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还好你妈妈没你一半懂事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薄茜觉得,最近应铖在外面肯定有一个女人,那天在他背部上的痕迹,是激情留下的抓痕没错。

    戚暖戚筱,谁才是应铖看上的女一号新宠。

    薄茜偏向戚暖多一点,戚筱一直都在韩城,与应铖是有过几次接触,但不见传出绯闻,反而是从戚暖出现开始,时间凑巧。可论姿色,戚筱是韩城第一美人,尤胜一筹。

    男人对女人的第一直接印象,往往是看脸!

    薄茜摆弄着桌上的印章,却道:“应铖看上了戚筱,那么戚小姐你又算是什么呢?”

    戚暖耸耸肩,烟眉浅淡:“炮灰呗。现在不是被你这个正牌东宫质疑吗?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过我工作的公司和韩氏有合作关系,不如你跟韩少提提意见,我保证日后绝不纠缠。”

    “不。”薄茜微笑着摇头:“我从不干扰应铖的交往,而且,相比戚小姐你,我更不喜欢戚筱。她和应铖,不合适。”

    戚暖看薄茜,总觉得这句话的语序不是一般的有问题,她还没回味过来。

    薄茜继续微笑道:“戚小姐和应铖,恰恰正好合适。我其实不是要质问你报纸上的事情的来龙去脉。你和应铖在一起的话,我会很支持你,也不会要你和应铖分开。”

    “你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确实需要个男人来安慰。既然那个男人不是乐祁泽,那应铖也是很会疼人的。”

    “等等!”戚暖摆手打断,听不下去了:“薄小姐,我是不是理解错你的意思,你在邀请我跟你和韩应铖玩三人行?”

    名门望族的窈窕千金,那么会玩?

    薄茜不讳言地点头:“各需其所而已。我是薄家的长女,身份原因应铖平时的很多工作应酬,我都没能陪他出席。他需要一个普通听话、依附他又能替他解决这些麻烦的女人。”

    “你是不二人选。”

    薄茜不会选戚筱,尽管戚筱是落魄千金,但戚筱太美在韩城的名气又太大,以及,还是戚家唯一的千金,始终会对她构成威胁。

    薄茜不放心,戚暖则不同,一个无依无靠孤苦伶仃的单亲妈妈,怎么都不够她玩,容易掌控!

    戚暖气得不行,不由道:“我不呢?说真,女人何必折辱女人?像你这样急着给男朋友找迷人外遇的女人,我是头一回见。你是否在想,等你和韩应铖结婚的时候,就一脚踢开我?”

    “万一到时候,我迷上他不肯罢休呢?有时候,高高在上的千金,还比不上灵与肉体结合的女伴吹的枕边风。你有信心我对你没有一点威胁?”

    薄茜怔忡地打量戚暖,在思考她说的这些话。

    戚暖这个女人,比她想象中还要刁钻难搞。

    明明本身没什么条件,还养着两个拖油瓶,一不是处女,二还被男人抛弃过,对这种好事,她竟然还挑刺!

    薄茜给开出利益:“你跟了应铖,他自然会对你好。钱方面,应铖会给你,我也会支付给你,等这段关系结束之后,你在韩城的财富绝对可以达到半个亿。到时候,你可以带你的一双儿女移民出国,过更好的生活。”

    敢情,连日后跑路的路线都给她想好了,戚暖冷冷。

    薄茜看着她说:“也许,你不能理解我这样的行为,但在我们的圈子里,男人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在家有妻子,在外面也有不少艳遇。越优秀的男人,艳遇越多,特别是应铖,他在韩城多少女人耍尽心计想跟他偶遇搭讪。”

    “我能掐断他多少次?”

    “还不如给他找一个我喜欢的他也合心的女人,大家互相共处。我工作方面,偶尔也要出差,男人的生理需求也需要有个女人去侍候他,我……”

    戚暖被这些奇葩事儿气得冷声打断薄茜的话:“薄小姐知道金泉俱乐部吗?”

    “韩少是那里的常客,里面有上千佳丽任君挑选,只要钱多,薄小姐就算出差个一年,韩少一日换三个床伴都不成问题!”

    说完,戚暖拿着包包转身就走,有那么多女人还要给他再找女人,韩应铖个色狼!

    “应铖从不碰那里面的女人。”薄茜说这话时,面色不好,韩应铖连她也没碰过!

    戚暖开门的手一顿,垂眸,淡淡:“看来韩少的眼光尚高,可能是真的看上戚筱了。”

    开门,离开。

    薄茜看着桌上摊开的报纸,思量。

    ***

    戚暖接七夕七年离开学校,坐上邹舟的小车时,‘砰’的一下用力关上车门,脸儿凝着怒气!

    邹舟系着安全带吓了一跳:“谁惹你了姑奶奶?我这老爷车不禁折腾,再折腾两下就要进厂修理了。”

    戚暖脸向窗外,手指攥着:“没人惹我。”

    “你这张脸还说没人惹你?”邹舟开着车,看了眼后排车座正在喝牛奶的龙凤胎,问小帅哥:“七年,你是不是又推小同学了?”

    小帅哥摇摇小手指头,给了个no!

    戚暖也不知道自己气什么,不相关的人不相关的事即使有些侮辱人也不必放到心里的。

    她这些年,也学会很多人情世故冷暖自知,有钱就有人尊重你,没钱就只能自己消化。

    戚暖看着车外移动的景致,迷离。

    她以为韩应铖对女人是来者不拒的,纨绔公子不都是这样,看到有新鲜感的,就抛出暗示,然后该滚床单就滚床单。

    好像并不是这样。

    他不碰外面的女人却碰她,一开始也是他先主动跟她搭的讪,他当时在想什么?

    去了一趟超市买水果。

    戚暖挑了十几个又大又红的苹果,突然想吃樱桃,可惜还没到樱桃的季节,六月份的时候樱桃最好吃,七夕七年很爱吃的。

    包包里的手机,响了。

    戚暖边拿手机边让七夕七年拿几盒草莓,俩娃儿喜欢吃零嘴,她每次都买很多水果给他们吃,吃太多零食会胖胖的。

    手机一直在响,来电显示:韩应铖。

    戚暖想都没想直接按下红色键,拒听!

    韩应铖看着自己的手机,眼眸转深,陆子在旁边汇报今天股市收盘,韩氏集团总共涨幅的百分点。

    “韩总,会议的主管和高层都来齐了,可以开会了。”陆子说。

    韩应铖缓缓抬眸,瞥了他一眼。

    助理陆子觉得这不是一个上司对下属赞赏有加的眼神,噤了声,不敢再催。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很安静。

    韩应铖无声拨打了第二通电话,陆子清晰听到他开了免提,对方那边一直‘嘟嘟嘟’,没接听。

    一分钟后,联电自动断开。

    韩应铖拨打第三次电话时,语音提示,已关机!

    陆子感到气氛的不对,想擦汗,竟然有人敢不接韩应铖的电话,还关机!

    “开会。”拿着手机,韩应铖面无表情地离开办公室,高大挺拔的身躯步伐很大,是别人的两步!

    气场狠冷!

    ***

    晚上在家。

    吃过晚饭,戚暖就有些犯困了,邹舟回去隔壁自己的公寓,带了些工作回家赶着做。

    七夕七年洗过澡后就在客厅看电视,吃着妈妈切好的水果。

    戚暖拿了睡裙,进去浴室洗澡,脱掉穿了一天的衣裙,一只脚的细白脚踝上裹着薄薄的纱布,她弯下身小心拆开,然后扔掉。不用包扎也无所谓,不是很疼了,这种扭伤慢慢就能好。

    拧开花洒淋湿全身,乌黑的长发在水流下更柔顺如丝,戚暖撩了撩,家里的门铃突然‘叮咚’响起。

    “七夕七年,看看是谁?”戚暖边洗着澡,边喊。

    他们和邹舟刚搬来公寓不久,左邻右舍的老人家看到龙凤胎长得可爱,有时候会串个门,拿点糖果甜品什么的送七夕七年吃,还挺友好的。

    弟弟七年搬着矮凳子,摆在家门口前,让姐姐七夕站上去瞧瞧猫眼,高度正好的。俩娃都有经验了。

    “是他。”七夕说着,七年也站上了小凳子,看了看猫眼,俩娃目目相对。

    邹舟干妈说,韩应铖是妈妈上司的大客户,不能叫他流氓,这样妈妈会失去工作以后他们的生活会很苦很苦的。见到,就要礼貌招待,以及微笑。

    “开不开?”七夕摇着弟弟的手问。

    七年不太喜欢韩应铖,包括所有出现在妈妈身边的男人。他板着小俊脸,想法很好地说:“我们剪刀石头布,你赢了开,我赢了不开。”

    “没问题。”七夕最听妈妈和弟弟的话了。

    韩应铖在门外等了半分钟,才给他开门,他挑挑眉,里面没人,目光一直往下移,才看到两小矮人。

    七夕拎拎小裙摆,像个小淑女一样给韩应铖点身微笑:“叔叔好,请进。”

    韩应铖低眸看着戚暖的女儿,原本不悦的心情淡淡勾唇:“还好你妈妈没你一半懂事。”

    否则而之,他更要万劫不复,对戚暖。

    韩应铖进去戚暖的小公寓,身后跟着一名知性的女性。

    七夕边声音糯糯地招待着,边对旁边的弟弟摆了个v字手,她出了剪刀,弟弟出了布,她赢了!

    七年无奈又拿他姐没法!

    七夕左脚碰到一下右脚,小小的身子晃了下,韩应铖见到索性抱起她,戚暖很疼一双儿女,他最怕听小孩哭。

    “弟弟,好高好高!”七夕在韩应铖高大的身上伸着小手,感觉快要碰到天花板了!

    “你放我姐下来!”七年搬着一张小凳子,急得!

    “搬好你的凳子。”韩应铖目光斜视,抱着怀里的小七夕有力的双臂将她举得更高,小孩子的手果真碰到了公寓的天花板。

    惹得七夕笑呵呵的。

    戚暖的公寓果真很狭小,韩应铖看着戚暖的宝贝女儿,薄唇微微撩起好看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