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韩应铖不会这么冷血要上来抢人吧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第三十一章韩应铖不会这么冷血要上来抢人吧

    清晨,卧室的门转动打开……

    戚暖身上裹着舒适的薄被,只露出一张白皙的小脸,睁开眼帘,朦胧看到韩应铖站在立体的衣柜前,背对着大床在她面前,脱衣服。

    白衬衫下,男人的身躯挺拔矫健,结实的窄腰和宽背,人鱼线性感,他在解皮带的暗扣,能看到黑色子弹内库的边缘。

    戚暖眨着眼睛转开视线,摸索着起床,看向窗外,有三层薄薄厚厚的窗帘遮着,卧室内昏暗无光,不知道天气怎么样。

    “还下雨吗?”戚暖刚睡醒,声音比平时要缱绻。

    “不下,5点的时候就停了雨。”韩应铖脱下西装裤,换了一条居家的长裤,转身,目光瞥过床上的戚暖,赤裸着上身重重地躺上去。

    柔软的床面因他高大的重量,弹了弹,颤了颤。

    戚暖吓得倏地清醒,连忙掀开被子下床,不敢和韩应铖在同一张床上面。

    光着的脚无声踩在地毯上,她稍微拉开一下窗帘,外面果真已经停了雨,地面上还是很湿,天色阴阴的透着柔光,可能还有雨。

    “拉上窗帘。”韩应铖在床上翻了个身,修长的手挡着双眼,努力忽略窗外的阳光,皱眉:“我昨晚一整晚在书房工作没睡,现在不要让我看到光。”

    “……好。”戚暖将窗帘拉回去,卧室内恢复影影绰绰的昏暗。

    这个男人,不止起床气大,睡眠不足的时候也很吓人。

    韩应铖可能一夜没睡,声音很低沉喑哑,命令着说:“今早张姨不会过来做饭,我让她天气不好先休息。等下我的助理会带早餐过来顺便接你回去,你别急着离开,吃了早餐再走,知道吗?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

    “嗯。”戚暖没意见,白皙的手指滑入发丝间,梳理,乱糟糟的。

    “去洗漱吧,换了沙发上的衣服,别穿这样下楼。”韩应铖将薄被蒙过面庞,没话要说了。

    拿起沙发上的长裙,戚暖怒瞪一眼床上的男人,明明有别的衣服还让她穿了一晚那么短的裙子,流氓!

    进了浴室,锁门。

    洗洗漱漱弄了半天,戚暖换上连衣长裙,手里拿着的短裙,带走不好,不带走她又穿过的,留自己穿过的衣裙在一个男人家里,总的来说意识很不好。

    垂眸,戚暖将短裙扔到衣物篮子里,管他的,不带走了!免得以为她很留恋似的!

    戚暖轻轻开门,离开浴室,凝眸看了眼床上的男人,他好像已经睡着了,她更轻手轻脚地出去卧室,这个时候吵醒韩应铖,他一点也不会绅士。

    下了楼。

    戚暖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昂贵的纯净水喝,韩应铖家里没有其它的饮用水,都是这种一瓶顶好几百的水,奢侈贵少范。

    天生纨绔。

    20分钟左右。

    韩应铖的助理陆子来了,拎着大包小包的早餐,他有别墅的密码,不需要按门铃。

    陆子进来就看到戚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正在看电视的天气预报,怡然自得,转眸对他一个淡笑:“你好。”

    陆子反而思索:“早上好,小七小姐。”

    他将早餐拿到餐桌上,一份份摆好出来,打开盖子,香气萦绕。有粥和包子,以及各种粤式早点,很丰富。

    戚暖看完天气预报,便关了电视,起身走到餐桌前,坐下,陆子给她递了一双筷子,她接过拿着,一口口安静地吃着早餐。

    “韩少呢?”陆子问道。

    “他在睡觉,现在你最好不要打扰他。”戚暖好心提醒,都是打工的人,在大总裁身边讨生活不容易的。

    陆子跟了韩应铖工作多年,自然清楚总裁的一些不可触犯的脾气,他只是诧异,戚暖竟然安好无事,昨天,韩少明明被她惹得那么生气,今天的待遇,依然很好!

    吃饱了,戚暖将吃不完的早餐,干净收拾好,放到冰箱里保鲜,那么多的早餐,几个人都吃不完。

    离开韩应铖的别墅。

    戚暖坐陆子的开车直接回去公司上班,她让陆子送她到公司附近就行,坐这么好的车被同事看去,她又得被闲言闲语。

    现在,办公室都传她和韩应铖的关系非比寻常,还说她在南城有个异地恋的有钱男朋友,一脚踏两船!

    她不是一般的冤。

    ***

    回到办公室。

    戚暖刚放下自己的包包,邹舟就按耐不住叫她进办公室了。她叹气,知道免不了一番审问解释。

    “小七,你在考验我智商!你有哪个女性朋友我不认识的?还结婚有老公?我不信!”邹舟翘着性感的腿,短裙高跟鞋,很傲娇。

    “真的,改天介绍你认识。”戚暖安抚,改天再说。“好了,别闹我,我还要出去见客户,今天很忙。”

    她要穷死了,向老总预支一年的工资,接下来她都要靠吃全勤和分红过日子。

    邹舟不死心地磨了一下,磨不开戚暖的嘴,才放人。

    戚暖到茶水间,冲了一杯咖啡慢慢喝完,差不多到见客户的时间,她才拿起包包离开公司。

    下午时分。

    韩应铖睡醒起床,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抓了抓凌乱的黑发,五官慵懒性感,他慢条斯理下床,进去浴室脱掉长裤和底裤,随手扔到衣物篮里,蓦地,目光顿住。

    将戚暖脱下的短裙从他裤子底下抽出来,韩应铖失神片刻,喉结一下下地滚动,身体很热。

    刚睡醒的男人,感官很敏感脆弱。

    他拧开花洒,调到冷水温,将自己从头到脚地淋湿,眼底幽暗……

    洗了一个小时的冷水澡,韩应铖才从里面出来,擦着滴水的头发坐下床,俊颜低垂,难以忍耐地想着一个女人,她在他床上睡了一晚,拂了还给他留下体香余温,一直撩拨着他。

    韩应铖觉得,纠缠他不放的人根本是戚暖,这些年,是她没有放过他,所以他才发狠必须要得到她!

    手机在床旁响起来电,韩应铖动也没动,没有表情的脸上诡异深奥,一直到铃声停止他也没接电话。

    几分钟后,再次有电话打进来。

    韩应铖终于拿起手机接听,声音低沉一个字:“说。”

    打电话来的人是助理陆子,汇报韩应铖的行程的,今晚8点,韩应铖有个晚宴要出席,问韩应铖需不需要准备女伴。

    一般来说,韩应铖很少带女伴出席应酬,就算带,也是一些干净长相端正的女大学生,给钱租的那种,应酬一结束就会将人甩掉,不会做暗箱交易。

    陆子循例询问,好方便他去准备。

    “不用,我有人选。”韩应铖按了按自己手指的指节,骨头发出清脆的响声。

    “好的韩少。”陆子明白,也就说没他的事。

    挂了电话。

    韩应铖穿上睡袍下楼,睡了一下午,他打开冰箱拿吃的,有吩咐陆子早上多买点早餐。冰箱里面整齐地摆着一个个食盒,上面,还贴着一张便利贴。

    戚暖留下的。

    韩应铖峰眉一动,手指取出便利贴看,薄唇淡淡撩起笑,以为她会给他留下什么暧味暗示,结果,像教科书一样一板一眼教他怎么用微波炉热食物。

    真是可爱。

    戚暖是过来人,她以前别说是用微波炉,就连煮开水也是弄得半生熟的小千金,她肯定韩应铖不会做饭也不会做家务事的。

    事实证明,韩应铖是个矜贵的男人,并不会用微波炉。

    他按照戚暖写的步骤去做,弄得很慢,30分钟,才将冷掉的食物放到微波炉里叮热。

    很快就好了。

    韩应铖吃着不算新鲜的食物,尽管嘴刁要求高,但自己做的怎么都不会有不满之言。

    他将戚暖写的纸条收好,不舍得扔。

    ***

    戚暖见完客户下班晚了,邹舟很够朋友,知道她赶不过来帮她接了七夕七年放学,她不用再转公交车去幼儿园,直接就能回家。

    刚进屋脱鞋高跟鞋,戚暖包包里的手机,就响了。

    她拿出手机看,孽缘一样的三个字:韩应铖。

    戚暖叹气,按下接听键接起电话,信宏和韩氏有合作关系,她是中间人,不能不接。

    “韩少。”倚着门,戚暖有气无力的。

    “我今晚8点有个宴会要出席,你做我的女伴。”韩应铖声音磁性迷人道。

    戚暖顿时头疼,最怕这种场合了:“我已经下班了。”

    “我现在在你家楼下,10分钟后,我不见你下来,我就上来找你。”强势告知后,韩应铖直接挂断电话。

    是命令,不是商量!

    戚暖无奈拧眉,只好重新穿上高跟鞋,要出门。

    “刚回来又出去?你干嘛?”邹舟从厨房出来,七夕七年在房间里闹腾玩儿,没发现妈妈回来了。

    “韩应铖找我当他的女伴,去一个宴会。”戚暖用白皙的指尖轻按额头,自作孽不可活,招惹上这么个妖孽!

    “能不能拒绝?”邹舟环着胸凝重。

    “你帮我说。”戚暖将自己的手机递上给她。

    邹舟不敢啊,她一个成年人说这话分分钟要得罪韩应铖的节奏。

    她想了想,有主意:“让七夕七年说,他们是小孩子,说这话比我们大人管用得多。就说他们哭着要黏妈妈,韩应铖不会这么冷血要上来抢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