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那么撩人,活色生香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第三十二章那么撩人,活色生香

    “你别!”戚暖连忙叫住邹舟,收起自己的手机。

    她根本不想七夕七年和韩应铖有过多的接触,最好连沟通都不要有!“我还是去吧,躲不了他几次的。”

    邹舟想到什么说:“你今晚还回不回来?我晚一点会带七夕七年去新开的烧烤店吃烧烤,要不要等你?”

    “再说吧,你们先去吃,不用等我。”戚暖说着,开门出去了。

    韩应铖只给她10分钟时间。

    公寓的小区楼下。

    “小七小姐,请。”助理陆子给戚暖打开后排的车门。

    戚暖看了看车里气质希贵的男人,笔挺的西装同色的领带,完美极致,手腕戴着一块钻石手表,比不上他俊颜耀眼。

    戚暖一声不吭地上车,烟眉清冷。

    韩应铖斜眸看在眼里,这样的戚暖带刺又娇气,让他很想征服:“给我脸子看?”

    “韩少很喜欢破坏别人的天伦之乐。”戚暖都不知道这算什么事儿了,孩子的亲爸碍着她陪孩子吃烧烤!

    韩应铖挑眉,吩咐陆子开车先去会场让戚暖换礼服和化妆。接着对戚暖说:“我会结算你加班费。”

    “不可以找别人吗?”戚暖宁可不要他的加班费,她晚上真心想留在家陪孩子。

    “不好。”韩应铖一本正经拒绝,低靡的声音性感:“我迷你迷得要死要活。”

    赤果果的调戏轻薄!

    戚暖干脆转头看窗外,气得说不出话!

    去到奢侈品会场,戚暖以前不是奢侈品的狂热粉,穿的用的其实都是妈妈给她准备的,她很少自己出去逛街购物,特别发生薄斯言那样的事情之后。

    戚暖跟着韩应铖进去,他是韩城里的名人加男神,很多人认识他。会场的几个主管,一路小心翼翼给他导购。

    戚暖抬头看向前面腰杆直挺的男人,摸不清他的品味,时而偏好清纯时而又喜欢性感,昨晚竟然给她穿那种轻飘飘的短裙!

    她忍不住伸手,扯了扯他雪白的衣袖袖口,他低下眸看她,光华流转。

    她小声说:“我不穿暴露的。”

    韩应铖握着戚暖的小手,修长手指仔细缠着她五指,薄唇撩开邪肆的弧度,独宠:“嗯,暴露的留在家穿给我看。”

    戚暖脸颊泛红,咬着自己的唇。

    后面几个会场主管,看着韩应铖亲自牵一个女人的手,惊讶不已,不禁多看戚暖几眼,不知道是哪家的千金小姐,从没有见过。

    贵宾室里。

    韩应铖早就给戚暖挑选好礼服了:“去换吧,我在这里等你。”

    他坐下舒适的沙发上,看着戚暖在女服务员邀请下进去更衣室,倒有些新鲜,他第一次有这种经历,在外面耐心等着一个女人换好衣服。

    那是一件森林系的长款礼服,薄纱翠蝶,曼妙蹁跹,很仙气。

    戚暖认得,这是巴黎时装秀最新展现的款式,仅有两件,一件浅色一件深色,韩应铖的这件是浅色的,清纯神秘。

    她不追奢侈品,但办公室的女同事都会看时装杂志,尽管买不起,也抵挡不住女人爱看漂亮衣服的喜好。

    戚暖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慢慢换上礼服,一个人其实有些难穿的,所以她才不喜欢宴会这种场合,过于隆重繁琐。

    戚暖好不容易换好出来,高跟鞋只能有劳女服务员帮她穿了,她稍稍拎起过长的裙摆,露出一截白玉似的小脚,没注意到,韩应铖一直在深深看着。

    从戚暖出来的一刻,韩应铖的眼神就变得异常专注,连女服务员蹲着身捧着她赤倮的小脚,她细致的凝眉动作,都看在他眼里,没有错过。

    一个比名门千金还要有味道的女人,谁说她不够美?明明那么撩人,活色生香!

    化妆师给戚暖化了一个淡雅的裸妆,以及做了一下头发,不过韩应铖有要求,并不准动戚暖的乌黑直发,所以,只是戴上一些奢侈发饰的点缀。

    离开的时候,戚暖被韩应铖紧紧攥着柔嫩的小手,肌肤被他掌心的炙热烫得微微颤栗。

    即使上了车,交缠的手也不肯松开,戚暖烟眉浅浅,刚要开口叫他放手时,韩应铖突然挑起她的下巴。

    目光对视,戚暖被男人欲望猖狂的眼神,吓得心口一紧。

    韩应铖充满期待地低喃:“真想看你穿成这样在我面前弹钢琴。”

    戚暖羞愤地转开脸儿,眼里尽是慌张!

    韩应铖怎么知道她会弹钢琴?该不会是他以前见过?

    戚暖心潮起伏,韩应铖沉默不语,两人各怀心思,一直到宴会的酒店……

    ***

    名流与名流的圈子,其实很小,小到能冤家路窄,情敌眼红,包括撞衫!

    戚暖觉得自己只要跟韩应铖一起她的霉运就永不停歇,女人最怕的事她都碰上了,还和韩城第一美人戚筱当场撞衫。

    呵!

    比美比仙气,她又不是万人迷!

    戚暖两只白皙的手挽着韩应铖结实的手臂,稍稍用力,像在抱怨:韩少你看看你挑礼服的品味,那么大众化,做你女伴实在委屈!

    韩应铖对此发展饶有兴致,挑眉,注视戚暖,她看上去真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生过两个孩子的女人。

    几个集团的老总和韩应铖攀谈,戚暖在他身旁充当有话题性的花瓶。

    韩应铖应付之余伸手拿过一杯香槟,递给戚暖,声音温存:“口渴了吧,嗯?”

    “嗯。”戚暖接过香槟,垂眸浅尝。

    在旁边几个老总眼里,戚暖的这个行为不讨巧也不识趣,竟然连一声谢谢也没给韩应铖,无礼得嚣张。

    韩应铖一直觉得戚暖很有傲气。

    戚暖看向与她和韩应铖隔着不远的乐祁泽和戚筱,同样礼服的两个女伴,同样在韩城风头强劲两个男人,就像在暗中较劲。

    戚筱转开头,乐祁泽的薄唇在动,对她细说唇语。

    清脆的一声,韩应铖的酒杯与她的酒杯相互轻碰。

    戚暖抬眸与他紧紧对视,他弯起唇戏谑道:“我听说,女人撞衫好比男人戴绿帽,都要勾心斗角的,需要我帮你让戚筱提前退场吗?”

    怎么提前?戚暖看他矜贵的手上拿着的一杯上品红酒,摇头:“不用了。”

    韩应铖将他和戚暖的酒杯,放回侍应的端盘上,大手攥着戚暖,声线很沉:“那作为我的歉意,我向你赔罪,不知道能否与你共舞一曲?”

    “……我怕被人人肉。”戚暖说真的,韩应铖是韩城的大人物,赫赫有名,她还不想出名。

    韩应铖低笑一声,希贵俊美:“我刚才没和别人说你叫什么名字,这里没人知道你是谁。也不会有人偷拍你的照片然后去你公司找人对证你是谁。”

    “放心,和我跳支舞没你想得那么可怕。”

    好吧,她想多了,戚暖答应了,手就连手指都在韩应铖的掌心里被他攥住,她不知道为什么会答应他,可能心里想打击乐祁泽和戚筱,很幼稚,也不争气。

    戚暖第一次和男人共舞,尽管以前有学过,但也很生疏了。

    她紧张地一直盯着自己的高跟鞋,一心跟着节拍,怕要跳错的,韩应铖俊颜微沉,不满意眼前的女人用着个发旋对着他:“和你跳舞的人是我,你看着地下做什么?我不好看?”

    戚暖认真地看了他一眼,老实说:“我怕踩到你。”

    韩应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戚暖,该怕的时候她不怕,这些小事她却怕,不是一般的不识趣。

    他问:“第一次和男人共舞?”

    戚暖的发旋点了点:“嗯。”

    韩应铖心中一软,俊颜染上柔和,眼神越发地深谙!

    戚筱看着那个一直在云端之上的男人,如今,被她最嫉妒的女人占据目光。她搂着乐祁泽的手,轻靠他臂膀,柔声呢喃:“祁泽,忘了她吧。”

    今晚的宴会,对其他人来说,很有意思。

    两个同场撞衫的女人,气质迂回接近。

    一个清纯,一个仙气。

    神坛上的仙女不易拉下来,幼齿的嫩女孩惹人窥觊!

    ***

    戚暖在洗手间里洗手,刚才跳舞的时候太紧张,手心都冒了汗。她用吹风机吹干双手的水珠才出去。

    外面,乐祁泽在,只有他在,戚筱没跟着。

    他刚才对戚暖唇语,便是想与她单独聊聊。

    “韩娉婷找过我,她说钱是她借给你的。为什么当时我误会你,你不解释?就是因为这一个又一个的误会,我们才会越走越远。小七,我得到的不比失去的多。我忘不了你。”一身白色西装的乐祁泽,温润情深如出尘公子。

    戚暖没说话,手指攥紧。

    “你今晚为什么会和韩应铖在一起?”乐祁泽问,眼里化开淡淡的血丝。

    “我工作的公司和韩氏有合作的来往,顶替一下而已。”戚暖解释了,掺假的解释。

    乐祁泽看着戚暖,两人在走廊尽头静默半晌,他才说:“既然你和韩应铖没有关系,为什么不回来我身边?回来吧,我会保护你,不要再和韩应铖有接触。”

    戚暖仰起头,勾唇:“戚家只需要一个千金,真也好假也好。如果我说,我和戚筱,你只能留一个,你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