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情迷邂逅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车里开着冷气,戚暖泛着一身湿冷,挨着另一边的车门哆嗦着身子,脸儿白得唇瓣殷红。

    韩应铖坐进车里目光极深极缓地瞥过抱着身子轻颤的女人,开腔吩咐陆子:“开暖气。”

    “是。”陆子关了冷气,其实这个时节,已经很接近夏天,只是戚暖淋了雨才会觉得阴冷。

    开了暖气,很快驱散车里的湿气,戚暖稍稍回温,脸儿渐渐红润,眼迷朦。

    韩应铖看了眼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不容戚暖拒绝地披在她身上,半掩住她微湿的衣裙若隐若现的女性玲珑身材。

    他拿出手帕,用矜贵好看的手,执着缠着戚暖的小手给她擦拭,一根根玉指无比仔细,仿若无价珍宝,薄唇却邪气道:“有雨伞还会将自己淋湿,不会撑雨伞吗,嗯?”

    “要不我给你配个人专门帮你撑雨伞,如何?”

    戚暖不停摇头,分不清韩应铖是戏谑她,还是已经在生气,她有些害怕的。

    “下这么大的雨,一般人都宁愿留在公司,或者回家,你却不辞劳苦来这里找乐祁泽。不知道台风在下午就来了吗?有很重要的事非要立刻找他不可?”韩应铖一边问,一边擦拭戚暖的小手,脸儿,以至她细腻的脖子。

    看到一滴透明的雨珠,滑过她颈项肌肤,流入衣领子里……

    韩应铖眼眸一暗,修长手指撩开戚暖宽松的衣领,露出大片女性肌肤。

    戚暖原本想解释的,可突然被韩应铖猖狂的轻薄行为,吓了一跳,差点尖叫出声,连忙按住男人侵碰的大手,咬着红唇说:“我自己来就行!”

    “嘘。”韩应铖俯下俊颜,薄唇啄吻戚暖的嘴角,气息迷人薄冷:“先不要急着激怒我,等下,我会给你机会。”

    生气的男人很危险,韩应铖绝对不是诱哄商量的口吻,戚暖一面甩了他,一面去找乐祁泽!

    他怎么会不懂她的意思!

    想后悔,晚了!

    ……戚暖一个字也说不出,被韩应铖的眼神盯得动也不能动,他的手指隔着丝质的手帕,一寸寸抚过她赤倮的肌肤,不似轻薄的轻薄,一派贵少的优雅。

    戚暖觉得车里变得很热很热,空气稀薄,她的呼吸里都是韩应铖近近的男性霸道味道。

    回到韩应铖的别墅,大雨还在下,这场台风一时半刻也不会走,天色比平时要黑沉很多。

    韩应铖抱着戚暖下车,陆子完成任务,就先走了。

    进了别墅,才6点不到,屋里已经全黑了,外面除了雨声还有雷霆滚滚的响声,氛围吓人。

    最吓人的是,抱着戚暖的高大男人,五官阴郁薄怒,宽大的肩膀,有力的手臂,与她身子触碰的胸膛,肌肉结实紧绷。

    戚暖在韩应铖的怀里,纤弱得像个可以任他蹂躏的幼儿,被他一步步抱上楼,他的卧室……

    戚暖颤着声音解释:“钱……钱是娉婷借给我的,她说你在韩城的行情很厉害,我欠你的钱不妥当,让我先将钱还给你……我没问乐祁泽要钱,不是乐祁泽的钱。”

    韩应铖用脚踢开卧室的房门,很响的一声,并不是个绅士!

    他的声音很沉很沉,听得戚暖心跳如雷:“现在才对我解释,早在中午的时候你做什么去了?随便给我一张感谢的纸条就想将我打发?我韩应铖的人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廉价?”

    砰!

    卧室的房门被重重关上,韩应铖落下锁,将戚暖扔到他自己的黑色大床上!

    披在戚暖身上的男士西装,掉下来,露出她衣裙紧贴的玲珑身段,丰腴鲜嫩,那么那么的白皙,裙摆下露出的一截小腿,一下下蹭着他的床单,往床后退。

    戚暖硬着头皮不停解释:“不是不是,刚好那时你女朋友在外面,我才转交给陆助理的……啊!”

    韩应铖将戚暖压在床上他的身下,有力的一双大手将她的一双小手,禁锢在她的两侧,眼神幽幽地居高临下盯着她,薄唇张启:“嗯,你的这张小嘴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很喜欢听。但我被你迷得鬼迷心窍,你却转身就要甩掉我。”

    “戚暖,这对男人来说是极大的耻辱,我只能从你这具身子上征服回来。想跟我一笔勾销然后去找乐祁泽,也要看我乐不乐意放过你!”

    韩应铖炙热的大手,探入戚暖的衣内,强悍地撕开衣裙的一个口子,性感的薄唇吻着那片女性肌肤,男性的荷尔蒙气息,强势侵占!

    戚暖吓坏了,被韩应铖压着,力气又比不过他,只能任他鱼肉。

    尽管她和韩应铖已经有过两次床上关系,可情况完全不一样,这种强行强来的手段,她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哭喊着:“我解释,韩应铖我给你解释还不成吗?我找乐祁泽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问他要回我和他以前的照片而已。我跟他一起过,有些东西留在他那里了,我想要回来!”

    “什么照片?倮照?”韩应铖抬起头,魅力的俊颜泛起冰渣!

    乐祁泽竟然敢这样对戚暖!

    “不是!”戚暖别开自己的脸儿,眼泪滑过脸颊,不知道是委屈还是被吓哭:“只是一些普通的合照,我不想让人知道我跟他一起过。”

    修长的手指,扳回戚暖转开的脸儿,韩应铖俯下直视她红红的眼睛,连秀美白嫩的鼻尖,也泛起一点点的浅红。

    真是可爱。

    一副娇生惯养的娇态。

    “撩拨我的人是你,想甩我的人也是你,现在你还给我哭?”韩应铖狠狠皱眉,矜贵的手指轻轻拭去戚暖的眼泪,弄到她哭了,他却反而更郁闷不爽:“我之前和你说过什么了?”

    “我对我看上的女人占有欲很重,你要去找乐祁泽,为什么就不能聪明一点不让我知道?偏偏那么不听话,还让我知道了,现在给我撒娇给我哭,就能平息?”

    韩应铖的薄唇,吻着戚暖敏感的耳廓,炙热萦绕。

    戚暖连喊冤的力气,都被瞬间抽空,她哪有撩拨过韩应铖?想甩他倒是真的,可她也不敢明着甩啊,只是将钱还给他,先了结一码归一码而已。

    韩应铖吻着戚暖湿润的眸子,很自然地慢慢吻上她的小嘴,轻含着,低喃:“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我想要你,狠狠地要你,直到你乖乖臣服我一个男人为止。嗯,最好让你怀上我的种,为我生孩子。”

    【裙子太短了,我不习惯。】

    【我要回家,我不结识朋友了,我不喜欢这种场合。】

    娇嫩嫩的女孩儿,站在他视线前方,白玉似的手指揪着白色半短的小礼服,声音怯生生地讲着手机,及肩的乌发,小脸儿还不及他一个手掌大。

    14岁?还是15?或者,年纪更小。

    戚暖身子一僵,不颤了,绯红着脸不敢看身上的韩应铖:“你……你混蛋!我已经有两个孩子,不能再生了,你知道现在养一个孩子要多少钱吗?你……你太过分了!”

    “我欠你的钱也还你了,我不就差你一个人情,你何必以势逼迫我!你明明知道,我如果不是为了生活,我是不会招惹上你的。”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纠缠不休,目的无非是谈情做嗳。”

    “谈情,我自问没有本事,韩少身边的红颜知己不少吧?你要我做你的第几号备胎?我已经有两个孩子了,对情爱方面,我真的没有任何想法。”

    “我和你也已经上过床了,能给的我都给你了,其它的,我给不起你。”

    戚暖低低缓缓地说完,她知道这些话也许会惹得韩应铖恼羞成怒,更加折磨她。

    但30万已经还给他了,他要还想强迫她,她就被他强迫一次,就当还他一个人情,之后,各走各的路,她与他不拖不欠!

    “谁让你,又再次出现在我的视线。”久久,韩应铖才沙哑着声音说。

    “嗯?”戚暖抬起眼眸,四目对上的霎间,火花绚烂绽开,了无余痕的悸动,藏在韩应铖心底。

    ……情迷邂逅!

    “下不为例,小七。”韩应铖的吻悄悄潜入戚暖的唇里,撩起潋滟的旖旎。

    戚暖整颗心都乱了节奏,无法思考,浅浅地与韩应铖接着吻,因为他叫她的一声亲昵,小七。

    他怎么知道的?娉婷告诉他的?

    吻合的唇和唇,分开;

    戚暖紧张地看着韩应铖,不知道他接下来还要做什么,只见他,从她身上起来,拿起掉在她旁边的西装外套,离开了大床,对她说:“你淋了雨,去洗个澡,别让自己感冒了,我没有照顾人的经验。”

    “今晚,你睡我卧室,别回去了,这雨停不了,开车也不方便。”

    戚暖点头,不停地点头,现在韩应铖让她做什么她都做了,识趣点总比被他在床上强好。

    他生气的时候,太可怕了,她领教过两次,心有余悸!

    韩应铖开门出去,轻巧的一声,房门关上,危险的男人离开了。

    戚暖独自坐在大床上,缓了片刻,才擦擦湿润的眼角,想了想韩应铖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下不为例,小七。

    是否,她和他之间的所有种种孽缘,就一笔勾销了?