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是我自作多情了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酒吧外面。

    韩应铖安顿好韩娉婷在车后座,低眸看着身旁乖巧挽着他手的女人,俊颜柔和,相比自己的侄女,戚暖更像一个合格的千金,娇生惯养,不怕死地惹他生气偏偏又爱撒娇。

    既欠男人收拾,又招惹男人疼她!

    戚暖微微放开韩应铖的手臂,也想跟韩娉婷上车。

    韩应铖及时搂住她的细腰,将自己的外套随便盖在韩娉婷身上,免得等下吐到他车上,接着打开前排副驾的车门,一手扶着戚暖一手护着她的头上车:“你坐前面,别和她挤。”

    上了车。

    韩应铖边系安全带,边提醒脸颊酡红的戚暖:“系上安全带。”

    戚暖慢了几秒才有反应,白皙的手指像纠结一样,拽着安全带怎么也系不上扣子,双眼越眨越迷糊。

    韩应铖伸手过去,手指轻轻攥住戚暖的小手,拿过她手里的安全带,他的指腹很热,扶着戚暖手腕的脉搏,肉贴着肉,她颤了颤,看到安全带扣上了,抬眸,迷离看他:“谢、谢谢。”

    “谢我?”韩应铖峰眉微挑,盯着戚暖的眼神极深极暗:“不如来点实际表现。”

    嗯?戚暖醉得口齿不清,说话都是慢吞吞的,韩应铖蓦地挑起她的下巴,薄唇重重吻落,封住她还没问出口的话,小嘴被男人强吻!

    被肆意侵略的感觉,强烈!

    戚暖有意识地挣扎,还没有完全醉透的,白皙手指滑过韩应铖的白衬衫衣领,软绵绵地搭着他宽大的肩膀,起不了一点作用。

    韩应铖吻着她唇前,薄唇在动,坏心诱哄:“来,张开嘴。”

    戚暖红着脸儿摇头,不安分的手被韩应铖轻易抓住,喉结咽动,很喑哑很喑哑地低语:“小声一点,别让娉婷听到了。”

    韩娉婷就睡在后排的车座上,睁开眼就能看到自己崇拜的小叔叔强吻她的高中同学……很猖狂!

    戚暖呆了一下,看着近在咫尺的俊美面庞,软软嫩嫩地张开两瓣嘴儿,韩应铖的男性气息滑入进来,浅浅搅合,深深纠缠,霸道地追逐着戚暖。

    车里的温度好像一下子变得很热,血液沸腾的那种。

    一吻完毕。

    韩应铖终于放过怀里软得不行的女人,薄唇爱魅湿润。

    邪魅如斯。

    戚暖彻底被吻得迷离了,醉得更恍惚,倚着车座浅浅喘息,乌黑长发裹着的脸儿潮红,唇潋滟,眸子半垂。

    看在韩应铖深沉的眼里,这样的戚暖很娇气,沾染上男人的气息,被疼过来的。

    一路回到别墅,韩应铖闯了两个红灯,肌肉紧绷。

    戚暖靠着车门已经昏昏欲睡,韩应铖叫醒她,让她跟着下车,接着抱起还在睡的韩娉婷进屋上楼。

    戚暖跟着,他走得特别慢,腾出一只手牵着她的小手,领着她一步步上楼,找了间客房给韩娉婷睡。

    安置好大侄女,韩应铖直接打横抱起戚暖,缩短男女身高差的距离,她乖到他的心坎里去,早就想抱她:“你跟我回房间睡。”

    出了客房,关上门。

    韩应铖一边低头亲吻戚暖,一边走去自己的卧室,迫不及待开门关门,将柔顺的戚暖放到他的床边,覆上她的身子,修长手指抚摸到她背部连衣裙的链子,只需轻轻拉下,就能脱掉这条裙子。

    克制不住了,韩应铖很想要身下的女人,那白腴鲜嫩的身子,腿儿勾着他,还会发出他喜欢听的声音,只要想到这个女人是戚暖,就无比兴奋很有感觉!

    韩应铖一点点拉下戚暖背后的链子,薄唇炽烈地细吻她的脸颊,额头,眼角,鼻尖,那么那么爱恋疯狂,所有窥觊已久的念念不忘,都倾尽而出,无人看到他独自的情迷心窍。

    炙热的大手,滑入敞开的衣裙,一寸寸抚摸背部的女性肌肤。

    戚暖暴露的身子颤了颤,在高大的男人身下显得很薄弱小巧,迷离得找不到方向。

    “小七。”染有语望的男声,贴着戚暖的耳廓,黯哑。

    男人的气味,迷人,杏感。

    戚暖闭着眼,一双小手环上男人结实的腰,脸儿贴着宽厚有力的胸膛,很有安全感,她落下一滴泪,似梦似真的呢喃:“小祁哥。”

    韩应铖猛地僵住,只觉得浑身疯狂膨胀的语望都在这一瞬冷却褪去,赤红着眼冷冷盯着戚暖,他怒极而笑:“是我自作多情了。”

    将戚暖衣裙后的链子拉回去,韩应铖翻身下床,气势冷酷地走进浴室,‘砰’重重地将门关上,整间卧室都听得见暴响!

    床上的戚暖将自己可怜兮兮地蜷缩,没有清醒。

    一个小时。

    韩应铖洗了个冷水澡出来,五官冷酷凝冰,一身凶猛不善的气息!

    他看了眼床上的女人,转身一顿,狠狠皱眉走近大床旁,矜贵的手掀开被子,盖在戚暖身上,拿着枕头给她枕着的时候,才发现,戚暖在哭,湿了薄薄的被单……

    韩应铖沉着脸,指腹轻轻抚摸戚暖的脸儿,温热的湿意,是泪。

    做噩梦了?

    做噩梦却还想着乐祁泽!

    韩应铖皱着眉,用手帕给戚暖仔细擦拭眼泪,盯着她半张的红唇,心里那团孽火被撩拨得狂烧,他发誓,他一定要得到这个女人,终有一天要她完全忘记乐祁泽,心里只有他一个男人,在他身下充满爱恋地叫他的名字,与他馋绵,离不开他,爱上他!

    ***

    次日,清早。

    戚暖一夜宿醉在床上头疼醒来,她发着呆好半晌才突然发现这里是韩应铖的卧室!

    戚暖顿时更头疼欲裂,用指尖轻按额头,转眼瞥了下时钟,早上8点30,她立刻起床先去洗漱,上班要迟到了!

    韩应铖好像不在,戚暖洗漱完出来也不见他,可以任意使用他的卧室。梳好头发,戚暖下楼时双腿还有些打晃的发软,酒醒得不清。

    张姨已经在忙了,看到戚暖下来,对她点了下身:“小七小姐早。”

    戚暖回了声早,偌大的客厅空荡荡的,没有其他人。

    她问张姨:“娉婷呢?”

    张姨回道:“娉婷小姐还没醒。”

    戚暖点点头,还有一个人:“那韩应铖呢?”

    “韩少今早很早就出门了。”张姨的上班时间是早上8点,她今早刚刚来就看到韩应铖要出门了,他交代她一些事宜,便转身去车库,面庞冷酷。

    戚暖挑挑眉,这么早?

    她坐下客厅的沙发,张姨告诉她,早餐正在做,很快就能吃。她笑着说好,完全忘记还要赶着上班这回事,意识有点散。

    昨晚喝醉后,戚暖的记忆有些断片的,她明明记得她是要打电话给邹舟的,却变成韩应铖。

    戚暖查看自己的手机通话记录,果真是打错电话,她打了韩应铖的私人手机号码……

    哎,昨晚韩应铖在电话里的声音,好像有些生气,她可能打扰了他睡觉。

    戚暖轻咬着唇,唇上的唇感让她有些难以启齿,分明还记得昨晚在韩应铖的车上,她跟韩应铖当着娉婷的面前……沉迷接吻。

    之后、之后的事情她很模糊,没什么印象,韩应铖抱她尚床的?那他有没有对她……

    “张姨,头疼死我了,帮我煮解酒茶。”韩娉婷的声音从楼上传来,戚暖打住思绪。

    应该没有的,她早上醒来,衣服还好好穿在身上,没有不妥的痕迹。

    “好的,正在煮了。”张姨煮的是两人份的解酒茶,韩应铖有交代她。

    韩娉婷披头散发下来,精神一般,坐到戚暖身边问:“小七,昨晚是小叔叔送我们回来的?”

    “嗯。”戚暖斟酌道:“我好像打错了电话。”

    韩娉婷点头,苦恼着:“你昨晚睡在哪?”

    戚暖垂了垂眸:“你隔壁的客房。”

    张姨做好早餐了,请她们用餐。

    喝着可口的肉粥,戚暖叫韩娉婷等下送她上班,娉婷有车可以开。

    韩娉婷爽快答应,知道戚暖要谋生计,日子过得不容易的。

    张姨端着两碗解酒茶出来,若有所思道:“韩少今天的心情好像很差,连早餐都没吃就出门了,而且还是这么早,平时他不会这样的。”

    戚暖听得心里‘咯嗒’一沉,嘴里的肉粥顿时变得很烫。

    “糟了糟了,肯定是我喝醉的原因。”韩娉婷放下羹匙没胃口吃了,很苦恼:“小叔叔要是跟我爸说些什么,我至少要在家禁足一个星期!”

    戚暖拍拍韩娉婷的手,很认真道:“娉婷,你想多了。”

    她怎么想都觉得韩应铖心情很差的原因,是她惹的!

    吃完早餐,再喝解酒茶,张姨还切了一个水果拼盘让她们吃,戚暖要赶着回公司上班,实在吃不下了。

    她边打电话给邹舟,边穿高跟鞋,叫邹舟帮她拿一套干净的衣服回公司,她等下要换。

    刚挂了电话,身旁韩娉婷突然惊叫一声,戚暖吓得不明所以。

    “张姨张姨快过来!我小叔叔家怎么会有女人的拖鞋,谁的?”韩娉婷指着一层鞋柜里的一双女式拖鞋问。

    张姨过来看了几眼,也不知道是谁的,转而看向戚暖……

    戚暖心里毛毛的。

    她的?不会吧。

    “给客人备用的吧。”戚暖真心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