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看你表现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第三十六章看你表现

    第三十六章看你表现

    那人笑着说:“昨晚的宴会,我也在场,看着韩少抱着你走的。脚还好吗?”

    戚暖眨眨眼,怎么都没想到她这个神秘的女炮灰这么快就让人认出。

    她沉默斟酌,恰好这时,吃饭的房间的门从外打开,她抬眸望去,韩应铖已经在她眼前,没有一丝皱痕的质感西装,外套搭在他手臂上,白衬衫搭着深色领带,修长俊美。

    是个富有魅力的男人。

    韩应铖坐下戚暖身边,西装外套搁一旁,闲适自然地问她:“脚还疼吗,嗯?”

    戚暖摇头,盯着他看,说是偶遇她都要不信了。

    那客户明显是有意而为,早就准备好的:“韩少来了,我就先告辞了,合同我拿回去公司看,基本的细节都敲定下来了,我回去签个字明天再让秘书送过来给你。”

    “合作愉快。”

    戚暖还能说什么,刚要起身和客户握一下手时,韩应铖突然按住她的腰,矜贵的手缠着她的白皙手指,微捏轻揉,温声对她说:“脚疼就不要动来动去,好好坐着很难?椅子不舒服,要换?”

    那客户自觉戚暖的手握不得,讪讪收回,带着秘书离开了。

    吃饭的房间里,只有戚暖和韩应铖在,她的手被他拉起递在他薄唇前,一下下细碎地吻着。

    男人唇上的温度,很热,她的指尖泛着浅浅的粉润。

    戚暖脸儿一红,小尾指颤着,忍不住出声:“韩少,至今有没有女人告过你职场性骚扰?”

    韩应铖峰眉挑动,噬着笑,一派纨绔范:“没有,在韩城很多女人迷我迷得要死要活。”

    “那我可能是第一个了。”戚暖趁机收回自己的手,脸儿却被男人修长的手,强势挑起。

    韩应铖猛然压向来,那张总让人看不透的俊颜就在戚暖近近的眼前,吓得她心口一紧,他低沉的声音,冷静并凌厉:“你很傲,身上一根根的刺我很想残忍拔掉,但又想给你留着,看着你终有一天心甘情愿为我折下这些刺,臣服我。”

    那一定很美,韩应铖无比兴奋。

    不可能的,戚暖不敢说出来,看到韩应铖眼底里的诡秘幽深,心颤得很,怕他会不择手段。

    这是一个从未受过挫败,又只手遮天的男人,她只有一点傲,但他是绝对绝对的骄傲,没有他得不到的,只有他不想得到的,很霸道的存在。

    “你不怕我跟你虚情假意吗?”戚暖话音刚落,捏着她下巴的修长的手用上了力,她微微生疼。

    韩应铖的俊颜很浅淡,目光很深,把捏着戚暖认真道:“只要你敢,我就期待着你怎么跟我虚情假意。”

    他的手松开了,指腹仔细轻抚着戚暖白嫩的下巴,被他捏疼的也是被他抚摸不疼的。

    很会软硬兼施,手段厉害。

    戚暖不敢的,不是虚情假意的这一块料儿,跟一个随时能玩死自己的男人来这一套,她也觉得有点作死。何况,真也好假也好肯定都有感情在里面,怎么能不动情呢?

    不可能,那都是自己骗自己。

    戚暖拍掉韩应铖的手,自己揉了揉下巴,被他碰过总有些异样的感觉。

    韩应铖看着,在皱眉:“疼吗?你的肌肤比较娇气,昨晚也是,我才弄你一下你就给我喊疼,我其实没用多大的力气。”

    ……戚暖快要被气哭了,脸红眼也红,色狼,流氓!衣服明明都被他撕坏了!

    韩应铖注视着戚暖的脸,突然浮现今早绮丽的梦,喉结滚了滚,声哑:“昨晚,有想我吗?在和我那样亲热过后。”

    “没有!”戚暖转开自己的脸儿,白皙小手伸向韩应铖:“昨晚的加班费你还没结给我。”

    这样的戚暖有点傲娇,韩应铖看着觉得很有意思,薄唇笑出了声,音色磁性好听:“嗯,你想要多少?”

    戚暖转回脸儿,轻飘飘一句:“韩少的股票赚了不少吧。”

    韩应铖挑眉,眸光流转,五官俊美。

    戚暖饿得不行了,拿起筷子夹菜吃,她这么说只是想让韩应铖知道她不傻的,商人以利益为先只能说他头脑很高智慧,一石二鸟,占尽便宜。

    他给她多少就给她多少吧,反正她又宰不了他。就算韩应铖是条大水鱼,她也就是一把水果刀,拿不下他的。

    戚暖吃着吃着,韩应铖好看的手递给她一张支票,她接过看了眼上面的数字,抬眸看他:“这么多?”

    韩应铖拿起筷子,低眸对上戚暖的视线,薄唇撩起:“我以前租一次女伴的行价是3万,你是我喜欢的,当然比较值钱。”

    戚暖垂眸,是够值钱,整整多10倍!

    刚好30万,这钱可以还给娉婷借给她的钱了。

    戚暖心里有些复杂,不能说他给她她就收得毫无压力,尽管因为戚筱的登报道歉,他的股价涨了不止这个数字的百倍,可……

    看着韩应铖,戚暖真心看不透他。

    “看着我管饱?”韩应铖斜眸捕捉住戚暖打量他的眼,手在颜侧,戏谑慵懒:“我今早没吃什么东西,你陪着我吃点。”

    “好。”戚暖饿的,视线转开。

    吃完饭,戚暖不用躲单,自有贵少埋单。

    韩应铖拿起西装外套起身,搭着手肘:“我送你回去。”

    戚暖摇头,真不用:“这里回我公司走路只要十几分钟。”

    韩应铖颔首,目光垂视眼前的女人:“那我陪你走回去。”

    戚暖抬头看他,下意识后退一步:“韩少你在开玩笑?你今天的新闻那么大,出门都要避开狗仔跟踪吧?”

    说着说着,戚暖越后退,韩应铖越步步紧逼,她直着背抵在房间的门前,想转身开门走,韩应铖的手却顶住了门口,用力压着。

    她看着他的衬衫衣领,声音很轻:“别拉我下水……”

    “看你表现。”韩应铖低低俯下自己高大的身,几乎将戚暖围堵在他和门之间,男士香水气息性感。

    戚暖的脚崴了,踮不起脚,跑也不跑不快的,眼睁睁看着韩应铖一点点侵近她,薄唇很快就覆上她的嘴唇,浅浅深深地吻合,像戏弄一样,把玩挑教。

    戚暖颤着身子,受不了这样的调弄,白皙的手伸出,抓着韩应铖宽大的肩,手指滑过他整洁的白衬衫,留下一道道很深的皱痕……

    无赖!

    ***

    中午午休还没结束。

    戚暖认真洗了把脸才回到自己的工作位上,侧着脸伏着办公桌,唇瓣红润得像充了血,用指尖轻轻一碰,微微的酥麻,微微的疼痛,慌了心。

    戚暖直起身,开电脑上网,登陆微博,热门果然就有韩应铖和戚筱的绯闻,她飞快在评论里打了几行字发出去!

    详细描述韩应铖有多恶霸,多无赖,以及,暗恋戚筱!备胎一个!

    反正事大不嫌热闹,就让韩应铖和戚筱的绯闻传得狗血恶俗一点,该涨停该跌停都是他们的事,她就一个炮灰路人甲!

    下班时分。

    戚暖和邹舟去幼儿园接七夕七年放学,邹舟停着车在外面等。

    幼儿园班的老师告诉戚暖,戚夕戚年在薄校长的办公室,有个小测验给他们做,这个年龄的小孩开始注重各方面的能力水平,以后小学分班也有数据可看。

    戚暖转身走去薄茜的办公室,没管幼儿园班老师说的话,并不喜欢这样的私下测验!

    七夕七年还小,就算要测验也该在她知道并且同意的情况下进行,何来私自决定!

    薄茜的办公室。

    戚暖直接开门进去,连门也没有敲,七夕七年正坐在沙发上把玩着手里的板板糖,见到妈妈来了,俩娃儿一跃跳下沙发,拿着自己的小书包要走了。

    讨厌测验!

    薄茜坐着真皮椅子,优雅微笑道:“戚小姐,进来的时候该要敲一下门,这样以后才能给自己的孩子做个榜样。”

    戚暖没理她,低头问女儿儿子:“做了什么测验?”

    女儿七夕嘟嘟嘴说:“一些小题目,不过薄校长问我们爸爸的事,我们不知道爸爸在哪,校长说爸爸就在韩城!”

    “哼!”儿子七年很不高兴,板着小俊脸!

    戚暖看了一眼薄茜,让七夕七年先回班上玩儿,等她一下,她有话跟薄茜说!

    送走孩子,戚暖关上薄茜办公室的门,问她:“你什么意思?单亲家庭的孩子内心有多敏感,你这个做校长的没考过试吗?”

    薄茜看戚暖穿着长裙,看不出是否扭伤了脚,她打量着道:“娉婷说,你两个孩子的爸爸是乐祁泽,他就在韩城没错,你不打算让两个孩子和他们的爸爸相认吗?你这样的做法,会不会有些太残忍?”

    戚暖凝眉:“你想当媒人?”

    薄茜笑笑,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报纸,戚暖眼珠一转。薄茜说:“这是今天的报纸,应铖的新宠,是你吧?小七小姐。”

    戚暖摊开报纸看上面戚筱的道歉信,一字一行都很认真地沉默思考,直到看完才抬眸看薄茜:“是我没错,昨晚韩少缺一个女伴,叫我顶上,还给了我加班费。不过要是知道有这么一出,我是多少加班费都不会倾情演出的。炮灰不好当,演过了头就变成坏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