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她被其他男人搭讪拐走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晚上7点,某高级西餐厅。

    戚暖来晚了,韩娉婷问她是不是工作很忙,她只好笑着说路上堵车,其实是韩应铖不放人,威逼利诱她跟他回家!

    这些话,戚暖都不敢说,毕竟娉婷跟韩应铖是叔侄关系,她才是最尴尬的一个。

    西餐的前菜上来了。

    戚暖和韩娉婷边吃边聊天,过程还是很愉快的,多年不见的高中同学,聊起以前读书时候的事,青春飞扬,无忧无虑,总该是有点怀念的。

    戚暖那时在国外匿藏了一个月,之后才转回国内的高中,没有认识的朋友,加上薄斯言的阴影,她有点害怕男性,要不是遇上韩娉婷,她高中三年都是要被欺负过来的。

    在外面,虽然有乐祁泽保护她,但是在学校,乐祁泽也帮不了她,倒是有一次,娉婷跟班上的一个女同学争班花,那女同学找了几个小混混堵她们。

    娉婷让她躲起来,赶快去搬救兵!

    她哪有什么救兵可以搬,唯一想到的只有乐祁泽,慌忙打电话给他让他过来救人,当时她就已经吓哭了,很怕很怕,所有不好的阴影都袭来,她将自己藏在门板后面,不能被人找到,否则会将她关起来!

    所以那次,乐祁泽什么时候来到的,戚暖不知道。韩娉婷第一次被人欺负那么惨,眼角通红,身上披着乐祁泽的外套掩饰里面被撕烂的校服,平时的飞扬跋扈没了,哆嗦着小声悸动问乐祁泽:【你是谁?】

    乐祁泽没听到,在找另一个女孩,他掰开破烂的门板,看到戚暖躲在里面,已经哭成一个小泪包,白嫩的鼻尖沾上灰。

    乐祁泽伸手替她抹掉:【脏了。】

    戚暖回过神,扑到乐祁泽的怀里抱着他:【小祁哥,我很怕。】

    韩娉婷在旁边看着举止亲密的两人,堪堪笑出:【小七,他是谁?】

    戚暖结结巴巴的,不知道怎么介绍乐祁泽,她的保镖?妈妈的助理?都不好很不好。

    乐祁泽反而大大方方道:【我是小七的男朋友,乐祁泽。】

    戚暖在乐祁泽的怀里一僵,心跳很快很快,脸儿轻靠他,没有纠正也没有反驳,默认并开始了他们的情侣关系。

    韩娉婷笑着点头:【你们真是般配!】

    想起以前,戚暖不知不觉迷离恍惚。

    韩娉婷吃着牛排,忽然感叹:“本来我们约定好,要考上同一个大学,等你以后和乐祁泽结婚,我还要当你的伴娘,看着你幸福嫁给他。结果,你突然就不见了五年,什么都变了。”

    戚暖盯着杯子里的水,清晰透明,她的眼里却泛起烟色:“是啊,到头来所有承诺都没有兑现,全都是不尽人意。”

    顿时,韩娉婷搁下刀叉,刷卡结账:“走,我们喝酒去,吃西餐太温吞了,不爽快!”

    韩娉婷心情有郁结,戚暖也想喝两杯发泄一下,正好有伴!

    夜色酒吧。

    戚暖浅酌,看向酒吧中央的迷幻舞台上,有性感女郎表演的香艳钢管舞,很是新奇,她长这么大第一次看,暗色暧昧的灯光下,男女荷尔蒙沸腾。

    “对了小七,昨天,戚筱登报道歉的那个人是你吗?你和我小叔叔……”韩娉婷没将话说下去,一杯接一杯喝着酒,打了个嗝。

    戚暖偷偷攥紧自己的酒杯,掩饰心虚:“是我,不过我和你小叔叔没什么的……就是公司合作的关系。”

    韩娉婷摆摆手,清楚的:“我当然知道你和我小叔叔不可能有什么!一定是戚筱那个小妖精,存心想勾引我小叔叔,一面霸着乐祁泽,一面跟别的男人传绯闻,喜欢这个又想要那个,什么韩城万人迷,假清高!”

    戚暖没说话,默默松了一口气,只要别牵扯到她头上,她纯粹当个路人甲就好。

    “不过戚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我小叔叔早就有喜欢的女人,哪轮得到她。”说着,韩娉婷和戚暖碰了碰酒杯,豪饮一杯。

    戚暖饮尽酒,把玩着酒杯问她:“他喜欢谁?”

    韩娉婷说出一个人的名字:“薄安。”

    戚暖猛地愣住,头皮都麻了。

    “她是薄家最宠的小女儿,以前和我小叔叔感情很好,走得可近了。她哥哥又是我小叔叔的好哥们,三人经常形影不离,在韩城是出了名的名人。后来,薄安还和我小叔叔订了婚。可惜薄安突然不见了,不然的话,现在他们肯定已经结婚,我小叔叔交往的女人,也不会变成薄家的长女,薄茜。”

    韩应铖和薄茜的婚期,一直拖到现在也没有动静,韩娉婷认为小叔叔仍旧忘不了最爱的薄安。

    他和薄安的姐姐交往,可能,只是将薄茜当成薄安的替身!

    戚暖微微吸气,垂眸:“薄安为什么不见的?”

    “有人刻意教唆薄安将她诱拐了。”韩娉婷很少对人说这事,但戚暖和她的圈子不一样,告诉戚暖也无妨。

    “一开始还以为薄安被人绑架了,但过去了那么久,性质远不止绑架那么简单。现在不知道薄安是生是死,我们两家都在找她,还有那个教唆薄安的人!找到他的话,肯定要将他扔到监狱里,严刑逼供,然后弄死在里面!”

    【他在监狱里也就被人打残打废了,出狱后也不必担心他找你报复。】

    戚暖连续喝了三杯烈的酒,压压惊!

    谁教唆谁,分明是薄安自己想跑的,她才是被冤死的那个!

    戚暖整个人心乱如麻的,陪着韩娉婷在酒吧,一直喝酒喝到凌晨12点,韩娉婷喝嗨喝挂了,趴在酒桌上不省人事。

    “娉婷,娉婷……醒醒?”戚暖推了她几把,无果,自己也不够力气背她回家,只好拿出包包里的手机,打电话给邹舟,叫邹舟开车过来接她们回家。

    酒吧喧嚣,光线阴暗。

    戚暖眯着眼睛,盯着手机屏幕好一会,才迷迷糊糊地拨打一个号码,那边‘嘟嘟嘟’在响。

    韩应铖在床上卷着被子翻身,极力忽略吵醒他睡觉的手机铃声!

    打电话来的人一直不依不饶,韩应铖无法安睡,修长的手一伸,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五官阴郁冰冷,哪个不怕死的在作死吵他睡觉!

    屏幕闪烁昵称:小七。

    韩应铖狠狠皱眉,闭了闭眼,睁开,边接起电话,边从床上坐起身,头发乱糟糟的,面色不好,睡眠不足!

    戚暖对手机那边的人软软糯糯道:“邹、邹舟,我和一个同学在酒吧里,她喝醉了,我、我背不动她,你过来接我们好不好?”

    韩应铖阴郁不爽的声音,传出:“我是谁,嗯?”

    “韩……”戚暖吓了一跳,声音断线打了个酒嗝,才接上气:“应铖。”

    乖巧鲜嫩的一声,应铖。

    韩应铖在黑暗的卧室里,寂静几秒,才悱恻缠绵地嗯了声,饱满的喉结滚了滚,声音异常沙哑:“你跟娉婷在一起?你们喝了多少?”

    “一瓶,两瓶,三瓶,四瓶……”戚暖数了两遍,都数不对。韩应铖知道她,已经有些微醺,马上问她在哪个酒吧里!

    戚暖慢吞吞地报上酒吧名。

    韩应铖已经下床打开衣柜换衣服,语气强调地叮嘱她:“我现在就过来,你哪里都不要去,坐着等我,知道吗?”

    “嗯。”戚暖眨眨眼,手指按下手机的红色键,挂了电话。

    韩应铖看着自己的手机,起伏的胸膛烧着一团孽火,他还没让她挂电话!

    戚暖抱着个抱枕,等韩应铖过来,双眸迷离地望向酒吧的舞台,刚才香艳的钢管舞,变成男人和女人的脱衣舞,下面的人在狂呼吹哨子。

    戚暖揉揉自己的眼睛,看不太清楚,不多时,她和娉婷的那一桌,围满酒吧的一群打手,不让别人走近,或者搭讪。

    酒吧的负责人很快就来了,戚暖呆呆地看着他喋喋不休地跟她说着话,她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敷衍地点点头,将人打发走,很吵。

    那负责人擦了擦冷汗,韩应铖的两个女人在他酒吧里喝醉,得要将人看好才行。韩娉婷在韩城是出了名的恶千金,不能有差错,至于另一个女的不知道是谁,但韩应铖方才在电话里,再三强调要他看紧这女的,不能让她被其他男人搭讪拐走!

    恐怕这女的是韩应铖的新宠。

    30分钟。

    韩应铖匆匆赶来,酒吧的负责人边欢迎他,边跟他保证两个人都好好的,没事儿没事儿。

    韩应铖不耐烦地叫他闭嘴,很吵!

    戚暖抱着抱枕在沙发上下巴点点,怀里的抱枕被人抽走,她抬起头看到韩应铖,还是一副迷离样。

    韩应铖修长的手指捏着她下巴,左右摆弄,薄唇戏谑:“我真要怀疑你是不是存心不让我睡觉。”

    戚暖呆呆地被韩应铖扶起身,腰身被他搂入怀里,脸儿贴着他结实的胸膛,有好闻的男士气息,头上的声音在问她:“能不能走?”

    “嗯。”戚暖点点头。

    韩应铖抱起醉得不省人事的韩娉婷,到底是他的大侄女,不好假手别的男人来抱。他让戚暖跟着,走了几步,停下转身,看戚暖摇摇晃晃的步子,旁边几个酒吧的人想伸手扶她,又不敢扶,很紧张!

    “小七,过来。”韩应铖温声叫她,目光独独宠她。

    “嗯。”戚暖慢吞吞走到他身边,抬头看他。

    韩应铖将她白皙的小手,挽上他的手臂,温柔的命令:“手挽着我跟着我走,不准跟丢,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