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怎么到我面前就变成小尼姑似的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搅合的唇,气息相融。

    直到戚暖安分为止,韩应铖才放过她:“撒谎。”

    “第一次分明是你拒听,第二次是刻意不接,第三次你才关的机,心虚还是又动心思想甩我?我今晚不过来找你,是不是你就想一直这样躲着我?一天不惹我生气不舒服?你女儿都比你懂事,你真该向她学习。”

    戚暖惊魂未定,被韩应铖说得不禁气从中来:“凭什么我一定要接你电话?我心情不好,谁的电话都不想接不行吗?你和你女朋友都是一个德行,我没钱没势就活该被你们欺压吗?你们想玩三人行走远点,我不干!”

    “薄茜?”韩应铖皱眉,见戚暖红了眼眶用手推他,他稍稍恍惚便从她身上让开了身。

    戚暖迅速起身想开车门溜了,手指还没碰到门扣,腰身就被有力的臂弯给拉了回去,跌入男人结实的怀里。

    “别乱动了,等下又扭到脚怎么办?”韩应铖用手圈着她,从西装裤里拿出男士手帕,仔细擦拭。

    戚暖的一滴泪还没来得及流出眼眶,就吸入丝质的手帕里,很娇气。

    韩应铖低头问她:“薄茜对你说了什么?很生气?”

    戚暖别开脸儿,不承认生气不生气的:“她想给你找一个好妹妹,好方便她不在的时候可以帮你解决下半身问题。有这样善解人意的一个女朋友,你就赶紧回家将她娶了吧,过了这村没这店了!”

    韩应铖眉峰挑动,反而笑了。

    男人性感的嗓音萦绕在戚暖的耳边,带有迷人气息,他修长手指轻挠戚暖的下巴,真娇嫩:“看来是真的很生气。薄茜的言论只属于她的,不能代表我,我不打算找妹妹。”

    甩开韩应铖调戏的手指,戚暖拧眉:“你跟她还不都是一丘之貉!”

    “只要你想,我和你就是一路的。”韩应铖倏地语气骤变,整个人都很认真!

    戚暖不想,想都不敢想。

    安静片刻,车内气温舒适,外面停车场偏僻灯光几乎照不到,远远能看到小区夜里还有人活动。

    韩应铖温存着声音问怀里的人:“为什么不说话?”

    戚暖抬头看他:“我要回家。”

    “再陪我坐坐。”韩应铖薄唇轻启,声音很低沉很低沉地问:“听你儿子说,之前在南城有男人追过你,怎么到我面前就变成小尼姑似的?真的不想找男人?”

    “找我好不好,嗯?”

    假的,戚暖在南城的时候有认真想过找个男人重新开始,有个富二代的小开追求过她,邹舟也给她介绍过相亲对象,还是她自己的原因才拒绝的。

    有些害怕和男人交往,又有些难以克服自己的心,她还带着两个不小的孩子,怎么攻克男方的家庭也是个难题,想想过关斩将多么不容易,还不如单着算了。

    “不好。”戚暖烟眉楚楚,眼底泛起连她都不知道的迷离:“我除了七夕七年没什么拥有的了。我不想有任何人瓜分他们,我宁可一辈子单着,又不是没有男人活不下去。”

    韩应铖看她一副伤心难过的模样,那么那么的可怜,明明是需要男人保护的。他心软道:“不会有人抢走他们,如果乐祁泽要抢,我会帮你。”

    戚暖浑身一僵,泛着迷色的眸子盯着韩应铖,红唇讶异。

    韩应铖被戚暖盯得眼神一暗,俯下头,薄唇浅浅热吻她的小嘴,她异常柔顺,没有反抗,吻得情生意动。

    很舒服。

    韩应铖将戚暖揽入自己的怀里,按着她脸侧贴向他起伏的胸膛,畅爽的快意从背脊骨窜上脑,很喜欢她的柔顺:“对你有利的时候就乖巧了?小狡猾。”

    戚暖没听到他说什么,失神地依偎在他的胸膛,指尖触摸他质地极好的白衬衫,男人的身材性感而矫健,很有魅力。

    不让七夕七年和韩应铖相认,她是否很残忍?可让他们父子父女相认,结局,必然是对她残忍的。

    她不要。

    韩应铖抱着乖巧的戚暖,炙热的手心轻抚她曲线的背部,与她温存。他看着车窗外小区上的寥寥几人,散步或约会,有对年轻情侣手挽手回来,可能是加完班,手里还拎着饭盒。

    韩应铖有些新鲜,忘了有多少年没这么平心静气关注周围的事物,他住的别墅区,自己就有个私人花园,从不用住宅区里的花园,每天进出也没仔细看过。

    韩应铖此刻的心情很不错,戚暖的表现很乖取悦到他了,打算放她回家,他低眸看,瞳孔微微震着,戚暖睡在了他怀里,脸儿白皙呼吸均匀,是一种完全依属他的姿态。

    乖乖嫩嫩。

    很美!

    韩应铖一动不动地注视半晌,鬼迷心窍似的,矜贵的手小心翼翼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没发出声音地披在戚暖的身子上,裹着她,再将车内的冷气,调好温度。

    夜宁静,越夜越情迷。

    手机铃声划破韩应铖的情迷心窍,他皱着眉拿出手机看,来电显示:薄茜。

    即刻,他便将手机关机,太吵!

    俯视着戚暖,韩应铖眸色狠狠,那么不识趣连放她走的机会都错过,也该被他捉住的!

    ***

    日头的阳光照进有隔离纸的车内,小区里已经有早起的大妈大伯做晨运体操了。

    戚暖睁开眼睛,身子被人抱着侧躺在舒适的沙发上,身后贴着一具温度颇高的男性身躯,自己的臀部与男人的身前……紧贴。

    戚暖顿时尖叫,差点整个人跌出沙发,细腰上有一双手臂稳稳地抱住她,将她摁住在宽阔的怀里,像个温香软玉的抱枕,亲密到连彼此的手指都紧紧交缠着。

    韩应铖眯着眼面庞埋在戚暖细嫩的颈窝,早起的男人语气很不和善:“吵什么?还早,陪我再睡一会。”

    戚暖一颗心,跳得快得不可思议,白皙的脸儿染上潋滟绯色。

    不算宽敞的沙发,她侧蜷着身子被韩应铖抱在怀里,她动也不敢动,男人唇上的热气染指她的肌肤,手碰他身体哪个部位都不对。

    很热。

    听着车外面好像有人走动的声音,戚暖紧紧咬唇,胸口微颤:“不睡了韩应铖,已经早上了。”

    “别乱动,我会有感觉。”男人磁性的声音,似叹气似舒叹,很低哑很低哑。

    很暧昧……

    一个小时。

    邹舟洗漱完,习惯去戚暖的公寓一起吃早餐。

    她刚锁上自己公寓的门,转头就看到戚暖穿着长款的睡裙,从门外面进去,两人面面相碰,沉默。

    “你怎么从外面回来?”邹舟疑问,看戚暖长发蓬松,脸颊潮红,连嘴唇都是红的。

    “倒垃圾去了……”戚暖说着,用钥匙开门,还好七夕七年还没起床。

    邹舟跟着进,换拖鞋问:“早餐做好了?”

    戚暖摇头,咬唇:“还没做。”

    邹舟一愣,看了眼干爽的厨房,奇道:“没做早餐你倒什么垃圾啊?”

    戚暖支支吾吾的先进去浴室洗漱,掬起清凉的水洗脸降去红潮,她湿润着小手,将自己披肩的长发撩起,纤细的脖子上,有浅浅红红的暧昧痕迹……

    韩应铖强行留下的!

    睡眠不足的男人,生理很敏感,并且危险!

    ***

    上午,信宏。

    老总原本约了韩氏这边继续洽商合作细节的,韩应铖的助理陆子早上打电话过来,说大总裁临时有私事,将上午的见面时间,改成下午时分,让戚暖一个人带着合同细节过去谈便可,总裁自会决策。

    戚暖猜想,韩应铖肯定是回家补觉去了,他开车离开她家楼下时,一张面庞的五官阴阴郁郁的,要不是她喊脚疼,他都不一定肯放她下车的,直接就带她回他家了!

    很霸道的纨绔公子脾气!

    开始工作了,要整理的合同很多,一直在公司忙到中午时分,才搞掂一部分。

    戚暖趁休息时间,打个电话给韩娉婷,准备将手头上的30万支票还回给韩娉婷。

    也不知道算是什么光陆怪圈,韩应铖借她的30万,娉婷帮她还了。娉婷的30万,韩应铖又给她钱去还……

    还来还去,她还是欠他们姓韩的一个个人情。

    韩娉婷那边接起电话,可能刚睡醒,声音有点散漫,听到戚暖说的话才回神道:“30万?乐祁泽帮你还了,他还没告诉你?”

    戚暖猛地攥紧手机,淡眸看向洗手间里的化妆镜子,自己,竟然面无表情。

    韩娉婷来精神了,继续喋喋不休地说:“我前两天跟乐祁泽说过之后,他就替你还了,我一时忘了告诉你。你看,乐祁泽心里还是在乎你的,我一说你经济方便有困难,他二话不说就替你还了30万。我告诉你,今天早上发生了一件好事,戚筱那小妖精出车祸了,让她在韩城那么风骚得意,什么万人迷仙子级别,惹人报复了吧!”

    戚暖拧拧眉,戚筱车祸?乐祁泽在不在:“车祸严重吗?”

    韩娉婷倚在床头,打着哈欠说:“我也不清楚,反正我们这个圈子里的消息传得快,何况戚筱雅名在外,韩城第一美人,多少千金名媛不喜欢她那股清高劲儿,都等着看热闹。她现在好像住进了荣光医院,不知道伤得严不严重。”

    洗手间有人进来,戚暖和韩娉婷闲聊了几句,娉婷约她晚上一起去吃饭,只有她们两个人好好聚一聚,好像戚暖回来韩城这么久,她们都没有认真聚过。

    戚暖想了想,答应了,晚上她一般都没有节目的。

    和韩娉婷约好地点,戚暖才挂断电话。

    她看着自己的手机,沉默凝思,想到韩应铖生气时候一双凌然厉色的眼,气场强势,不是个善类。

    戚筱的车祸,与他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