七,你以前读的是什么贵族高中?连韩应铖的侄女都能结识到?”

    戚暖笑笑。“成绩好考进去的,没走后门。”

    邹舟看着戚暖,脑筋在转:

    小七怀孕的时候在南城才18岁,时间往前推,也就说,小七的那个始乱终弃的男朋友应该是在小七读高中的三年认识的,对方极有可能是韩城的高干子弟,现在应该也是大有来头的人物!

    邹舟摸摸下巴,没敢将这些话说出来伤戚暖的心,而是问:“韩应铖昨晚有没有对你趁虚而入?”

    戚暖摇头:“没有,不过我貌似得罪他了。”

    戚暖自己也很迷糊,只能自我安稳见一步走一步,这五年,她都是这样一步步走来的。有些事情想得太长远,也许明天就给她生了变数,结果不尽人意,但也不会太坏。

    她这五年,虽然要为生计奔波,辛苦了点,但有一双儿女还有邹舟在,其实也不坏,她吃过山珍海味,也吃过路边摊,好生活享受过,苦日子也熬过,挺好的。

    如果妈妈能够醒过来,就更好了,她会带着妈妈离开韩城,彻底了断这里的所有孽缘。

    离开邹舟的办公室。

    戚暖回到自己的工作位,开始工作,上午老总打电话叫她上去办公室,问她韩氏那边的细节洽商得如何,韩总有没有不满意的地方等等。

    戚暖被问得堵心,韩应铖昨天根本没给她答复,只是将文件锁在抽屉里,说今天他再看,但是今天也还没给她任何消息。

    老总催她加紧进度,不要敷敷衍衍的,明显指责她不上心!

    戚暖喊冤都来不及的,两边都是得罪不起的老总,她一个小职员夹在中间拔河似的拉扯,满打满算都是她的责任,哎!

    回到工作位上,戚暖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韩应铖的助理陆子,问问情况。

    她不太敢直接找韩应铖问,今早张姨的话她还记着,韩应铖心情很差,他心情差的时候要吓死人的!

    电话接通,戚暖还没说完来意,陆子就打断她,比她还急,声音压到很低很低:“韩总今天很忙,排了五六个会议要开,没时间看其它文件,就这样,我还要准备等下开会要用的素材。”

    陆子挂断电话。

    戚暖拿着手机在想,惹韩应铖心情很差的人,可能真的就是她了!

    中午时分。

    戚暖吃完午饭回来,坐在工作位上休息,拿手机出来充电时,看到包包里的一个信封,里面是韩应铖的30万支票,她原本昨晚要还给韩娉婷的,但乐祁泽已经帮她将钱给还清。

    这30万,她自己留着,还是清高一回砸在乐祁泽的脸上?

    戚暖点开自己手机的通讯录,白皙指尖在乐祁泽的号码上,犹豫不定,鬼使神差一样,她用力点了韩应铖的私人手机号,打电话给他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哪里惹他了?

    手机‘嘟嘟嘟’的响,一直没人接听,戚暖垂眸想到放弃,那边在最后几秒,终于接起电话。

    戚暖顿时吸气:“韩应铖……”

    话没说完,韩应铖冷着声音打断:“这是你第二次打扰我睡觉!”

    接着,通话被挂断!

    完了,真惹他生气了!

    戚暖放下手机,枕在自己纤瘦的手臂上,闭着眼,指尖抚过唇角,昨晚在车上,韩应铖杏感的唇吻还印在她肌肤里。

    男人,都是这么狡猾,撩拨着引诱着女人的心,越得不到越想要得到,得到后就弃之可惜食之无味了。

    韩应铖应该是喜欢她的,然而这份喜欢里面,掺杂着很深很深她始终看不透的内涵,他对她究竟是一雪耻辱的征服欲,还是一朝得尝夙愿的满足欲?

    也许乐祁泽对她,也是这样,将她从高枝上摘下来,不再遥不可窥。

    戚暖不由叹气,这合同的细节,怕是难谈了。

    ***

    晚上下班在家照顾娃,明天是周末假日,七夕七年可以看电视晚点再睡,戚暖和邹舟陪他们看综艺节目,有说有笑的好不自在。

    将近10点钟,戚暖的手机响了,一个陌生号码。

    她看了一眼,就将手机甩在沙发上,管也没管,任由它一直响,平时有很多联通的电话给她推销套餐,很烦。

    电话响了两通,七夕的小屁股不小心坐到戚暖的手机,摁了下,接听了,那边传出男性的声音:“小暖,你怎么都不接哥哥的电话?”

    邹舟捉住重点:“你有哥哥?”

    “没!”戚暖翻白眼,认出这个声音,是周景时,韩应铖那群有钱朋友!

    戚暖拿起手机,走出阳台才说话:“手机落在浴室里了,才听到,有什么事吗?”

    周景时那边有点吵,声音模糊着:“韩少喝醉了,你过来金泉的俱乐部接他。”

    戚暖拧眉:“我没有车。”

    周景时惯性地调笑道:“直接打车过来,哥哥给你报销路费。”

    戚暖不太想去,人喝醉了找她过来,怎么不找陆子,那个才是韩应铖的助理:“其实找代驾公司会更快,我现在过来也要挺久的。”

    周景时离开了包厢,声音才清晰并正经起来:“小暖啊,韩少今晚的心情很不好,我们这群人都快要被吓出心脏病了,原因在不在你我不知道,但你肯定要过来一趟的。你不来,我现在就来接你,不然今晚怕是散不了场!”

    这么严重?戚暖忐忑了。

    挂了周景时的电话,戚暖答应了过去,昨晚她和韩娉婷喝醉,韩应铖也有过来接她,今晚她就当还他人情,毕竟她也不想弄得散不了场。

    戚暖拿着手机从阳台回到客厅,邹舟看了她一眼,问:“要出门?”

    戚暖点点头,对两个孩子说:“妈妈有点工作要去做,今晚干妈陪着你们,要听话。我估计要很晚很晚才能回来,不用等我门。”

    女儿七夕跳下沙发,举起两只小手,要妈妈抱。戚暖弯身抱起她,脸颊让她亲着:“小七,辛苦了。”

    戚暖被女儿可爱得不行:“乖。”

    ***

    戚暖去到金泉的俱乐部,已经深夜11点多。

    俱乐部的人对她的待遇,比上一次的为难要好很多,一路进去七八个人跟着她谄媚恭请着,她知道这些人都是看韩应铖的分量奉承,并非她,她在韩城没有举足轻重的分量。

    vip包间。

    开门的服务生,戴着白色手套,特地提醒戚暖:“小姐进去里面小心一点,房间里面有玻璃碎,请不要弄伤了。”

    戚暖顿时挑眉,没流血吧?流血她不太敢进……

    包间的门缓缓打开,里面光线暖暗,除了ktv的音乐,并没有人在说话。

    戚暖垂眸进去,地上果然一片酒杯酒瓶的玻璃碎,仔细看,放歌的大屏幕电视,也被砸出几道裂痕,环境相当混乱,气氛危险!

    韩应铖坐在一侧的沙发上,黑衬衫黑长裤,手脚慵懒舒展身材高大,他双眼闭着,面上没有表情,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反正戚暖看去,那一侧长长的沙发,没有一个人敢坐近韩应铖的身边,都躲得远远的。

    气场相当强大的一个男人。

    周景时看戚暖终于来了,如释重负一样,快步过来拉着戚暖说道:“赶快把韩少接走。刚才有个不怕死的小姐,惹毛他了。趁他喝醉酒休息的时候,用手挑逗他,你看,发了好大一顿脾气。刚刚听说你过来,他才平息怒火的,不然真的收不了场。”

    那小姐居然敢用手抚摸韩应铖的下身,俱乐部的所有高层以及负责人,都出面给韩应铖赔罪道歉,他一脚踢翻酒桌所有酒都砸碎了,刚好砸到跪在地上哭着求情的小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