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由内而外连血液都在沸腾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第三十五章由内而外连血液都在沸腾

    邹舟回去隔壁自己的公寓休息了。

    七夕七年进厨房打开冰箱拿苹果吃,吃完烧烤吃水果可以解腻,妈妈教的。

    “妈妈,苹果少了两个,明天要买了。”儿子七年负责点数冰箱的水果,差不多吃完就会提醒妈妈补上。

    戚暖工作忙,容易丢三落四,酷酷的儿子俨然是家里的小管家。

    “好,妈妈明天买回来。”戚暖答应儿子,手臂抱着细腰,闪闪躲躲地进去浴室。

    关门!

    戚暖瞥着眼前的镜子,手从自己的细腰上拿开,仔细看才发现,束腰的连衣礼裙破开了一个口子,露出腰间的一截女性嫩肉。

    白灯光下,隐约可见白皙的肌肤上,有浅浅淡淡的印子。

    韩应铖留下的。

    戚暖用力咬唇,看着镜子里脸颊潮红的自己,一副含春样,她烦躁地脱掉身上的连衣礼裙,恨不得在地上踩上几脚,但一想到这衣服价值二十几万,她就肉疼!

    在矜贵的上流圈子里,千金名媛穿的礼服,一般只穿一次,极少会重复穿第二次。

    她的这件,才穿了一个小时就被韩应铖撕烂了,倒卖出去都不可能,难不成找人缝上?只能扔掉!

    韩应铖对女人,真不是一般的奢侈!

    戚暖拧开花洒,仰起脸儿淋着清凉的水流,唇瓣又热又麻,还有和男人接吻的唇感,她伸手揉了一下自己的嘴,那么清凉的水,脸上依旧红潮不退。

    情迷深深。

    戚暖洗了一个很漫长的澡,想起还要给七夕七年讲睡前故事,才匆匆擦拭身子长发,穿上睡裙出去。

    龙凤胎已经在双人的小床上抱着故事书,在等待了。

    女儿七夕躲在粉红被子里,只露出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妈妈,最近是不是有男人泡你?”

    戚暖差点短路,坐下床旁捏捏女儿的脸蛋儿:“没有的事。你们别听干妈乱说,她就是想抛弃我们仨,好过她的单身贵族生活。”

    俩娃儿逗得呵呵笑,直到戚暖讲完一个故事,七夕已经睡着过去了,七年还没睡,睁着一双与韩应铖有几分神似的眼睛,亲亲戚暖的手背。

    儿子很酷,很爱妈妈。

    戚暖突然惆怅,儿子可不要遗传了韩应铖的流氓基因:“七年,你长大后一定要做一个绅士,不准对女生动手动脚的。”

    七年酷酷的小俊脸被戚暖揉着搓着,他颇无奈地对自己妈妈叹气:“妈妈,现在是你对你儿子我动手动脚。”

    戚暖回到自己的房间,吹干头发后,已经深夜11点,该睡了,明天还要上班。

    她关灯爬上自己的床,心绪不宁地辗转半天,才慢慢睡着过去,又是五年前的梦。

    赤倮的男人身材性感有型,缠着她身子,很热很热的汗滴落她的皮肤,迷人的气息缠绕,男人低喘的声音,很沙哑,在她耳旁响起:“给我。”

    是韩应铖的声音。

    一夜旖梦。

    韩应铖难得早起,他看了眼卧室里开着的空调,舒适的恒温,他身上的皮肤却有黏人的薄汗,很热,由内而外连血液都在沸腾的燥热。

    他皱眉,起床去浴室洗了个清晨澡。

    张姨在厨房刚开始准备今日早餐的食材,见别墅男主人已经下楼,面无表情地走进厨房,无视任何人,打开冰箱……

    “韩少,早餐还没做好。”张姨很意外,她在这里工作三年,韩应铖没有一天是早起的,除非那天他通宵工作根本没有睡,很多时候早餐做好了,都要放一放,他才下楼吃的。

    韩应铖颔首:“不急。”

    他拿了瓶冰冷的纯净水,仰头口渴地喝完,目光顿住在冰箱里的一个红苹果上,他拿着出去厨房,坐下客厅舒适的沙发上,盯了半晌,才张口吃。

    放了一夜的苹果,还很新鲜,果肉熟透了,汁多香甜。

    韩应铖吃着看着电视的早间新闻,一个人在走神,想着戚暖那张磨人的小嘴,比这熟透的果实还要甜美好吃,忘不了那滋味。

    韩应铖从没有如此深切渴望过一个女人,对戚暖,他已经分不清是当初的执念还是后来的不甘心,如果一开始就找到她将她得到,可能现在他就不会迷她迷得那么深。

    张姨很快就做好丰富的早餐。

    她摆好桌布置好,便在厨房里忙活别的,等她忙好出来,男主人已经吃完上楼,一人份的早餐几乎没吃多少,还剩很多很多。

    韩应铖的碟碗旁,有个苹果的果核,这是他唯一吃完的。

    早餐,不合胃口?张姨边收拾,边想。

    ***

    信宏的上午。

    戚暖扭到脚,刻意穿了一条长至脚踝的长裙,遮着,走路的时候慢慢走不会被人看出。

    她上午在办公室整理合同,中午要见一个客户。

    她刚点开电脑的网页,右下角就有一则新闻的弹窗:【韩城第一美人得罪韩城第一贵少,公开对其神秘新宠赔罪道歉。】

    戚暖眉心一跳,鼠标点开完整的新闻内容看,还真是一封公关的道歉信,洒洒洋洋极尽大家千金风范,又透着对韩应铖的和好,完全是豪门的做派。

    戚筱没有公开写上她的姓名,应该是不敢。

    但最后署名处,也是有心计,【致,小七小姐。】

    戚暖何等了解戚筱,还好,她刚回来韩城没多久,身边只有几个人知道她小七的这个小名,公司的同事和老总都不知道。

    如果他们知道,她就是韩应铖这个所谓的神秘新宠,也不知道会怎么想她。

    有同事买了报纸回来,戚筱的道歉信登在报纸的头版,非常抢眼:“看吧,好几份重要的报纸和杂志,都登了,这么大手笔的道歉信,你们猜韩应铖那个神秘新宠是谁?连韩城的万人迷都得给她赔罪道歉。”

    有个女同事不屑道:“纯情的白莲花?还是会勾引男人的妖精?现在的男人就迷这两种类型的女人,没别的了。”

    戚暖偷偷翻白眼!

    某个女同事冷笑:“你们看事太表面化了,豪门的水哪有这么浅?什么神秘新宠,无非是个女炮灰,人家看上的是咱们韩城第一美人戚筱,这只是个下马威。豪门贵少要抢女人,手段要么轰烈,要么阴暗。韩应铖这般折辱戚筱,是要她臣服他吧?”

    戚暖听得头头是道。

    “小暖,你和韩少有接触吧,知道什么吗?”同事认为戚暖和韩应铖,肯定有点什么的,不然合作不会那么容易拿下。

    戚暖勾唇:“我看,新宠什么的只是个烟幕弹,韩应铖和戚筱多配啊,第一贵少第一美人,平时能没有交集吗?”

    邹舟从办公室里出来,同事们对豪门公子千金的八卦因此打住,上司在不敢偷懒。

    “你进来一下。”邹舟拿了份文件,叫戚暖。

    办公室里,戚暖关上门。

    邹舟坐着办公桌前,指了指报纸头版的道歉信,显然已经看过,小七小姐,不是戚暖还有谁?

    她质问戚暖:“给你道歉的?”

    戚暖点头:“对。”

    邹舟知道戚暖昨晚扭到了脚,没想到竟然是韩城的万人迷戚筱做的好事。

    她啧啧道:“有点犀利啊。这圈子里的人,面子都很大吧?个个的背景都不简单的,韩应铖挺护你的。”

    戚暖单手托腮,叹气。

    韩应铖和戚筱的恩怨绯闻,倒是强行出尽风头,她这个被夹在中间的神秘新宠反而成为最惨烈的女炮灰!

    冤得不能更冤。

    股市从9点30开盘,一直到11点30收盘,韩氏与戚业两支股票,前者飘红,后者跌停。

    戚暖看着红红绿绿的股市,突然想起,韩应铖还没给她昨晚的加班费!

    奸商!

    她真心要亏死了!

    ***

    中午时分。

    戚暖出去见客户,她刚离开公司,就接到客户打来的电话,说要改一下见面的地方,改去她公司附近的一家高端饭店。

    很近,戚暖连公交车也不用做,步行10分钟左右就能到,她扭到脚了,慢慢走,15分钟也能走到了,比挤公交车还要转地铁舒服多。

    唯独,这家高端饭店的消费很不菲,老总也只有谈成韩氏的大单子那次才请下属去这里吃。

    那次她没去,据邹舟说要几万埋单。

    戚暖愁着眉,遇到个要宰人的客户,她事后所拿到的奖金分红也要被扣掉不少应酬费的。

    15分钟。

    戚暖去到饭店的时候,客户比她先到,已经开好房间,她放下包包坐下不到10分钟,服务生陆陆续续上菜,摆满转动的圆桌,还没完的……

    戚暖烟眉浅浅,吸气,扬起笑容开始和客户谈合同详细,谈不拢她就躲单了。

    坚决不做被宰的羊!

    合同谈得很顺利,那个客户带着一个女秘书,也没多大的架子和排场,戚暖有些意外,从文件袋里拿出准备要签的合同。

    “小七小姐?”那个客户突然道。

    戚暖拿文件的手一顿,抬眸,认真打量眼前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