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我去你房间好不好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第三十四章我去你房间好不好

    戚暖以前喝过这茶,但不懂行。

    韩爷爷喝完想喝的茶,心情顺畅了不少,与孙儿韩应铖说着话,爷孙俩感情很好,看得出韩应铖很尊敬自己的长辈。

    戚暖坐在一旁,发呆,这次没出去回避了,脚崴到还疼着,不太好走路,万一明天更严重就要影响到上班了,影响上班与收入直接关联,人穷,娇气不得。

    整整一个小时,韩应铖才起身告辞,戚暖跟着反应过来向韩爷爷点了下头,与他一同离开。

    刚出病房,戚暖就被韩应铖抱了起来,外面24小时轮班的保镖,低下惊讶的目光恭送,今天中午来的薄家千金,好像是正牌女友,这位是上位新宠?

    戚暖抬头看韩应铖俊美的轮廓,他是否,很喜欢宠女人?

    一直到回到车上,戚暖都是被韩应铖抱着的,扭伤的脚踝轻松很多,她挪了下自己的身子,与韩应铖高大的身躯贴得太近,他染着红酒味的迷人气息,萦绕她身周。

    时刻散发性感魅力。

    “回家。”韩应铖开腔道,陆子启动豪车,滑入夜色繁华的车道。

    戚暖拧眉,觉得韩应铖回的这个家,应该不是她租的小公寓。她看向他:“送我回家吗?”

    韩应铖温存着声音说道:“去我家。今晚我已经很累了,不想再转来转去,你的脚扭伤了也需要休息,别和我闹腾。”

    “我不去。”戚暖不肯配合,韩应铖侧着颜一声不响地看她,眼眸凌然厉色,隐含危险!

    这个男人的气场,一向强势压人。

    戚暖匆匆瞥过车外的路段,垂眸斟酌道:“我昨晚已经没回家了今晚不能再不回,你顾及一下我是有两个孩子的女人,好不好?”

    韩应铖觉得不好,很不爽,这种拒绝他又向他撒娇的口吻,何等狡猾!

    “回她家!”并不和颜悦色的一声,陆子转入了另一条车道,在下一个红灯口,将车转弯。

    戚暖倚着车门,车内的冷气很强,加上韩应铖沉着的面庞,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今晚,好像惹他生气了两次,想想,她确实挺一路作死的。

    得罪韩应铖的下场,她不是没有想过,无非就是在韩城很难混很难混,无人敢帮她……

    一路无话,直到回到小公寓的楼下,韩应铖仍旧俊颜不善。

    戚暖不敢惹他了,白皙的小尾指勾着车门的门扣,开门下车,扭伤的那只脚先下刺疼了一下,她拧了拧眉最怕疼了。

    戚暖还没离开车人就被一股重力扯了回去,撞上男人硬绷绷的胸膛!

    韩应铖修长的手指,握捏着戚暖的脸儿,心情很不悦很不悦:“你真是欠收拾!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虐待你回来!”

    戚暖纠结着烟眉,她也差不多是被他虐过一回了,心灵上的……

    韩应铖重开重甩地打开车门,打横抱着戚暖下车,值夜的保安从保安亭里探出个头看了眼,便又缩回去。

    男人一看就是非富则贵的公子,不可能是入小区盗窃的,那么凶猛霸道的气场,出头也要看人的,这个,普通人出不了头。

    都懂趋利避凶。

    戚暖也懂,七夕七年在家,她不想韩应铖上去:“我自己上去就行,不用麻烦……”

    韩应铖截然打断,不跟她废话:“再说一句,信不信我反悔抱你回我家?”

    ……

    戚暖觉得韩应铖这个男人,真的是她挡都挡不住的克星!

    进了公寓的电梯,戚暖看着数字一层层往上跳,心里忐忑。

    这个时间,七夕七年一般差不多要睡觉了,可能邹舟正在给他们两个讲睡前故事,现在回去,两个小孩肯定要闹腾她的,乐开了花,一下子就来精神了。

    她当然也开心,最喜欢逗自己的两个小孩玩儿了,可韩应铖在的话……

    ‘叮’,电梯的楼层到了。

    韩应铖抱着戚暖直到到她的门口,才将她轻轻放下来,戚暖看了他一眼,想问他,还不走吗?

    可不知道是不是心虚的缘故,这几个字卡在喉咙里,没敢说出来,怕引起韩应铖的奇怪。她一直很怕他接触七夕七年!

    戚暖咬着自己的下唇,白皙手指微微哆嗦着拿着家门口的钥匙,狠狠心吸气打开门。

    里面,没人。

    玄关门前,摆着两双一粉一蓝的可爱的小孩子拖鞋,还有邹舟的人字拖,三人有伴出门去了!

    戚暖顿时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软了,才想起,她出门前邹舟告诉过她,会带七夕七年去新开的烧烤店吃烧烤。

    佛祖保佑,虚惊一场!

    “你家,没有人?”韩应铖低眸看戚暖微红的脸儿,唇在吐气如兰,很热。

    “邹舟带他们出去吃宵夜了。”戚暖说着,不自觉微笑。

    韩应铖暧昧不明地嗯了一声,薄唇撩起与她相同的微笑,气质邪气:“不请我进去坐坐?”

    做……做?

    戚暖承认她的第一个反应是想歪的,孤男寡女在一室,对方还是一个对自己有明显企图心的男人,好似连拒绝都变成暧昧不清的情调。

    戚暖最后还是请韩应铖进来坐了,他都提出来了,她将人拒绝就是今晚的第三次惹他生气,暂时还是不要作死好。

    事不过三,她隐约觉得这是韩应铖的一个底线。

    “随便坐吧,我家没什么好看的。”戚暖换了拖鞋,还是自己的拖鞋穿得舒适。

    “嗯,很狭小。”韩应铖声音好听,眸光在几十平的小公寓里漫不经心流转,长腿坐下沙发一伸,竟然已经舒展在客厅中间。

    他看着戚暖跨过他的腿,进去厨房。

    毒舌,戚暖不能指望出身极好的韩应铖夸她公寓精致!

    韩应铖打开薄小的电视,这个时间他看的野生探险节目,已经播完,他无趣地起身,跟着戚暖进去厨房。

    暖色的灯,空间还是很狭小,冰箱的门前贴满各种颜色的便利贴。

    他看着戚暖在这个小厨房里忙碌,肤色柔白,小手拿着水果刀切开嫩黄的柠檬,在水杯的水里挤了半个,洗好,仔细递给他:“我家只有牛奶和白开水。你将就一下喝吧。”

    “嗯。”韩应铖眸光闪烁,接过戚暖手里的水杯,慢条斯理地喝完,没有味道的白开水,加了柠檬有些清新的口感,不坏。

    戚暖打开冰箱的门,里面都是七夕七年的零食多,韩应铖瞥过边上排满的一罐罐啤酒,薄声问:“不是有啤酒吗?”

    戚暖一愣,手里拿着两个苹果:“你喝啤酒?”

    他的品格,不是红酒香槟吗?

    韩应铖好看的手转动一下透明的水杯,放到洗碗池里:“也会喝一下。”

    戚暖耸耸肩,没说话,将洗净的苹果递一个给他,吃水果吧,孤男寡女在一室再喝酒就真的要坏事的!

    韩应铖没接,流转着光华的眼神,直视着戚暖,看她张着唇咬了一口红苹果,视觉的诱惑,很有暗示性。

    韩应铖修长的五指,轻轻覆上戚暖皓白的手腕,猛地俯下头,迅速并精准地擒住蠕动的一张小嘴,薄唇张开,含住在自己的嘴里,充满果肉的甜美香气!

    戚暖手里一顿,松开,原本递给韩应铖的苹果,掉在地上,滚了滚。

    她推着抵在她身前气息狂妄的男人,手臂被他有技巧地反剪在身后,后脑勺被他托起,迎合着他的强吻。

    唇齿交缠,激烈;

    戚暖浑身没了力气,扭到的脚也站不稳了,几乎整个人软在韩应铖的怀里,任他为所欲为,搂着她腰间的有力手臂,将她往他高大的身上提了提,更方便男女身高差的接吻。

    那么那么的纠缠不休,没完没了无止境似的。

    韩应铖索性将戚暖抱到客厅的沙发上,将她压在上面,薄唇覆下……

    戚暖挣扎着,和韩应铖吻合的唇齿间,有了一丝空隙:“停……等一下,我两个孩子快要回来了……”

    “我去你房间好不好?”染指耳廓的男人邪魅气息,性感带有诱哄。

    干燥手指,抚过戚暖的唇瓣,颈项,锁骨……

    戚暖被调戏得快要哭出来了,脸颊潮红:“不要韩应铖。他们……他们一回来就会进我房间。”

    “嗯。”韩应铖喉结滚动,声音质感地沙哑,吻上戚暖湿润的眸子,男性荷尔蒙气息浓郁:“那在此之前,你先乖一点,让我舒服一下。”

    ***

    30分钟。

    家门口的门,开了关上,掉在厨房里的苹果,已经被男人捡起拿走。

    韩应铖走了……

    10分钟左右。

    邹舟带着吃饱喝足的龙凤胎回来,开门进屋,七夕七年看妈妈坐在沙发上,手里抱着抱枕在发呆。

    俩娃儿终于见到妈妈回家,兴奋地爬上沙发两旁,姐姐弟弟一人一边地习惯亲亲戚暖的脸颊,姐姐突然惊呼:“妈妈,你的脸好烫,发烧了!”

    邹舟过来瞧了瞧戚暖,奇道:“做什么啊你,脸这么红,喝了很多酒?”

    戚暖闪烁着回神,唇齿都是男人的味道:“没有啊……扭到脚了,疼得慌,出汗了。”

    说着,她捏了捏女儿儿子的脸蛋儿,今晚不亲亲了,她要先去洗个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