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很期待你这张小嘴会怎么形容我潜规则你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很少人知道,其实韩应铖很喜欢宠女人。

    他将七夕放到沙发上,坐下来问她:“你妈妈呢?”

    “在洗澡。”七夕指着关着的浴室门说。

    韩应铖转眸看,隐约模糊的淅沥水声,他眼底光华涟涟。

    七年坐到姐姐七夕身边,揽着自己的姐姐,占有欲很重的。

    他眼珠骨碌地打量韩应铖,这个叔叔很高很高,就像他电视上看到的打篮球的球星一样,他以后也想这么高!

    “叔叔,你在追我妈妈吗?”七年问得直接,邹舟的功劳。

    韩应铖一顿,戚暖到底才23岁,放到正常来说也只是个刚出社会的大学生,他侄女至今仍在大学读考研,偏偏戚暖还生得这么娇生惯养,这些年防不住有其他别的男人对她献过殷勤。

    “小鬼,我问你,以前有没有男人追过你妈妈?”韩应铖瞥了眼戚暖的儿子,想着在浴室里洗澡的女人。

    “当然有!在南城的时候,就有个大哥哥天天追妈妈,还开着一辆白色卡宴,不过我妈妈没看上他。”七年边说边摁着遥控器换了个电视台,一个看车的节目。

    戚年很喜欢车,戚暖给他买了很多玩具车,但和电视上的真车不能比的。

    “卡宴也不是什么好车。”韩应铖矜贵的薄唇,语气不屑。

    “叔叔有跑车吗?”七年看着电视展现的跑车问道,小孩子总爱看到什么就问什么,很新鲜好奇。

    “有,你妈妈还开过。”想着戚暖那白皙娇气的脸,韩应铖声音低沉:“可以叫你妈妈带你们去我家看,时间最好选在晚上我有空。”

    韩应铖有收藏豪车跑车的爱好,家中限量版经典版的跑车不下10辆,他的私人车库比七年看的电视节目要气派多了。

    七年有些心动,男孩子总爱这些冰冷的金属机械,酷酷的!

    “叔叔喝水。”姐姐七夕慢吞吞地倒了两杯温水,一杯递给韩应铖,一杯递去给旁边站着的女性:“阿姨喝水。”

    那名女性连忙弯低身接过水杯,手还是抖了抖,不小心撒了些水弄湿了七夕白乎乎的小爪子……

    韩应铖锐利的目光一瞬转来,那女性赶紧拿出手帕擦擦小女孩的手,挤出笑容问:“阿姨太不小心了,有没有烫到手?”

    七夕摇头,水温温的,不烫不烫。

    那名女性顿时如释重负,她不知道这一对漂亮的孩子跟韩应铖是什么关系,生在外面的私生子?

    仔细瞧瞧,这对孩子的五官都是属于很精致好看的,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好像真有几分像韩应铖。

    那这对孩子的妈妈不就是韩应铖的……小老婆?

    浴室的门打开,戚暖洗完澡出来,迷离并困着,她用毛巾擦拭着长发柔声问龙凤胎:“刚才谁按门铃?”

    戚暖看到客厅上的男人,一愣。

    那名女性看着戚暖,也一愣,这么幼齿,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两个这么大的孩子的女人,未成年就跟了韩应铖?

    “你为什么在这里?”戚暖吓得差点要昏过去,韩应铖竟然跟七夕七年坐在一起,看电视!

    韩应铖瞥见戚暖绯红沾水的脸儿,峰眉微动:“脚还疼吗?我带了医生过来给你换药。”

    “不疼了!”戚暖头疼,心里很紧张!

    韩应铖拍拍他旁边的位置,眼神发黑地直视戚暖:“要我抱你过来,还是你自己过来,嗯?”

    戚暖的脸儿更红透,有两个孩子在,她怎么都不敢和韩应铖乱来的,还好七夕七年不是很听得明白韩应铖的这个抱是怎么抱。

    戚暖坐下韩应铖的身边,与他的男性身躯气息紧紧挨着,他的手臂霸着她的细腰,另一只手则放在她睡裙的膝盖上,修长手指提起薄薄的裙摆,露出戚暖的一截微红娇嫩脚踝。

    极致轻薄的行为,在别人的眼里反而是优雅绅士的,帮女性提起不便的裙摆。

    戚暖咬着自己的唇瓣,单面的睡裙很轻薄,男人手心的热度染着她肌肤,她伸手按住韩应铖的大手,白皙指尖轻轻扣着他骨节分明的五指,怕他乱来。

    这个男人有多猖狂,她是清楚的!

    韩应铖撩着薄唇没动,他带来的那名知性女性,是荣光医院的医生,拿着个医药箱蹲下在戚暖面前,给她按摩脚踝浅淡的淤红,然后再贴敷药的胶布。

    戚暖眉眼烟朦,被按摩得舒服了困意更浓,韩应铖一直低眸注视她,旁边的小鬼扬起脸蛋很认真地问:“小七,疼不疼?”

    七年有时候也会叫戚暖的小名,特别酷。

    “不疼。”戚暖微笑,被儿子窝心到了,手指轻挠小帅哥的下巴,那么那么的缱绻温柔。

    韩应铖看着,目光如深。

    34年一帆风顺的人生,韩应铖再显赫矜贵,就算能在韩城翻手覆云又如何,想要得到的女孩早已经有护花人,一直得不到才会念念不忘,如今她还和乐祁泽有两个孩子,韩应铖如此的不甘!

    女医生帮戚暖换好药,就先告辞了,谨记着这位幼齿的女主人叫小七,今天韩城第一美人和韩少扛上的绯闻,闹得整个韩城的股市都震了一震,很显然,这个小七就是导火线,隐藏的神秘女一号呢!

    戚暖看身旁的男人:“你还不走吗?”

    韩应铖五官慵懒淡凉看不出情绪:“我有话要问你。”

    戚暖看了眼时钟,快晚上10点了,她想带七夕七年先睡觉,不敢让他们父子父女三人再相处,她心虚得要命,太挑战神经了!

    戚暖起身,腰肢被男人有力的手臂搂着,她不得不坐回韩应铖身边,怕儿子女儿看出什么,她也不敢大动作的挣开,挨着韩应铖的肩膀,脸儿微垂,看着他的男士钻石腕表说:“我要哄孩子睡觉,太晚了,他们不能熬夜。”

    “嗯,去吧。”韩应铖收回手,身躯反而低低倾下,俊颜贴近在戚暖垂下的脸儿面前,与她坚定对视着,迷人的气息染指:“我等你。”

    戚暖心乱如麻地点头,带着龙凤胎进去他们的小房间睡觉,还好七夕七年看不懂大人之间的暧昧互动,而且已经到点困了,一直用小手揉眼睛。

    不用讲完一个故事,龙凤胎就呼呼睡着了。

    戚暖在床旁托着腮看他们可爱的睡颜,也不知不觉意识迷蒙,她早就犯困了,挨着床头眼皮浅浅阖上,打算就眯5分钟回回精神,韩应铖还在外面,还在外面等她……

    一个小时。

    戚暖被自己的心绪不宁惊醒的,看了眼床头旁的小闹钟,11点!

    她吓得赶紧轻手轻脚地离开七夕七年的小房间,刚关上房门,身后就贴上一具结实的男性身躯,将她抵在门前,大手覆上她的小手清楚执意地一根根攥着。

    韩应铖低下一米八五的身高,好看的下巴靠在戚暖的肩上,声线慵懒邪靡:“这么久才出来,今晚是想留我过夜?”

    戚暖恍神,闻到男人浅淡的烟草味,他抽过烟,她家没烟灰缸。

    “想不想我留下过夜,嗯?”韩应铖再问,戚暖的身高很适合他,无论在床上,还是现在这样抱着她。

    戚暖回过神摇头,白皙手指在挣扎:“我刚才不小心睡着了,没晾着你的意思。”

    韩应铖放开她打量:“困了?”

    “嗯。”她又不是铁打的,一整天下班回来照顾娃也就没什么精力了。

    “送我下楼吧。”韩应铖看了她一眼,拿起客厅的西装外套,往外走。戚暖挑着眉跟上,终于要走了?

    公寓的小区花园。

    韩应铖的车停在按时收费的停车位上,戚暖一直跟着他,以为送他上了车她就可以回家睡觉了,却猛然被他拉上后排的车座,按在皮质柔软的沙发上,车门‘砰’的一声重重关上。

    戚暖连人带车地颤了一颤,韩应铖在她闪神之际狠狠地强吻下来,薄唇含着她唇瓣,牙齿在轻咬。

    男人的野性,强悍:“在你家有两个小鬼在煞风景,想对你做点什么总该是不方便的。现在则好多,你那么欠收拾我早就想压你在身下一遍遍直到你服从为止!”

    “不不不韩应铖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戚暖吓得尖叫,躲避着身上韩应铖的强吻,锁骨蓦地被咬一痛,眼眶泛起红:“我会告你的!”

    “想怎么告?”韩应铖抬起头竟是询问,矜贵的手抚摸戚暖的眼角,微微湿润:“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个金牌大状?律师费我来出,你只需要出庭作证便可,我也很期待你这张小嘴会怎么形容我潜规则你。”

    流氓,无赖!

    戚暖颤栗着身子,唇瓣紧闭不敢骂出声。

    韩应铖诡谲的目光如影随形地盯着戚暖咬紧的嘴唇,肤白还那么容易脸红,韩应铖看着看着喉咙一紧,声哑:“先不说你晾了我一个小时完全不将我当回事。晚上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中午的时候,不是还跟我好好的吗?晚上,就闹我脾气了,嗯?”

    魅惑的男声,听不出是宠是怒。

    “手机没电了……”戚暖张开唇低语,话音没落韩应铖就着唇缝潜入进来,情迷心窍地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