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我脸上写着黑社会三个字吗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下午时分。

    邹舟外卖了下午茶请办公室的同事们吃,尽一尽刚调来的上司风度。

    同事们在下午茶的放松时间,聊起今天的最新八卦,韩城第一美人出车祸的消息被媒体爆出,具体原因警方还没公开。

    一女同事说:“真是巧合!她和韩少的绯闻才传第二天就让车撞了,你们猜猜是事故,还是有人有意而为?”

    另一个同事显得兴致勃勃的:“说不定是豪门情斗。戚筱在韩城可是女神的级别,韩应铖又是韩城女人心目中的国民老公,这一对要是走在一起,得艳羡死多少人。不过听说,戚筱的正牌男朋友是乐祁泽,新贵中的大黑马,前途不可估量,这明摆是赤果果的三角恋,两男争一女!”

    豪门显赫的圈子太遥不可及,那都是男神女神们之间风流情事,普通人也就凑凑热闹的份。

    戚暖看了眼手表时间,差不多要过去韩氏那边,她拿了个蛋挞吃便挎着包包离开公司,没空八卦自己认识的人!

    出了公司门口。

    戚暖看到前面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轿车司机走过来对她说:“小七小姐,韩少让我过来接你过去。你的脚还没康复,不方便等车。”

    戚暖眨眨眼,这次没有拒绝,坐韩应铖的车她可以省下一笔交通费,总该是好事,尽管,她可以拿发票去财务部报销,但也要等半个月,太麻烦。

    坐上韩应铖派来接她的轿车,还不是下班高峰,马路上很畅通,40分钟,到了韩氏大厦。

    35楼,总裁办公室。

    韩应铖的助理陆子煮好一杯咖啡,看到戚暖来了,端着咖啡走向她提醒道:“韩少也是刚刚到公司,你进去说话时声音小一点。”接着,将热的咖啡递给戚暖,微笑:“顺便拿给韩少喝。”

    “我?”戚暖用眼瞅他。

    “是。”陆子将咖啡交给戚暖,便打开韩应铖办公室的门,请她进。

    戚暖无奈,只好当枪使地端着咖啡进去韩应铖的办公室。

    他确实是刚到,高大的身躯屹立在衣架前,将黑色的西装外套脱下,一只手轻扯喉结下的领带,另一只手按了下遥控器,落地窗的窗帘缓缓降下,他俊美五官一半耀眼,一半阴影。

    这个男人,有一种让女人面红耳赤的性感。

    他目光缓缓转来,薄唇撩起,戚暖垂眸,端着咖啡走近。

    “脚还疼不疼?”韩应铖开腔问,声线磁性。

    “有点。”戚暖安全起见,不敢说不疼。她将咖啡放到他的办公桌上对他说:“你助理让我拿进来给你喝的。”

    “嗯。”韩应铖坐下自己的大班椅,宽背舒适靠着,一派慵懒地眈视戚暖,束身的连衣裙下,她的腰有多细他昨晚才用力搂过,白嫩的颈项有他留下的一个个吻痕,今早还跟他喊脚疼。

    他修长的手指点了点,示意戚暖:“坐着。”

    戚暖坐着了,将文件袋里的文件拿出来,递给韩应铖看。

    他没接,目光直视着戚暖的红唇,提出要求:“我没什么精神看,你直接念给我听。”

    “这么多,我怎么念?”戚暖手上的文件,很厚!

    韩应铖慢慢喝着咖啡,没有同情心地说道:“我昨晚没睡好,不是为了你,我今天并不打算回来公司。归根到底,谁害我一整夜没睡好的,嗯?”

    言下之意,他已经做出牺牲,她最好知趣配合!

    戚暖咬咬唇,知道这个男人起床气很大,睡眠不足的时候脾气也很坏,她不跟他争了,将文件上的一个字一个字念给他听。

    韩应铖听着女性的音色,搁下咖啡杯子,身躯靠着椅背轻缓闭眼,五官沉静完美极致。

    戚暖时不时偷偷看他,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进去,还是根本已经睡了。她念到文件的第三页时,稍稍停顿,突然想问他:“戚筱的车祸,你做的?”

    半晌,寂静无声。

    戚暖以为他真的睡了,却忽地,男人调侃般的黯哑声调吓了她一跳:“我脸上写着黑社会三个字吗?”

    韩应铖睁开眼戏谑地看着戚暖,眼底黑暗无边,喉结咽动,盯着窥觊已久的猎物的眼神!

    现在就挺像黑社会的,戚暖无语。

    “文件给我。”韩应铖伸出矜贵的手,戚暖将文件递给他,白皙的小手被他反握在手里,男人的指腹将她揉捏,把玩好一会,才放开。

    戚暖脸红眼热,数不清被韩应铖轻薄了多少遍!

    韩应铖将文件锁在抽屉里,起身,将衣架上的西装外套取下来,边穿上边对戚暖说:“走吧。”

    戚暖站起了身:“去哪?”

    韩应铖撩起迷人的笑:“去做一些符合你心中我形象的事。”

    戚暖看他:“可是文件……”

    “明天我再看。”韩应铖紧了紧领带,步伐修长地走近戚暖,大手握住她的小手,她微动他稍稍用力就将她捏在手里玩。

    戚暖拧眉不想去,韩应铖低眸,紧紧俯视着她说:“我目前只想做两件事,要你陪我睡觉,或者,你陪我去做事。你认为呢?”

    戚暖脸上一红,选择后者,被韩应铖攥着手离开韩氏。坐上他的豪车,戚暖看了看专心致志开车的他,不知道他究竟要去哪做什么。

    35分钟,荣光医院。

    戚暖跟着韩应铖下车,挑眉问:“去看你爷爷?”

    韩应铖似笑非笑:“乖,先看戚筱。”

    戚暖不情愿去的,韩应铖非要她一起去,她不是这个只手遮天的男人的对手,只能一路跟着他上去。

    戚筱病房的房门。

    韩应铖连敲门也没有,直接开门进去,戚暖不会指点他的不妥,礼仪他肯定比谁都懂,就看他愿不愿意给面子敲门。

    “韩、韩少?”戚筱的女秘书很惊讶。

    戚暖倚在门前,没进去,烟眉浅浅地看向躺在病床上的戚筱,卷发散开在枕头,额头绑着白色绷带,辗转蹙眉,楚楚可怜。

    戚筱靠着枕头,目光转过戚暖,柔弱地问床旁的男人:“韩少怎么会来?”

    韩应铖薄唇闲凉道:“听闻你出车祸,我过来关心一下我的绯闻对象。谁将你撞得这么惨?”

    戚筱扶着受伤的前额,摇头:“只是摩托车抢劫而已。我包包被抢,又不小心拽到了马路上,才出了车祸,伤得不严重。”

    韩应铖峰眉一挑:“犯人已经捉到,就在警局里,按照刑量,判他一两年,他在监狱里也就被人打残打废了,出狱后也不必担心他找你报复。”

    戚筱面上一愣,旁边的女秘书也听出了味儿,韩应铖这是要给戚筱出一口恶气的意思,那抢劫的人进了监狱,肯定是不见天日的一顿恶打,能不能活着出狱都是一个问题!

    得罪韩城的大人物,下场很惨很惨。

    女秘书有看这两天的报纸,韩应铖是真的看上戚筱了,不过门口的女人是谁?不像是秘书。

    “小七,过来。”韩应铖看戚暖一直没进来,温声叫她。

    “我在这就好。”戚暖没有要关心戚筱的意思,一点也没有。

    “搬张椅子过来。”韩应铖发话,戚筱的女秘书赶紧照办,将椅子搬到他面前,以为他要坐。

    却见,他走向门口的女人,矜贵的手牵着,声音温存:“今早不是才和我说脚疼,先坐着。”

    戚暖不得不坐下椅子,就在戚筱的病床旁,韩应铖把玩打火机,点了支烟叼在嘴里,隔着青烟凝视戚暖。

    女秘书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一男两女,又是这种场合,外面传韩应铖的神秘新宠绯闻,版本很多。小七戚筱,不知道哪个是女炮灰,哪个才是韩应铖看上的女人,真真假假,暧昧不清。

    “乐祁泽呢?”韩应铖突然低沉问道。

    “他在过来的路上了。”戚筱微笑着,受了伤还是很仙气范儿。

    戚暖看着戚筱,撒谎。

    这时,病房里进来了一批批人,花圈果篮一个个排在戚筱的病房里,太多了,还有一些排在了病房外面,都是韩应铖送的。

    那么张扬,估计明早,又要上报纸。

    “韩少不必送我那么多东西。”戚筱渐渐凝住笑,在提醒:“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无所谓,我也想跟乐祁泽抢一下女人。”韩应铖掐灭烟蒂,声音希贵好听,他牵着戚暖的手对戚筱淡淡道:“先走了,你慢慢休息。”

    女秘书看不透韩应铖的这一出,是想引起戚筱小姐嫉妒?

    戚筱确实嫉妒得不行,眼睛不眨地盯着门口,韩应铖要她当戚暖的炮灰!

    她曾经对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主动献身,至今仍旧记得他傲慢并且不屑的一句话:

    【说真,韩城第一美人,原来那么无趣,衣服穿上,我没说过要你。】

    ***

    这是个兴风作浪的男人,戚暖觉得韩应铖比妖孽还要妖孽,她开始惆怅她跟他以后会变成什么样的局面。

    韩应铖边看手腕的钻石腕表,边对戚暖说:“现在6点整,你下班了,今晚去我家。”

    戚暖不去的:“我约了人。”

    “谁?”韩应铖俊颜一沉,很不善地盯着戚暖!

    “娉婷。”戚暖如实告诉他,才不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